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上千少女投身情色产业,不为人知令人心酸

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12月20日 15:37 来源:精英说

一道单选题——

美国,Netflix、亚马逊、推特和情色网站,这四者当中哪一个的平均月流量最高?

很多人意想不到的是,情色网站的平均月流量不仅遥遥领先,还超越了前三者之和。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而这,就是曾入围第31届圣丹斯电影节评审团大奖的最佳纪录片——《辣妞征集》,在影片一开始就开宗明义般告诉我们的现实。

情色产业,无孔不入地渗透于地球另一端的那个超级大国,而在那里,这个产业不仅合法,还有暴利可图,这也是为什么每年都有无数普通女孩前赴后继,不顾一切地投身其中。


纪录片《辣妞征集》

而这群素人女优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也正是《辣妞征集》想要讲述的故事。青春仍未散场,她们却已奔向了现实的迷途……

“不想这样平凡地过完一生”

曾经,有位在杜克大学念大一的成人女优登上了电视访谈节目,掀起了轩然大波。人们纷纷赶来围观这个“白天是大学生,晚上是艳星”的姑娘,用猎奇的目光,审视着她的所有。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当这个姑娘在节目中吐露选择这一行的心声,听上去似乎还挺“正派”——她是为了支付学费,为宣扬女性可以自由裸露身体的女权思想,并呼吁主流社会对“性工作者”的接纳。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其实,为了个人学费也好,为了社会观念转变也罢,像她这样的素人女优,毕竟是少数。

大多数投身其中的女孩,目的其实很一致——为了钱,为了刺激,为了逃离过往的生活。

来自德州乡下的19岁女孩特蕾莎,就是其中一个。在踏足这一行以前,她形容自己的人生“一眼就望到头”。稳定至极,也无趣之至。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我在高中时是啦啦队队长,本来可能拿着奖学金去德州州立大学读书。” 特蕾莎对着镜头展示着自己以前在啦啦队时的照片,“读完大学,找个普通人,结婚生子,过普通的生活。”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可这样的人生,她不想要。她希望离开平静如水的故乡,逃离那种沉闷而可以预见的生活。

就这样,她坐上了开往迈阿密的飞机,前去“应聘”在网络广告中招募的“模特”。特蕾莎知道这是什么样的工作,但她欣然接受。

特蕾莎“应聘”成功了,她不再是浑浑噩噩的乡下姑娘,而是摇身一变成为风情万种的斯黛拉·梅。点进她的订阅页面,可以看到她拍摄过的所有影片,以及可以接受哪些类型与动作。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比特蕾莎小一岁的瑞秋,也因为相似的原因主动参与到其中。长相清秀的她,说起话来倒是老成世故:“人这一生,总得自私一回。”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她和特蕾莎一样,厌倦于“上大学然后结婚生子”的人生套路。拍情色片来钱又快,又可以随心所欲地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何乐而不为?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瑞秋的妈妈曾经因为担心女儿而劝说她回家,却被瑞秋全盘否定。在她看来,回家打一些时薪8.25美元的零工,简直是对自身的侮辱。

而做AV女优,五小时就能入账900美刀。

“我可不想就地读个大学,回到家乡,生几个娃,然后一辈子这么过,最后死在那儿。”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当逃离原有生活成为姑娘们入行的“主旋律”,也有一些女孩,夹杂着特殊的私人原因。

19岁的卡莉已入行三个月,时至今日,拍情色片仍让她感到新鲜。这个甜美的女孩咯咯地笑着:“每次都能扮演不同的角色,很好玩!”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卡莉看上去有点大大咧咧,没心没肺,却也是一个受过情伤的可怜人。高中时交过一个男朋友,却在和他上床后被对方给甩了,从此以后,卡莉对付出真情的性爱开始有了抵触。

只有不投入感情、纯粹为了赚钱的性行为,也正是拍摄AV时进行的一切,才被她所接受。她这件事当成了减压方式,以此逃避现实。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同样是19岁的米歇尔,曾因为长相显得比同龄人更为“苍老”而饱受欺凌与嘲笑,可偏偏是在成为AV女优之后,找回了久违的自信。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米歇尔说,现在无论她做什么,哪怕是故意扮个鬼脸,也有男人说她性感火辣。这种被强烈需要的认同感,即便如此卑微,却是她真真切切地从这个行业中获得的,被她视若珍宝。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据统计,每年都有上千名18-20岁的女孩自愿出演情色片,成为一名用身体换钱的女优。

而当我们看到一个又一个鲜活的她们出现在镜头前,讲述着自己投身其中的动机,我们会发现,或许她们并没有那么“十恶不赦”。她们和我们一样,被本能的欲望驱使着前进,可谁又知道,前方到底是鲜花遍地,还是不归路?

