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人母亲淹死5岁儿子,还砍下脑袋放垃圾桶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12月6日 16:35 来源:这里是温哥华

11月20日上周五,在美国德克萨斯州休斯敦,发生了一起惨绝人寰的凶杀事件,嫌疑人是一名43岁的华裔女子刘丽慧(Lihui Liu,音译),而被害者是她只有5岁的亲生儿子徐家栋(Jiadong Xu,音译)。


徐家栋

据报案人也就是嫌疑人的丈夫、受害者的父亲—徐凯(Kai Xu,音译)回忆,周五那天他正常下班,6点多到家的时候,发现妻子神情异常的站在那里。


刘丽慧

徐凯喊儿子不见回应就问妻子,刘丽慧说她把孩子送走了,然后就闭口不言。徐凯只能在家里一边叫着儿子的名字,一边找,突然,刘丽慧又开口了:“儿子在车库的垃圾桶里。”

徐凯连忙跑到车库,打开垃圾桶,看到一个巨大的黑色垃圾袋,掀开袋子,赫然是儿子的尸体,而且尸首分离,脑袋竟然被砍了下来!

徐凯忍着悲痛报了警,警方来到现场后发现卫生间的浴缸里满是鲜血,旁边还放着一把带有血迹的厨房用刀,应该就是凶器了。

在随后的审问中,刘丽慧对自己亲手溺死孩子的事实供认不讳,但是却不承认自己把儿子的头砍下来,警方准备再一步审问时,刘丽慧再一次闭口不言。


刘丽慧的逮捕令

在警方对这个家庭的调查中发现,哈里斯县儿童保护局曾于2015年到访过徐凯家,但是原因还不知道。警方也表示,刘丽慧本人之前从没有过任何犯罪记录。

那究竟是什么导致了一位连交通违章都没有的母亲亲手残忍杀害自己的儿子呢。

徐凯向警方透露,和妻子二人来自中国大陆,2012年时从新加坡来到了休斯敦,已经有一个女儿的他们在搬来的第二年,又迎来了可爱的小儿子。原本按照计划,二人就如许许多多的新移民一样,为了更好的生活而努力着,虽然辛苦但是却对未来充满希望。


二人居住地点

但生活永远出人意料。

自从一年前妻子做了一个子宫肌瘤的切除手术后,精神状态就不是很好。今年三月开始,就有了严重的抑郁症症状。今年8月,还曾经试图投河自杀,幸亏被路过居民抢救下来,后来就送她去精神卫生医疗中心接受了短暂的治疗。

从医院回来后,刘丽慧声称服用医生开的抗抑郁药物让自己精神萎靡,所以拒绝服用。但是离开了药物治疗的刘丽慧,举止更加难以捉摸。常常半夜外出不归,还是被警察带了回来。

刘凯说本来想着刘丽慧回老家和家人待在一起是不是情况会有所好转,一个月前,就让老婆孩子一起回家待了两星期,哪知回来接机的时候,发现妻子留了多年的长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像小男孩一样的板寸。

而周五那天,本来儿子是要去托儿所的,但妻子想让儿子留在家里,徐凯想着可能妻子想和儿子多呆一会,就同意了。本以为不会有什么大事儿,没想到竟然发生这等惨剧,徐凯悔得肠子都青了。

各大新闻一出,引来了全美的关注。很多人对这位母亲的作案动机十分关注。但也有很多人表示,刘丽慧的抑郁程度显然已经不是家人所能控制、应对的范围了,为何不送往医院继续治疗,徐父究竟有没有重视这个问题。

还有人表示疑问,2015年儿童保护服务局(CPS)到访这个家庭时是否早已发现不合常理行为。为何介入、是否采取过行动为何不公开。如果早在当年徐凯夫妻二人在看护孩子上就出现问题,儿童保护服务局的无作为是不是放任惨剧的酝酿。

其实抑郁、焦虑、压力、自杀...这些字眼一直伴随着新移民这个身份,不仅仅是美国,在位居移民大国前三的加拿大,近年来华人面临的“挑战”是越来越多,“机遇”却是不见涨。

移民到新的国家,最难适应的怕早已不是传统概念上的生活环境的适应,而是当下“生活世界”的转变。生活世界包括一切,你的生活习惯、你的职业、人际关系、甚至是你每天说出的话—“语言的输出”。

语言的不熟练加上长久以来的文化差异,很多移民面对着社交难、找工作更难得的一个局面。

生活中,很多移民到加拿大不久的华人说,自己和邻居完全没有接触。租房子的表示只有在交房租的时候才会和房东讲上几句话。华人只能“被迫”和华人抱团取暖,即使移民来这里很多年,从未觉得自己是加拿大人。

而对于加拿大的本土居民,移民是外来者,甚至有时也是社会问题的制造者。政府对新移民的态度也是模棱两可,虽然政策上打着的是欢迎的口号,但是真正遇到事,有时并不能享受到和原住民同等的待遇。

职场上,原来在中国,或许你可以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但是到了加拿大,尤其是前期阶段,与当地居民不相等的社会竞争力、政府不到位的社会支持,能找到的工作大多是最下层的苦力劳动,例如唐人街饭店打杂工、收银员、赌场保安等等,但为了养家糊口,做还是不做?

其实不仅是中国的移民,世界各地的新移民都面临这样的困境。

来自巴基斯坦的阿普杜勒(Abdul Waheed)是一名技术移民,也是一名有着两个硕士学位的化学家,移民到加拿大后本是信心满满,因为他的专业可选择的工作有很多,制药、食品或石化,总能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

然而现实却给了这位双硕士一个响亮的巴掌,投了几百份简历,唯一给他工作机会的是一个呼叫中心,愿意提供一个接打电话的职位。Abdul的11岁的女儿曾问他:“爸爸,你接受了这么多教育的意义是什么?”

新移民在生活和职场上连连碰壁,能够互相支持和打气的就只有家庭和彼此。而长期的低落情绪和生活的不如意,很容易让人有抑郁倾向等心理问题,此时最需要的是专业人士的疏导。

就像很多人虽然认为刘丽慧行为残忍,但是也很感叹如果她一直都有在接受专业的心理咨询和适当引导,会不会避免这一惨剧的发生。

而一直饱受妻子抑郁折磨的徐父,其实心理状态也并非良好,如果徐父也曾积极寻求心理帮助,是不是就会意志更坚定的拒绝妻子不服药不治疗的举动,更清楚妻子的危险状态,不会把自己的儿子留在家中与妻子独处...

但我们又不得不承认,光是为了生活就已经消耗掉新移民太多的精力,工作上的不顺注定经济情况也不会太富裕。语言上的不通造成了与医生的沟通不顺,再加上中国人传统的观念,不愿与精神疾病方面有太多牵扯,很多人不习惯或者就是不愿意向专业医生求助。

新移民的心理问题不容小视,希望新移民较多的国家可以尽快重视起这一问题。是否可以为新移民专设一个可以倾诉的机构或途径,增大心理服务行业双语人才的输入。一切创新的起步都是困难的,但是相信这一切都是值得的,谁都不希望残案继续发生...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