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真的是中共的政治工具吗?

2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6月25日 17:36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2年2月,我还在艾奥瓦大学(University of Iowa)读本科时,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访问了马斯卡廷(Muscatine),那是1985年他在一次考察期间短暂停留过的小镇。

马斯卡廷距艾奥瓦市有一小时车程,大学里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hinese Students and Scholars Association,简称学联,英文简称为CSSA)邀请了几十名中国学生一道去迎接习近平。我没参加,但朋友薇薇安参加了,想到可以见到中国的高级官员,她很激动,另外能离开我们那个小小的大学城,在外面待上几小时,也让她感到兴奋。

现实却是扫兴的:薇薇安挥舞着一面中国国旗,在寒冷的细雨中站了几个小时。她没见着习近平,只是匆匆瞥到一眼他的车。直到几星期后,当另一位朋友问起她有没有去领联谊会的50美元劳务费,薇薇安才知道那次不幸的短途旅行还是有酬金的;而当她知道消息时,已经过了领钱的期限。

我本来已经完全忘了这事,直到去年看到一些新闻报道和美国政府报告,用令人不安的语调,形容薇薇安参加的那类活动是中国政府海外付费政治动员行动的一部分。严格来讲,这么说也没错。但这样的措辞和学联这个学生协会的平淡无奇比起来,还是存在巨大差距。

过去两年来,在西方的中国学生特别是学联会员,已成为一种令人警觉的新叙事的焦点。去年2月,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警告称,有在美中国学生参与间谍活动。去年10月,在关于美中关系的演讲中,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点名把矛头指向学联,指责他们在中国学生和美国学校偏离中共路线之时,向中国领事馆和大使馆发出警报。我们被告知,学联是一个专制国家的危险工具,一座准备将潜入者秘密送入美国国土的特洛伊木马。

我是中国人,到2017年底一共读过三所美国的大学。我从未加入学联,但自2013年起,我一直在写有关美国大学里的中国学生的报道。

这些组织的形象充当中国政府帮凶,潜入美国学界腹地与大多数中国留学生的认知是不符的,在他们看来这些俱乐部就是些普通的地方。这不是说学联是清白的,或是独立的。例如在召集中国学生抗议藏独或中国违反人权行为等争议话题的发言者方面,它们有一部分曾发挥过作用。但随着美国对中国学生组织日益警惕,有必要更全面地去了解这些组织在做什么。答案往往是:也没做什么。

美国校园里约有150个中国学生和学者联谊会的分会。第一批是较早一波中国学者成立的互助组织,他们大都是拿奖学金的研究生,文化大革命以后被外派来学习。但在2008年以前,他们都没引起过太多注意,那一年全美中国学生人数,特别是付费本科生的数量大幅增加。

大批涌入的中国学生令各大学不堪重负,没准备好给他们提供充足的住宿。于是学联基本上开始发挥服务团体的职能:到机场迎接新生,帮忙找房和置办家具,推荐最正宗的中国餐馆。

学联远非一个中心化的组织,它的成员总在不断变化。大多数分会每年都会更换领导层。一些学生干部真心实意地帮助同胞;另一些人只想充实自己的简历,帮助他们回国后找到国家公务员的工作。

主持一年一度的春节晚宴和表演是学联无可争议的亮点;其次是中秋节联欢晚会。大多数中国学生同当地的学联如果有什么联系,那也就只是这些活动。有些人和它根本就没有联系我和很多朋友都懒得参加那些聚会;大家都知道那些节目实在太做作、太业余。

但对很多人来说,尤其是第一次离家的大一、大二学生,这些功能提供了一个庆祝中国节日的宝贵空间。在这几个小时里,海外游子变成了圈内人而不是局外人。像我这样的中西部大型大学的学生,可以暂时摆脱不常泡吧、不玩投杯球的外国人这样一个身份。

目前的说法是,学联和中国领事馆之间存在着一种隐蔽的密切关系。事实上,这种联系并不是什么秘密。学联领导人可能会偶尔和领事官员见面,听取有关就业法律或安全问题的报告。一些学联从领事馆获得资金,用于新生培训或者晚会等活动。

是的,他们与领事馆的一些接触确实是政治性的。但学联招募学生欢迎来访的中国官员,这很难成为政府操纵的证据。学生们可能出于真正的爱国主义、好奇心或无所事事而报名参加;他们也可能忽略这些邀请,大多数人正是这么做的。对于很多薇薇安这样的学生来说,欢迎习近平和参加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这一年晚些时候的校园演讲没什么太大区别。就连那些抗议达赖喇嘛的人,也很可能出于爱国主义,而不是因为受到学联动员。

在某些方面,学联就像是中国官场的一个缩影,充斥着小官僚、政治内讧,甚至偶尔的渎职行为。正因如此,大多数中国学生其实不太把这个组织当回事。如今,和一般的中国公民一样,大多数中国学生更喜欢避开政治。他们把学联看成一个竞技场,少数有野心的人可以在这里练习争权夺利,其他人则去过自己普通人的生活。

学联会让一些在海外学习的中国学生感到不舒服吗?是的,有时候。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回避这个组织,因为他们担心这里确实隐藏着线人和间谍(几乎可以肯定,美国校园里确实有一些)或者,他们和它保持一定距离只是因为担心,自己会被怀疑是间谍或渗透者。这些学生被困在东道国和祖国之间的冲突中,陷入第22条军规式的境地,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空间。

但是,如果中国共产党真的想在海外中国学生中组织民族主义的集体展示,那可要再努力一些了。到目前为止,这个所谓的秘密行动效果欠佳,在我和我认识的许多人身上肯定没有成功。

学联引起的争论反映了中美关系的更大问题。目前约有36万名中国学生在美国学习。有人断言,共产党正在以某种方式对如此之多的学生进行远程控制,这种说法否定了这些学生的个人能力、他们的独立思想以及他们自己复杂的情感和动机。这样的否定是一种非人化在中美关系日益紧张之际,我们最不应该去做的就是进一步的非人化。

事后看来,作为记者,我有点后悔七年前在艾奥瓦州没有去参加欢迎习近平的活动。我错过了在雨中瑟瑟发抖,与其他被疏远的同胞们并肩而立,一瞥历史的机会。然而,零下的低温阻止了我去马斯卡廷,这也让我感到幸运。否则到了今天我会发现,我自己也成了北京在美国心脏地带发起影响力运动的证据。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