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妈在中国诈骗2亿跑加国潇洒?儿子惨了

3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9月18日 10:04 来源:好房网

一家三口横跨中加两国,数千万加元说转就转。这么豪横的人生本应是人人羡慕的对象。但2021年9月,加拿大著名刊物《移民资讯汇编》根据加拿大自由资讯法爆料的一个案例,讲述了这样一个让人唏嘘的故事。大温华裔小伙Zhang,因涉嫌洗钱被加拿大边境服务局拒绝入境,而他的父母据说因在中国诈骗2亿元人民币后逃到加拿大,目前仍在被通缉中。

报道称,Zhang看起来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2012年他取得加拿大学生签证,成为加拿大数十万国际学生中的一员,毕业后也顺利取得工作签证。

按时间推算,如果他在加拿大一直停留到疫情爆发,没准已经申请移民获批,顺利拿到枫叶卡。

但世间事皆有因果。Zhang父母的所作所为改变了他的人生道路。

加拿大法庭文件显示,Zhang的父母现在居住在加拿大,但却被中国执法部门通缉,理由是非法诈骗6万投资者总计2亿人民币。

熟悉中国情况的人都能马上联想到“非法集资”这一百试不爽的诈骗形式。而不同案例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嫌疑人已经落入法网还是外逃成功。

通常来说,诈骗到巨额资金且顺利出逃的此类案件嫌疑人,大多能在其他国家过上富豪生活。而在父母的案子中,Zhang很可能不是一无所知的“无辜者”。

因为加拿大金融交易及报告分析中心(FINTRAC)多份报告显示,作为一名学生和刚毕业的年轻人,Zhang多次通过自己名下的账户参与跨国转移资金,总金额超过3000万加元。

2015年10月,当时Zhang还没有毕业,但加拿大公共工程及政府服务局(PWGS)已经发现他的多笔资金进出具备了多个洗钱特征。

另有文件显示,Zhang早在2012年第一次持学生签证入境加拿大时,还曾因携带超过1万加元现金被边境保护局调查。

而Zhang父母的合作伙伴也曾对执法部门作证说,曾亲眼目睹其父母将4000多万加元资金转入其在加拿大的银行帐户。看起来证据确凿,事实如铁,Zhang及其父母至少涉嫌在加拿大参与了洗钱活动。

但如果你深挖加拿大洗钱指控的定罪率就能发现,加拿大执法部门“相当虚弱”。每100起洗钱指控中,只有9起案件最终能够定罪。

而加拿大骑警在很多时候如果自觉证据不足,干脆会放弃起诉。这一比例高达86.2%。

根据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加拿大所有刑事犯罪的平均定罪率为64%,但洗钱犯罪的定罪率低至9%,专业从另一个侧面说明对洗钱犯罪定罪有多难。

虽然定不了你的罪,但不让你入境总可以吧?

2017年2月、2017年12月,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两次发布针对Zhang的“禁止入境报告”和事实依据,指出Zhang涉嫌跨国洗钱行为。

文章称,加拿大移民局负责签发签证,但加拿大边境保护局则有权决定谁可以入境。从法律上讲,移民局和边境保护局都是联邦政府机构,二者没有隶属关系,边境保护局有权拒绝持有效签证的访客入境加拿大。

根据加拿大移民法的规定,边境官员有权就某人被指控犯有禁止入境加拿大的罪行展开调查,若调查得出该人确实应被禁止入境的结论,则由调查官撰写报告并列举详细原因。

该报告首先呈交给加拿大公共安全部长,通过后将转至联邦移民部“移民及难民局”(IRB)下属的移民法庭进行听证和裁决。

通常,边境保护局的意见都会得到政府同僚的支持,但在法庭上当事人可以找最好的律师挑战边境保护局。

根据加拿大联邦法院2019年一次判决的司法解释,当案件送到移民法庭进行听证和裁决时,当事人比如Zhang有权利为自己辩护。

但本案的特殊之处在于,还没等该案件被送到移民法庭,当事人已经就报告本身提交了诉讼请求。

所以说啊,法制是个好东西,哪怕对我们传统观念上认为是“恶人”的人也是非常公平的。

“恶人先告状”在加拿大从来不是个贬义词,甚至是个没有意义的词,因为在加拿大法律里,没有定罪之前就不存在“恶人”,即便是政府报告已经认定的“恶人”。

而Zhang提出的司法复核理由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他已经提交了其父母在中国的无犯罪记录证明。

所以呢,这事很神奇,一方面加拿大政府部门言辞凿凿的表示,他爹妈是中国的通缉犯。而Zhang却说自己能提供父母在中国的无犯罪记录证明。

这事现在已经交由司法部门判断,但各位吃瓜群众可以猜一猜到底是哪一方撒了谎?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