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在“保护”嫖娼的李云迪?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10月23日 19:19 来源:她刊

哥哥又翻车了。

经群众举报,朝阳警方查获嫖娼违法人员李云迪,现在他被朝阳公安分局依法行政拘留。

现在,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已经发布了对李云迪的从业抵制公告。

据不完全统计,这些年来因朝阳群众送进去的明星高达十余位,可谓屡建奇功。

朝阳群众,世界第五大王牌情报组织,AKA中国的复仇者联盟。

《披荆斩棘的哥哥》已经开始连夜赶工,给李云迪打码,节目硬生生做成了《披荆斩棘的后期》。

这个惊天大瓜,是从21号晚8点45分,平安北京的一条微博开始的。

“人生不止黑白”原作者,正是我们的“人类高质量男性”云迪兄自己。

很快,人民日报直接实锤,互联网原地炸锅。

首先叫苦的是宏迪的CP粉,这么多年的意难平,跨时代国民级CP,原来他俩是假的。

同一天官宣哥大女友没有撕碎CP粉的心,这一次嫖娼实锤,让宏迪彻底BE了。

于是就有了网民们的各种花式玩梗——

虽然CP是假的,但是PC(嫖娼)是真的啊。

李云迪的花名有了,就叫piaono吧。

他与吴亦凡的见面,那就是“你好,我是raper。”“你好,我是piaono。”

两人的组合名也有了:吴迪是多么寂寞。

网友说朝阳区狱友太有福气了,再这么下去,监狱春晚比央视春晚都好看,给大家演一出《负荆请罪的哥哥》吧。

还建议《披哥》做成长寿综艺,谁不进监狱谁赢,现实版鱿鱼游戏。

据说他当时可以跑掉的,但李云迪从不跑调。

还据说,昨天王力宏也悄悄上线了。

王力宏工作室:怎么才能体现一线吃瓜的快乐呢,不如转发一下平安北京的反诈宣传吧。

01

翩翩君子

竟然也嫖娼?

更搞笑的是,李云迪被爆出嫖娼后,另一知名钢琴家郎朗与妻子吉娜也跟着上了热搜。

一波人在郎朗微博下斥责:“你为什么要干对不起吉娜的事情!!我看错你了!!”

另一波人忙着通知以及同情吉娜:“你老公嫖娼被抓了。”“心疼你啊吉娜!”

分不清“李云迪”和“郎朗”的网友,不在少数。

同为世界级的中国钢琴家,李云迪和郎朗,也一直被拿来比较。


左:郎朗,右:李云迪

但要论出道时的巅峰,许多人认为李云迪更胜一筹。

有人评价:“郎朗3岁学琴,13岁拿小柴冠军;李云迪7岁学琴,18岁拿肖邦大赛冠军。

这相当于郎朗只拿新概念一等奖,李云迪则拿了诺贝尔文学奖。”

2000年,作为肖邦大赛史上最年轻的冠军,李云迪一举成名,一幅光芒万丈的画卷,在他眼前铺开。

他登上央视春晚舞台,与德国DG唱片公司签约,推出的首张古典音乐专辑,一经发售便被抢售一空。

他接连斩获数十项国际荣誉,国内外顶级的音乐剧院,争相邀请他前去演出。

他的演出一票难求,曾创下“场内2000人,场外20000人”的记录,甚至成为榜样人物,登上初中英语教科书。

然而,从2009年开始,这位天赋异禀的钢琴王子,却由于疏于练琴,频频翻车。

在中山音乐堂的演出中,李云迪多次出错,“无论从乐句、呼吸还是手指的跑动、控制力、准确度,无一合格”。

2013年,他在工人体育馆的演出,被乐迷评论为:

“大约有20%的音符根本没有弹,莫名其妙就糊弄过去了,速度也不稳,听起来就像是钢琴家左右手各少了一根手指。”

最重大的演出事故,发生在首尔。

台下观众瞩目以待,而李云迪“完全忘记要弹什么”,整场演出惨不忍睹。

少年得意的钢琴名家,为什么频频在演出中犯下低级错误?

说到底,不过是彼时的他,心思已经不在钢琴上。

李云迪踏足演艺圈,接下一档又一档综艺,甚至为了参加黄晓明婚礼,多积累一些娱乐圈资源,放弃担任肖邦国际钢琴大赛的评委。

在此次被曝光嫖娼之前,李云迪的私德便引起过争议——

有媒体曾拍到李云迪约女子外出吃饭,开车到半途,竟然趁四下没人,在路边小解……

就在今天,更有媒体爆料,李云迪并非首次嫖娼被抓,他私生活一直不检点,上半年疑因同样的原因被抓了一次,只是并未流传开。

嫖娼细节也被曝光——“每次1万,多次交易”,警方了解到李云迪经常在固定时间进行“违法行为”,进行蹲守后发现实锤,还查到李云迪和陈某卉的微信转账记录。

她姐本以为,身穿燕尾服的翩翩君子,私下嫖娼已然足够令人震惊。结果发现一些网友的态度,才更令人迷惑。

02

“十男九嫖”?

