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岁同性恋学生留遗书两次失联 曾被父亲打骨折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5月16日 12:33 来源:每日人物

“孩子找到了,一切平安,谢谢您。”

5月15日下午两点,青岛崂山八中再次失联的同学小硕的姐姐给《每日人物》发来了回复。

在青岛崂山的15岁男孩小硕,由于自己是同性恋的身份,长期以来遭遇校园霸凌和家庭暴力。最严重的时候,左手手骨被父亲打致脱臼,更多的时候是来自家人的不理解和质问:“你是不是有病,你是不是变态?”

最终选择在5月14日晚上11点,在微博发出一篇2000字的遗书后失踪。

所幸青岛警方及时介入,在小硕的奶奶家将其找到。随后,趁着上厕所的机会,小硕再次出逃。直到5月15日下午两点再次被找到。

事情远未结束。小硕在微博里公布了自己的班级、姓名,同时还激烈批评了自己的父亲、老师——接下来,他将如何面对自己?如何面对同学和家人?又如何面对未来的生活?

即便留遗书自杀,小硕的父亲也否认儿子系同性恋的事实。据《新京报》报道,小硕父亲回应称,“没有这回事,他叛逆,瞎编的”。

临近的5月17日的国际反恐同日,世界卫生组织在29年前第一次将“同性恋”从精神病名册中移除,但直至今日,世人对同性恋的恐惧、不解、歧视依然时有发生。

15岁的青岛少年小硕

出走的少年

小硕的出走,发生在一次极端的家庭暴力之后。

在今年的一段时间里,在向母亲出柜之后,小硕常常躲在房间里,用逃避的方式来逃开非议。

但在家里,他无处可逃。父亲用斧子把小硕的门砸开,然后父子二人打了一架,“我掐住他的脖子,然而又松手了”,小硕在遗书里写道。这或许更加激怒了他的父亲,他被父亲用手抓住头,狠狠往墙壁上撞,身上也不知遭到了多少拳头。

小硕的家乡崂山位于山东青岛市东部,在南北朝时期又称“牢山”。对小硕来说,这可能真的意味着一座“监牢”。因为同性恋的身份不被认可,长期以来他几乎孤身一人。

在被父亲打得最狠的时候,小硕当时想的是,“让我爸把我打死。”

恰巧,小硕的姐姐回到了家,阻止了这一切。在医院,他的左手被诊断为有一块骨头左右脱位。需要住院做手术。

5月13日,小硕写下遗书的前一天,左手刚刚痊愈,他拆下绷带,看到手上的伤疤。“我的父亲,一个懦弱无能,又自以为是的渣男,当年家暴了我的母亲,如今……”

他一度放心不下自己的母亲。在漫无目的走出离家十几里地之外,小硕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只希望能再听听母亲的声音。小时候,小硕曾经生过一场大病,正是母亲一天又一天的在医院照顾他。他觉得世界上只有母亲一个人能理解他,所以母亲一个“硕”字又让他动摇了。小硕回家了。

这本可成为事件的转机。然而离家出走的行为再次被亲人责骂,“你是不是有病,你是不是变态?”

这彻底把小硕推向了另一面。小硕写道,我从后门冲了出来,慌乱中,只拿了那个男人的手机。没错,这个账号是我爸爸的。我会把我想说的,想做的,说给我想告知的人,然后,离开这个世界。”

他决定“用最极端的方式解决问题”——死亡。


小硕遗书,目前已被删除

本来的面貌

在微博的照片里,小硕穿着一身白底黑袖的三叶草T恤,清秀腼腆的脸上带着略显羞涩的笑。你很难把这样一个面孔和自杀、出走联系到一起。

很多细节透露,15岁的小硕身上有其闪亮美好的一面。

初中之后,小硕的学习成绩常常名列前茅,自然成为父母和姐姐口中对外人的谈资:我家孩子考试又得了第一名。

他在遗书中超过三次地提到了自己母亲,讲述了其对母亲的爱和感激;即便他憎恨的父亲,在其离家出走时拿走父亲的手机,但在准备死之前依然不忘说会想办法把手机还给父亲……

这些特质也从其他的渠道得到了印证。在一份《2017年全国中学生英语能力竞赛青岛赛区决赛通知》中显示,小硕成功进入了青岛赛区决赛。

实际上,与其他的同龄人一样,在生活和个人爱好中,小硕是一个普通男孩子。

小硕用“泞玉丑兮”作为自己的账号,他在网上留下了自己的足迹。

他热爱音乐,在某音乐APP中一共收藏了168首喜欢的音乐。他听得最多的一首歌是已经去世的歌手姚贝娜的《也许明天》。这首歌里有句歌词,“越心痛就越快乐,越想快乐越寂寞。”

