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拍90后患癌女大学生生命的最后日子

2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4年6月12日 09:54 来源:凤凰网

5月17日,90后女孩罗凤仙离开了这个世界。一年前的5月8日,刚考入大学的她被确诊患有结肠癌,从此离开了校园,住进了医院。她以画为伴,与病魔战斗,度过了375个日夜。她的生命定格在人生最美好的21岁,她未完成的画作安静地躺在空床上……

“妈妈,我想给你世界上最好的礼物……”这是凤仙离开时的心愿。“孩子,我知道你想给妈妈世界上好的礼物,可是最好的礼物就是你对着妈妈微笑。”

她叫罗凤仙,出生于1993年,今年21岁,广东清远人,广州美院大一学生。她在2013年5月被确诊为结肠癌,术后出现癌细胞转移到肝脏、盆腔,还出现肾衰竭,需长期进行透析,随时有生命危险。从那一天起,她开始了与病魔的马拉松赛跑。

凤仙的病从高三那年就开始了,当时她经常觉得肚子痛,不舒服。她边吃药边学习,如愿考上广州美术学院。在大一下学期的一个夜晚,即2013年的5月8日晚,因为腹部剧痛,她离开了广州大学城,辗转清远、广州各大医院求医,再也没有回到校园。图为病房外,凤仙的妈妈独自一人。

凤仙在清远接受过多次化疗,每次化疗后都需要卧床一周、坐立困难,后来她拒绝再接受化疗,转吃中药。她在病床上一边养病,一边画画。图为胃口极差的凤仙艰难地一口一口吞下妈妈为凤仙熬的营养品。

她说:“我想去看最美的梯田,等我病好了一定要去这个我向往已久的地方。我要用画笔勾勒出一幅幅美丽的图画。可是去梯田的前几天,身体越来越痛,后来才知道得了这个可怕的病。”

此前,爸妈一直不敢跟她说实情,她以为只是肠梗阻。那时,她精神稍微好些时,就会画画。养病期间,她甚至到高三的画室去兼职了一阵子。直到去年12月,被诊断为癌细胞向肝脏、盆腔转移,爸妈才向她说了实情。图为凤仙画面的素描作品。

凤仙住院后,在清远开一间五金店的父母不得不放下工作。妈妈一直在医院陪着她,爸爸则清远广州两地跑。她家里还有个弟弟,读高三,准备报考姐姐所在的大学,他说要照顾姐姐。图为妈妈守在凤仙身边。

凤仙乌黑浓密的短发下长着一双大眼睛,高高的鼻梁、白皙的皮肤。她向记者伸出双手,掌心中放着一颗橙黄色的水晶糖说:“姐姐,请你吃糖”。在最苦的日子里,凤仙从没忘记甜的滋味。

因为患的是结肠癌,她排便时有着让人无法想象的痛苦,有时要蹲上半个小时。疼痛让她呼吸都变得困难,她双手抱着腹部,阵阵剧痛让她瘦弱的身子蜷缩成一团。图为疼痛难忍时的凤仙。

她从以前的108斤被病魔折磨到只有70多斤。为了治病,她的肾功能被破坏得只剩下常人的百分之十。为了活着,为了人生刚刚展开的等着她着上最美色彩的画,所有能试的治疗方法她都愿意试,不管多痛,很苦的中药连喝三个多月。图为医务人员为她做检查。

在病房狭小的阳台里,妈妈正在给凤仙做饭、熬药。凤仙想给妈妈一个母亲节礼物,在卡片上手绘妈妈在她生病以前满脸笑容和现在消瘦苍老的样子。

医院用热疗对凤仙进行医治,要在高温下持续半个小时。瘦弱的她蜷缩在治疗床上,疼痛万分。凤仙在病痛重叠着高温的不适下煎熬着,她紧紧地咬着嘴唇。

十个脚趾反扣着,抠着治疗床,各种痛交织在一起,脚趾缩在一起都变了形。

母亲则揪心地站在治疗室外站着,往女儿躺着的方向望着,一动不动。

近一个小时的治疗,几乎昏迷的凤仙被医生从治疗室抱了出来

再次回到病床上,她虚弱地躺着。妈妈用吹风机帮她把湿透的身子吹干,给她喂悉心熬好的营养品,她艰难地一点一点往下咽。

疼痛让凤仙将身子蜷缩得更紧了。她背部颤颤巍巍、一上一下急促起伏。有时候,她痛得蹲在地上。在父母面前,她常常露出笑容,不想让父母伤心。只有在好友面前,才放声大哭。只要不痛,她就不忘画画。

在进行最后一次透析时,她感到十分疼痛,她哭喊着……妈妈崩溃了,无法控制的泪水奔涌而出。凤仙无意中看到了站在她背后偷偷哭泣的妈妈,苍老的脸上爬满泪水,懂事的她紧紧地抿住了嘴,之前流淌着的泪水仿佛逆流回去。

“妈妈,别难过了,我不疼。”每一个字都说得那么艰难,妈妈心如刀绞,凤仙生病一年多以来,母女俩达成了一种默契,就是从不让对方看到自己难过流泪的样子。 凤仙患病一年多来,妈妈一直在她身边照顾她。妈妈头发花白了,人也瘦了三十多斤。

2014年5月17日,时间在这一天进入永恒的静止。21岁的90后女孩凤仙告别了含辛茹苦的妈妈,告别了奔波劳碌的爸爸,告别了一心想着考到广州来照顾她的弟弟,告别了这个世界。她未完成的画作安静地放在病床上,画中的两朵花还未来得及着色。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