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搞恐袭 白人极右和极端伊斯兰分子有啥不同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4月30日 16:29 来源: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2019年3月15日,为了保卫他们纯种的白人世界,澳大利亚白人至上主义恐怖分子塔兰特跑到新西兰基督徒城的清真寺开枪扫射,打死50人,伤约20人。

4月21日周日复活节,斯里兰卡首都科隆坡附近发生连环爆炸案,涉及数座教堂以及4处5星级酒店。导致250-260人死亡,数百人受伤。这次主要的袭击目标应该是基督徒和外国人。据说是为报复白人极端分子在新西兰基督城对穆斯林的恐怖袭击,也可能会有后续的恐袭事件发生。近期有计划去斯里兰卡旅游的朋友,还是取消行程的好。


爆炸现场

据斯里兰卡警方消息,这次恐怖袭击大概率是一个叫做全国认主学大会组织(National Thowheeth Jama'ath,简称NTJ)的激进穆斯林组织所为。而且据说他们没有独自策划此类袭击的能力,应有国外的组织指导或者资助。具体是什么组织,尚不清楚。但那个已经被打的没有了国的“伊斯兰国”周二(4月23日)跳出来认领,说是他们干的。

从逻辑上讲当然有可能,但鉴于他们过去遇到此类涉穆恐袭就忙不迭的认领的习惯,也难以确定哪些是他们干的,哪些是另外的穆斯林极端分子干的但人家不想声张而被他们冒领。反正是只要是有利于扩大他们影响力帮他们做广告促进招生的事件,伊斯兰国都乐于去认领。穆斯林极端分子恐怕也没有一个统一的组织和最高领袖,但从来不乏有人乐于为他们上天堂指路。这个斯里兰卡本土的NTJ激进穆斯林组织目前嫌疑最大,至于他们国外的上家是ISIS还是沙特的某个组织还是别的什么组织,恐怕要等警方结论出来了。

该组织是从Sri Lanka Thowheed Jamath (SLTJ) 分裂出来的。在大约2016年,该组织的领导人就因向孩子们灌输极端思想以及挑起跟当地佛教徒的冲突而受到斯里兰卡穆斯林组织谴责。

该组织声称,他们要将国际吉哈德运动推广到斯里兰卡,并建立一个仇恨、恐惧和隔离的社会。这倒跟那些白人至上主义者新纳粹分子们们成为同道。这两种恐怖主义之间的共同点要高于他们同各自的同类中的中间派别的共同之处。

比如,他们都反对全球化;

都仇视多元文化价值观;

都仇视同性恋;

都反对女权;

都坚持“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仇视外来文化外来族群;

都擅于通过煽动仇恨,进行政治动员;

都有两个敌人:内部的和外部的。内部的就是各自队伍里面的不纯洁分子,动摇分子,中间分子;对白人至上主义分子,他们内部的阶级敌人是“白左”,对极端穆斯林分子来说,他们内部的阶级敌人是那些自诩正统实则在他们眼里是立场不坚定分子的大多数穆斯林;

都坚持要建立一个纯净的,高度同质化的自己人的社会。为此不惜发动新的圣战,从肉体上消灭敌人。

他们彼此助推,互相为对方的政治动员绑架同族群提供理据。他们都有共同的目标,就是将这个世界绝对化地分割为“敌”“我”或者“他”“我”两个壁垒分明的社会。目前看来,他们已经取得一定的进展:白人极端势力种族主义极端基督教势力正蓬勃发展, 而极端穆斯林恐怖主义也方兴未艾。

查了一下维基,发现从2001年到2018年,极右分子发动的恐怖袭击共40次,其中2012,2013年各两次;2014,2015年各3次;2016年没有,2017年4次;2018年6次。答题上呈现的是逐年增加的趋势。

而伊斯兰恐怖活动,就更多了。从2001年到2018年底,在世界各地有数百起恐怖袭击,且造成很大的人员伤亡,非白人恐怖分子造成的伤亡数字所能比。他们多是针对本国人的,这点上说,他们跟美国国内的枪手差不多。不同的是美国的枪手更多用枪,而穆斯林极端分子更喜欢用炸弹,且乐于把自己也炸死,可以通过“快班”的方式进天堂。

