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不正经工作的年轻人:我对成功没有兴趣!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5月8日 13:59 来源:一条

“我早上起床,去做一份根本不喜欢的工作

我工作只是为了钱,可钱还少得可怜,

我每天都付出更多努力,但情况完全没有改变,

我不只是累,我是筋疲力尽。”

这是美剧《小谢尔顿》里面的台词,

戳中了不少上班族,尤其是“996”人士的痛处。

在这样的氛围中,一些人自发地工作,

就显得尤为珍贵和快乐。

我们做了一次故事征集——年轻人的奇怪工作,

有90后金融姑娘去做地下拳馆收银员,

有90后男生去无人岛监测海鸟,

也有人放弃高薪重回学校学习喜欢的专业……

年轻人对工作的高低贵贱越来越没成见,

“我只想追寻本心去生活,

对成功没有太大兴趣。”

“我不太在乎一个工作印在名片上是否好看”

谢小圃,90后,哄睡师,湖北人

今年是我来香港的第5年。跟别人自我介绍的时候,我会说自己是一名金融分析师,这个职业比较好懂,但现在我更多时间花在“哄睡师”这件事上。

“哄睡”就是做一个深夜树洞,听无数失眠的人说自己的故事,然后哄着他们早点睡觉。

去年3月份的时候,工作压力很大。金融分析师需要一天24小时保持开机状态,客户什么时间都有可能来找,这个工作很挣钱,但需要付出的辛劳更多。


谢小圃摄影作品

当时我还有个爱好,做独立摄影师,拍摇滚现场。原本只是纯粹喜欢,因为慢慢有了小名气,香港、台湾的音乐节基本都会找我去拍,我越来越在意自己拍得好不好、在意评价,原本是缓解压力的爱好,却带给我新的压力。

那段时间,我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尝试了几次约朋友出来喝酒,想讲讲自己的状况,但话到嘴边,就是说不出口。当时开了个脑洞,网上什么都卖,会不会有人做倾听的工作。我搜索“树洞”,真的搜到了这样的店铺。

我打了个电话,滔滔不绝地跟陌生人讲自己的事。那个月,我给同一个人讲了4次电话。这之后,我觉得自己也可以开一间这样的小店。


谢小圃在香港租来的小房间里

虽说是开了店,但我完全没有打理,直到有一天深夜,被手机提示震醒,是一个女生说她失眠睡不着,她正在医院,刚打了点滴,明天要做个大手术。

她想要下单,让我陪她说说话。我就劝她说,别下单,快去睡觉,下单会更让你睡不着。在我的再三劝说下,她答应去睡觉,我还推荐她一首歌,鹿先森乐队的《晚安》。

隔了段时间,突然一天晚上,后台涌进了很多人,留言说“晚安”,也不下单,说完就走了。我觉得很奇怪,才知道是那个女生手术之后,把我们的聊天发到知乎某个热门帖子里面。

这个小店的主题是治愈失眠的人,来光顾的大部分都是上班族和留学生群体,以及没有感受到关怀和陪伴的家庭主妇。我才发现世界上孤独的人有这么多。有人来找我说话,有人请我念一段故事。


谢小圃在香港街头

我跟父母说我有个这样的店,我父母都觉得很神奇,怎么会有人花钱找陌生人聊天呢?他们没有朋友吗,没有父母吗?我跟香港本地的朋友讲,他们也觉得很神奇,这世界上真的有这么无聊的人吗?

仔细想想,遇到最多的倾诉,可能是关于爱情,以及一些很难定义的事。

2018年底,我认识了一个毕业两年的建筑系学生,深夜找我说话是在为第二天担心,他从厦门到深圳,来见一个从大学暗恋至今的女同学,打算在跨年的晚上跟她告白。


谢小圃

跨年夜我想知道他有没有成功,但始终没有他的消息。到了第二天晚上,他发来一个小视频,长长的跨海大桥,一排暖色路灯闪过,他已经回到厦门。两年没见的女神,再次见面已经觉得十分生疏了,才明白自己执着的只是没说出口的那句话,那句话就让它成为大学时代的美好回忆吧。

