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买下14万公顷土地的新疆首富被坑惨

2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10月11日 14:11 来源:遮眼看天

今年4月,美国德州出台了一个叫做《孤星基础设施保护法》的法案,禁止中国在内的一些国家的公司投资德州的特定产业,像是电网、供水系统和网络安全等基础设施都被列入其内。

法案起草者之一,州参议员坎贝尔 (Donna Campbell) 毫不掩饰地对媒体表示,法案最初的想法就是来自“中国富商孙广信在墨西哥边境附近的巴尔维德县(Val Verde County)的存在”。

原来,从2016年以来,孙广信旗下的公司在美国德州陆续购买了14万公顷的土地,计划在这里兴建一个风力发电厂。在规划之中,这个发电厂将建造130台高度为200米的大型风力发电机,建成之后将成为该地区最大的风力发电厂。

可惜这个宏伟的计划这些年来一直受到当地环保部门和军方人员的阻拦。原来在这个工程的附近是德州的一个生态保护区,环保人士以“会破坏生态平衡”为由多次抗议,而在80公里左右的地方还有一个美军的空军基地,一些军方人员担心大量的风力发电机会干扰雷达信号并影响空军的训练。

尤其是在最近,中美两国之间的关系紧张,直接出台了禁止中国公司投资电网的法案,孙广信的这个工程要想继续完成,恐怕是遥遥无期了。

当初投资买地的时候美国人不出来阻拦,等钱到位了,地也卖了再出来阻止,美国人“阴”着呢。

孙广信,这回是被坑惨了。

那么,这个能在美国买下14万公顷土地,还要建风力发电厂的孙广信,究竟是何许人也?

孙广信,何许人也?

孙广信,是做了20年新疆首富的人。

1962年,他出生在乌鲁木齐,父亲是从山东青岛“流落”到此的一个鞋匠。家中兄妹五人,他的学历最高——高中毕业。

高考落榜之后,他选择参军,还考上了军校。他以工兵班长的身份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在老山前线呆了8个月,冒着枪林弹雨立下了不少战功,因此被连升几级,不久之后被升为副营长。

不过作为平民子弟的他,能升到这个级别也就到头了。后来他连续好几次升级的机会都被顶替掉了。眼看着自己立下的“30岁当上师长”的梦想破灭,他一气之下,拒绝了转业去工商局工作,而是选择复员自谋生路。

1989年,27岁的孙广信带着3000元的复员费,和几个战友创立了广汇工贸公司。公司具体做什么还没有想好,就凭着一股退伍军人的坚定意志和不服输的劲头,他就开始了自己的经商之路。

卖挖掘机,是孙广信真正开始赚钱的第一步。当时他看到有挖掘机厂家在新疆做广告,于是跑到厂家跟人家谈,帮卖一台给1%的提成费用。这相当于请了一个无薪水的业务员,没啥风险,厂家就答应了。

于是孙广信开始了10个月的推销之旅。他带着一袋馕、一罐辣酱、一瓶咸菜上路了。凭借着顽强的意志和在部队学到的待人接物,他在穿烂了几双鞋,瘦了十斤,走了几万公里之后,卖出去了103台挖掘机。

厂家知道之后,惊呼遇到了销售奇才,他们以往一年也就卖10台左右,孙广信10个月就干了他们10年的量。

于是孙广信立即成为了新疆地区的总代理商,还拿到了一笔不菲的酬劳。拿着这笔钱,他又开始投资新的生意,在乌鲁木齐接手了一家濒临倒闭的广东酒家。

不过广东酒家的生意并没有转好,让新疆人吃粤菜这个习惯不是短期能培养起来的。孙广信赔了不少钱,但是在赔钱之余也有别的收获,就是通过这个酒家认识了不少朋友。

有一次他听说有个人请客花了5000元钱,他就好奇这人是做啥的,一问才知道人家请的是石油系统的人。当时塔里木盆地刚刚发现了大油田,“皇帝要盖新房,那么工匠们就有的忙了”。各种想通过石油捞一笔的人纷纷云集新疆,想方设法和石油系统搞点关系。

孙广信也看到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遇,经常给这些人免单,最终和他们成为了朋友,在朋友的介绍下,他也开始做起了石油生意。

