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学霸到黑帮 他是华裔中产阶级教育的最大悲剧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6月24日 18:17 来源:搜狐

从南加大学霸到毒贩,最终沦为阶下囚坐牢十三年。

华一鸿的前半生,讲述了一个中产阶级家庭教育的悲剧。

01

优等生的陨落

2006年5月的一天,华一鸿的妈妈接到了一个意外的电话。电话中,她被圣地亚哥警方告知自己从小品学兼优的儿子,卷入了帮派斗争中,甚至差点犯下杀人重罪。

“你的儿子参与了帮派枪案,涉嫌杀人。”

对于一个模范华裔家庭来说,这种消息不啻于晴天霹雳。在所有人眼中,华一鸿是绝对的天之骄子。

父母皆是高级知识分子,母亲是南加大的教授,父亲是当地房地产行业小有名气的企业家。

华一鸿从小就背负了父母的期望长大,这一点从他的名字就能看出来“一鸣惊人”、“鸿鹄之志”。

他也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曾就读于全美前50的特洛伊理工高中就读,作为奥赛小组成员,还获得全美总冠军。

也曾代表特洛伊理工高中参加全美工程比赛,读书期间获得两次全美总冠军,一次亚军。

高中一毕业,就凭借优异的成绩被南加大电子工程专业所录取。

像华一鸿这样“别人家的孩子”,本来是万万不可能跟黑帮、枪战这样的词联系起来的。

但事实就是这样,等华母再见到儿子时,是在医院的病床上。华一鸿被绑在上面,警察在一旁监控。

从小娇惯长大的儿子此时完全变了样子,华一鸿脖子上架上了用来支撑的颈托、脸上淤血肿胀、嘴唇撕裂,眼睛鼻子布满伤痕……

后来父母才得知,华一鸿在入学不久后就瞒着父母加入了学校兄弟会组织。

随后在朋友的“劝导”下,逐步加入了洛杉矶圣盖博谷的华人黑帮“华青帮”,从毒品交易到不当性行为,甚至发展到最后的持枪枪战,一步步走向不归路。

后来,据警方文件所述。案发当天,还是帮派“小弟”的华一鸿被黑帮中的一个朋友交代去圣地亚哥“追讨一笔欠款”。

当华一鸿赶到后,他才发现,所谓的追讨欠款就是在公寓内持枪监守屋内的人。混乱之中,双方成员爆发了枪战。

枪战中两人当场死亡,而华一鸿则被对方殴打至昏迷。

“我当时已经被打昏了,随时可能被对方爆头。”

幸亏警方及时赶来,才让华一鸿逃出生天。

然而即便逃过死劫,但还有法律的制裁在等着他。为了保护家人免遭帮派追杀威胁,华一鸿在警方面前始终保持缄默,拒绝供出帮派同伙。

最终华一鸿以持枪企图谋杀、入室抢劫、故意伤害等罪名被判处了13年的重刑。

众人眼中的天之骄子,就此陨落。

02

中国式教育所导致的悲剧

悲剧之后,是中国式教育对于子女关心的缺失所导致的悲剧。华一鸿从小成长于我们最熟悉的“虎妈式”教育之下。

父母关心的没有别的,只有两个字成绩。

从小华一鸿就有一个懵懵懂懂的认知,那就是“只有成绩好了父母才会多关注我一点”。在他眼中,父母忙于工作和事业,跟他几乎没有沟通。

背负了家庭高期望的华一鸿只能努力学习以求父母的认可,将父母的梦想当作了自己的梦想。

在成长的过程中,华一鸿体会到的之后时刻被父母紧闭着前进的压力和孤独。在成年前,他几乎没什么朋友。甚至在高中阶段,他的语言能力一度出现了退化。

作为一名华裔,特别是学习特别好又不善言辞的华裔。华一鸿成为了学校中其他同学眼中的“怪胎”,在人生最重要的时刻,逐渐建立三观的年龄段中,华一鸿一度被孤立、被嫉妒,甚至被霸凌。

这些内在和外在的压力,华一鸿的父母都没有意识到。

在他们眼中只要华一鸿的成绩依然优秀,那他们的儿子就没有任何问题。

甚至当华一鸿主动想和父母交谈自己的压力和痛苦时,本应积极疏导的父母,此时却对华一鸿说,“你的父母从中国千里迢迢地移民到这里,最终能够在一个陌生的国度站稳脚跟,都是靠着自己去解决一个又一个难题。你也不该这么软弱,而应该自己克服困难!”

