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女闪婚华男,婚后遭锁喉、绿卡威胁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11月4日 14:05 来源:北美全资讯

6年前来到美国的珍妮(化名)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认识自己的丈夫小李(化名),也没有想到,6年后的她,带着3岁的女儿,离开了自己在美国的第一个家,搬进了位于纽约布朗士的家暴救助中心。

“其实他只动过一次手。”珍妮说道,“但他会语言暴力,侮辱你,把你说的一文不值。他会骂你骂到你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觉得自己是一个垃圾,离开他活不下去。”

在救助中心住了五个月后,她搬进了救助中心帮她找的住所,“离婚是一定的。”她说。短暂的幸福生活“我丈夫小时候就来美国了,英语也好粤语也好长得也帅,对我又好。

谈恋爱的时候一切都很好,感情也非常好。”珍妮回忆起两人初始和刚结婚的日子。虽然小李在她之前有过一段婚姻,但她表示当时“爱的很深。”从热烈的追求,到美好的恋爱,珍妮与小李相识3个月就走入了婚姻。

婚后一两年,两人因为家庭观念时有摩擦,小李认为珍妮嫁给他需要以他的家庭为重,而珍妮则认为要以两个人的小家为重。

夏天的一天,珍妮和小李又在家里吵架,吵了几十分钟后,已经忘了当时吵得什么。小李突然掐住了珍妮的脖子,就是锁喉那种。珍妮形容道。

门外的公婆听到声音不对,急忙拍门,但门却锁着。着急的公婆拿家里的刀撬开了门闯进去,虽及时制止了小李,但却目睹了当时的珍妮浑身赤裸,我特别尴尬。

她说,在对丈夫动手的恐惧以及面对公婆的尴尬之下,珍妮当晚收拾了几件衣服,去了上州的朋友家住。

第二天一早五六点,珍妮开开房门发现小李坐在门口,他道歉、保证、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他们重归于好。

丈夫因精神状况进医院

结婚快7年,珍妮表示自己非常希望能带小李回中国,见见自己的父母。

然而,直到她搬出家,这个愿望也没能实现。虽然不愿意和珍妮一起回国,但面对婚后第一次回国探亲的珍妮,小李表现得非常焦虑,他时常担心珍妮一去不回,而不开心丈夫不愿意陪自己回家的珍妮也赌气道:如果你平时对我够好,就不会有这方面的担心了。小李听了此话,认为珍妮真的不会再回美国。

而回到中国的珍妮,再次接到他的消息时,小李已经在医院。视频是小李的姐姐打给她的,珍妮称小李可能因吸食大麻过量感到不舒服,被姐姐送到医院。

视频是我妈接的,当时他姐姐一看到我妈就哭了,哭不是说弟弟进医院,而是说觉得无颜以对。

珍妮表示,小李一直不愿和他一起回中国见父母的原因是因为见了面要买彩礼。珍妮表示,自己的丈夫可能精神方面有问题,一共进两次医院。

一次就是珍妮婚后第一次回国期间;另一次则是去年快年底时,小李声称自己要自杀,被警察找回后强制送到医院。意识到丈夫精神不好,珍妮表示家里每个人都在帮他,家人们会带小李去教会,并尝试与他沟通,他就是拒绝沟通。珍妮表示。我回来就跟你离婚。这是小李被警察带出家门时对珍妮说的最后一句话。

不过,第二次进医院的小李似乎又一次后悔,他让人给珍妮带话,说想见她,并在医院再次向她保证出院后会好好对她。

移民身份和孩子成攻击武器

在移民社区,阻止家暴受害者离开的,不仅有金钱、孩子方面的考虑,身份问题也让许多人的处境尴尬。

我前年回国,当时真不想回来了,因为他说我骗身份,当时都想这个绿卡不要算了。珍妮说。

珍妮表示,小李有几年不让她上班,也不让她交朋友,甚至连女性朋友也不可以。在小李长期的影响下,珍妮也放弃了上班的想法,并觉得自己也找不到工作,因为她英文不好。不仅如此,小李甚至会早上一起床就责骂她,可以从8点骂到下午1点。他一直说我骗身份让我很受伤,当初那么相爱,怎么能把我想成这种人?珍妮伤心地说。

