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见两万字发声背后,任正非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5月23日 11:39 来源:多维新闻

近一段时间以来,中国高科技企业华为公司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5月16日美国正式把华为列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之中,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同时签署行政令,限制美国企业购买威胁国安的产品及技术,指向华为。5月20日路透社报道,拥有安卓(Android)系统的谷歌(Google)将会暂停与华为在软硬件方面及技术服务上的合作,华为可以继续使用免费的安卓开放源代码操作系统,但不能够使用谷歌专属的软件及服务,例如Gmail、YouTube、Chrome 浏览器。美国这一系列针对华为的组合拳,令许多人担心华为将会被迫陷入至暗时刻。

美国的一系列封锁围堵措施,让许多人担心华为公司的处境(图源:AFP)

尽管后来美国商务部又决定正式推迟对华为进行的出口禁令,予以90天的临时执照,谷歌也随即表示推迟停止和华为的部分商业往来,但华为的前景还是令人担心。在此之际,向来以低调著称的华为创始人、总裁任正非以两万字采访回应了外界疑虑。

面对记者追问美国一系列封锁压制举措的影响,他首先表现出作为华为掌舵人应有的淡定从容。他说“在最先进的领域不会有多少影响,至少5G不会影响,不仅不影响,别人两三年也不会追上我们的”,“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我们最重要的还是把自己能做的事情做好,美国政府做的事不是我们能左右的”。他非但不抱怨,不诉诸廉价的悲情牌,不意气用事,反而很有自信、底气和定力。他之所以能这样,是因为他在许多年前就已经未雨绸缪了华为的极限生存,耗费重金和人力从事芯片和操作系统的研发。这正是近来备受海内外舆论热议的华为备胎计划。

任正非说,多年前他就告诉华为同僚“迟早我们要与美国相遇的,那我们就要准备和美国在‘山顶’上交锋,做好一切准备,从那时起,就考虑到美国和我们在‘山顶’相遇的问题,做了一些准备”。相较于去年另一家中国高科技公司中兴由于美国一度实行的出口禁令,立刻陷入休克困境,差一点破产,华为的未雨绸缪确实有先见之明和忧患意识。这也反过来说明今天世界虽然全球化蓬勃发展,合作共赢已经是时代潮流,但终究还得受制于以民族国家为基础和利益导向的世界秩序,不能没有最坏的准备。那些固步自封、孤立于世界体系的观念和行为固然绝对不可取,满清的闭关锁国即是深刻教训,可另一种完全把希望寄托于世界产业链分工的想法,同样过于短视。以此而论,任正非担得起高瞻远瞩的赞美之词。

在美国围堵压力下,任正非还能如此淡定从容和理性开放,堪为中国企业家的典范(图源:Getty)

孟晚舟事件的发生,既打击了华为公司,也损害了美国在许多人心中的形象(图源:Reuters)

任正非有同理心和胸怀,他理解谷歌公司在美国出口禁令下的行为

其次,任正非在采访过程中透露出的开放、包容、清醒和格局,亦是难能可贵。华为备胎计划只是预备极限生存,“胎不坏,为什么要用?”他还是希望“美国公司继续能给我们供货,我们共同为人类服务”,“我们不会排斥美国,狭隘地自我成长,还是要共同成长”,“我们将来还是要大规模买美国器件的,只要它能争取到华盛顿的批准”,“他们能获得批准的话,我们还是会保持跟美国公司的正常贸易,要共同建设人类信息社会,而不是孤家寡人来建设信息社会”。他特别强调“和美国在‘山顶’上交锋”只是以防万一,“最终,我们还是要在山顶上拥抱,一起为人类社会做贡献”,“自主创新作为一种精神是值得鼓励的,站在人类文明的基础上创新才是正确的”。凡此种种,说明他清醒认识到纵使孤立主义眼下来势汹汹,但终究只是历史长河里面的支流,合作共赢、命运与共才是人类社会的持久之道。这也是中国古代天下体系和今天命运共同体理念,所共同追求的境界。

