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会是下一个罗永浩吗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10月29日 13:50 来源:36氪

一家公司的发展,会有很多变量,时间是其中一种。若给它21个月,会发生什么?

10月27日,FF创始人贾跃亭发了一条朋友圈:“从上次祝贺特斯拉突破1000亿美元市值,到突破1万亿美元市值,仅仅才过去21个月,这是一个足以载入新能源汽车历史的时刻。”

时间啊,它是魔法。

21个月,可以让一家公司的市值涨了十倍,它的创始人从而成为了全球首富,这是特斯拉的故事。

21个月,还可以让一家公司走过至暗时刻,成为中国新能源汽车的领头羊,市值超过600亿美元,这是蔚来的故事。

21个月,也让一家公司的创始人从破产的边缘出发,把公司搞上了市,然后,他会在特斯拉突破万亿美金时说:

“我们相信,‘FF未来主义者’们不断创造的产业价值和社会价值,一定会得到广大用户和资本市场的不断认可,最终也会在公司市值上得到体现。”

这是贾跃亭的故事。

只是10月28日,FF的市值是29.42亿美元,较其上市首日缩水35%,贾跃亭期待的资本价值尚未兑现。

但“FF未来主义者”们却在不久之前已经收获了一份礼物。

9月30日,FF前员工郝青(化名)意外收到了一笔银行转账,打款账户显示为法法汽车(中国)有限公司,信息摘要显示为“代发工资”。而郝青早于2019年从FF离职,这笔工资是为了补发其在职期间被扣发的部分。

这是又要上演“真还传”了?

01 谁的“真还传”

收到钱的那一刻,郝青觉得很突然。尽管2019年,FF把大家的工资对半砍的时候,已经有承诺,将来一定会补回,但在她离职之后,内心里早就把这笔钱当成坏账计提了。

郝青激动的发了朋友圈,但她没有给老贾发信息,“应该很多人给他发吧”。

这条朋友圈被扩散开来,令无论是FF的新老员工,还是社会公众,都产生了一种感觉,此乃贾跃亭之“义举”。

“贾总就说,回国是一定的!”郝青对我说。

但FF的管理层在和我谈这件事时,又冷静了许多。

“2019年是欠薪,是必须要给的,这是受劳动法保护的”,上述FF管理层说。他还提示,在今年FF上市时,募集的10亿美元中就有一部分,已在招股书里约定好,用于偿还工资欠款。

据此前的报道,2019年的降薪曾为FF每月削减开支1000万美元,由此可见,此次清偿,FF付出了数千万美元。

当然,2020年,当所有在职员工自愿将未来一年工资降为3000元/月时,这就不属于欠款范围了,这次公司也不需要给了。

同时,上述FF管理层还反复和我强调,还钱的并不是贾跃亭,而是FF公司。

这种强调意味着将贾跃亭与FF在债务关系上作切割,尘归尘,土归土。毕竟长久以来,公司和个人在品牌、债务等方面的含混不清,是贾跃亭把路越走越泥泞的重要原因。

数年前,乐视公司的崩塌,给贾跃亭个人留下了巨额债务,根据贾跃亭2020年发布的债务重组计划PPT,最终贾跃亭方认可金额为61.7亿美元。

与此同时,老贾本人的负债累累,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给FF的前途蒙上一层灰纱。而为了揭开这层面纱,给FF挣出个未来,老贾也与债权人几番周旋。

2019年10月,贾跃亭在美国申请个人破产重组。贾跃亭提出的破产重组方案,是所有债权人一起成立一个信托,贾跃亭将其持有的FF股权全部转让给债权人信托,债权人通过信托份额间接持有FF公司股权。

根据FF上市时的路演文件,原有债权人通过债转股在上市公司中持股17.2%。

“我已经放弃一切,变得一无所有”,两年前,贾跃亭在致债权人声明中说。于债务重组前,贾跃亭请辞FF的CEO之职,转岗法拉第未来CPUO(首席产品及用户生态总监)。

02 游走在新能源造车的汪洋

2014年末,贾跃亭纵身一跃,投身于新能源造车的汪洋大海,至今已七年之久。波澜壮阔,在创造了世界首富的同时,也曾给这位中国富豪差点带来灭顶之灾。

他奋力奔波于大西洋的两岸,至今仍是西方世界的游子,而中国是他想回又回不去的故乡。

这七年时间里,FF先后在中美两国共规划了六个地点建厂。在国内,共有三家工厂,分别位于浙江德清、广东珠海和广州;在美国,法拉第未来也规划了三家工厂,分别在内华达州北拉斯维加斯,以及加利福尼亚州的Vallejo和Hanford两座城市。