暴利与代价

位于佛罗里达半岛比斯坎湾的迈阿密,数不清的情色视频“小作坊”隐蔽于其中。对于全美究竟有多少这样的公司,纪录片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只是告诉我们——在这个行业里排名前三的公司,估值高达大约5000万美金。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23岁的情色片经纪人莱利现身说法,揭开了行业背后不为人知的种种。而从名不见经传的洗碗工到坐拥豪宅的“人生赢家”,莱利的风光仰赖于手下姑娘们的辛勤,他承认这是个一本万利的行业,但它的新陈代谢也是迅速无比。

“这里最不缺的,就是年轻新鲜的女孩。”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根据纪录片给出的数据,一名成人女优的保鲜期在3-6个月,从业时间最短的,可能只做了1个月就消失不见,而最长的,也不过1年。

而在这短暂到不能再短暂的职业生涯中,女孩们平均每周可以接到3-5部片子,而一部片子的酬劳,在最少的情况下也有800美金。

这是一个典型的消耗新鲜感以牟利的行业。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从业的女优们大多都用心经营着自己的推特账户,时不时发一些露骨的图文勾起人们的兴趣,并由此推介自己的影片。得益于推特不会对情色内容进行审查,许多女优都通过这样的方式积累了第一批种子用户,并持续不断地将这些流量转变为订阅她们情色视频的受众。

偶尔出现几个能在这个行业里混到很长时间的“明星”,也是因为她们在推特上享有极高的人气,她们的面孔,就是“票房保证”。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如何招募到更多年轻可爱的姑娘,如何帮自己手下的女孩维持较高的人气,让她们尽可能地赚到更多的钱,一直是莱利关切的问题。

毕竟自己的佣金与女孩们的收入息息相关,聪明的他还将自家豪宅出租给手下的女孩,方便统一管理,也借机多收她们一笔租金。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而为了多赚钱及延长女孩们的“保鲜期”,莱利时常会鼓励女孩参与一些性虐类视频的拍摄。它们的报酬是普通视频的2-3倍。当然,这其中的逻辑也很好理解——想让观众没那么快腻味,你就得博出位,走更大胆的那条路线。

可这背后,多的是看不见的危险与伤害。

特蕾莎在一次SM风格的视频拍摄中,受了很严重的伤,她被人绑在一张桌子上整整四个小时,并按照拍摄要求变换着不同的“花样”。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拍摄结束后,她直接进了急诊室,虚弱地躺倒在病床上,只是无助地说“真的很疼”。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经常出现在性虐类视频的25岁女优雅德说,殴打、掌掴、捆绑等虐待行为是此类情色片的家常便饭,而最让人崩溃的倒不是身体的疼痛,而是与之相伴而来的言语侮辱与精神伤害,当这些东西结合到一起,让人难以忍受。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瑞秋还遇到过被强制要求参与性虐类拍摄的情形,她相信那次是被人骗了,本来以为只是拍摄普通的情色视频,结果到了现场才发现不对,可工作人员又拦着她,不让她走。

拍摄完成后,她只得到了区区300美金。

“那时,我真的觉得自己糟透了。我第一次在想,我到底在干嘛?我真的那么需要钱吗?”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可性虐,的确是产业中毋庸置疑的“潮流”。

2014年,性虐情色网站的点击量就突破了6000万,像“十八禁与性虐”这类的图标常常会出现在主流情色网站的显眼位置,而描述对女性暴力的情色片,已然占到总数的40%。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有需求的地方就有利润,有利润,就有人投身其中。而AV女优们所付出的,只不过是这个产业中最阴暗的一角,无人看见,无人在乎。

一向大大咧咧的卡莉,在被问及这一点时倒是挺乐观:“没办法,这是我们的工作啊……”

她坦然接受了这一切,只是更加频繁地购买妇科药物、清洁器并参与体检,毕竟,这份工作做久了,“对身体总归不太好”。卡莉笑了笑,转头又开始准备第二天的拍摄。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是去是留,女孩们的抉择

之前提到过,拍摄情色片的女孩,从业时间最长也不会超过一年,除了新鲜感耗尽等种种工作方面的原因,家庭则是另外一个重要因素。

莱利会把女孩们退出的常见原因总结为:“爸爸知道了”、“妈妈知道了”和“男友知道了”。

“她们的亲友迟早会知道她在做什么。”莱利一边表达着其职业断定,一边打开招聘网站发布招募新“模特”的信息。为了给随时都可能“退休”的女孩们找到后备,他必须做好准备。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而这也恰恰是已经入行三个月的特蕾莎所面对的难题,是去是留,她陷入了深深的纠结。

