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男残忍杀孕妻 2岁女儿全程目睹!7年无法结案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4月27日 11:38 来源:加西周末

家暴绝非“家务事”,法庭一定要断个清楚。

近日,曾轰动一时的刘洪鑫(Hongxin Liu,音译)杀妻案在短暂开庭后再次延期,这场拖延了7年的案子貌似乎还要继续拖延下去,短期内难有结果。

血案发生在2012年2月5日星期六,地点是美国加州的蒙特利公园市(Monterey Park, CA, USA),Ynez路的1000号街区。

那天早上,41岁的刘洪鑫拨打911报警,称自己起床后发现妻子鲍晨燕(Chenyan Bao,音译)迟迟没有起床。上前查看后,发现她趴在床上的一堆呕吐物里,怎么推都没有反应。急救人员迅速到场,并在早上7:10确认鲍晨燕早已死亡。

鲍晨燕当时39岁,已经怀孕3个月。警方调查之后,在第二天将刘洪鑫逮捕,随后对他提起两起故意杀人控罪,包括杀害妻子和杀害胎儿。

警方的调查报告称,鲍晨燕死于家暴带来的严重身体损伤,死前可能被人反复殴打。法医检查时发现,鲍晨燕和刘洪鑫身上都有多处伤口和血迹,推断两人在前夜发生过激烈争斗。

刘洪鑫被捕以后,两人年仅2岁的女儿由当地儿童和家庭服务部门(Department of Children and Family Services)暂时抚养。

法庭对刘洪鑫设置的保释金是100万美元,但无人为他支付,因此他一直关押在监狱。

刘洪鑫有个独居的老母亲,但她没有收入。所以她既没有给儿子支付保释金,也没有能力帮忙抚养孙女。之后的几年里,她帮儿子打官司的律师费几乎全靠借贷。

2015年6月,本案第一次庭审。法庭上,刘洪鑫辩称自己根本没有杀害妻子,妻子的死因是呕吐物堵塞呼吸道。

另外,他自己多年被妻子殴打家暴。妻子去世的前晚,妻子还持械将他打伤。武器有两个,分别是菜刀和螺丝刀。

刘洪鑫说,血案前夜,2012年2月4日晚,他与妻子发生争执,妻子抄起一把菜刀就攻击他。他伸手去抢对方的刀,两人挣扎到洗手间门口。

刘举起双手试图把鲍右手中的刀夺下时,忽然感到一阵腹痛。低头一看,鲍的左手握着一把螺丝刀直捅他的腹部。他一把抢过螺丝刀,然后两人从洗手间门口一路僵持到床边。

鲍停止攻击以后,刘也松开了他的双手。双方打斗停止,鲍独自坐在床边喘气。

刘洪鑫说,当时2岁的女儿看到父母刀兵相见,吓得哇哇大哭,刘就去玩具堆里抱起大哭的女儿。

鲍坐在床边上,自言自语地说:“有点累,要去睡觉”。随后,她铺好床,没换衣服也没洗澡就直接睡去。稍后,刘和女儿一起上床睡觉,当时发现鲍已经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女儿先醒来,刘随后被吵醒。刘给女儿喂了瓶装奶后,发现鲍在床上一动不动。他拍了拍妻子,但对方没有反应。他掀开被子,发现她面朝下趴在床上。刘把鲍翻转过来,发现她身体僵硬,嘴巴沾满粘粘的呕吐物。他用毛巾帮妻子擦了呕吐物,才发现妻子嘴唇肿胀,颜色也不对,并且没有呼吸,这才反应过来,吓得赶紧报警。

多次开庭以后,因陪审团无法对死者的死亡达成一致,案件流审。

2016年5月,此案再次开庭,但法庭没有做出任何判决。

此外,刘洪鑫方面提供的一名证人,在法庭上表示多次看到刘洪鑫身上有陈旧伤口。证人Carolyn Terry是东加州职业培训中心(East LA Occupational Center)的教师。她说,2011年至2012年她在该校教学生英文、会计、电脑等科目,刘洪鑫是她会计电算班的学生。她说2011年11月曾看见刘的脖子、脸上、下巴、手臂、胸口上全是抓伤的痕迹,“有的痕迹正在愈合,有的却像新伤,隐约还有血迹渗出来,好像发生了感染。”

案件两次流审前后,刘洪鑫方面更换了多次律师,有时政府提供的公益律师,有时是刘洪鑫母亲借钱聘请的律师。2018年第三次开庭的时候,刘的母亲已借债5.4万美元,并得到了华裔社区的8000美元捐赠,但案件一直没有进展。

2019年4月23日上午,美国加州帕沙迪纳高等法院(Pasadena Superior Court)第四次开庭审理此案,但很快就宣布延期。

去年10月,刘洪鑫的律师发现案件复杂,忽然辞职。目前的新律师刚接过案子没多久,资料还没读完。在法庭上他向法官申请延期,法官立刻批准,并宣布下次庭审是6月12日。

鲍晨燕(及其胎儿)惨死已经7年了,当年目睹爸爸杀死妈妈的幼女也已经9岁,但案子的庭审至今仍没有明显进展。希望此案早日审理清楚,死者沉冤得雪,正义得到伸张。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