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速瓦解的当代婚姻:穷人更爱结婚 富人早离了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4月11日 11:15 来源:凤凰WEEKLY

结婚率五连降,离婚率越来越高

2018年,中国的结婚率迎来五连降。根据国家统计局和民政部的数据显示,从2013年开始,中国的结婚率连年下降。

2013年全国结婚率为9.9‰,2014年降低为9.6‰,2015年为9‰,2016年降到8.3‰,2017年再降到7.7‰,去年中国结婚率只有7.2‰,创下2013年以来的新低。


数据来源:民政部《2017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

结婚率是反应结婚意愿最直观的指标。测算方法是,用办理结婚登记的对数(2006年前的统计口径是人数,也即对数乘以二),除以总的人口基数。

7.2‰意味着,在过去的2018年,每一千人中,只有7.2对夫妇办理登记结婚。

不过,这组数据并没有让网友们感到惊讶,反而觉得正常:

人们要么觉得结婚成本太高,要么觉得低质量的婚姻,不如高质量的单身。

与持续下降的结婚率结伴而来的,是中国人越来越迟的初婚年龄。

以江苏为例,2012年,江苏人平均初婚年龄29.6岁,2015年32.4岁。到了2017年,江苏人平均初婚年龄为34.2岁,其中女性34.3岁,男性34.1岁。

近五年,“晚婚”现象明显

另外,不仅是江苏,广东、上海等地也出现了一再推迟初婚年龄的现象。

上海市妇联公布的《上海女性发展调研报告》显示:女性初婚初育的年龄大幅提高


数据来源:《改革开放40年上海女性发展调研报告》

上海女性的初育年龄为29岁,高于不少发达国家(上海为2015年数据,其他国家数据为2014年)

中国单身最多十大城市,广东占了3个并且都位列前茅

结婚率的下降既有社会进步的背景,也凸显出人们价值观念变化。

享受高质量单身正成为一种“时尚”的生活方式,“男大当家、女大当婚”的固有认知,似乎正在被打破。

年轻人变了。

与愈加下滑的结婚率相对,离婚率却年年在创新高。

据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共有437.4万对夫妻办理离婚手续,比2016年增长5.2%,离婚率为3.2‰,就是说每一千人中有3.2对夫妇离婚。

区别于结婚率有一个先升再降的过程,我国的离婚率一路都在攀升。从2010年的2‰,一点点升到2017年的3.2‰。

据中国民政部与法院的统计表明,从2008年至今所有离婚案件与诉讼,70%-80%是女方提出的离婚。

城市化的推进,让女性有机会逃离“熟人社会”,参与工作获得收入。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实现经济独立的女性,不但提高了社会地位,还在婚姻关系中有了更多话语权。

至于离婚的原因,主要是家暴和出轨。北京市一中院自2014年至今审理的853件离婚纠纷中,女方主张男方存在婚外情或者家庭暴力的比例分别占到了70%和85%。

“穷人”更愿意结婚

“富人”更有资本离婚

通过对比结婚率、离婚率以及社会人均GDP,我们还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情况:

第一,经济越落后的地区,人们越愿意结婚(人均GDP与结婚率成反比)。

这种强地域特征,是由各大城市的发展水平与人口结构差异造成的。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如上图,2017年,中国整体结婚率是7.7‰,以全国水平(7.6‰)为分界点,高出这个比率的省区有14个。

其中,结婚率排在前三的地区有:贵州、安徽和西藏,分别是10.9‰、10.8‰和10.1‰;排在最后三位的有:上海、浙江和天津,分别是4.5‰、6.1‰、6.1‰。

与此同时,对比人均GDP的数据可以发现:上海、浙江和天津等在经济发展水水平排名前三的地区,结婚率却排在倒数前三。

观察数据不难看出,结婚率与经济发展水平,大体呈负相关,翻译过来就是:经济越发达的地区人均GDP越高,结婚率越低。

第二,经济越落后的地区,婚姻越“稳固”。

相比于离婚率(3.2‰离婚率指的是,每1000人中有3.2对夫妻登记离婚)“离结比”的变化对于我国婚姻的变迁体现更加直观。

因为离结比是指某段时间内,离婚人数和结婚人数的比值,它不需要考虑人口总数。

比如,2018年民政部的数据显示,全国登记结婚人数为1010.8万对,离婚登记人数为380.1万对,离结比为38%。

这里的38%指的是:平均每100对夫妻结婚的时候,有38对夫妻离婚。

经济越落后的地区,离结比越低

如上图,离结比排在倒数的5个省份分别是:云南、山西、海南、青海以及甘肃和西藏,这些地区的离结比都在30%以下,西藏甚至远低于20%。结合人均GDP和线性趋势分析,这些地区的经济实力也是垫后。

穷人不比富人,一旦脱离赖以生存的家庭关系,经济安全和生活稳定都得不到保障。也就是说,在离婚这件事上,富人更有资本。

所以说,经济发展越落后的地区,往往离结比越低。(中国的人均GDP与离结比成正比。)


来源:2018年4季度民政部公布的数据

不过这里有个特例:东三省的离婚率,是全国出名的高,跟它们低迷的GDP相当不符。以排在第一的黑龙江为例,2017年登记结婚286732对,而办理离婚的竟然达到了175277对,占登记结婚人数的61.1%。

