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议!人的感情不只脑部会记忆,心脏也会

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5月15日 11:23 来源:科技生活网

1988年,在美国麻省波士顿,有位40多岁的女性柯雷雅做了心肺同时移植的手术后,出现了许多微妙的改变。我们不禁要问:“心脏真的能够记忆吗?”柯雷雅女士侃侃而谈:“的确没错,那确实不是我的记忆,而是在我体内有着另外一个人的细胞的记忆存在。”

人的感情分子不只脑部会记忆,心脏也会。

不可思议的心脏移植

这是发生在美国,有位曾经接受心脏移植的62岁妇人,她所真实体验的不可思议的故事。

在美国波斯顿,有位离婚的妇人叫柯雷雅,养育了一个女儿。某一天柯雷雅忽然昏倒在地上。在送到医院检查后才知道,这位妇人患有“原发性肺高血压(Pulmonary hytertension)”,必须做心肺移植手术才能完全治好。于是她们只好等待有人提供心脏。

三年后的某一天,医院打电话通知柯雷雅:“已经找到多拿(Donor脏器提供者是有保密性,称之为多拿),赶快来医院动手术。”于是母女赶到医院接受心肺移植的手术。据说脏器提供者(多拿)是位18岁的男孩。

当时在美国,心肺同时移植手术有极大的困难,全国只有三个医院能够进行这种手术。可是,很幸运地柯雷雅手术非常成功,奇迹似地生还。当柯雷雅苏醒时,有种重生的感觉。心脏和以前不太一样,感觉背后仿佛有另一个人的声音,好像有另外一个人和她一起存在。

当时,这种心肺移植手术是非常艰钜困难的,所以这次的成功,吸引非常多的媒体到场访问。

有位记者问她:“你现在最想做什么?”

柯雷雅开心地回答:“我最想喝冰啤酒。”

她的女儿在一旁听到这样的回答十分讶异,因为她妈妈从来不喝酒精类的饮料。柯雷雅又笑着继续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喝啤酒……。”柯雷雅的心里也同时产生了疑问:“难道是多拿的关系吗?”

然后,出院之后回到家里。女儿开始一一目睹妈妈的变化。首先是嗜好的变化。柯雷雅身体调适好之后,仍旧下厨煮菜。她女儿看见桌上的菜肴惊呼不已:“妈妈,你不是不喜欢吃青椒吗?”以前,柯雷雅连沙拉里面有点青椒都会挑出来,为何现在截然不同?只是柯雷雅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

接着,又有不同以往的改变发生。柯雷雅被允许开车后,她每天都会买炸鸡来吃,而且几乎是吃个不停。同时还喜欢吃甜食,其中最喜爱吃的是巧克力,而且从不离手。不仅如此,就连行动、个性也完全改变

当她们母女俩一起走路散步时,女儿以奇特的眼光看着柯雷雅:“妈,你怎么走起路来,像打球的运动选手?”

更奇特的是,她连笔迹都改变,不自觉地偏向另一边。

还有,柯雷雅走在路上,在不知不觉中,目光的焦点居然都落在年轻女孩身上,并且连睡觉作梦,都会梦见和女孩子结婚、生活。

女儿看了这些奇怪的现象,疑惑地说:“妈,你的行为举止简直像高中男生。”柯雷雅本人也感觉到在自己体内,仿佛真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

某天晚上,柯雷雅作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在一个广大的原野上,和一位身材高瘦而年轻叫提姆.罗的男生,在梦中相遇。

柯雷雅看着那个男孩:“你是谁?”

孩笑容可掬:“我是提姆.罗。”

那个男孩礼貌性地亲吻她,就在这一瞬间,他的灵魂仿佛进入她的体内,一起共存着。

柯雷雅一觉醒来时感觉自己将和他永远在一起了。她不禁怀疑那位男孩是否就是自己的多拿?

柯雷雅开始觉得,是不是有另外的人存在于她的体内?她猜测这是否是因为心脏移植的缘故?但是,新的心脏只是乖乖地跳动着。

提姆.罗就是多拿吗?

于是,柯雷雅回到当初手术的医院,她想查证那时捐赠给她心脏的人到底是不是提姆.罗。但是因为实属机密,所以院方不便详细透露。只知道捐赠者是因为车祸死亡的18岁年轻人。

之后提姆.罗就频繁地出现在柯雷雅的梦中,仿佛存在她的体内。

她也去寻找心脏移植方面的相关资料,很多资料显示确实如此。后来,她参加一些同是心脏移植的社团,想了解心脏移植患者们的体验。结果,在大家一起聊天下,才惊觉原来几乎所有的心脏移植患者都有相同的经验。

移植的心脏真的还会留有记忆吗?

