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人在老挝遭谋杀 其子曾收到奇怪信息

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9月18日 22:55 来源:紫牛新闻

9月17日,从老挝回国的小张(化名)解除隔离回家。见到亲人没有团聚的喜悦,因为他父亲老张(化名)8月8日在老挝万荣被杀,案件至今没有重要进展。小张向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讲述父亲的悲惨遭遇时,依然心有余悸,而在当地工作的中国人也因凶手没有找到而惴惴不安。中国驻老挝大使馆已派专人跟踪此案,希望老挝警方加快进度破案,为受害人伸张正义。

手机午夜发来奇怪信息

55岁的老张是江苏常州人,这些年来一直在老挝做旅游生意,2016年开始在万荣投资卡丁车项目。

老张在万荣投资卡丁车项目

万荣是老挝一个著名旅游城市,位于万象和琅勃拉邦两个主要城市之间,静谧的南松河从万荣旁边流过,神奇的喀斯特地形营造出世外桃源般的秀丽风光,有人甚至把万荣称为“小桂林”。

老张的卡丁车丛林穿越项目在万荣是第一家,车辆是在国内专门订购的,性能比较好,因此受到游客欢迎。2018年11月,小张也来到万荣,父子俩勤勤恳恳,生意慢慢走上正轨。

然而没过多久,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各种旅游相关的生意都大受打击,老张的卡丁车项目也不例外。因为长期没有生意,小张就去万象找了一份工作,老张也准备去那里找个工作挣生活费。

出事前几天,小张还给父亲打电话说过万象的招聘信息,“还没找到合适的工作,所以父亲留在了万荣。如果他去万象上班了,可能悲剧就不会发生了。”小张非常遗憾地说。

父子虽然分居两地,但经常联系,他们和常州的亲人也会经常视频通话。事情发生前,小张没有觉察到任何异样。前一天晚上他还跟父亲视频通话,让父亲帮自己换一些老挝币。

8月8日早上,老张换好了钱,然后给儿子通了一次视频电话,小张说:“父亲最后一句话是嘱咐我多买些水果吃。”8月9日早上,小张起床后看到父亲在8日夜里11点多发来的信息,内容是三个字:“睡了吗?”

老张年纪大了,发微信一般都用语音,很少发文字,所以小张觉得有些奇怪。小张回复信息,问父亲有什么事,但没有得到回复。他打电话过去,父亲也没有接电话。

到了上午9点多,老张在微信里说急需2万元人民币,仍然是文字信息。“我觉得很奇怪了,因为我爸知道我基本上没有人民币,不可能突然向我要2万,这太不正常了,而且还是打字发给我的。如果涉及到大笔用钱,我们都会打个电话确认一下。我当时立马打电话给他,但没有人接,他通过微信回复我说在高速上,信号不好。从万荣到万象有高速,如果他在高速上,很可能是来万象找我,但他不可能不提前跟我说的,我就更奇怪了。”

小张给父亲的手机开通了位置共享,他在手机上查看父亲的位置,发现位置靠自己很近,就在万象,但是电话一直没人接。

起初,他觉得可能是父亲的手机坏了。到中午的时候,他实在坐不住了,就到父亲手机所显示的最后位置去找了一圈,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小张联系父亲的几个朋友,请他们去家里看看情况。晚上,他们告诉小张,他父亲躺在卧室里,已经被杀了!

死者老张

案发现场触目惊心

在万荣做生意的老刘(化名)到过现场,他发现老张家里的三道门都上了锁,卧室的门用的是个小挂锁,锁扣很小,一般只有比较熟悉的人才知道怎么用。

小张一开始听说卧室的门也锁上了,心里还想着应该没什么事,老张出门才会把卧室的房门锁上。

因为老张下落不明,朋友们为了慎重起见,打电话征求了小张的意见,把卧室的锁撬开了。他们进去之后,因为房间比较暗,一开始没有发现异常。后来看见床上的被子鼓鼓的,他们就掀开被子,看到老张的尸体,他们立刻打电话让小张赶紧回来。

8月9日晚上,小张赶回万荣,看到了父亲死在家里的惨状。

老张的嘴被胶带缠住,头上还被套了一件衣服。他的头部受到重击,血流满面,整个背部全是瘀血。

案发现场触目惊心

老挝是热带国家,天气比较炎热,平时老张家的窗户都会打开,长长的落地窗帘都卷起来。小张看到案发房间所有的窗户都关着,窗帘拉得严严实实,从外面看不到屋里的任何情况。

小张原以为父亲是遭到绑架,2万元是赎金。但他发现家里的现金都在,父亲的一只名表放在桌上,也没有被人拿走,小张说:“什么东西都没丢,凶手显然不是为了钱。”