东北人为什么这么敢离婚?作为经济发展的区域,不得不为生活往外奔波,长时间分居,由此夫妻双方更容易因为沟通不当,感情破裂。

另外,抛开影响离婚共性的原因不谈,一直以来,东北受传统文化的影响较小,计划生育推行力度大,独生子女比例较高,父母对于他们的培养都是不遗余力的。

男女双方,不管受教育程度、事业发展、还是经济实力上,都是势均力敌,他们个性刚强自我,不愿迁就,使得婚姻包容度降低。

第三,人口出生率与老年人抚养比成反比

与低结婚率相对应的是低生育率。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出生人口为1723万人,比2016年1786万人减少了63万人,如今的新生儿出生数量在急剧下降。

孩子是婚姻的结晶,但遗憾的是,即便已经开放二孩政策第4年,生育率还是迟迟得不到提升。仅2017年,实际出生数对比预期,缺口就达300-470万人。

一般来说,总和生育率维持在2.1时,才可维持正常人口更替。而据最新一次1%人口抽查数据,中国的总和生育率仅仅为1.06。

政策开放后的实际出生人数,比预期的下限还低

来源:《实施全面两孩政策人口变动测算研究》

中国的人口状况非常不乐观。在国务院《国家人口发展规划 (2016-2030)》中,认为中国人口峰值,将出现在2030年的14.5亿人。而联合国《世界人口前景2010年修订本》认为,中国人口负增长将出现在2027年,峰值为13.96亿人。

与人口出生率相对的,是飞速步入老龄化的群体。

如下图,先看线性老年人口抚养比的走向,是从左往右降低的趋势,而出生率数据却从左往右不断增长。

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或许是因为养老成本的提升,削弱了年轻人生育意愿。

人口出生率与老年人抚养比成反比

目前,我国距人口负增长,只剩10来年的时间。

而一个社会如果长期处于低结婚率、低生育率、高老龄化的局面,就可能重蹈“低欲望社会”的老路。

可能落入“低欲望”陷阱的未来

低欲望社会的模式,有日本的前车之鉴。日本这一代青年,不同于40-70年代祖父辈们的信心满满,拼搏努力,他们大多没有欲望、梦想和干劲。

不仅如此,他们对恋爱结婚,好像也丧失了兴趣。

据相关数据显示:2015年日本男女的平均初婚年龄是30.7、29.1岁。和1987年相比,男性推迟了两岁半,女性推迟了3.8岁。男女婚前交往期间从2.5年上升到4.3年。

另外,有调查显示,在18至34岁女性中,有一半人没有男朋友,有39%的人还是处女。而在35岁至39岁的年龄段中,有26%的女性和28%的男性从未有过性经验。

除了单身晚婚问题,过去40年的日本,生育年龄也在逐年攀升。

从1975年到2015年之间,女性生育第一个孩子的平均年龄从25.7岁推迟30.7岁,男性则是从28.3岁推迟到32.7岁。

事实上,二战结束后的日本曾历经两次生育高峰。

如图,第一次是在1947-1949年,每年生育人数在260万左右,被称为“团块世代”,日本经济而后20年的之所以能够高速运转,这代人功不可没。

第二次是在1970-1975年,每年的生育人数在200万左右,被称为“小团块时代”,这代人刚从大学毕业就遭遇1991年经济危机,如今已经40岁左右。

但从整体来看,而后的日本人口逐渐下降,直至今日,仍没有出现婴儿潮。

与日本青年低欲望现象类似,中国青年对于婚恋的态度也很佛系:

谈恋爱何必那么在意,凑合就行。

结婚生子多花钱,没有也行。

改变不了现实,那就改变认知,对于个人来说,降低结婚生育欲,成了年轻人寻求自身认知和行为平衡,应对紧张焦虑情绪的最佳策略。

但对一个国家而言,如果任由这些低欲望因素发展下去,必将面临劳动力人口的降低,消费的萎靡,婚姻制度不稳定的风险。

早在100多年前,恩格斯就预言,人类的家庭形式将随生产方式的变化而变化。确实,伴随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和科技的高速腾飞,人们对于家庭和婚姻的观念有了新的理解。

婚姻如同时代的一面镜子,从1949年以来,中国人的婚姻已经遭受过4次“大变革”:

第一次:上世纪50年代。1950年5月,中国第一部《婚姻法》颁布,随之而来的是波及全国的离婚潮。

第二次:上世纪70年代末,“文革”结束后,大批“知识青年”返城。这一时期,政治化婚姻向以爱情为基础的婚姻转化,青年男女们希望多了解伴侣,向往幸福的婚姻家庭生活。

第三次:上世纪90年代前后,当时,追求自由、快乐的思潮在青年男女中爆发,1980年《婚姻法》修改后,“感情破裂”这种很难量化定性的指标可以作为离婚的合适理由,离婚人口突然剧增。

前三次都是建立在婚姻制度或者社会环境大转变的前提下,此时中国人想离,但更多是“离不了”,因为离婚成本太高。

但从第四次开始,也就是2006年至今,国人,特别是中国女性经济实力和社会地位提高,离婚的经济和情感成本也随着降低。

过去,为了确保财产能由自己(而不是隔壁老王)后代继承,只能固化配偶。夫妻间的许多“隐忍”,只是因为未能饱暖时,婚姻关系可以用来保障人类最低级吃、穿和性需求。

如今的年轻人不像父辈们那样一穷二白,也不信奉“用勤俭持家和奉献体现价值”的观念,他们更注重情感体验和内心感受,所以….

“能过就过,不能过就离!”

“结不结婚不重要,老子开心最重要。”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