他还能以包容心态对待美国企业,理解美国企业的行为。与中国舆论场上一些盲目反美的民粹主义不同,任正非说“我们还是要非常感谢美国公司的,三十年来美国公司伴随着我们公司成长,做了很多贡献,教明白了我们怎么走路”,“美国大量的零部件、器件厂家这么多年来给了我们很大支持,特别是在最近的危机时刻,体现了美国企业的正义与良心”。他提醒人们美国是法治国家、企业不能不遵守法律,呼吁中国“媒体也不要老骂美国企业”,“美国企业和我们是共命运的”。就以Google为例,针对人们担心以后华为不能用最新的安卓系统,他说“Google是一家好公司,而且一家高度负责任的公司,它也在说服美国政府解决这个问题。”

不仅如此,面对中国舆论上把支持华为上升到支持爱国的论调,他反驳称:“那我的小孩用苹果,就是不爱华为了?不能这么说。”他进一步说“不能说用华为产品就爱国,不用就是不爱国,华为产品只是商品,如果喜欢就用,不喜欢就不用,不要和政治挂钩,华为毕竟是商业公司,我们在广告牌上从来没有‘为国争光’这类话”,“茶余饭后说两句过头话没问题,但是千万不能煽起民粹主义的风”。一段时间以来,由于中美贸易战的持续升级和美国对华为的轮番围堵,在中国舆论场上激起了一股民粹主义反美情绪,个别人甚至提出“支持华为、抵制苹果”的论调。在这样的氛围下,任正非果断表示反对,展现了他的务实理性和开放胸怀。

同样情况,与一些盲目自大的狭隘民族主义不同,他理性认识到“就我们国家整体和美国比,差距还很大”,“我们首先要肯定美国在科学技术上的深度、广度,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我们还有很多欠缺的地方,特别是美国一些小公司的产品是超级尖端的。”作为中国第一流企业的掌舵人,亲身参与到中国高科技企业在全世界竞逐的他,尚且如此理性承认不足,那些整天鼓噪“中国赢了”的人可休矣。

《厉害了,我的国》之类的论调,高估了中国的实力,容易助长民粹主义(图源:VCG)

再者,任正非对现状有深刻的批判认知。针对中美的综合实力差距,他指出“这与我们这些年的经济上的泡沫化有很大关系,P2P、互联网、金融、房地产、山寨商品……等等泡沫,使得人们的学术思想也泡沫化了”,“一个基础理论形成需要几十年的时间,如果大家都不认真去做理论,都去喊口号,几十年以后我们不会更加强大”。他说中国发展工业“已经习惯了只要砸钱就行”,“但是芯片砸钱不行,得砸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但是我们有几个人在认真读书?博士论文真知灼见有多少呢?这种状况下,完全依靠中国自主创新,很难成功。为什么不跨国创新呢?”为此,他主张中国“要踏踏实实在数学、物理、化学、神经学、脑科学……各方面努力去改变”,要“拿出政策来拥抱世界人才来中国创业”。

他批评了中国学术风气,“其实中国五十年代也有很多原创科学家,但是现在都是毛毛糙糙、泡沫化的学风,这种学风怎么能奠定我们国家的基础科研竞争力呢?所以,还是要改造学风。”这种说法与近些年来中国教育界不少有识之士的判断一致,也是当年“钱学森之问”的要害——为什么相比于民国时期,“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的人才?”针对这个问题,中国精英群体是该认真反躬自省。

关于中国将来和美国竞赛,他认为“唯有提高教育,没有其他路”,主张“最主要还是要重视教师”,重视基础教育和基础学科。他以自己父母为例,提到中国教师“政治地位低、受人歧视、经济待遇差的窘境”,说“父母这一辈子做教师的体会对孩子们的教育就是一句话‘今生今世不准当老师’,如果老师都不让自己的孩子当老师,国家是后继无人的”。这是中国被诟病多年却亟待解决的老问题。

总之,在篇长达两万字的采访里,任正非的自信从容、睿智理性、开放和批判意识,都溢于言表,以至于有不少人称赞他有政治家、战略家的高度和风范。这也侧面解释了华为之所以能在激烈的世界高科技竞争中后来居上。中国舆论场上那些浮躁、自大、狭隘的人,应该认真读读这篇采访,别再自以为是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成就,某种程度上来讲,正是来自于遵循任正非所说的朴素道理。今后中国只有继续虚心学习,不自大不封闭,重视基础教育和研究,踏踏实实解决薄弱短板,自然能涓涓细流汇聚成江海,真正立于不败之地。

进入无忧资讯《孟晚舟引渡案》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