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丧文化”所浸染的人,离我们有多近...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7月17日 16:23 来源:精英说

话说,说姐昨日又看到一条关于“海归啃老”的新闻。家住江苏南京的王先生看着自己耗资百万送出国留学的儿子在家“啃老”十年,一直不工作,气得把儿子的车卖了,气愤的小王便砸了父亲的车报复。

被砸车后,王先生一气之下把儿子的家也砸了。在视频里可以看到小王穿着一身名牌,情绪激动,更扬言要拿刀砍父亲,吓得王妈妈赶紧报警,于是有了以上这一幕。

事实上,这并不是海归第一次因“啃老”上新闻头条,此前我们就报道过一位名叫晨宇的22岁哈尔滨男孩,留学2年败光200万,回国后却每天在家玩游戏,吃饭都是奶奶送到跟前,甚至一口口喂。


图片为晨宇

还有另一位名叫大卫的留学生也因“巨婴”的标签,引发过热议。


图片来源于网络

光从履历上看,这位名叫大卫的上海男子是个货真价实的“学霸”——1993年从同济大学建筑工程系本科毕业,在短暂工作经历后选择奔赴加拿大求学,并顺利地从滑铁卢大学获得了工程硕士学位。相信他如果出去求职,这份简历也足以让大卫谋得一份不错的差事。

可惜的是,回国后的大卫没有再出去找工作,而是安心在家做起了“啃老”一族。白天睡觉,晚上上网打游戏,昼夜颠倒,生活十分颓废。

大卫的母亲丁阿婆对此痛心不已,如今已82岁的她患有尿毒症,每周要做透析,可儿子非但没有照顾母亲,还要母亲从每月3500块的退休金中挤出一些钱作为自己的生活费。


图片来源于网络

无论丁阿婆如何规劝,这位本可以拥有大好前程的“海归”就是不愿意出去工作,而在媒体追问下,大卫如此行事的原因也渐渐浮出水面。

原来,丁阿婆是那种典型的“包办式”家长,从小到大大卫只需要好好学习,其他东西都不用操心。因此他早就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把父母的宠溺视作理所应当。

如今当他走上社会后才发现,从前那种被捧在手心的日子要一去不复返了。在和母亲的多次谈话中,大卫始终认为是母亲的溺爱毁了自己的前途,让自己丧失了适应外界的能力。

丁阿婆和大卫的故事,无疑让人惋惜。也许,一个母亲无限制的包办和宠爱的确是让孩子无法自由飞翔的原因之一,你越疼孩子,越想替孩子承担一切,可到最后反而只会害了TA。

可另外一些人,却从这个故事里读出了别样的讽刺意味。他们的关注点不在于被溺爱的孩子和教育失误的母亲,而在于“海归”这个身份。

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今的留学生和海归,已经不再是人人羡艳的高知群体,而成了“出国学费几百万、回国只能找几千块工作”的“可怜人”,成了“高分低能”的代名词。大卫的故事一经报道,有人更加对此予以奚落和嘲笑——现在的海归不仅找不到“回本”的工作,干脆连工作都不找了。

但仅仅因此就将留学生和海归贴上“啃老”、“颓废”的标签,显然是不公平的。毕竟年轻人颓废度日作为一种普遍现象,绝非留学生和海归的“特权”。只是,在这令人唏嘘的怪现象背后,那些被某种“丧文化”侵蚀意志、腐蚀斗志的人们,却更值得我们关注与警惕。

几乎在国内媒体纷纷报道48岁海归“啃老”多年的同时,大洋彼岸美国媒体的本地新闻版,也被一个被亲生父母告上法庭的男子刷了屏。


被告人迈克尔(图片来源于网络)

八年前,22岁的迈克尔大学刚刚毕业,可是他没有选择步入社会谋求一份差事,而是回到了家乡纽约北部,与自己的父母住在一起。

要知道,一向强调独立自主教育的美国人可是把下一代的自立看得比什么都重,即便孩子在大学毕业后暂住在父母家里作为短期的过渡,也需要帮助父母分担家务或缴纳一定租金。

可是,迈克尔就住在家里“混吃等死”,不帮父母做事也不交租金,眼看着孩子就要“废”了,父母才在一怒之下将其告上法庭。


迈克尔的双亲(图片来源于网络)

据美媒报道称,迈克尔的父母从今年2月起连续给他下发了五封书面“驱逐信”,可迈克尔依旧不为所动。直到如今在法院强制执行的命令下,迈克尔才终于搬出父母家,自立门户。


迈克尔终于搬出了父母家(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后来的采访中,迈克尔才透露:自己不愿出去工作是因为经历过一段不幸的婚姻,同时又失去了孩子的抚养权,心灰意冷中才动了“与世隔绝”的念头,当起了“啃老”的“蛀虫”。

即便是在强调个体独立、父母无需“包办”的美国,在经济不景气的年份里,下一代颓废“啃老”、拒绝入世的现象也比想象中严重。《今日美国》援引最近一次人口普查数据报告称,有1/3的美国成年人从学校毕业后就宅在父母家中,其中有60%还要靠着家人救济生活。