社会对嫖客的宽容度有多高

李云迪嫖娼事件下,不少网友发表看法:

“真替李云迪抱不平,人家花钱的,又是单身,嫖娼怎么了?艺术家就该受到政府保护,拿人家私事公开出来,这是不对的。”

“安安静静地付费解决生理问题,挺绅士的。骗炮对他来说太容易了吧,居然老实付费,简直高风亮节。”

她姐并不认为这是粉丝的洗白行为,因为现实中,也有太多人自发为嫖娼者辩护。

9月份,复旦大学一名博士生和两名硕士研究生因在校外嫖娼,被开除学籍。

网友们愤然提出质疑,替他们惋惜道:

“已经拘留处罚了,还被公开社死,学校还要直接开除博士和研究生学籍,嫖娼算多大的罪?学校领导有没有人性?这叫毁三个年轻人一生,记个过不行?”

“培养一名研究生真的很不容易,人只是嫖娼而已,这样做等于是毁了别人一辈子。”

社会对嫖娼的包容度,到底有多高?

在许多男性眼中,“嫖娼”不过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小事。

知乎问题“怀孕期间老公嫖娼未遂,我该怎么办?”的问题下,有人匿名劝题主包容:“男人嫖娼外遇出轨率99%,我表哥和他的朋友们每个人都有。”

更有人总结:

“我身边所有认识的、有点交情的、男性同事、客户、朋友,全部都嫖过娼,无一例外。嫖娼率100%。”

莓辣曾在文章中引用过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潘绥铭的调查(2015),18-61岁的男性有13.6%曾经“找过小姐”。

每十个男性中,至少有一个进行过嫖娼。

在20-30岁的男性中,这个比例更加的高。

普通人觉得“嫖娼正常”,知名人士也不以为然。

作曲家郑进一被爆出嫖娼后,他理直气壮地反问记者:“不可以找妓女吗?我是作奸犯科还是没付钱?”

英国演员休·格兰特,瞒着女友嫖娼被抓。

他照旧上节目,并轻描淡写地调侃着:“我想你知道,生活中有好事也有坏事。我做了一件坏事,被你们看到了。”

更甚至很多女性,也觉得嫖娼没什么,毕竟没有动心,比出轨好。

一个“比……好多了吧”的句式,成为不少女性安慰自己、替男性开脱的有力武器。

“一个单身男人嫖娼,真心觉得挺正常的,也没有对不起谁,比什么出轨骗炮好多了吧!”

曾拍摄《白鹿原》的著名导演王全安,因嫖娼被抓,不少人替他说话:“媳妇不在的时候去嫖,至少说明没有包养小三。”

她姐发现,李云迪嫖娼事件爆出后,不少男性会迅速共情嫖客,形成兄弟会式的男性共同体。

以至于部分女性也不自觉被该言论洗脑,觉得“男人嫖娼是天性”。

但当女性被爆出丑闻,甚至被污蔑,比如前段时间的“名媛风波”,立马会有许多女性跳出来跟“媛”划清界限。

这背后折射出社会对性的双重标准。

今天的“嫖客文化”更是如此。

03

嫖娼的本质不是交易

而是奴役

嫖娼,是指用金钱购买性服务,以满足性欲。

很多人第一时间共情了嫖客,因为他们认为,生理需求(尤其是男性)是人之常情,嫖娼太正常了。

看上去仿佛“在理”,但这类观点跳过了太多逻辑论证环节。

人有生理需求,没错。

但人其实是有无数个合法的方式去满足性需求:自慰、性玩具、成人体验店……这些都能通往性高潮。

那为什么还要选择嫖?

嫖娼最大的不同在于,嫖客购买的是另一个人的身体使用权。

交易期间,性工作者不再是一个具有性自主的行为个体,她的身体被嫖客支配,有的甚至还存在身体健康安全等方面的风险。


电影《天使之恋》

人不再是人,而沦为了性工具,这便是物化。

总有人说“嫖更刺激,家花不如野花香”。

这里的刺激,当然不只是性愉悦,更多的是支配他人的权力带来的满足感。

有案例显示gay也会去找小姐,这更证明了生理欲望并不是嫖娼的全部,彰显权力才是。

再次印证了王尔德那句话:“世界上的一切都和性有关,除了性本身,性关乎权力。”

所以说李云迪追求的是性高潮吗?

