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法院的首位中国籍女法官 惊艳着世界

5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11月14日 18:14 来源:世界华人周刊

国际法院里的首位中国籍女法官。

惊艳

除了业内人士外,几乎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但她已经走上了世界之巅,悄悄惊艳了世界。

本月11日和12日,国际法院举行了法官换届选举。中国籍的薛捍勤女士再次当选,成功连任国际法官。这是什么概念呢?


▲ 薛捍勤

在74年的历史中,国际法院统共诞生了108位法官,但女法官只有四位。而且,薛捍勤不仅是国际法院中的第一位中国籍女法官,也是史上第一位女副院长。

国际法院诞生于1946年,是联合国六大主要机构之一。坐落于荷兰海牙一座褐红色的仿哥特式建筑,全称为联合国国际审判法院。

作为世界最高级别的司法机关,它受理的多数是各国的领土和边界纠纷。同时没有刑事管辖权,无法审判个人案件。所以作为个体,你告到联合国真没用。

为了保障审判的公平,国际法院设立了15个法官职位,由不同国籍的人士担任。候选人需要经过双重认证,必须在联合国安理会和联合国大会同时获得绝对多数票,才能够当选为法官,每届任期为9年。

而且,它采用了严酷的机制来保障公平,每三年就要改选5名法官。每一位法官,都必须秉公行事,不能代表任何的国家或政府。

薛捍勤女士,早在2010年6月就成功当选了国际法院法官。并在2018年经全体法官无计名投票,升职为国际法院副院长,任期为三年。全世界有77亿人,成为国际法官已经无比艰难,成为副院长更是难如登天。这位薛女士,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翻山薛捍勤出生于1955年的上海,父亲是一名军人。明星的资料往往无比详实,细致到星座爱好。

但薛捍勤这样的世界级人物,却几乎找不到她年少的经历。1980年,国家刚刚改革开放,一切都百废待兴。

25岁的薛捍勤,从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系毕业,分配到外交部条约法律司工作。

俗语说隔行如隔山,从英语跨越到法律,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但薛捍勤却有一股执拗劲,执意翻过这座大山。

为了弥补专业的缺陷,她在工作期间先后到北京大学、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深造,竟然获得了法学博士,从外行转变为专家。伴随着专业的不断提升,她在外交部渐渐如鱼得水。经常作为中国政府的代表出席国际重要会议,并多次主持了双边、多边国际谈判。

而且,她还用中英双语,发表和出版了许多国际法的著作论文,成为了国际法学界一颗备受瞩目的新星。

由于她高深的法律素养和突出的工作才能,她不仅成为了中国的代表,还被联合国惦记上了。

2002年,她成功入职联合国,当选为国际法委员会的委员。她从中国走向了世界,开始了波澜壮阔的国际征程。

一年后,她被委任为中国驻荷兰王国大使,同时担任常驻禁止化学武器组织代表。2005年,她又成为了布鲁塞尔国际法研究院院士。

在随后的几年里,她又先后担任了首任中国驻东盟大使、外交部法律顾问、亚洲国际法学会会长。

在多数人的固有印象里,外交官是男性职业,法律专家也是男性职业。薛捍勤身兼两职,幽默地表示:“我确实进入了‘双重的男人世界’。”

性别并不能阻挡她的行程,她迈着稳健的步伐,一步步登上了世界法学界的巅峰。

首位2010年5月28日,中国籍法官史久镛辞职,国际法院出现了空缺。一个月后,联合国安理会和联合国大会同时进行国际法官的补缺选举。

薛捍勤以无可匹敌的优势,成为了首位中国籍的女性国际法官。她的优势有多夸张呢?在安理会的选举中,她赢得了全部15票。

在联合国大会的选举中,她赢下了152个与会国中的150票,另外的2票弃权。

在就职仪式上,她和其他14位大法官缓缓走进法庭。在国际法学专家、各国外交官等来宾的注视下宣誓道:“我将光荣地、忠诚地、公正地、尽责地履行我作为法官的职责,行使我作为法官的权力。”

