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年前宁坐宝马车哭的女孩如今怎样了

5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11月21日 23:54 来源:新浪

在如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中,正确的爱情观到底是什么?

相信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答案。

但不可否认的是,如今物质已经让部分爱情变了味。

11年前,就有一个女孩曾公开表示: “宁愿在宝马车上哭,也不愿在自行车上笑”。

此话一出,就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这位女孩也一炮而红,成为“拜金女”的典型代表。

她就是马诺。

如今11年过去了,马诺过得怎么样了?她的梦想成真了吗?

马诺真的是个“拜金女”吗?

看了她的原生家庭后才发现,她的“拜金”是有迹可循的。

1988年,马诺出生在北京的一个破破烂烂的老胡同里。

马诺的父母都没有什么文化,只能用家里仅有的一点积蓄在小闹市中开一个水果摊,整个摊位不超过两平米,在偌大的北京,没有背景没有经济支撑,生活的压力可想而知。

正是因为家境窘迫,马诺的童年也过得很是寒酸,别的女孩的童年是童话,她的童年却黯淡无光。

除此之外,母亲常给马诺剃头,只是想把她当成男孩子来养,同样为了省钱,她的穿着打扮常常很朴素,旧衣裳,灰头土脸的模样就是她的整个童年。

每当看到同龄人穿着花裙子,打扮得跟公主一样时,马诺就非常羡慕,并在心里暗暗发誓,长大以后我也要穿最漂亮的衣服,过公主一样的生活。

高中毕业后,她考入了北京现代音乐学院,为了尽快实现财务自由,毕业后的马诺开始接一些车展之类的活儿。

可因为没有名气,她的出场费并不高,要想达到理想中的生活,完全就是奢望。

最穷的时候,马诺的银行卡里只有1400元,因为没钱,她不得不借住到表姐家里,过着低声下气的生活。

此时,穷困潦倒的马诺太明白钱的重要性了。

因为小时候穷怕了,也因为成功这条路太难走,马诺就想走捷径,而最快的方式就是希望遇到一个有钱人,通过结婚来到达人生的巅峰。

但底层出身的女孩要想跃入上流社会谈何容易,一直到2010年,马诺才等到翻身的机会。

那一年,《非诚勿扰》在全国范围内海选女嘉宾,马诺报名参加,并最终成功入选。

22岁的马诺,青春靓丽又心直口快,节目播出没多久,马诺就成了全场最受瞩目的那一个,并且在众多女孩中凸显出其个性。

但是,只有青春靓丽的外表自然不会引起如此过度关注,之所以备受瞩目,则因为她的“毒舌”。

在过往节目中,她的毒舌曾令不少男嘉宾感到无地自容。

“听你说话,我想拿鞭子抽你!”

“我希望导播能给我们放一首《解脱》,然后让他下去就算了。”

“如果知道你来,我就让我妈代替我来了!”

“你还没我谈过的零头多!”

前期的犀利毒舌是马诺在节目中的标签,观众尚可接受,然后她后来的一番言论,却直接被骂价值观扭曲。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在一期节目中,一个喜欢骑行的“穷小子”想与马诺牵手,问她愿不愿意一块骑单车,马诺斩钉截铁地拒绝,并说出她那句“至理名言”:

“我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要坐在单车上笑。”

结果可想而知,马诺的名字从此就与“我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在自行车上笑”紧紧绑在一起,还被贴上了“拜金女”的标签,引来全网的的一片讨伐和谩骂。

骂声多了,节目自然就火了。

以至于在后来的节目中,只要有马诺出现,收视率就会直线提升,尝到甜头的节目组也开始重视并且包装马诺。

在某一期节目中,导演组为了趁热打铁,保持节目热度,还专门“设计”了一场戏,让某位男嘉宾上场痛骂马诺。

这位男嘉宾果然在所有嘉宾和主持人面前,毫不留情地向马诺开炮:

此番抨击言论一出,火药十足,观众期待着马诺将做何反击,没想到的是,一向毒舌马诺这次却一反常态,她带着哭腔留下一句“其实我不是大家想的那样”就默默离开了舞台。

只留下观众的错愕和男嘉宾的“意犹未尽”。

不出所料,这期节目的收视率自然创下新高。

但马诺被男嘉宾“怒怼”之后,再也没有过激的言论和出格的行为,确实低调了不少。

在那之后,她选择和一个样貌平平,家境一般的男嘉宾走下去,看似安稳下来的马诺,这才暂时平息了观众对她的讨伐。

再后来,马诺选择离开了《非诚勿扰》,这个是非之地。

饱受困扰的她并没有因此全身而退,非议依然围绕在她身边,后来她曾公开表示:

“那句话的重点不在宝马车上,我只想表达女人想过美好生活的愿望,我觉得这并没有错。”

可这并不能填补她给人们的价值观带来的冲击,一切的解释仿佛都是徒劳。

其实在被称为“拜金女”的初期,马诺对外界的评价并不在乎。

反而因为这些争议和谩骂,马诺做到了名利双收。

当时,以“拜金女”的形象搏出位后,马诺的风头来势汹汹,一些综艺界也向她抛出了橄榄枝。

就这样,没有任何资历背景的马诺,通过《非诚勿扰》这个节目,瞬间从一个不知名的小模特,摇身一变成了身价直逼二线明星的红人,还与某卫视成功签约。

并且借着当时的热度,在2011年10月,马诺出演了微电影《小女孩》,同月发行了首张个人音乐专辑《好想》。

紧接着,2012年,马诺又参演了《春娇与志明》,客串扮演了“雀斑姐”一角,“影视歌”三栖同步开花。

马诺参演《志明与春娇》

其实,从被冠以“宝马女”的标签后,马诺就开始名利双收,事业也慢慢变好,从网红到艺人,只剩下一步之遥。

然而,正当大家以为马诺会越来越火的时候,她忽然消失了。

也许是舆论对马诺的误解太多,又或是“马诺拜金”言论过于盛行,很快她便遭到广电的封杀,以至于有她出现的镜头,无论电影还是广告,都遭到删减。

炒作让马诺成为红人,但同时这种出格的行为也注定她不会走得太远。

其实从2013年开始,马诺的热度就开始大不如从前,只是走到最后,这一切的名利消失得太快。

不难看出,节目给她红利的同时,也埋下了幻灭的种子,成功和没落也只是短短两年的事情。

回顾当年的声名鹊起,不知道马诺会作何感想,但可以肯定的是,当年在《非诚勿扰》的舞台上,才是她人生的高光时刻。

几年之后,马诺的微博评论区下依然充斥着无数的谩骂。

“来看看你坐上宝马了没?”

“长得这么丑还有脸坐宝马。”

忍无可忍之下,2019年2月,马诺突然在微博上曝光了9年前年“拜金”的内幕。

马诺称:“去参加《非诚勿扰》的女嘉宾,都不是去找对象的,而是把上台当成了一份工作。”

她还说,自己拒绝男嘉宾是导演组安排的,并且自己说的话如果不合适,节目组完全可以剪掉不播,还称当时自己拒绝的那个海龟富二代,也是演出来的……

在微博的最后,马诺直言:

真相披露后,有人选择了原谅她当年的口无遮拦,年少轻狂,但也有人觉得她的拜金、虚伪并未改变。

其实,当年为了名利和节目组沆瀣一气时,就注定了马诺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

对马诺来说,年轻时说出去的话,可能的的确确要跟着她一辈子了。

这两年,偶尔还会曝出马诺的消息,有人曾拍到她傍上了大款,与法拉利男子深夜外出,也有人爆料她与外籍男子结婚,但无论外界怎样的猜测,马诺都不给与回应。

不过,通过社交平台可以看到,马诺过得并不差,她拥有了自己的生活,旅游、画画已经成为了她生活的一部分。

虽然不再受人追捧,但也不再面对铺天盖地的谩骂,在浮华的的娱乐圈经历了种种是是非非,没有因虚名迷失自我,也算是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

如今,回归到现实生活中的她,和普通女孩没什么两样,甜美的外表下,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

从她日常的动态来看,33岁的马诺依然单身,但看得出,她依然期待着属于自己的真正爱情,但却比以往多了一份从容。

对于今天的她来说,余生是单车还是宝马,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因为她凭借着自己的能力早已有了属于自己的宝马。

过往的是非对错,可能她还要继续为此买单,但当一切释怀后,终将成为过眼云烟,过好当下才是最佳选择。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