印象最深的一位客人是个码农,他曾经因为工作太忙,没能陪女友旅行。女友在旅途中时常给他发来照片,分享旅程。

后来女友在一次事故中去世了,找我说话的时候,他正在把女友旅行过的地方再走一遍,也拍下照片,然后把自己ps在女友身边。


乐队主唱Jan Curious为小圃画的插画

我对“哄睡师”这件事越来越感兴趣,目前我大概接触了80个光顾的人,和所有人仍旧是保持陌生人的关系。最大的烦恼是怎么平衡两份工作,因为夜里经常3点多睡,第二天10点上班,实在太累了。

去年11月,我决定把金融分析师变成兼职,每周上班3天。70%的精力都放在“晚安”事业上。

我雇了几个人,打算把小店变成一个电台,一个社区,睡不着的人可以来社区逛逛。也可以说,我开始了人生第一次的创业。

我是一个不能接受朝九晚五的人,偏向弹性工作制。我不太在乎一份工作职位印在名片上是否“好看”。只要能养活自己,又觉得有趣,那就行。

“考研失败后,我做了浙江最有诗意的工作 ”

林津羽,25岁,无人岛鸟类监测员,舟山人

我人生中第一份工作是去无人岛做鸟类监测。

我是学历史的,跟鸟类本来是没有关系。2017年,我考研失败,看到浙江自然博物馆发布“寻找中华凤头燕鸥”的招聘消息,一下子激起了我的兴趣。

这个工作艰辛又孤独,但因为被媒体用“浙江最有诗意的岗位”来报道,“住海景房,看潮观鸟”的描述一下吸引了300多人应聘。最后招了5个人,我很幸运地入选。工资200元一天,为期四个月。


中华凤头燕鸥王思宇 摄

我是舟山人,出生在嵊泗小岛,在岛上生活到小学毕业,之后就去了城市。所以能作为鸟类监测员回归海岛,对我来说也是有别样意义。

上岛观鸟的主要任务,是为了保护一种极度濒危的鸟类——中华凤头燕鸥,全球总数量在2017年不到100只,被称为“神话之鸟”。

浙江自然博物馆的陈水华馆长,在几个适合燕鸥栖息的荒岛上,分别布置了几百只假鸟,同时用太阳能供电,不断地播放鸟的叫声,吸引大凤头燕鸥和中华凤头燕鸥来岛屿繁殖。

因为海鸟繁殖的成功率是很低的,经常有人偷海鸟蛋卖钱,也会遇到蛇鼠等天敌,还有台风的侵袭,所以吸引它们来荒岛,让监测人员在繁殖季节驻岛维护,可以让繁殖的成功率提高。


监测人员的小屋,草地上是假鸟

鸟类监测员主要的工作就是在荒岛小木屋里,观察珍稀鸟类的到来,记录它们的情况。

我们那一年,有3个列岛需要监测。我和一位哲学系毕业的90后被分到鹿西岛,他一直都有观鸟的爱好,认识很多种鸟类。我们平时居住的小岛是一个空心村,大部分都是留守的老人和孩子,只有一个小超市。


每天从这个码头出发

每天早上6点多从这个小岛的码头出发,一位船师傅把我们送上无人岛。之后,师傅继续在海上飘荡,整个岛就是我和同事两个人,通常监测到傍晚离开。有海鸟上岛,我们就很开心,没有收获的日子里,岛上陪伴我们的还有一只凤头鹰。

最艰苦的监测点是韭山列岛,监测员必须要住在无人岛上。这个荒岛大概就三个足球场大,靠太阳能发电,有船会定期送菜,但只能送不容易腐烂的蔬菜,荤菜一星期才送一次。桶装水是人工抗上去的,用水很紧缺,不能洗澡,每两周可以去附近的大岛洗个澡。

我们每天的生活主要就是看鸟,尤其是主要保护对象——中华凤头燕鸥,但完全不会无聊。

燕鸥之间的互动很多,中华凤头燕鸥宝宝要孵化的时候,雌鸟孵蛋,雄鸟衔着适合宝宝吃的小鱼在一旁陪伴,其实它们很像人类。

这个项目结束之后,我出去旅游的时候变得特别留意鸟。现在,也会一直关注中华凤头燕鸥的消息。目前,被监测的韭山列岛和五峙山列岛上都有了稳定的繁殖族群,中华凤头燕鸥的数量也突破了100只。