他也热爱电影。常常为喜爱的电影写影评。他最喜欢的电影是李安导演的《断背山》,最喜欢的其中的一句台词“jack,I swear”。他把这部电影形容为“陈年老窖”。

他也像其他中学生一样,有时候喜欢玩手机游戏,比如《王者荣耀》。在今年3月份的一篇帖子里,他还详细的分析了自己喜欢使用的游戏角色。

和解与抗争

但同性恋的身份,让小硕的一切都变得沉重了。

沉重的一面来自于学校。他在遗书里写道,“我是从小被身边的人,学生们,老师们,或者其他的人们讽刺挖苦,拳脚相加长大的。我也知道,这是不少gay的童年经历。不谙世事的我们不明白反抗,也不敢告知于老师家人、朋友,我甚至不敢自我肯定。”

他总结道,“我害怕,恐惧这个世界。”

之后,小硕变得有时候疯疯癫癫来伪装自己,有时候浑身长满了刺、缩进壳里,有时候又把自己封闭到自我的世界中。最终,他成了一个在学校形单影只的人。他向自己的老师诉苦,老师却拿棍棒打他,告诉他,阴阳结合才是对的,他只不过是“新时代的变态”。

沉重的另一面来自于家庭。此前,他向母亲一人出柜,母亲在某种程度上理解了他。不过,其他所有的亲人都觉得他“有问题”。几天之前,他离家出走从同学家回来,却发现他们全家所有人都去外婆家了,家门紧锁他进不去,他觉得“自己被抛弃了。”

再后来,就是与父亲之间发生的暴力冲突,随后是医院里的手术、住院。

小硕遭遇到的,几乎是大部分同性恋群体都遭遇的“恐同”问题。其中甚至不乏一些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伟大人物。比如计算机之父、人工智能之父、英国数学家、逻辑学家图灵,他生于一个同性恋被明确为有罪的年代。被人发现之后,警方给他了两个选择:坐牢、或者化学阉割。

注射了荷尔蒙之后,图灵更加被社会孤立,最后1954年6月8日,图灵被发现自杀于床上。

在国内,同性恋遭遇的歧视和不公正的待遇时有发生,甚至有同性恋因身份歧视而选择自杀。

2014年,两名同性恋约会开房后因100元发生纠纷,被路人拍下视频爆光。其中一个主角因此被公司解雇,起诉维权也遭败诉。2017年,31岁的山东教师明珏也因同性恋身份在家长前曝光,被校方决定开除。同年6月6日,在江苏淮安,一名同性恋大学生被发现烧炭死于家中。

最近的一次,是在4月27日。一位在浙江湖州市练市镇政府工作的公务员,因同性恋身份遭受到排挤及不公待遇等问题,留遗书自杀未遂。


小硕留遗书后,很多网友包括警方阻拦其轻生

最后的余响

“善良的,美丽的,有良知的人们,我相信你们能构造合理的世界。” 在遗书的最后,小硕写道。

他觉得,如今这个世界对他这样的同性恋群体来说,“不合理”。

实际上,中国的同性恋群体有相当大的数量。

我国官方2004年12月1日首次公开发布“同性恋白皮书”,称中国目前处于性活跃期的男同性恋者超过1000万人。而按照世界公认的数据,即同性恋人口占人口总数的4%至6%的比例,中国大陆的同性恋总人数超过4000万人。

然而,在这个庞大的数字下,同性恋群体的自杀率和抑郁率显著高于其他群体。

外媒报道,美国疾病控制中心首份全国性同性恋青少年调查报告显示,同性恋和双性恋高中生的自杀倾向要比异性恋高中生高出4倍。报告证实,LGB(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青少年和直人青少年之间的健康状态存在差异:前者要比后者经历更多的负面健康条件。

对小硕来说,他曾经试图抵抗这个“不合理的世界”。他鼓起勇气,“面对千军万马”。

但最后他失败了,他说:

“身后的人将我一刀毙命。”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