很多人觉得国际法与我们很遥远,但实际上在当今全球化的今天,国际法与我们息息相关。

不止是航天活动和南极探险这类国家大事需要遵行国际法,当你办理护照、签证、或在外国遭遇困难寻求外交保护时,也要遵行国际法的规则。

由于她在处理国际争端时,举手投足间端庄大方,令人肃然起敬。在2018年还升任为副院长,成为了国际法院的第一位女性副院长。

媒体想当然地以为,这样一个取得如此大成功的女人,必然拥有刚毅的性格,于是称赞她为“女强人”或“铁娘子”。

她则对这些称谓很反感,因为这种褒奖,“在某种程度上表明人们认为女性取得成功是非正常的。”对呀,强人就强人,为什么要加个“女”字呢?

在她看来,社会文明的一大进步,就在于越来越多的女性能够加入到富有男性色彩的工作中。

绝尘

为什么中国会培养出国际法院的第一位女性副院长呢?一个很大的原因在于,中国女性的地位获得了彻底的改变。

像薛捍勤这类被世界惊叹的女性并非个例,中国还有许多默默惊艳世界的女人。她们悄悄绽放,让其他花朵默然失色。

这并非夸大之语,在最能代表自由的商业世界,中国女性所缔造的成就一骑绝尘,甩发达国家八条街不止。

在《2020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中,排行前10位的女富豪中,竟然有9位是中国人。

你没有看错,这是全球的榜单。前100名的女富豪中,中国以世界二成的人口,占据了六成的名额(61个),比其他国家的总和还要多。

比如排行第一的钟慧娟,她曾经和马云的职位一样,是名中学化学老师,1995年时进入了丈夫的企业——江苏豪森制药。如果仅仅如此的话,还不足以让人敬佩。


▲ 钟慧娟与丈夫孙飘扬

但她却是像董明珠一样的狠人,在两年的时间内推出了抗生素“美丰”,当年的销售额就突破了3000万元,一举带领企业成为了医药行业的黑马。

如今的江苏豪森制药,已经能够生产格列宁的仿制药,就是电影《我不是药神》中的那款神药。整个中国,只有3家能生产这种仿制药。

钟慧娟的财产,也已经涨到了1060亿元人民币。而她还正值壮年,肯定能书写出更瑰丽的篇章。

再如排行第三的周群飞,被称为“手机玻璃大王”。每个喜欢抱怨的人,都应该读读她的故事。

她出身于湖南的农村家庭,父亲因事故双目失明并失去了两根手指,母亲在她5岁时去世。15岁时她就跑到深圳,在澳亚光学工厂当起了流水线的工人。


▲ 周群飞

如果你参观或体验过流水线,就会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累。你必须紧跟机器的运行工作,不能有一丝的马虎与懈怠。

机器是不会累的,人则会在下班后只想休息。但她硬是在沉重的工作后,在晚上跑到深圳大学办的夜校学习,先后考取了会计证、报关证等多种证件。

在知识的帮助下,一步步扭转了人生。1990年,公司扩建的一个厂房停工,老板本想撤资。她却找到老板想揽下这个烂摊子,老板看着这个20岁的小姑娘,被她坚毅的眼神打动,最终让她一试。


▲ 年轻时的周群飞

这个烂摊子的业务,就是为手表玻璃印上图案和字。异想天开的她,竟然将丝网印刷技术应用到了工作中。

结果产品大受欢迎,成为了公司最赚钱的厂。1993年,23岁的她辞掉了工作,拉着几个亲戚共同开办了丝网印刷厂。

1997年金融危机时,市场人心惶惶,她却看到了机会,购买了几台设备并找到了厂房,搭建起了完整的手表玻璃生产线。


▲ 周群飞与库克

后来她又从手表玻璃转为手机玻璃,并在2003年成立蓝思科技公司。由于产品质量突出,她不仅揽下了国内的很多订单,还成为了苹果的供应商。她也从一个乡村女孩,转变成为了超级女富豪,财富高达660亿元人民币。

戏曲《花木兰》中唱得好:“谁说女子不如男”。中国女性,用亲身实践证明了这段话。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