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霞:刘晓波弥留之际对身边人反复重复一句话

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9月27日 16:37 来源:世界日报

刘霞谈起刘晓波仍忍不住激动落泪。(记者洪群超/摄影)

刘霞离开中国后首度参加公开活动。(记者洪群超/摄影)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26日现身纽约哈维尔基金会活动。这是她7月离开中国后首度参与公开活动并讲话;提起亡夫,她止不住落泪,但不愿多谈,也表示并不认为刘晓波当年若回到公共视野能一呼百应,“我感觉不到,我觉得我也看不到”。

刘霞自2010年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后便遭软禁,刘晓波罹癌逝世后更一度中断与外界联系,最终在今年7月10日获准离开中国,前往德国居住;但因弟弟刘晖仍在中国,刘霞离开中国后一直低调噤声,此次于联合国大会在纽约召开期间抵达纽约,并出席公开活动,引发关注。

刘霞此次是同流亡德国的异议作家廖亦武一同前来纽约,出席哈维尔基金会在纽约举办的2018年“打破静默、危机下的勇者作家奖”(Disturbing the Peace, Award for a Courageous Writer at Risk)颁奖典礼,26日下午出席该基金会与美国民主基金会(NED)共同举办的“无权者的权力在中国”(The power of the powerless in China)座谈会。

这不但是刘霞7月抵达德国后,首度前往另一国家,也是她自1996年后再访纽约。刘霞一露面,全场便爆发出掌声和欢呼,她笑容满面,与来到现场的好友旧识拥抱。

刘霞在入座开始座谈会前,先服用药物,平静情绪;但全场座谈会中,一提起亡夫刘晓波,她仍不住落泪。

软禁8年终获自由 刘霞赴德就医

“关于晓波,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刘霞在开场中声音轻柔谈到,在刘晓波最后的日子里,她曾向他说到2009年他刚入狱时,“卡夫卡办公室曾经给我发来八个问题,其中有一个问题问我,如果有一天刘晓波又回到公共视野,会不会一呼百应”。

刘霞说,她当时告诉病榻上的刘晓波,“我回答说,我感觉不到,我觉得我也看不到;晓波听了后就笑了”。

刘霞最后表示,“谢谢这次请我过来,谢谢在座的所有人;这些年来为晓波和我一直努力的朋友们,谢谢大家”。

与她一同出席的廖亦武则谈到在刘晓波去世后,曾致电刘霞询问他去世前情境,“刘霞说,晓波走的时候对在场护工、护士、还有一些不明身分的人说,‘我要走了,谢谢你们’,不停重复”。

廖亦武说,“这个信息透露出来,刘晓波在最后一刻,仍在用他的爱,在对抗这个非常独裁和凶残的政权”。

刘霞坚持嫁“国家的敌人”:爱刘晓波就是“无期徒刑”

但当廖亦武谈到,刘霞向他表示“晓波走的时候,两只脚上上下下摆动,是在向天堂走去时。”刘霞突然在旁表示“我不是那么说的”;随后刘霞情绪略显激动,几番欲制止廖亦武再谈刘晓波去世前情境,最后在一张白纸上写字递给廖亦武,表示刘晓波的话题“到此为止”。

众多纽约本地的刘晓波与刘霞好友当日到场,也对刘霞避谈刘晓波表示理解。曾在刘霞1996年首到纽约时在家中招待她的胡平表示,弟弟刘晖仍在中国作为人质,“这对她在海外公开讲话限制很大”。

同为流亡美国的民运人士吕京花则说,刘霞的噤声是为了安全,也为了在国内的亲人,同时也理解她不愿提及刘晓波,“她对晓波的逝世太伤心了,每次提起都情绪激动落泪,现在还在吃药;她正在学着遗忘,不愿意不断提起”。

刘霞离开中国后首度参加公开活动。(记者洪群超/摄影)

刘霞与在纽约的友人开心拥抱。(记者洪群超/摄影)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关键词阅读:人权 刘霞

相关专题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