为习长期执政找说法 “第三个历史决议”成焦点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10月19日 13:22 来源:BBC中文

今天的政治局会议研究中共一百年的发展历史经验,看样子要写第三个历史决议文件,进一步奠定习的历史合法性和地位。这个历史决议应该在20大前会推出。

中共的中央政治局周一(10月18日)召开会议决定,于11月8日至11日在北京召开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简称“六中全会”), 其中将审议《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

中共建党百年,执政中国70余年的历史中,它的“六中全会”不止一次给该党和中国的走向、命运带来重大影响。

即将召开的这一届六中全会——“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恰逢中共二十大前,最高层面临传统上的“大换届”,因而更加引人关注。

分析人士认为,六中全会“研判历史”意在为即将于2022年召开的二十大大作铺垫,习近平将为寻求再次连任、长期执政“找个说法”。

2018年3月,中国全国人大通过宪法修改草案,删除了国家正、副主席连任不得超过两届的规定,为习近平“无限期”执政扫清了障碍。

本次六中全会可能主要讨论什么?
简言之,“以史为鉴”将是本届六中全会讨论的的主旋律。

早在8月31日,中共政治局例行会议决定将于11月在北京召六中全会时指明: “总结党的百年奋斗的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是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做到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确保全党步调一致向前进的需要。”

对此,在美国的中国时政评论员邓聿文当时发推特分析称,“看样子是要写第三个历史决议文件,进一步奠定习的历史合法性和地位”。

历史上,中共曾经通过两个“历史决议”,一是1945年六届七中全会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二是1981年十一届六中全会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有官方党史研究学者形容,两份文件都是在中共“面临重大转折时刻”、“重大历史关头”对历史经验和教训的总结。

其实坊间早有猜测称,习近平领导下中共可能出台第三个历史决议,一个曾经普遍提及的时间点是2018年,既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和习近平修宪废除国家主席任期限制。

2021年,中共建党100周年,加强党史教育恰好再次成为北京的重头戏之一。此次北京宣布六中全会将集中着墨历史,自然而然又令人联想到“历史决议”这个词。

据官方新华社周一报道,中共中央政治局就《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一稿在党内外一定范围征求意见并对这些意见讨论, 修改后的决议稿将在十九届六中全会上审议。

邓聿文认为,习近平之所以有可能选中共建党百年、而不是2018年准备这个历史决议,一个原因是建党百年更有“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意义。这样,习近平本人恰好是在第一个百年结束、第二个百年开始之际继续大权在握,历史意义自然更加不同。

“历史决议”,顾名思义,就是要对历史问题定性、下个结论。1981年中共制定第二个历史决议以来,中国大陆发生过的最为震惊、也最具争议性的历史事件当属1989年的“六四”天安门事件。

邓聿文认为,如果习近平的中共推出第三个历史决议,它可能将保留邓小平对文革是“10年浩劫”、六四是“动乱”的定性,但是有可能对当年学生参与六四“采取一种更和缓的描述方式”。这样做的原因可能有两方面。一、毕竟“六四”不是习近平本人的“负资产”;再者,时过境迁,社会态度发生了改变,强调学生当年只是出于爱国热情、想推动中国进一步改革的定性更容易被接受。

“六中全会”为什么引人关注?
通常情况下,中共中央委员会每届任期五年,中共党章规定每年至少开一次全体会议。

从文革结束、改革开放开始到现在的四十多年间,中共基本形成每五年召开七次全会的惯例,其中六中全会通常更加引人关注,特别是两届中央委员会换届前的那一次、比如即将召开的二十大。

这是因为,排名倒数第一的七中全会更可能打理下届党代会的细节,六中全会通常聚焦意识形态、党建等问题,并有可能议定下届党代会召开日期,从实际意义上担当“承上启下”功能。

比如,十五届六中全会(2001年)通过了《关于加强和改进党的作风建设的决定》;十六届六中全会(2006年)通过了《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

再比如,十七届六中全会决定十八大2012年下半年召开;十八届六中全会决定十九大2017年下半年召开。

历史上两次重要的“六中全会”

中共党史研究和观察人士最经常提起的“六中全会”有二次。第一次标志着开启毛时代,第二次象征着走入邓时代。

六届六中全会:开启毛时代。1938年9月29日至11月6日在延安城东的一座教堂里召开。

此次全会看点主要有两个。一是决定了“四个服从”:个人服从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后来被写入党章,成为中共民主集中制的“定海神针”;二是规定了中共中央要“以毛泽东为首”,巩固了其在中共的领导地位,确定了以毛为核心的领导集体。

毛本人后来对这次六中全会的评价颇高, 说它“决定了党的命运”。

十一届六中全会:走入邓时代。1981年6月27日至29日在北京举行。

此次会议最关键的看点是,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这一决议重新评价中共建政的前30年,彻底否定了文革,并把发动文革的主要责任算在毛的头上。

中共对此次全会的评价是,形成了以邓小平为核心的领导集体,标志着中共完成了“拨乱反正”。

十九届六中全会将会有何价值?

如果说上面提到的这两次“六中全会”分别形成了以毛、邓为核心的中共领导集体而引人注目,近年来的“习核心”理论将在11月份的“六中全会”得以进一步强化。

9年前, 习近平成为中共总书记, 其在党内的核心地位在2016年召开的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得到确立;一年后的中共十九大,习近平的新时代中国社会主义思想又被写入党章。 接下来就是2018年3月,广受关注的有关国家领导人任期的修宪行动。

从理论建构、宣传话语到操作层面,习近平在中共党内的地位已经一次次得到提升。

中共政治局会议决定召开六中全会的公报在确认会议的主要议程时还提到要“确保全党步调一致向前进”。 有分析称, 这似乎也透露出习近平的“居安思危”的用意。近期北京在科技、金融、教育到娱乐等多个领域采取的一系列整肃措施,被广泛视作是在为二十大“清场”。

分析人士指,随着二十大临近,习近平或许会面临来自党内的更多质疑,特别是他推翻了中共持续几十年的最高领导人“两届连任“接班制度,必须要给全党一个说得通的理由。

纽约州立大学奥尔巴尼分校政治学教授陈澄曾对BBC中文说,“对于中共来说, 如何实现权力平稳过渡至今仍然是一个挑战。对习时代如何评价,不仅要取决于习的执政成果,也要取决于他如何解决未来的权力过渡问题、如何包容社会上和党内有建设性的不同声音,以及如何加强而不是破坏执政党的制度。”

邓聿文认为: “本次‘六中全会’要大幅度抬高习近平的地位,在党内和国人心目中巩固‘毛泽东让中国站起来,邓小平让中国富起来,习近平让中国强起来了’的观念,为习近平在二十大大继任最高领导人奠定历史合法性。”

“习近平必须要给出个说法。只有这样,才能为他在二十大大连任作好铺垫,”邓聿文说。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