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华裔送餐员遗孀号啕痛哭!事发地凭吊!

3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11月1日 11:10 来源:GBK

赶抵悉尼料理遭遇车祸去世丈夫的后事,送餐员陈小军的遗孀上周五终于结束14天隔离。她在记者的陪同下,前往车祸发生地和丈夫生前住所凭吊。

目睹丈夫单薄的遗物,魏女士的情绪再难自抑,一个多月来的悲恸和思念,在这一刻爆发。

睹物思人号啕痛哭,“他没享过一天福”

周六中午12点多,魏女士前往小军生前在Waterloo区租住的独立房屋。

一路上,她只是静静地望向车窗外,一言未发。

魏女士(图片来源:今日澳洲App)

赶抵住所时约为下午1点,悉尼恰逢特大暴雨。小军的卧室正临马路,隔音效果很差,车轮碾过湿地,屋内能听到清晰的沙沙声。

虽然去世已有月余,但他的房间还一直保留着原样。不足20平米的单间里摆了两张单人床,小军睡在窗边,还有一名室友靠里侧墙睡。

小军生前住所(图片来源:今日澳洲App)

走进卧室,魏女士扑倒在丈夫床前,将脸深埋进床单止不住抽泣,继而嚎啕大哭。虽然知道丈夫生前很节俭,但简陋的环境还是让魏女士心头揪紧,“他没享过一天福,老天爷你瞎了眼,他这么好的一个人啊!”

魏女士趴在床边恸哭失声(图片来源:今日澳洲App)

撕心裂肺的哭喊穿透房间隔板,泪水很快浸湿了床单。多日来的思念与焦虑,在瞬间爆发。

“来澳洲又不是享福的,穿这么好干嘛?”

约半小时后,魏女士的情绪稍稍平复。她擦干眼泪,开始收拾小军的遗物。

小军在这间卧室里住了约一年时间,生前物品很简单,三四个纸箱子就装完了所有遗物。

那件挂在衣橱里的红色防风大衣,是他生前最爱穿的,也是他在澳洲买的最贵的一件衣服。

小军生前大衣(图片来源:今日澳洲App)

据室友李亚回忆,小军生前非常节俭,所有积蓄都寄给了远在国内的家人。

“衣服裤子都是十几块一件的。我们劝他对自己好一点,他总说,‘来澳洲又不是享福的,穿这么好干嘛?’”

直到有次天冷,室友说了句,“穿这么薄,等老了留下老寒腿,当心给你子女添负担。”

小军这才去商场买了这件红色防风服,买之前还和妻子商量了很久。

“我一直跟他说,对自己好一点,他从来不听。每次寄钱来,都让我带着孩子和父母去买新衣服。” 魏女士眼含泪水回忆。

出事地点凭吊,花都谢了

下午4点多,魏女士与小军生前室友老曹前往Zetland的出事地点凭吊。路口熙熙攘攘,只有十字路口电线杆上枯萎的花束,似乎还在提醒路人这里一个月前发生的悲剧。

老曹是小军在这世上,最后和他见面并说过话的人了。

魏女士将准备好的鲜花用胶带缠在电线杆上,望着熙熙攘攘的马路,静静听老曹讲述事发经过。

魏女士在事发路口献花(图片来源:今日澳洲App)

事发当天,小军骑着摩托车直行。当时是绿灯,经过十字路口时,被迎面而来的右拐巴士撞倒在地。

当时,老曹正身处在不远处的超市门口,紧急赶过来时,小军已经失去意识了。

“叫他没有反应,呼吸有些急促。”老曹说,地上没血,小军一条腿向内侧弯曲着。直到送到医院后,室友才知道情况的严重。

事发现场(图片来源:今日澳洲App)

据室友介绍,小军的肋骨折断后插进了心脏,手术后大脑又出现供血不足。先是脑死亡,最终心脏停跳。

魏女士从警方处获悉,在这起交通事故中,巴士为全责,目前仍在调查事发时司机为何没有看到小军。

小军生前是一名悉尼华裔送餐员,像他一样远赴澳洲打拼的人还有很多。他们生活阅历或各有不同,但背后都承载着一整个家庭的希望。

采访后记:

记者从魏女士处获悉,

周一即是小军的生日,

她悲伤地说,

“我永远没有机会对他说一句,

亲爱的老公,生日快乐!”

愿天堂没有伤痛……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