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真想选总统?辞职专员说出这些内幕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2月7日 11:41 来源:澎湃新闻

马克 扎克伯格 资料图

Facebook聘请了一名民意调查专员,来追踪他们的老板扎克伯格的民意支持率。如今,这名民意调查专员辞职了。

美国时间2月6日,科技媒体The Verge报道称,Facebook去年聘请了一名全职民意调查专员来追踪公司CEO马克 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民意支持率,但这位名叫塔维斯·麦克金的专员仅供职6个月就辞职了。

民意调查专员塔维斯·麦克金(Tavis McGinn)入职Facebook时,正值扎克伯格完成自己去年新年“小目标”——走访全美50个州之际。麦克金在接受The Verge采访时表示,自己辞职的原因是对公司感到失望。他称自己加入公司是因为他以为自己可以从公司内部做一些改变,但后来意识到他的努力是徒劳。

加入Facebook前,麦克金曾在谷歌工作过3年,帮助大型广告客户完善产品营销活动方案。去年,他在Facebook申请工作时,希望能在市场调研部门工作。但在面试过程中,招聘人员突然告诉他,公司想给他安排其他工作——追踪扎克伯格的民意支持率。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雇佣全职员工来追踪公司高管民意支持率的行为是非常少见的。Facebook对The Verge的解释是,公司追踪扎克伯格的民意支持率,是因为他经常会推广公司的一些举措。

扎克伯格常常在自己的个人账号上发布公司的公告和声明,其Facebook粉丝数达1.02亿。

麦克金加入时正值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收官。继否认假新闻助力特朗普获胜之后,Facebook最终于2017年9月承认,俄罗斯相关团体花费10万美元投放政治广告,可能涉嫌干预总统选举。

“这是一个非常不寻常的职位,”麦克金解释道:“我的工作是在全球范围内组织调查和焦点小组,了解大家为什么喜欢扎克伯格、人们是否信任他,以及大家是否听说过他。这在美国以外的地区尤为重要。”

外界对于扎克伯克想要从政甚至参选总统的猜测由来已久。

2017年元旦,他在个人Facebook页面上发帖称,自己的新年愿望是在2017年结束前游遍美国所有的州,并与各州民众见面,这一举动像极了政客的“扫街”拉票。

扎克伯格还在2016年圣诞节公开表示,自己不再是一名无神论者了。皮尤曾有研究表明,身为无神论者是竞选美国总统最大的不利因素之一。

扎克伯格除了在宗教方面迎合美国的主流价值观,还在2013年成立了名叫Fwd.us的游说团体,用以支持移民改革和扩大H1B签证项目,硅谷引进技术型外国人才多通过这一项目。扎克伯格还和妻子一起从事大量慈善活动,目前名下有两人共同经营的“陈-扎克伯格行动”,计划共投资30亿美元来“治愈、预防和控制所有疾病”。

与此同时,和许多硅谷大佬不同的是,扎克伯格始终避而不谈自己在政治方面的倾向。即使在Facebook由于频发假新闻事件,被指左右了美国总统大选的结果后,扎克伯格也极力避免站队。

去年8月,扎克伯格又聘请了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 克林顿竞选总统时的高级顾问乔尔·博纳森(Joel Benenson),为他和妻子的慈善组织提供研究服务。此举再次引发外界对他有意竞选总统的猜测。

麦克金透露,Facebook在做的是更深一步了解扎克伯格的公众形象,而不仅仅是简单统计点赞或不喜欢。他表示:“如果扎克伯格的演讲涉及了移民、全面医保、和教育公平等问题,那么Facebook将追踪所有马克提到的话题,观察全美不同地区公众的反应。”

为此,他设计了很多有关扎克伯格的公众印象的问题,“除了抽象的,还有一些具体的问题,比如喜欢扎克伯格的演讲吗?喜欢媒体对扎克伯格的采访吗?这有点像政治竞选工作,你需要一直监测公众,他们是怎么理解马克说的每一句话。”

麦克金受秘密协议约束,拒绝谈论他在Facebook调查得到的结果。但是他明确表示,他之所以决定在工作6个月后正式从Facebook离职,是因为他相信Facebook对世界产生了负面的影响。

“我在那里工作了6个月,我意识到,即使在公司内部,我也不能改变公司做生意的方式。我不能改变价值观,也不能改变这种文化。我可能太乐观了。”他在采访中说。

离开Facebook后,麦克金创办了一家新的市场研究公司Honest Data。2018年1月27日,他公布了自己在Facebook任职期间一份调查的结果。

调查基于Google Consumer Surveys平台,列出一系列公司名字,让2000名受访者挑出其认为“对社会有害的”公司。

调查结果显示,在科技公司中,32%的受访者选择了Facebook。而另一份问卷调查将Facebook与沃尔玛、麦当劳等大公司放在一起比较,其中,27%的受访者认为Facebook对社会有害。

该调查结果基本符合麦克金的预期,他说:“如果民众积极参与的话,我觉得问卷调查还是很有用的。我在Facebook工作6个月后决定离职,是因为我觉得在那儿工作是浪费时间。从商业角度来看,Facebook做得不错。但从社会角度来看,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实际上,很多科技公司都会开展调查以评估公众的品牌印象。有时,这些调查也会涉及公司创始人和CEO。Uber在去年深陷困境时也对其消费者展开调查,询问他们对Uber和其前任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的看法。但是,很少有公司聘请全职员工专门监控CEO的公众形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