而且,这种不顾一切也要给家人增加负担的做法,不仅不分国籍,还不分学历,背后动机也是千奇百怪。本科毕业后工作三年,随后在北大医学系进行硕博连读的湖北小伙张某,在博士即将毕业之时选择了肄业回家,整整17年就在家待业啃老,不得已之中还申请了低保。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可以在未名湖畔钻研学术的天之骄子,就此堕落为亲友都嫌弃的“蛀虫”。张某家中情况本来就不好,自从他待业以来,更是雪上加霜。

对此,张某的解释却让人匪夷所思,他自比为爱因斯坦,觉得自己智商没差多少,但是缺少像爱因斯坦那样“飞黄腾达”、为世人所铭记的时机。张某坚持认为普通工作无法彰显自己的才华,言谈举止中颇有些“恃才傲物”的味道。

于是,他宁可在家待业啃老,也不愿意出去屈就,父母为此成日忧虑,以泪洗面,姐姐不得不独力扛起这个家,靠外出做苦力赚钱,但他通通选择视而不见,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图片来源于网络

当别人问他,怎么度过这十七年无所事事的时光时,他淡然一笑:“不想事就适应了啊。”从这个本可以前途无量的博士生身上,我们看不到任何希望,没有最“丧”,只有更“丧”。

一个个鲜活的例子告诉我们,“啃老”也好,虚度生命也好,根本不仅仅局限于留学生与海归,更不仅仅局限于中国。而这些人在本该拼搏向上的年纪选择了“逆向行驶”,非但不觉得有任何不妥,还总能找出各式各样的“苦衷”。

恨母亲的教育耽误了自己,就不愿出去工作。

懊悔于不幸的婚姻,就宅在父母家里混日子。

觉得自己天纵奇才、高人一等,就拒绝将就。

这些人仿佛天生自带“我弱我有理”光环,不仅心安理得地做着自怨自怜的巨婴,还要求别人同情自己、理解自己,为自己的“不幸”买单。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从他们的故事中,你只能感觉到一种深深的“丧”,那不是属于一个理性成年人的拼搏与朝气,而是一种挥之不去的消极。对他们来说,时间可以浪费,生命并不珍贵,我就是我,“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别人又能奈我何?

将这种“丧文化”发挥到极致的,还有蛰居在深圳数以万计的“三和大神”,他们身上所折射出来的现象是如此光怪陆离,以至于引来了日本NHK专门制作了一档纪录片报道这个群体。


NHK纪录片《三和人才市场:中国日薪百元的青年们》

这群来自全中国各地的年轻人,大多出身在农村,也没有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他们曾带着改善生计的一丝希望前来深圳打工,可却悲哀地发现:根本无法找到“发家致富”的理想工作。

于是,这些人开始“丧”了起来,自发地涌向了深圳市中心向北10公里一个叫做“三和人才市场”的地方,不过这里并不是正经的人才市场,而是黑中介、骗子和传销组织的聚集地。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廉价旅馆、餐馆和网吧的密集,让这里成为了颓废青年的天堂。他们通常会做一天日结的工作,再拿着赚来的钱挥霍三天,吃吃喝喝再去网吧通宵;或是卖掉自己的身份证、给来路不明的公司做法人代表,赚取接下来的生活费。


三和最响当当的标语——“日结一天阔以玩三天”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找一份稳定的长期工作?不存在的。“三和大神”们都是有钱就花,花完为止,不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连日结的零工都不会主动去找。在三和人才市场,随处可见瘫倒在地的年轻人,有的是在网吧通宵后累得睡着了,有的是几天吃不上饭饿晕了,有的是真的死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有人问他们,你们这样混日子,老了怎么办?

“三和大神”们只会说,老就老了,就死呗。


“三和大神”的标配——一根烟、一碗清汤面、一瓶水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这种深入骨髓的“丧”,是不是似曾相识?只求当下的安稳,活一天算一天,而不考虑身上肩负的责任与义务,看不清未来的模样。无论是名校海归,还是没考上大学的农村小青年,一旦“丧”起来,都是一样地消极,一样地颓唐。

教育、梦想、阶级突破,这些看上去无限美好的字眼,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世俗中人所竭力追求的物质生活与和睦家庭,也从来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毕竟,对于一个习惯了“混吃等死”的群体而言,把当下的生活混过去,有口饭吃,有地方睡,才是最要紧的事。

就在这群本应拼搏上进的年轻人窝在各地“混日子”的同时,每年毕业季,也有许多满怀梦想与希望的青年,走向纽约、东京、北京、香港,走向有机会让他们一展拳脚的地方。

对于大多数难以兼有学历、背景和资本的普通人来说,面对生活的艰难和人生的逆境,除了更加竭尽全力地打拼,似乎别无选择。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然而,即便我们拼上全部,有时也未必能够进入更高的阶层、过上更好的生活。可我们也丝毫不敢停下奋斗的脚步,因为唯有不断前行,才有机会在上升通道彻底关闭前放手搏一把。

我们和那些被“丧文化”所浸染的人其实离得很近,也许一旦停下脚步,我们就会变成他们。而这中间隔着的,不过就是一层希望的距离。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