但七年没有量产出车来,也让外界对贾跃亭的造车计划持有保留意见。于是,和很多新上市的美股公司一样,FF在第一份财报披露之前遭遇了做空机构的狙击。

10月8日,美国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美奇金投资)发布了针对FF的做空报告。这份28页的报告显示,依据现场走访调研、对公司财报数据以及技术能力的分析并结合上市后系列资本运作等,直面质疑其FF的能力,“不认为FF公司能卖出一辆汽车”。

面对这份做空报告,贾跃亭在朋友圈回应称:“冷饭热炒,无稽之谈。请小心,你们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打脸了。2022年7月,加州汉福德,新物种诞生日见。”

2022年7月,是FF方面对外宣称的FF91量产交付目标日期。

从FF方面传出的消息显示,一切生产步骤都在朝着这个目标日期努力,包括日前其汉福德工厂支持准量产车生产的产线已安装完成。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们的汉福德工厂取得了积极的进展,并且在未来几个月内将全面完成生产设施的积极提升。”FF生产制造副总裁Matt Tall说。

作为FF旗下的首款车型,FF 91定位纯电汽车高端市场,其拥有1050马力,峰值扭矩超过1800Nm,2.39秒便可完成百公里加速,配备容量为130kWh的电池组,NEDC续航超过700km。

“我们要全力以赴把极智科技奢华的FF 91按时、高品质、高产品力地交到全球塔尖用户手中,实现对S迈巴赫,法拉利,宾利等传统超奢华汽车品牌的颠覆,达成全球塔尖市场行业第一的占位,这是所有Futurist Alliance的共同使命。”9月21日,贾跃亭在其个人微博发文如是说。

贾跃亭还说过,FF是唯一可以与特斯拉比较技术的企业。所以,在他看来,当后者的市值因为“互联网产业变革传统产业所带来的巨大社会价值”兑现,前者的市值也会因此得以体现。

03 给FF的额外PE

一家上市公司的负责人在公开场合谈论市值,一般来说都会被认为不妥当。

10月22日,时任诺德股份副总经理的陈郁弼发布朋友圈,称“请大家支持诺德,明年市值没有五百亿,我切腹谢罪”,并配发其本人在某产业链峰会上的个人演讲海报。

诺德股份赶紧发公告撇清关系,称陈郁弼的发言仅代表个人,不代表公司立场。随后,上交所给予陈郁弼监管警示。

但是贾跃亭对于市值的执念却能得到大家的谅解。因为FF的市值,不仅关乎这家企业的成败,更关乎各债权人能否从积年旧债中解套。

根据重组方案,最终被确认的债务净额为34.4亿美元,而按照债转股之后,原债权人在FF上市公司中的股权比例,目前大家所持股权的市值约为5亿美元。考虑到未来减持还需要支付一定费用给老贾,FF需要达到7倍以上市值,才能令债权人止损。

这是债权人们给予FF,这家新能源汽车公司的额外PE。

当然,无论是特斯拉还是蔚来汽车的故事,都给了贾跃亭及FF股东们信心——梦想有多大,市值就可能有多大。

只是对于贾跃亭等跨界造车的玩家们来说,每一个命运馈赠的礼物背后,其实都暗中标好了价格。

其中缘由并不难理解,新能源造车实乃高技术门槛、重资产投入、长回报周期的项目,你必须熬过漫长的冬天,才有可能抵达繁花似锦的春天。日前,一则7年前的对话视频在坊间流传,视频中,杨元庆大喇喇的问马斯克,你卖了多少辆车?马斯克答,3万辆,杨元庆笑了。

其实这几年,除了贾跃亭之外,还有一个负债累累的人,那就是上演“真还传”的罗永浩。日前,从老罗那传来好消息,他即将还完所有债务,重返科技行业。

所以,贾跃亭会是另一个罗永浩吗?

写到这里,我想起几年前与一位知名经济学家的讨论,我问他,企业家精神除了创新和冒险之外,就没有别的了吗?贾跃亭的案例又说明了什么?

那位经济学家回答我说,在一个人彻底失败之前,我们都不能彻底的否定他。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最话 FunTalk”(ID:gh_29e3081c421f),作者:最话团队,36氪经授权发布。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