这成为了压倒华一鸿的最后一根稻草。

华一鸿陷入了迷茫,一直以来他所做的事情都是在完成父母的期望,他在为了父母而活。

他让所有人满意,却始终没有让自己满意。

为了寻求自身的价值和释放内心的孤独痛苦。华一鸿开始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华一鸿加入了当地的黑帮组织。在那里他交到了一些“朋友”,终于得到了在父母身上没有得到的关心与肯定。

相比于众人排斥他的学校,他反而在黑帮中找到了归属感。在帮派中,“兄弟”们教会了他开枪、教会了他打架、甚至教会了他贩毒。

这些兄弟像是他的新家人,就像快要溺水的人拼命的抓住一块破旧的木板一样,即使马上就要被淹没,华一鸿依旧不愿松手。

这是他仅存的希望,因此对于“新家人”的要求,无论是否违法,华一鸿一向有求必应。

最终酿成了无法挽回的苦果。

在被捕后,华一鸿说,“我在黑帮中陷的不算太深,总有什么东西在拉着我。但我确实成为黑帮的成员,在帮会里有不少朋友,经常跟他们到外面混,对他们非常尊重。我想如果时间再长一些,我肯定会和他们一样了。”

华一鸿的双亲同样反省了自己,如果当初不给予孩子那么大的压力,如果当初他们有认真倾听孩子的不安与痛苦,或许最终并不会走向这样的结局。

在华一鸿服刑的十多年中,父母一直坚持不懈的前去探望,与华一鸿沟通谈心,亲子之间的坚冰终于逐渐消融。

2017年4月,华一鸿因表现良好在狱中挽救他人性命而被减刑,假释出狱。

03

这并不是孤案

从华裔家庭中长大的孩子,成长中所面对的心理压力向来不容小觑。

华一鸿的悲剧绝不是孤例。

出狱后,为了警醒其他青少年,华一鸿发表了一次关于这十几年心路历程的演讲。

在演讲中,华一鸿提到很多留学生和华裔小孩和自己一样,背负着父母期望,承受着非常大的心理压力。

尤其ABC,不管再如何试着融入社区,他们永远像一个尴尬的中间人。

由于肤色的不同,他们难以获得认同感和归属感,长在美国的华裔孩子要遭受永久性的文化隔阂,这种隔阂来自于“本土白人”们,也来自于他们自身内心。

长着一张中国面孔脸的孩子很难融入美国主流文化,他们虽然生于美国长于美国,说着地道流利的英语,但是却永远不会被美国人认同,与此同时,他们也融入不了中国人的圈子,这样就陷入了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

他们是极其缺乏认同感和归属感的一群人,因此稍有引诱,他们就容易陷入帮派的甜蜜陷阱之中。

华人父母总以为自己的孩子离毒品、帮派、械斗很远,但恰恰相反。

华一鸿提到,他所在的帮派每年都有大量来到美国读书或移民的华裔青少年加入。

有一次,华一鸿在网上发了一个入会邀请,有将近300人注册,到场参加活动的华人学生达到250人,其中包括不少留学生。

华一鸿被捕只是冰山所露出的一角,在平静的海面下,或许还隐藏着无数的“华一鸿”。

这样的悲剧,没人希望再看到,能中止这一切的只有家长改变自己的家庭教育理念。

请学着接受孩子的不完美。

成绩不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对于成长在另一种文化背景下的华裔子女来说。不要将自己的梦想强加于孩子身上,让孩子成为他自己,让他拥有不附属于任何其他人的自我价值。这才是一个合格的父母应该做的事。

爱、倾听、引导,才是家庭教育中最关键的三个词语。

对于那些正处于人生迷茫中的孩子,华一鸿也在演讲中给出了他的寄语:

“我想和那些来美国的中国留学生说,你们被爱着,你们的未来有无限的可能。希望你们跟从你心,不要在乎别人说什么。当你们感到孤独的时候,一定要相信自己。学会合理倾诉和释放自己的情绪,不要一时迷失,未来的路还很长。”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