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996工作制:员工的福气还是资本家的剥削?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4月16日 14:32 来源:VOA

朝九晚九,每周做6天,996加班制最近在中国引发热议。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说,“能做996是一种巨大的福气。很多人想996都没有机会”。996是中国企业员工拼搏奋斗的目标?还是资本家剥削劳力的借口?在劳动红利已经消失殆尽的中国,年轻一代还能接受这种拼命式的工作文化吗?中国官媒人民日报加入996论战,当局究竟是挺资方还是挺劳方?

参加节目的嘉宾是:北京的独立时评人,政治学博士吴强;经济学者夏业良

吴强:中国互联网劳力红利巨大,竞争激烈员工无奈

独立时评人、政治学者吴强博士说,马云所表达的反应了中国互联网业内的真实情况,包括中国互联网产业和类似大公司。记得20年前,中国体力劳动市场享受劳动力红利期间,当时包括富士康在内的一些公司里,工人进行过对加班的抗议和对劳动待遇的抗争。但是现在,产业工人和建筑工人的状况有所改善,因为中国面临劳动力不足,工人的待遇得到某种改善。

相比而言,中国的科技公司、互联网领域却仍然在享受巨大的人工红利,这其实就是工程师红利,因为,中国每年有700多万新毕业的工程师,他们都要流入互联网公司等高科技领域。因此,大公司挑选的机会很多。已经在业内的每个从业者都面临巨大的压力,毕竟有700多万新工程师在竞争职位。这种情况下,或许这些高科技行业的从业人员就不得不接受996工作制的超时剥削。马云的说法某种意义上讲是对的。

吴强:互联网行业威权模式,员工被迫自愿加班

吴强说,《北京之春》的主编谈得好,道出中国劳工面临的困境和白领无所适从的状态。在中国的互联网产业,连形式上的工会都不存在。这样,互联网公司的资方以绩效模式来考核员工,形成强制的、威权主义的模式,造成所有员工被迫自愿加班。

在传统产业,比方国有企业中倒是存在一种党、工会和工人之间的和谐关系,制造一种平等的幻觉。6、70年代,当时被称为主人翁的工人相对农民而言地位比较高,前提是保住自己的特饭碗。

现在,尤其在互联网行业,资本不断逡巡,资本家以教头的方式用成功学教育人们,吸引所有员工效仿他,甚至以鼓励企业内部创业的方式,引诱所有员工无私贡献自己的青春。这非常像5、60年代号召石油工人贡献青春的做法,让他们不计较加班、不计较自己的付出、无私地奉献,还有农业学大寨的所谓铁姑娘也是类似的模式。现在,铁姑娘和王进喜都出现在了中国新兴的高科技产业中。只不过现在是以成功学作为招牌、以创业和人人都可以当老板的幻觉来吸引员工而已,让他们自觉同意无限制加班加点。这是中国互联网行业的最新模式。

夏业良:工时缩短世界趋势,中国仍在血汗工厂

经济学者夏业良说,世界上最普遍的工作制度就是朝九晚五,每周五天共40小时。为了获得这个8小时工作制,1886年美国芝加哥工人进行了罢工,因此产生了国际劳动节,保证工人的8小时工作制。而欧洲很多国家现在已经实施了每周35小时或者30小时工作制。

世界的总趋向是工作时间缩短,劳动者得以获得更多闲暇休息时间,或者与家人团聚时间。在美国,很多大公司鼓励员工在家远程办公。而中国还处于血汗工厂的模板中,资方老板尤其马云说的让人感到资方的傲慢。如果想进好公司就必须做牛做马,不顾身体和与家人共度闲暇。日本7、80年代时也很拼搏,导致大量公司员工过劳死。日本后来进行了反思,很多公司也进行了转向调整。

中共一贯是倡导社会主义原则的,称要保障劳工权益,至少宪法、党章中都体现它是工人阶级的政党。但是,现实中,它对工人极其不公平,也没有允许独立工会保护工人权益。所谓的工会组织都在党的领导下,跟资方同坐一条板凳、一个鼻孔出气,并不会代表劳方进行工资福利谈判,因此根本不能成为市场上的一股支持工人的力量。

中美贸易谈判中,美国在结构性改革方面提出了这个要求,要中国能够允许成立独立工会,确保劳工合法权益。这在当下的中国也是极其必要的。我到美国之后发现一个现象,就是道路维修进度缓慢、时间很长,后来才知道,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美国工人晚上不加班;实在需要加班,则资方需要支付两到三倍的就爱版工资。

中国的情况则是,不但不支付加班工资,有时甚至连正常工资都不支付。这正是马克思所批判的,对劳工实施恶毒剥削。中共号称坚持马克思主义,难道在劳工问题上却要跟马克思背道而驰吗?

夏业良:新时代王进喜荒唐,市场经济要按法则

夏业良说,一些公司强调员工要有牺牲和奉献精神,无偿付出、不要斤斤计较。这种想法十分荒唐。吴强也说到,中国试图树立当年王进喜和铁姑娘榜样,但是当时是号召为社会主义集团做贡献,而不是为资本家做贡献,主体根本不同,本身就是偷换概念。资本家要员工奉献,补偿非常重要,这包括工资和福利,还有很多其他项目,而自由和闲暇也是福利。不给予员工足够时间和家人团聚,让他们甚至子女教育都无法顾及,这是非人性的剥削和管理,也是一厢情愿的,和马克思主义的价值理论和阶级斗争学说也是相违背的。马云是否连这个基本常识都没有吗?中国一方面说搞市场经济,另一方面又不想按市场经济法则运作。

市场经济包括要给员工适当的回报。而员工要求的不仅仅是金钱的回报,还需要人格的尊重,对人的自由和闲暇时间安排的尊重。现在,有一门新兴学科,叫闲暇经济学,闲暇时间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价值。随着工业和技术的发展,以后人类最在乎的价值恰恰就是闲暇。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