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年前的牙垢里考古学家发现贵比黄金的东西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1月30日 14:42 来源:造就

阿尼塔·拉蒂尼(Anita Radini)把一些已有1000年历史的牙垢小心地溶解在弱酸液体中,然后放到显微镜下。她发现了一抹突兀的亮蓝色。

后来她才知道,这是一种名为“群青”的颜料,而这种颜料只有距现在一千年前阿富汗某个地区的青金岩中才能提炼出来。

曾经一度,这种蓝色颜料的价值堪比黄金,而其最为人所知的用途就是,在几个世纪以来的艺术作品中给圣母玛利亚的长袍上色。

而拥有千年历史的牙垢中之会出现这种颜料,正是因为这幅牙齿的主人很有可能是一位中世纪抄写员或画师。

那么,这个人到底是谁?

首先,这是一名女性。放射性碳年代测定显示,这名女性生活在公元997年至1162年之间,死后被埋葬在德国达尔海姆。她口腔中的这些蓝色颜料微粒为我们揭开了一段关于中世纪书籍几乎已被遗忘的历史:当时制作书籍的,不仅仅是男性僧侣。在中世纪那些极其耗费人工、异常精美的书籍背后,还有修女的功劳;而且,如果制作时使用的是和群青这样珍贵而稀少的颜料的话,这些修女的手艺一定相当了得。

如果说颜料可以在牙垢中保存下来,那也意味着,纤维、金属和其他染料也有可能被保存下来。“这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新里斯本大学技术艺术历史学家马克·克拉克(Mark Clarke)说,“或许可以通过牙垢中的各种微粒来确定金属工匠、木工和其他艺术家的身份。这为考古学打开了一扇新大门。”

天青石可以碾成粉末,制作成颜料。千年牙垢中的蓝色物质就是这种颜料。

俄亥俄州立大学历史学家埃里森·比曲(Alison Beach)是一名研究12世纪德国女性抄写员的专家。过去几十年,比曲和其他专家学者归纳整理了中世纪书籍制作过程中女性被忽视的贡献。比曲表示,困难在于,虽然有签名的书籍大部分是男性的名字,但绝大部分书籍是没有任何签名的,只有极少数保存至今的书籍留有女性签名。

比曲甚至还找到了一封公元1168年的信件,里面记述了一段“N”修女使用羊皮纸、皮革、丝绸等名贵材料制作豪华书籍的事迹。“N”修女所居住的地方达尔海姆——也就是上文所述含群青颜料牙齿的发现地——仅40英里。

比曲还找到了一本在公元1200年左右由女性抄写员使用群青颜料制作的书籍。也就是说,这种颜料跨越了4000英里,经由丝绸之路从阿富汗一路来到了欧洲。

所有的证据都表明,在上述牙垢女性主人所生活的那个地区,以及她所生活的那个时代,确实有女性抄写员在使用群青颜料制作书籍。

12世纪书籍Scivias中的一页插画。该书作者为Hildegard of Bingen修女,插画由两名匿名艺术家创作。页面上的蓝色便是群青。

专家们还研究了群青颜料微粒是如何跑到这名女性的牙垢之中的。

是反复亲吻插画页面所致吗?然而,这种做法真正流行开来要等到这名女性死亡之后的300年。

是来自于药物中所含的青金岩吗?但似乎也没有什么12世纪的德国药方能提供有力证据。

况且,群青颜料微粒特别细小,说明它经过非常细致的研磨,而这一细节也表明这些微粒是人为加工成颜料的。

最后,研究者们认为存在着两种可能的情况:这名女性是画师,可能在用舌头舔画笔的时候吃下了少量颜料,或者是在自己或他人制作颜料的过程中吸入了少量粉末。

与拉蒂尼合作展开研究工作的克里斯蒂娜·瓦里纳(Christina Warinner)是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的一名微生物菌群研究专家,主攻古代口腔细菌DNA的研究。现在,她仍在继续研究上文提到的牙垢。

目前,科学家们已经从古代牙垢中找到了各种各样的东西:从昆虫的部分身体,到有毒花粉,再到鸦片、羊毛和蛋白质等。所有这一切都在告诉我们,古代人吃些什么,他们是怎么生活的。“他们真是太为未来的考古学家们着想了,”瓦里纳开玩笑地说道。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