但孩子的出生终于改变了珍妮,生下女儿后,珍妮在家没日没夜地带孩子,两人争吵比以前更多,不仅如此,小李刚开始每个月给珍妮400美金,但给了两个月就不给了。

珍妮称,当时出门连坐地铁的钱都要花的小心翼翼,小李若半年中给她200美金,她都会开心得像过年一样。生活上的窘迫让珍妮下定决定,在当时朋友的资助下,她用半年时间考出了在诊所工作的资格证,顺利开始上班。不过,珍妮与小李的关系却愈加恶劣。

一次,珍妮因为和公婆闹矛盾而报了警,小李非常生气,第二天他就试图找律师取消珍妮的绿卡申请,在发现绿卡已经寄出后,他找到了儿童保护局,称珍妮在家殴打、虐待孩子。

接到报案后,儿童保护局派人进行跟踪调查。不过,调查并未发现珍妮有任何虐待孩子的事情,且女儿与珍妮亲近,因此儿童保护局将案件取消,并将此事转送给华策会负责。

尽管小李将举报珍妮虐待孩子作为报复她的手段,但事实上,儿童伤害却成为了许多华人家暴时间被发现的契机。根据纽约励馨妇幼关怀中心提供的信息,转入关怀中心的案子,现在平均一个礼拜,夫妻之间家暴和被儿童局抓到是一半一半。

励馨妇幼关怀中心总干事刘元芬还表示,华人较少主动寻求帮助,在美国家暴讲出来的大部分都是有法律案子的。新冠疫情同样也终于让珍妮和小李的矛盾变得不可调和,在家朝夕相对,却几乎没有交流,珍妮称小李经常在家自言自语表示死有什么好怕的。5月18日,在小李再次说起类似的话时,珍妮回道,既然你不怕死,那你就去死啊!

小李闻言,一言未发就下了楼,过了一会儿,他上楼来,让珍妮搬走,立刻收拾东西。时值疫情期间,因孩子在曼哈顿上学,珍妮不愿去位于布碌仑的丈夫姐姐家暂住,因此前华策会工作人员层跟踪珍妮的案例,她联系了华策会,希望为自己找一个住所。

华策会的亚洲家庭服务中心,多年来一直关注家暴事件,使用自己的系统,并与其他非牟利组织合作,根据不同的需求,为施暴者和受害者同时提供咨询,解决矛盾。在家丑不可外扬的观念里,华裔社区相比起来社区来说更少寻求帮助。

此外,华策会亚洲家庭服务中心主任伍雪梨表示,一些受害者担心移民问题,因为他们是由施暴者资助来美国的,所以他们担心如果报告家庭暴力,会被驱逐出境或失去绿卡。

生活很美好,不是只有他一个

社会孤立是受害者来到这里,没有任何支持。他(她)们主要依靠配偶的支持。伍雪梨说。由于情况紧急,华策会一天之内就帮助珍妮联系了家暴救助中心,珍妮带着女儿离开了曾经的家。

珍妮住的救助点位于布朗士,这里只接待孕妇与带孩子的妇女,每人有一个单独的房间,地址对外完全保密。从5月到10月,珍妮在这里住了整整5个月。珍妮表示,和救助点的其他受害者们相处地都很融洽,这里西裔比较多,之前还有非裔。珍妮是唯一的华人。

由于疫情期间诊所人流量下降,珍妮也找到了第二份工作,她每天忙忙碌碌,却总是笑容满面。去了Shelter以后发现生活很美好,不是只有他一个。珍妮表示,自己以前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了,现在却发现只要自己愿意付出,就会有回报。根据华策会提供数据,今年共处理了35个家庭暴力事件,涨幅为57%,尤其是在新冠疫情期间。

与此同时,专门处理帮助此类事件的励馨妇幼关怀中心在疫情期间接到求助的数字增加了一倍,平均一个礼拜10到12个。十月份是全美的家暴意识月,对于长期面对家暴的受害者来说,暴力来源于肢体,也来源于言语,更是长期的打击,一个月能够改善的,还远远不足。

这一场疫情,无疑成为了家庭暴力事件的催化剂,有人还在苦苦支撑,也有人终于走出来尝试新生活。女人永远要靠自己,不要靠别人。珍妮称自己此前听从丈夫的话不上班是错的,不管你几十岁,你一定要有独立赚钱的能力。哪怕你去餐厅洗碗,只要你洗了,就会有一天的收入。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关键词阅读:家庭暴力

相关专题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