现在我身边大多数90后朋友都还是比较看重稳定和收入,不过我觉得自己第一份工作的感受很幸福,今后也想要追求有意义一点的工作。

宋晓晓

“曾害怕被同龄人甩在身后,

后来发现最重要的是追寻自己的本心”

宋晓晓,25岁,海员,山东泰安人

我大学时念旅游管理,2016年大学毕业后,在北京的互联网旅游公司工作, 接触到了邮轮,就酝酿了做海员的想法。

2017年10月,我下定决心去报考了海员证。印象很深的是,大部分考试的都是身强力壮的水手,只有几个小姑娘,主要考船舶防火与灭火 、个人求生、急救等等。

2018年4月,我就在迈阿密登船了。海员是不能自己选择航线的,合同按照每条船签订,7、8个月时间跟着一条船走。我很幸运地被分到了欧洲北美的航线。


宋晓晓拍下的邮轮沿途风景

夏季,我工作的邮轮运行在波罗的海区域。记得很清楚,自己站在船首,看着船穿梭在北欧各个小岛中,遍历葱郁山野的那种愉悦。

到港之后,乘客们纷纷上岸游览观光,我们也会上岸去欧洲小城里转转玩玩。

夏秋之交,我们的船横跨大西洋,航行到美洲。秋季在美洲东部看枫叶,冬季在加勒比海中各个岛之间徘徊。


宋晓晓(左一女生)和同事们

在船上,我是自助餐厅服务生,每天工作11小时。工作内容就是要照顾好负责区域的每一位客人,询问他们需要什么酒水, 点单上酒, 和他们攀谈, 并且在他们走后清理桌子。每天午饭和晚饭高峰,都要持续两个小时以上。

全船1300名员工,大部分都是菲律宾、南美和东欧人,中国人只有六七位。我工作的餐厅,只有我一个中国人。我的上司是一个很凶很严厉的罗马尼亚中年人,他的英文口音我不是很适应。刚开始,我孤独又筋疲力尽。

工作的时候,我们常常要去隔了300米的船尾拿新的毛巾。我每次去拿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就会问旁边的餐厅同事,有没有要换的,我帮你们一起去换。我觉得很平常,但罗马尼亚上司看到,竟然被感动了,我们的关系也改善了很多。

有一次,在瓦尔蒙德要离港的时候,他突然跟我说,“快,船要走了!”然后带着我去游客相对少的甲板,在汽笛声中看着船上的人们与岸上的人们挥手道别。太阳落山后,染得整片西面天空都橘黄泛红,那是我一生都难得一见的美景。

宋晓晓和男友,在加勒比海上的公主岛

邮轮有点像一个乌托邦,人和人之间很容易接触,在船上看到陌生人,随时可以跟他说话。我在船上认识了我现在的男友,他也是海员,来自东欧的摩尔多瓦小国。

我们的合同是按照每一艘船签订,随机的话,两个人很难碰到一起。总公司有一个规定,每个人可以申请一个Link(连接),申请和自己男/女朋友绑定,这样之后都会尽量把你们俩的合同放到一条船上。

当时我和男友都还在船上,他去申请了Link。然后有一天我的领导来通知我,”恭喜你的Link被批准了!”我感觉蛮郑重的,像是另一种形式的订婚。


加勒比海公主岛,邮轮没法靠港, 都是乘小艇上岛

8个月的航程结束,回到北京机场我非常激动,终于可以吃到好吃的了。但过了一段时间,我开始非常想念船上的日子。

当时,我去邮轮工作被认为是目光短浅的行为,会被同龄人抛在身后。上岸后,我和北京原来的同事吃饭,发现他们抱怨的事情,和一年前我离开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我觉得留在北京的人,似乎也没有走多远。