从人员伤亡的绝对数量而言,十六亿人的穆斯林群体每年造成的平民伤亡数,远比不上三亿多人口规模的美国人每年因为枪击而杀害的普通平民更多(美国许多枪击是随机性的,即不是基于私人恩怨的报复性杀人,而且也是针对平民,但这些枪击案,没有被归类于恐怖袭击。

只是对受害者们来说,无缘无故被害,性质上是一样的,就是毫无来由地成为那些邪恶分子们发泄仇恨的牺牲品),然而,尽管如此,也没有多少人认为美国人是个危险恐怖的族群。

伊斯兰国的崛起,恐怖袭击主要引向了西方国家,且有了更清晰的政治目标。如今伊斯兰国基本已经是灰飞烟灭的余烬状态,几年的昙花一现,相信2019年的极端穆斯林恐怖袭击事件会有所下降。

目前,白人至上主义者恐怖分子多是独狼式的,比较难以防范;而极端穆斯林恐怖分子多是高度组织化的,相对来说,更容易追踪。然而,毕竟前者不过是最近几年才开始兴起,且鲜有什么国家支持此类恐怖行动,而伊斯兰恐怖组织则已经有几十年的组织化经验,且常常搞自杀式爆炸袭击,从造成的人员伤亡和制造的恐怖气氛震撼力来说,要远大于前者。极端穆斯林恐怖分子的毒瘤尚未消除,而白人至上极端分子们却又在崛起。反恐道路曲折漫长。

就对极端穆斯林的反恐来说,各国反恐部门也主要是依靠穆斯林和穆斯林社团的配合和帮助,如同在反击伊斯兰国前线战斗的主要是穆斯林战士一样。一味地仇视整个穆斯林群体,既愚蠢偏狭,更是有害于反击极端穆斯林恐怖分子的努力,是极端分子们所乐见的。

他们既希望挑起其他穆斯林对非穆斯林的仇视,也乐见非穆斯林仇视穆斯林,那样会更有利于他们控制和动员更多的穆斯林加入他们的行列。

对于海外华人来说,对华人威胁最大的恰恰不是极端穆斯林(更不用说普通穆斯林了),而是那些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新纳粹分子。就生命安全角度说,国人在海外被白人至上主义者种族主义者伤害的数量和几率都要大于极端穆斯林恐怖分子的威胁。

2017年初,一个华人老者在晨跑时无缘无故被一个白人青年伙同另外一个人活活打死,死后还被扒掉衣服;2014年七月,中国留学生纪欣然被害;在每年枪击案死亡1.5万人左右的美国,华人生活在枪击的恐惧中的机会要远大于遭遇伊斯兰恐怖分子袭击的机会;从根本利益角度说,我们向往欧美国家成熟的宪政民主制度,向往这些国家的自由幸福生活,绝对不能容忍其他人的破坏。

我们谴责任何形式的恐怖主义对无辜人群的袭击和所造成的恐惧;我们更要反对和警惕那些会伤害我们根本利益,动辄叫嚷让我们“滚回老家”的白人种族主义分子。无论是作为移民还是旅游者,我们都希望我们居住或旅游的国家,是一个保障人们自由,多元宽容的国家,而不是狭隘排外,对我们外来者和少数族裔充满敌视的国家。

不能因为那些极端穆斯林恐怖分子而歧视乃至敌视所有的穆斯林;不能因为歧视乃至仇视穆斯林就将那些白人至上主义分子引为同道,乃至将他们制造的谣言传播到国内,在网络上做他们的义务宣传员,帮助他们妖魔化穆斯林。

白人至上主义分子不会因为海外华人支持他们反穆就会把华人当作自己人。穆斯林是他们最大的敌人和借口,作为海外华人,也是他们眼里抢了他们饭碗的敌人,只不过是在当下,尚未被他们当作最急需解决掉的敌人。

人在海外,防极左,更要防极右。海外的极左,顶多是要钱;海外的极右,要的可是命(根本利益)!

反对任何形式的极端恐怖主义,从不助推仇恨言论开始!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关键词阅读:极端主义

相关专题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