不,不是,他追求的是可以不必付出任何情感劳动,就直接获得女性身体的权力。

你可能会继续反驳,想要与人发生关系解决性需求,有什么错?

毕竟“性爱三原则”是:自愿、成人、私密。

李银河老师说了:对性的约束越宽松,社会越和谐。

那就涉及这个非常难聊的问题:性工作者真的都是自愿出卖身体吗?

罗翔老师指出:“自由是要被限制的,如果自由不被限制,一定会导致强者对弱者的剥削。”

1998年德国发生过举世震惊的案子:45岁的网络工程师在网上发帖“求人肉吃”,有很多人应聘,最终他选择了一个48岁的同行,杀了这个同行,做成人肉排吃掉。

当事人同意被杀,这位求人肉吃的工程师还构成故意杀人吗?

构成,因为生命权是不能让渡的。

同样,重大身体自由也是不能让渡的,自由不能以放弃自由为代价。

经过当事人知情同意的器官交易、人口拐卖、重大身体伤害……都依旧构成犯罪。

而什么是强者对弱者的剥削?

譬如网上经常有“一个亿让你吃屎你吃不吃”的问题。

这种市场不能出现,因为不仅有人去吃,而且不需要花一个亿,五千万也“自愿”吃屎,甚至恶性竞争,“吃屎内卷”,价格可以一再降低,剥削就出现了。

好在没有那么多有钱人有“看人吃屎”的需求,但这里的“吃屎”换成“卖身”或者“代孕”呢?

只要钱给得足够多,总有人“自愿从妓”“自愿代孕”。

一旦允许这些剥削产业链存在,就不断会有女性沦为性工具、生育工具。

《被奴役的性》这本书里说:“卖淫的本质不是交易,而是奴役。”

它将女性物品化、商品化、客体化、对象化,让女性所拥有的的性、生育等人身权利被剥离出来,待价而沽,为父权献祭。

鲁迅发表演讲《娜拉走后怎样》,他得出的结论是:旧社会给与女性的空间太窄,娜拉出走之后,不是堕落,就是回来。

黄盈盈做的《小姐研究二十年》,很多性工作者的生存困境是“梦醒了却无路可走”。

黄盈盈《小姐研究二十年》

自愿从妓,这四个字遮蔽了太多创伤和疾苦,也粉饰了太多人间太平。

我们无法去探讨每一个性工作者是否都出自自愿,但肯定的是,没有一个嫖客不是自愿招嫖的。

嫖客文化下

对所有女性的物化

更可笑的是,我们这个社会对嫖客足够宽容,却对性工作者有诸多指责。

明明“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先有了购买性服务的需求,才有了出售性服务的市场。

但我们对妓女说“她是鸡,她身体脏了”,又对嫖客说“是人都有生理需求”。

这段关系中,李云迪反而成了受害者?

社会对嫖娼如此宽容,最大的问题是,这会导致对全体女性的物化。

这么严重吗?

你想,嫖娼如此寻常,背后隐含的意思是,把女性物化成性工具,是稀松寻常的。

在所谓“公平交易”的话术下,很多嫖客完全没有道德负担。

因为他已经不把性工作者看成人了。

不少人还会出现一种嫖客心态:他认为所有的女性都是可以卖的,只是价格的问题。

所以空姐穿短裙,“是用来满足性幻想的”;女孩不穿内衣,“那不是招人骚扰吗”;小红书上的名媛穿成那样,“她们就是出来卖的”……

这些话术如此的常见。

获取一段感情的方式不是真心,而是只要我有足够的钱,什么样的女性都可以买到。

这次也是如此,人们对李云迪是调侃大于谴责,但“抓小姐大赛”已经如火如荼地上演了。

已经有好几位无辜女孩的照片被“指认”为当事人了。

各种隐私照在群内疯传,并调侃到这可这不怪李云迪。

嫖客在道德上全身而退,女孩们却要始终活在人们的辱骂中。

没有这样的道理。

李云迪事件在发生后,她姐最震惊的就是无论在什么社交平台的讨论里,在很多同行的文章下面,都有着大量理解李云迪的人。

当嫖娼可能是李云迪最好的选择成为一部分人的共识时,她姐震惊于到今天,这个社会还不把嫖娼当作一种恶。

所以她姐最后再郑重地说一遍——

嫖娼是耻,是恶。

只要我们还在宽容嫖客。

那么物化女性会没有道德压力。

用欲望当借口失德甚至犯法依旧会屡见不鲜。

在有的人眼中,所有女性都可以是金钱下的性工具。

如果这样你还在心疼“李云迪们”,那么很难不让人怀疑你为什么如此支持嫖娼。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