我一直在应试教育的环境下长大,思想挺封闭的。去邮轮之前,也只是抱着旅游、学英语、攒钱的想法。但是去了之后,邮轮对我的改变特别大。

我曾经对电子音乐很感兴趣,很想去学打碟,但觉得如果去学,别人可能觉得我是疯子,或者走了一条不良的道路,所以从来没试过。但是下船之后的这个假期我去学打碟了!我现在就在青岛学习。

我还用这次合同攒到的钱,第一次带家人去旅行。去了泰国,全程都没有让他们花一分钱。

今年5月我就要开始第二次远航。我想,邮轮的工作是我人生一个新的起点吧。

成都姑娘刘欣

豆瓣上有一个300多万人浏览的话题,“你都在什么奇怪的地方工作过?”答案五花八门。

比如26岁的成都姑娘刘欣,白天做金融,负责海外业务,晚上做地下拳馆收银员。这份夜晚的工作,让她放松自己,感受underground(地下)的事物。

还有美女小姐姐去做入殓师,有的为救助中心的大猩猩提供数字媒体娱乐。有的在沙漠上修铁路,每天沿铁路走20公里“放空”自我。有的去屠宰场当工人给猪头刮毛,一个月刮了843个猪头。


摄影sun.sj

我们的调查也显示,有过“奇怪”工作经历的90后,不在少数:

帮助缉私局抓捕在武汉吸冰毒的越南籍美国人,和警察审问了他一晚上,见证了他正常发疯又正常的反复。最后还和他聊了欧阳靖,没错他跟我说他很喜欢欧阳靖的rap。@李睆,女,90后

陶瓷原料采购,每天在矿山中行走 @大迈,男,90后

很多90后,年纪虽小,工作经历却相当丰富:

第一份工作是平面设计,第二份是饮品咖啡糕点师,第三份茶艺师,第四份插花师,第五份猫吧店员。@一颗糖,女,23岁

给新开的甜品店充场,吃冰激凌。参加跑步,跑完给30块。去冒充酒吧的客人。拍广告当群演。去医院当药物实验志愿者。当手模给淘宝拍手套。@桃花,女,90后,现在是HR

对他们而言,工作不仅仅是养家糊口的手段,也是体验生活的方式。

有的人告诉我们,自己有意每份工作都不做得太长久,因为只是利用这些工作,了解和学习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年轻的时候,自己是“四无人口”(无房无车无存款无对象),“什么都不怕,敢试,敢闯,等到老大不小了,就真的要为生活考虑了!”

折腾还是不折腾,和家庭条件有很大关系。有的人家里条件相当不错,“有宝马有楼中楼”,折腾起来没有后顾之忧:

毕业之后去做了陶艺,每天和几十斤泥,双手时常泡在釉料桶里,手皮干裂,像50多岁的老太太。做完陶艺就跟朋友合伙一起卖菜了,扛20斤菜不是事儿。卖猪蹄,自己做好装保温桶,味道是真的赞,没卖几天就有回头客。还发过传单啊,挨家挨户的发。被物业保安追着跑。还自己卖过美容养颜的产品,拿着两袋产品到处推销,最牛的是,赚钱了~~ @宋瑶,女,27岁


工作五六年,重回学校的赵二狗

也有一些,一开始就在家人的安排下走上了稳定的道路,最后却还是不甘心,放弃稳定,追求自己的兴趣。

我从银行裸辞。现在,我白天是个校对,晚上是一个兼职网络小说作者。钱不多,但是很开心。@顾米一,女,90后

还有的人,工作了一大圈,最后决定回到学校重新上学。工作经历促使自己对学什么有了更清晰的规划,不再像第一次上大学那样“懵懂”。

我本科念商科,工作了五六年之后,选择了去读建筑工程,拿到了Offer,七月份就要开学了,然后全职读四年书,毕业后估计31岁。@赵二狗,男,90后

90后对传统意义上的“成功”二字没有太大的兴趣,更愿意把时间花在探索生活和实现自我上。

“工作”与“自由”这两个概念似乎是天然对立的,但是90后正在孜孜不倦地寻找这二者的结合点。除了当一个自由职业者之外,我们还可以有很多选择。

那些游离于主流设定之外的选择或许意味着一路艰辛。

但是,自己为自己的人生负责,可能就是最大的自由了。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