特蕾莎的母亲一直是知道女儿的工作性质的,深爱女儿的她显得很无奈,她知道自己劝说不了什么,只是轻轻地追问——“你们会做避孕措施吗?”、“你要怎么保护自己呢?”……

对此,特蕾莎并不愿意解释那么多,母亲的悲伤与忧虑那么明显,而她只能保持沉默。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特蕾莎的男友在年轻时也做过一段时间的AV男优,有过类似经历的他理解特蕾莎的选择,表示不会因为她的工作而对她有任何想法。

可尴尬总会不期而至——在一次聚会上,一位朋友调侃地提起了特蕾莎的工作,他放肆地大笑着,还提出“现在就应该播放你的视频”。

特蕾莎和男友一时无言,脸色很不好看。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特蕾莎从业多时,却始终都没敢告诉父亲自己去迈阿密做了女优。回到家中的特蕾莎始终穿着朴素的衣衫,素面朝天,不修边幅,看上去只是一个准备和爸爸出门狩猎的普通女孩。

这份“普通”,曾是她所厌倦的,却也成了某种意义上的“奢侈品”。望着日渐苍老的父亲,想起母亲的担心,男友的难堪,她犹豫了。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最终,在母亲与男友的合力劝解下,特蕾莎终于做出了退出的决定。她玩也玩过了,疯也疯过了,曾经驶离港口的那艘小船,在历经风浪后,终归还是要回到那个宁静的港湾。

宁静,有时未必不是一种幸福。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曾和特蕾莎做过“同事”的瑞秋、卡莉与米歇尔,也在去和留的迷思中也纷纷做出了选择。

瑞秋在从业半年后退出了情色产业,她曾凭着一张清纯的脸庞深受宅男们的欢迎,可时间流逝、新人辈出,她不再是最具吸引力的那个。

退出后的她重新回到了学校,学起了摄影,目前正朝着一名职业摄影师的目标不断前进。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擅长性虐片拍摄的雅德也退出了,转而做起了网络主播,一是因为她已经“奔三”了,年龄上可能有点受限;二则是因为相比于在镜头前被人操控,她更喜欢自己把握镜头,展示自我。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曾出现在纪录片里的姑娘们,只有卡莉和米歇尔还在这个行业中坚持着。她们依旧享受着这份工作给自己带来的财富、刺激与快乐,也继续忍受着工作中时常会出现的伤害与苦果。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退出后的特蕾莎,注销了曾用来推销自己的推特,和男友定居在德州的阿林顿市。她找到一份餐馆经理的工作,为结婚慢慢攒钱。

她无意于评价曾经“同事”们的选择,只是觉得自己走上了那条正确的路。面对镜头,她回忆起退出后,将一切真相告诉父亲的场景:

“他没生气,也没骂我打我,只是看着我,眼里全是泪。”特蕾莎一边说着,一边哭了。

那几个月拍片的经历,就像是一场梦。

梦醒了,只剩下无穷无尽的空虚。特蕾莎本来以为自己会很喜欢逃离家乡的生活,可在迈阿密的每时每刻,都会想起父母;她也以为自己可以靠着拍片赚取丰厚的报酬,可离开时,她的账户里也不过只有2000美金——因为大部分的钱都被用来支付佣金、交房租与购买各种各样的奢侈品,她并未靠着拍片一夜暴富。

现在过上了曾经无比反感的“平凡”日子,她反而觉得安心,拥着男友的她,笑得温柔。

每天,加入与离开情色行业的姑娘们来来往往,此起彼伏,对此,莱利早已见怪不怪。她们有自己的选择,而他的生意,还要继续。

纪录片中提到,这样一个裹挟着暴利的产业,联邦法律却没有任何制约。即便在已经进入数字时代的今天,这一块的监管,依然是空白。

唯一的规定,不过是参与情色片拍摄的女孩,必须要年满18岁。这可能也从某种程度上解释了“莱利”们的无所畏惧与肆无忌惮。

毕竟,只要姑娘们源源不断,就有钱赚。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辣妞征集》

第二年,莱利坐落在迈阿密郊外的别墅,又住进8个高中刚毕业的女孩。她们拖着行李箱叽叽喳喳,年轻鲜妍的脸庞上,尽是赚钱与寻求刺激的欲望。故事仍在上演,永未停歇。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