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女自称"地下基督徒"被迫害,申澳难民签被拒

6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11月12日 16:17 来源:GBK

本次关注的案件系中国女子自称地下基督徒,在国内受迫害而避难澳洲,却因不知中国有官方基督教会而被法官拒绝采信的事件。

“信主后,所有疾病都消失了”

2016年8月,中国女子方某(化名)持3个月有效期的旅游签证抵达澳洲,落地两周便申请了难民庇护签证。2017年2月23日被拒签,随后立刻递交申请,要求行政复审。

2020年10月7日,本案的行政复审在墨尔本召开。在庭上,方某自称来自中国重庆,是个虔诚的地下基督徒。

“我之前生过病,疼痛难忍,朋友让我向上帝祈祷。”方某在庭上称:“我以地下基督徒的身份信主后,严格遵守圣经的话语,所有的疾病就都消失了,家庭也变得更加和睦。”

“过去,重庆政府对地下教会的活动控制不严。我出国旅游时,会偷偷带回来很多宗教资料,和弟兄姊妹一起学习。”方某说:“但2016年5月初,重庆政府开始打击地下宗教,我和兄弟姐妹们遭受了严重迫害。”

一处中国地下教会(图片来源:网络)

方某在庭上称,2016年5月,3名公安在其家实施拘捕,带到镇派出所并要求她交代宗教资料的来源。她说,当拒绝回答时,警察用皮鞋强行套住其脚和脚踝,剥掉脚上的皮,残酷折磨她近一整天。

她还告诉庭上,随后被送到重庆市拘留所,在那里遭到了看守们轮流的轮流折磨,包括殴打、约束体位,以及强迫吃过敏的食物。

她说,2016年5月从看守所获释后,又被关进了“洗脑中心”,被要求观看“诽谤上帝”的视频,写“改正声明”并遭到了罚款,而被释放后又遭到了监视。“这些事让我和家人非常恐惧,在朋友的帮助下,我获得了澳洲签证,离开了中国。在澳洲,我参加了一个华人教会,可以自由地敬拜上帝。”

殴打迫害?关键问题回答前后矛盾

在审核了其材料与申明后,仲裁官在庭上指出了几处疑点:

第一,方某在庭上坚称,曾在2015年罹患疾病,并导致身体疼痛,而在听从一位基督徒友人的劝告,皈依成为一名地下基督徒之后,她的疾病消失了,家庭也变得更和睦。

仲裁官对此表示,尽管无法臧否基督教的教义,他也不否认宗教信仰对个人的影响,但“信教让疾病消失”的解释是不可信的,这使得他对她的可信度与申诉的真实性感到担忧。此外,方某提供给法庭的证据中显示,她在离开中国前往澳大利亚之前与丈夫的关系破裂并离婚了。

第二,方某自称曾在2015年前往某国旅行,在当地生活了4个多月,期间参加了当地的一个基督教教会,并且每周都去。然而,当仲裁官询问在该教会学到了什么时,她表示,觉得教会的人非常友好,也喜欢帮助别人。

仲裁官就此指出,如果每周都去一次教会,她应该会去了解基督教,而不仅仅是了解参加教会活动的人。

第三,方某自称曾在某国教会获得了一些宗教资料,并将其带回中国与其他信徒分享。

仲裁官就此指出,鉴于方某声明自己是地下教会的成员,这种冒着风险将宗教材料秘密走私到国内,还传播材料引起当局注意的行为同样是不可信的。

对此,方某回应说,她经历了在该国参加教会的自由,也享受了公开无限制的信仰活动,这让她觉得基督教非常重要。

仲裁官随后表示,这让他尤其感到不解——方某当时明明有机会在该国申请庇护,却没有这么做,却选择返回中国继续冒险成为一名地下基督徒。

而方某关于遭遇酷刑的描述,在仲裁官看来同样有很大问题。

在最初的申请书中,她写到,“2017年5月,4名警察到我家中,搜查房子,没收宗教材料,逮捕并将我带到公安局调度室,我在那里遭到了殴打。”不过,年份稍后被改成2016年。

而当庭上询问其如何遭受殴打时,她说,曾被用皮鞋殴打到流血,被逼劈叉,被剥夺睡眠。但当庭上要求提供更多经历细节时,她却在数个关键问题上前后不一,包括有多少名警察去了她家、在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她被带到哪里、受了什么伤,以及被拘留了多长时间等,回答全部前后矛盾。

仲裁官随后表示,这种前后不一让庭上难以采信其说法。方某回复称,遭遇各种酷刑折磨后,不愿回想那些经历。

随后,她又补充了一个新的经历,“他们用开水烫我”,但仲裁官同样没有被说服。

“这是你庇护申请的核心问题,你知道我们要讨论这个。这样的答复无法解释你申请中存在的问题。”仲裁官称。

“你不知道中国有官方基督教会?”

让仲裁官最疑窦丛生的,还是方某来到澳洲之后的表现。

“在朋友的帮助下,我离开中国来到了澳洲。在这里,我参加了一个华人教会,可以自由地崇拜上帝了。”

然而,当仲裁官询问具体何时在澳洲开始参加教会时,她却回答说不记得了,只是含糊称有时间就会去,大约每月去一次。

而当仲裁官询问在教会学到什么时,她回答说,去教会是为了听牧师讲授《圣经》、祈祷和参加聚会,却拿不出来任何证据证实曾去过教堂。

仲裁官指出,有鉴于方某曾将自己描述为“冒着酷刑的风险在中国参加地下基督教会”的虔信徒,她来到澳洲后应该会去参加圣经学习班、每周去教会、参加事主活动,并融入教会社区。但是,她没能向仲裁庭提供任何一个愿意作证的教会成员。

至此,仲裁官对方某的可信度已经深表质疑。

他随后问方某,如果返回中国,会否继续信奉基督。方某对此表示肯定,但她不知道官方是否批准。

“那你为什么不参加官方批准的基督教会呢?”仲裁官问道。

“我住的地方没有官方教会。”方某回答:“我希望中国有官方教会,但我认为没有。”

仲裁官随后引用澳大利亚外交部记录的中国相关资料,指出重庆是一个大都市,有非常多教会,并且中国政府允许合法宗教活动时,方某表示,这是谎言。

澳大利亚政府官网上记载着有关基督教在中国的如下信息:“基督教在中国每天都在扩张,估计每年有100万新基督徒,有18所神学院和许多圣经学院,注册和未注册的都有。虽然基督徒在中国仍是少数,但与20年前相比,这是一个重大的变化,当时没有圣经,没有教堂开放,也没有神学院。”

“为了签证,你编造了材料”

在审议了证据和申诉内容后,仲裁庭做出了最终决定:

“庭上认为她不是一个可信的证人。她为了获得保护签证,编造了材料申诉。”仲裁官总结如下:“庭上能接受的,是她生于重庆,与丈夫离过婚,2015年去某国生活过4个多月,但庭上不接受她是中国一个地下教会的基督徒的说法。”

示意图 (图片来源:网络)

“庭上接受她曾在澳大利亚参加过一个中国教会,但不相信她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她现在或在可预见的将来返回中国,不存在因此而受到严重伤害或重大伤害的真实机会或真实风险。”

“因此,法庭认为,她没有充分的理由担心受到迫害,也不是《难民法》所界定的难民。澳大利亚对其没有保护义务。”

据此,方某的难民庇护申请最终被拒拒绝。如无意外,将被移民部门要求限期返回中国。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