在夏威夷大学医学院,有位研究精神免疫学的保罗.皮亚索(Paul pearsall)博士,在博士的著作《心脏的条码(The Heart's Code)》中有150个以上心脏移植患者的症例研究。皮亚索博士说:“柯雷雅发生的这种状况是常有的。”

博士认为,人类的身体有记忆的功能,而心脏又具有唤起记忆的功能。他说:“有位妈妈曾经打电话来,说他心脏移植的两岁儿子躺在床上,却突然会跳芭雷舞。原来之前捐赠者多拿是跳芭雷舞的。”

有一天,提姆.罗又照常来到柯雷雅的梦境里,他拉着她的手,向光芒耀眼的地方跑去。在这之后,事情有了急速的进展。

第二天,刚好有朋友来访。柯雷雅谈起这件关于机车事故死亡,捐赠心脏少年的事情,这位朋友想起似乎看过这则新闻。

于是柯雷雅就去图书馆找这则新闻资料,翻开两年前的报纸,找到一则车祸的新闻,看到死亡者的名字就是提姆.罗—与她梦中少年的名字一样,而且事故发生的日期竟然就是她心脏移植的日子!

她再仔细地看看报纸上的报导:“某场车祸,一位年轻男生撞车身亡造成脑死,脏器捐赠给需要的人。”柯雷雅感到非常震撼!

几天后,柯雷雅照着报纸上所登载的住址,去找提姆.罗的爸妈。当她一看见他们两人时,虽然第一次见面却一见如故,感觉很熟悉又亲切,她就把她所有的体验都告诉他们两人,询问之下证实提姆.罗确实喜欢吃炸鸡,其他嗜好、行动、性格也都一一地证实了。

如此,柯雷雅之前一些不明的疑惑,现在都找到答案了。她热泪盈眶地拥抱恩人的父母亲。而提姆.罗的父母亲也觉得是自己的儿子回来看他们。并且深深的觉得提姆.罗的生命会跟着柯雷雅一直延续下去。

心脏真的可以记忆吗?

在古代的埃及,死人的心脏会放在天秤上称重,等待死者的审判,判别是属于哪一种新生命后,才会埋葬起来。所以从古早以前,就流传着心脏拥有一种别的器官所没有的神秘性的讯息,直到现在。

在美国,乔治城大学有个生理生物物理学部的教授Candace R.Pert博士,她专门从神经科学的角度研究人类的感情。在她的著作《感情的分子》("MOLECULES of EMOTION")中提到:“所谓人的‘心(精神的心)’,不只是由脑所形成的,心脏也有很大的影响。”

人的感情分子不只脑部会记忆,心脏也会。如果心脏移植,当然嗜好、个性会受影响。这对于柯雷雅的不可思议的体验,提供了一个科学的根据。

心脏影响“心”的形成

现代的科学认为“心”是由脑中分泌的100种以上的神经传达物质所形成的。但是,也有教授认为,这些神经传达物质的一部分是从心脏分泌出来的;换句话说,心脏也会影响精神的“心”的形成。

被移植的心脏因为有那个人的遗传因子细胞,所以,这个移植过来的新心脏,就会分泌和之前心脏不同量的神经传达物质,经由血管输送到脑中。

结果脑内的神经传达物质的平衡产生变化,自然就会影响个性,嗜好也会跟着产生变化。但是就柯雷雅的例子而言,未免影响太大,不但有太多一致的地方,甚至于连他的名字也一起记忆。

关于记忆,柯雷雅为何会知道提姆.罗的名字,这一点必须再进一步解明。答案就是心脏的记忆—旧的记忆保存在他的心脏中。

我们知道,脑中的神经细胞是很复杂地连结在一起,形成一个网络,而记忆就是蓄存在这个神经细胞的网络里面。如果按照这个常识来说,心脏移植与记忆蓄存之间应该是没有什么关系的。然而,柯雷雅的体验又要如何解释呢?

