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年前 有人因娘炮歧视而死 18年后 他白死了

3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9月9日 11:13 来源:谈资

1.

叶永鋕是温柔的男生,他爱笑,喜欢做饭,喜欢吃零食,喜欢跟女孩子在一起聊天,上高中的时候,在班里,他最要好的朋友是4位女同学和1位男同学。他很细心,也很体贴,他会是班里唯一发现上课老师新染了头发的同学,也会给身体不舒服的老师买木瓜牛奶。

他的成绩不算太好,上课容易走神,所以老师把他排在第一排侧前方的位置。他不爱背书,却特别喜欢唱歌,他的声音比一般男孩子细,坚持要参加合唱团,学校只有女生合唱团,于是他成了整个合唱团唯一的男生。

叶永鋕的家在台湾屏东,他的妈妈陈君汝是当地种植香蕉的农妇。在叶妈妈心里,永鋕是个孝顺的孩子,会在自己工作很晚回家的时候催她去洗澡,然后贴心准备晚饭。叶妈妈最自豪的一件事就是,她的同事曾经跟她讲“你那个儿子胜过我们三个小孩”。

儿子既懂事又省心,在他成长的前15年里,只发生过一件事,曾经让叶妈妈感到忧心。

国小三年级的时候,老师告诉叶妈妈永鋕喜欢做女孩子做的事情,让她带孩子去看医生。心理医生却告诉她:“我告诉你,你儿子非常正常,如果觉得他这样不正常的人,他本身就不正常。”

2.

2000年4月20日上午,屏东县高树国中三年二班正在上第四节的音乐课,那是叶永鋕最喜欢的课,音乐老师带着同学们复习过去教过的歌曲,他们一连唱了8首,最后一首是《珍重再见》。离下课大约还有5分钟的时候,叶永鋕举手跟老师申请去上厕所,因为平时表现很乖,老师答应了他的请求,然而这一去,他就再也没回来过。

第四节课下课,上厕所的二年级同学们发现了倒在学校北栋一楼男厕所中的叶永鋕,昏迷不醒,血流了一地,送医后于隔日凌晨去世。正常的、温柔的叶永鋕,生命永远停留在了15岁。

关于叶永鋕的死因,有很多种版本。

医院检查的结果是颅内受伤严重,情况恶化。地方检察院以“学校设备安全不足”为由起诉学校相关主管,他们认为叶永鋕可能是被厕所水箱漏水积存在地面所滑倒。学校则声称叶永鋕死于心脏病,他们甚至在一开始未报案的情况下,径自将厕所血迹洗掉。地方法院最终判定学校主管无罪。

不管哪个版本,法院草草结案,和学校撇清关系的做法让叶妈妈难以接受,她开始辗转向更高级的法院上诉。在艰难上诉的过程中,她又发现更令人崩溃的秘密:叶永鋕在事发当天独自上厕所,并非偶然,而是源于三年来在学校所承受的校园暴力,和校方的消极处理。

因为身上的“女性气质”,叶永鋕高中三年来麻烦不断,同学们嘲笑他是“娘娘腔”。他在一篇撕掉的周记里写,有同学看他长得“像女生”好欺负,强迫他代写作业。后知后觉的老师们在事后询问才发现,在同学之间,叶永鋕帮人代写作业的事几乎是人尽皆知。他还曾经跟叶妈妈留纸条说有同学要在放学途中打他,叶妈妈打电话询问学校,校方后来也并没有对这件事做出后续处理。

国中一、二年级的时候,叶永鋕在上厕所的途中,曾经被同学强行脱掉裤子,以验证他是男是女。班上的另外一位男同学,外表文静,也曾遭遇过同样的脱裤对待。从那以后,叶永鋕再也不敢像一般同学一样在下课后正常去厕所,他后来被迫以4种方式如厕:找要好的男同学陪同;在上课铃响后使用女厕所,晚几分钟进教室;使用教职员厕所;以及提早下课前几分钟去厕所。

而他最终死亡,就发生在提早下课上厕所的时间中——他间接死于性别刻板印象带来的暴力与霸凌。

3.

叶永鋕的死,在当年的台湾引发一场社会大讨论。

叶妈妈后来成为性少数平权运动的斗士,叶永鋕被视为“玫瑰少年”的代名词。

有一名高中生写信给叶妈妈,他在信里说:“我能活到今天是一种奇迹,你看有多少个在自杀,在跳楼,他们有罪吗?”

人们终于开始反思校园中的性别暴力,以及社会对性少数人群的偏见。有政府官员在演讲中痛诉“我们要失去几个年轻的生命,才能换来群体中的平等、尊重与包容?”

令人欣慰的是,这场讨论带来了进步,叶永鋕过世两年后,台湾通过了《性别平等教育法》。“教育部两性平等委员会”为此成立调查小组,之后在台湾中小学校园内发起反性别暴力的校园运动。

2006年,台湾相关机构出版了一本书《拥抱玫瑰少年》以记录叶永鋕事件。也是在这一年,经过叶妈妈连续6年坚持上诉,法院改判学校三名主管业务过失致死罪。

4年后,这位苍老的母亲站在高雄同志游行的讲台上,对参与游行的人们高喊:

“孩子们,你们要勇敢,天地创造你们这样的一个人,一定有一道曙光让你们去争取人权,要做自己,不要怕……你们不要哭,哭会显得我们懦弱,我们没有错,我们要向着阳光,去争取我们的权力。”

很多年后,为了纪念叶永鋕,歌手蔡依林在自己的演唱会上播放了侯季然导演为叶妈妈拍摄的纪录片《不一样又怎样·叶永鋕篇》,影片里放映着心理医生说过的话“我告诉你,你儿子非常正常,如果觉得他这样不正常的人,他本身就不正常。”

4.

生而为人,温柔处世,只是因为与大多数人不同的“女性气质”,就被嘲笑、被歧视,被剥夺作为一个正常人的权力。

这是18年前发生在叶永鋕身上的悲剧,也是无数个遭受性别歧视的无辜人们所遭受的悲剧。18年过去了,世界好像也并没有变好一点。

且不说“娘”与人品没有半毛钱关系,如果连证明“男子气概”都要以打压、讽刺“娘炮”“娘娘腔”作为佐证,这种论调和逻辑,不但自负,而且low。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你凭什么认为自己比别人高级。

别忘了“与众不同”本来是个褒义词。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