小张推测,案发时间可能是8月8日下午,因为当天父亲吃了午饭,剩下的饭菜还在厨房摆放着。

老张经常用的手机的屏幕被人撬掉了,扔在卧室的桌子上,其它部件失踪。小张分析自己接到的短信,是拿走手机的人用专业设备将手机破解之后给他发的。

据附近的当地人反映,当天下午他们看到有两辆车停在老张的家门口,没有熄火,车上的人进了老张家的院子里,很快就走了。

如果凶手开了两辆车,至少有3到4个人。老张经常修车,体格比较壮,力气很大,一两个人想制服他还是比较难的。

事发前老张在修两台车,前面一辆车的油箱是打开的,给轮胎补气的泵扔在外面,工具房的门也是打开的。小张怀疑父亲当时在修车,凶手可能趁他修车的时候下了毒手。

死者生前没有什么仇怨

小张说,老张在万荣的人际关系不复杂,如果没有生意,一般待在家看看电视,很少出去乱跑。他在老挝没有欠别人钱,也没有结下什么仇怨。最先到达案发现场的老刘也没听说老张和别人有什么仇怨。

因为做旅游生意,老张和三家酒店经常有来往,有时去聊天喝茶,其中有一家酒店去得比较多,和老板阿柏(化名)联系相对密切,8月8日早上10点多老张还去过阿柏的酒店。

这家酒店位于南松河的一个岛上,从一个小弄堂进去,有20多个房间,位置比较隐蔽。

在老挝其他城市经商的中国人老李(化名)见过阿柏,两人相互介绍过生意。在他的印象里,阿柏是普通生意人,对客人很热情。曾经有一位中国游客因为疫情滞留万荣,虽然不在阿柏的酒店住,但经常去他店里蹭饭。

但是,万荣的中国人却有另外的说法。

小张告诉记者,疫情发生后大部分酒店的生意都不好,但是这家酒店经常客满,有很多身份不明的人。

有时候,20多个房间全部住满,一大群人成天待在酒店里,带着煤气罐、碗筷和食物自己做饭,每天聚在一起(电视剧)开会,活动很神秘。

老刘说,万荣是个小城市,以前很安静,去年来了很多社会闲杂人员,住在阿柏的宾馆里,有人怀疑他们是从事电信诈骗的。他说阿柏除了开宾馆,还从事换汇业务,可能帮电信诈骗分子洗钱。

阿柏的有些房客还是从金三角过来的,背景非常复杂,老张被杀之后,这些人都不见了。

老李说,疫情期间各行各业生意都很难做,有些酒店让一些不良客人入住是有可能的,现在酒店还能住满有点不正常。

小张8月9日寻找父亲时,曾向阿柏的一个房客询问过,此人表示有一个从金三角过来的房客王某有很大嫌疑。他说王某吸毒,吸到脑子不好了。

8月11日晚上,万荣中国商会召开会议,讨论老张的后事处理问题。阿柏悄悄把小张叫到外面,声称凶手有90%的可能是王某,但他没说理由。

王某和一群同伙从金三角过来,曾经在阿柏的宾馆住过很长时间,案发后下落不明。

老张父子和酒店除了做租车生意,并没有其他什么联系。

警方对阿柏进行了调查,发现他的口供和监控不一致,将他拘捕起来。但是,阿柏在狱中什么也不肯说。

小张和当地中国人猜测,老张之所以遇害,最大的可能就是他去那家酒店的时候,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惹来杀身之祸。“现在国内打击电信诈骗和扫黑的力度非常大,老挝也受到影响,我爸可能过去的时候撞到什么事情了,引起了凶手的杀心。”小张说。

“我只希望抓住凶手”

当地中国人对这起案件极为关注,全力配合警方调查,但是案件迟迟没有重要进展,除了阿柏被拘捕,没有抓到其他有嫌疑的人。大家感到很生气,也对自己的安全感到担忧。

关于案发后老张的手机定位显示在万象,当地中国人认为这是凶手制造的假象,目的是争取逃亡时间,他们普遍怀疑的一个人据说躲藏到了反方向的一个地方。

因为真凶不明,小张在万荣处理父亲的后事时也很害怕,不停地更换酒店。

8月19日,他带着父亲的骨灰回国。在回国隔离期间,他还曾经接到一个从老挝打来的电话。“接通后对方一直不说话,我就立马挂断了。”小张回忆这些情况时依然心有余悸。

8月17日,中国驻老挝大使馆的项方强参赞同老挝公安部办公厅主任宋万、外交部领事司司长西潘敦进行工作交流,重点就近期老挝万象省和万象市发生的两起中国公民遇害案表达关切。他表示,中方希望老挝公安部门和领事部门高度重视近期发生的中国公民遇害案件,切实加大刑侦和执法力量投入,加快破案进度,尽快查清真相,为受害人伸张正义,同时请老方强化社会治安管理,加强对在老中国公民正当权益的保护。

9月15日,紫牛新闻记者致电中国驻老挝大使馆,工作人员表示,使馆派有警务组跟进这一案件,当地警方正在调查之中,结束后会进行通报,目前没有具体信息。

9月17日,小张解除隔离回到家中,但是见到亲人并没有团聚的喜悦,他说:“我只希望抓住凶手。”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