第一笔单是进口石油钻井的配件,一次就赚了23万元。尝到了甜头之后,他又与新疆油田签下供销合同,再到北京找有进出口权的贸易伙伴,从此做起了石油贸易生意。

1992年,孙广信30岁,没能实现“师长梦”,但却成为了千万富豪。那一年他的石油贸易公司成交额为8700万美元,是新疆出口贸易额的六分之一。

1993年,商品房第一次出现在了新疆,孙广信想投资但没人懂,于是他就南下偷师,跑到两家房地产企业应聘行政,每个企业打工七天,主要的工作就是找各种人“谈话”,了解房地产行业的运作模式。

学成归来的孙广信跟自己的员工们豪言,5年内成为新疆最大的房地产公司。很快这个豪言就成为了现实,在房地产高速发展的年代,孙广信乘势而起,在新疆市场所向披靡。他的广汇地产成为了新疆最大的房企,垄断了当地6成的市场。

在新疆的房地产市场成为老大之后,孙广信又通过资本运作,将公司扩张为一个集地产、汽车、物流、金融、能源的广汇集团,还投资了一家篮球俱乐部——“新疆广汇”。

2002年,孙广信成为中国富豪榜第三名,稳坐了新疆首富近20年。

成功之后,许多人采访孙广信,问他有没有什么秘诀,他说自己“从来没有在凌晨三点之前睡觉”。就差没反问你一句:“你见过凌晨三点的乌鲁木齐吗?比你优秀的人比你还努力”。

不过,多年来除了鲜花和掌声,对他的质疑也是一路随行。

2003年,《新财经》杂志曾经出过一期题为“中国三号富豪孙广信的财富真相”,里面就曝出了一些孙广信最常见的争议。比如大量收购国企其实是为了低价拿到地皮,虽然占据了乌鲁木齐60%~70%的房地产市场,但是在开发过程中却出现失误,开发的商品房脱离当地居民实际消费能力,导致楼盘大量空,并且房屋的质量问题也频出,经常被投诉到当地房管局。

这些问题孙广信还都可以“摆平”,但是,多年来高速扩张累计的债务,就不是那么好搞定的了。

首富背后,债务压顶

在风光的首富名号背后,是巨额债务压顶。

这些年高速发展和大力扩张商业版图,使得广汇集团的耗费了大量的现金流,积累了巨额债务。

早在2011年,广汇集团已经多次发债,资金紧张。

2014年之后,孙广信更是在资本运作上大显神通,先后借壳三家公司在A股上市,为的就是能够在股市融到更多的钱,来缓解过去的债务问题。

为了融钱,孙广信甚至把自己收藏的500幅书画评估为500亿,注入广汇集团,提高自身股份并希望继续借款。

好在关键时刻,孙广信给广汇请来了一位财神爷,当时如日中天的恒大老板许家印。

2018年9月,许家印斥资145亿元入股广汇集团。交易完成后,恒大集团成为广汇集团第二大股东,持有后者40.964%的股权。

不过这位财神爷也没能坚持多久,恒大很快自身陷入了债务危机,为了回笼资金,2020年11月,恒大集团又以148.5亿元的价格,将其所持广汇集团的全部股权清仓。

这些年来,为了转型,孙广信也做出了许多努力。比如注册了专门的投资公司,在海外投资各种项目。

在美国买那14万公顷土地,一共花费将近2亿美元。对于这位资本运作大佬来说,就当是买个教训,算不得什么损失。

中国商人在风光之时,似乎都在传颂他如何白手起家,如何每天都见过“凌晨三点的乌鲁木齐”。而在难关之时,各种爆黑料、造谣、看笑话的负面消息不胫而走。似乎一个人的形象要么就是完全正面,要么就是没半点可取之处。

这其实大可不必,这只是近几十年来中国商场的常态而已。

中国的商人们并不是完人,也不是无恶不作的奸商,他们只是抓住了财富机会、踩对了时代脚步的普通人。他们创造了巨大的财富,为社会造福;也利用各种手段攫取社会资产,牺牲了大众的利益。他们在富豪榜“论资排辈”的时候,也都是在“负债前行”。

但经济的发展不能没有这些商人,只有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人类才会有创造繁荣经济的动力。

中国商人们这几十年来暴富的速度如此惊人,哪一个不是在悬崖上走钢丝?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