心脏里面有颗像小小的脑

在日本,国立循环器病中心,心脏生理部长山崎登自医学博士发现:在心脏中有一个器官叫做ICNS。所谓ICNS就是说:心脏里面有颗像小小的脑。这个器官的发现,可以解开柯雷雅体验的谜团。

在加拿大圣蒙特里奥病院研究中心的安德留.阿玛博士认为:在心脏中发现的这个ICNS,就是本来大家都以为在脑中才有的神经细胞网络(神经传达系统)。根据研究更发现,这个ICNS是与脑连接在一起来支配心脏的活动。

记忆是保存在脑中的神经细胞网络里面,而心脏里面的小脑ICNS也有同样的保存记忆的神经细胞网络。所以说,与脑保存记忆一样的心脏,也有保存记忆的可能性。

如果那位少年提姆.罗的记忆,是保存在他的心脏里面的话,那么,柯雷雅所体验的种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可能就是经由带有提姆.罗的遗传因子(DNA)的心脏,传送到她的脑而引起的。

人类心脏可能有记忆功能

美国科学家研究发现——人类的心脏也许有某种“思考和记忆功能”!这正是许多接受心脏移植的患者突然性格大变、继承了心脏捐赠者性格的原因。

40岁的退休货车司机杰姆?克拉克从来都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他从不曾给妻子玛吉写过一封情书,因为他15岁就离开了学校,文法差得要命。所以当去年的一天,杰姆突然坐到桌子前,开始给妻子写下一行行的情诗、表达细腻的情绪时,连他自己都感到了震惊。

就在半年前,杰姆刚刚接受过心脏移植手术,他确信自己写诗的“怪癖”来自那颗移植的心脏,因为捐赠者一家都爱写诗。根据科学统计,从第一例心脏移植手术实施后的40年中,每10例接受换心手术的病人中,就有1人会出现性格改变现象。

美国加州心脏数学协会的专家也深信心脏并非一个“泵”那么简单,他们最近发现一种能够具有长期记忆和短期记忆的神经细胞的确在心脏中工作,并且组成了一个微小但却复杂的神经系统。“心脏具有记忆”的观点目前仍未获得主流医学界的认可,但许多接受心脏移植的病人都深信,没有任何其他理论可以解释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一连串怪事。

心脏移植改变性格?

皮尔索尔认为,早就有人提出过人体细胞同基因代码一样,含有一个人全部信息的想法。我们的“性情”,或者说性格,不是像过去认为的那样储存在大脑中,而是藏身心脏里。正是在这里设计一个人的个性,所以说是它在思考、感觉,并同整个集体协同动作。这种“记忆细胞”,或者说是性情,便在心脏移植过程中转移到另外一个人身上。

大卫?沃特斯抱着卡登?德莱尼的妹妹,右上图为因车祸过世的卡登?德莱尼。(图/DAILY TELEGRAPH)

澳大利亚一名接受心脏移植手术的男子术后食性大变,变得爱吃汉堡和薯条。据说这颗心脏的原主人是一名18岁的少年,原来也爱吃汉堡和薯条。此事引发专家的争议,有人认为心脏移植造成记忆转移,可以证明大脑不是唯一有记忆功能的器官。

24岁的大卫?沃特斯是一位心脏病患,不久前他移植了18岁的卡登?德莱尼的心脏,卡登因出车祸造成脑坏死,但心脏完好无损。手术后,沃特斯发现自己变得很喜欢吃汉堡,以前他很少吃这类垃圾食品。好奇的沃特斯先生从卡登家人那得知,卡登生前每天都吃汉堡。

此事使得澳大利亚一些专家认为,大脑不是唯一有记忆功能的器官,心脏也能存储记忆。科学家统计记录显示,至少有70个器官移植者在手术后的性格变得与器官捐献者的相似。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是,美国人桑尼?格雷厄姆移植了开枪自杀的特里?科特尔的心脏后,偶遇科特尔先生的遗孀谢丽尔,对她一见钟情,并和她结了婚。

12年后,格雷厄姆先生也拿起一把枪,击中自己的喉咙,又留下可怜的谢丽尔。两个丈夫离她而去,使用的是同一个心脏;另一个例子是,一个8岁的女孩移植了一个被人谋杀的10岁男孩的心脏后,小女孩总做恶梦有人要杀她。

际器官移植协会主席杰里?查普曼说:“心脏移植造成记忆转移的说法目前还找不到科学依据。”但其他研究人员称这种现象为“细胞内存”,而且不只限于心脏移植者。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