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澳洲真人秀告诉你:什么样的前任可以复合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6月1日 16:33 来源:看看澳洲

分手之后,会和前任保持怎样的关系?

常见的有两种:

一 是嘴上老死不相往来,手却不听使唤地频繁打开人家的社交账号。

二 是藕断丝连。

还有些分手的恋人在重聚后,会发现一种特别的吸引。

就像伯格曼的《婚姻生活》里青年时决裂的两个人,多年后在一间海边的小屋里深深相拥……

Lens之前推送过一篇阿兰·德波顿的《为什么你会和错的人结婚》,里面提到,我们在感情上容易遇到问题,是因为我们既不了解自己,也不理解别人:

“在结婚之前,我们很少去探究自己身上复杂的一面。当恋爱关系的开始让我们自身的缺陷暴露出来时,我们会很容易把责任推给对方,然后分手了事。”

……

最近看了一档澳大利亚真人秀,《与前任约会》。

顾名思义,让那些对复合心存幻想的前任们再接触,三周后决定是否正式复合。

将这几个人复合过程剖开,大多数人关于复合的答案可能也写在里面了。

1

因异地而结束的关系

彼得和黛安是20来岁时相爱,因异地而分手。

再见面,已是28年过去。

双方各自都已离婚,孩子近成年。

彼得说:

“我没有一天不在想她。即使在婚姻中时我也是如此,没有一天例外。”

但对于黛安来说,

年轻时的感情固然美妙,却也没那么重要。

独身多年的生活已将她调整到了一个理性自如的状态。

“如果我没有看到特别不可思议的美妙,我就不要了。”

见面前,彼得紧张地在摩挲着小手指。

“我最希望的是听到她的声音。”

见面寒暄后,她的声音慢慢与记忆吻合时,他的心终于放松下来。

见面异常愉快。

这段感情就像是神奇地被”冷冻“了起来。

年少时由荷尔蒙和冲动激发的爱情,直接越过青年的挫折和中年的琐碎,跳到了闲逸的、成熟的年龄,

反而拥有了更多的自由和无所畏惧。

彼得说:“就是个童话”。

他们很快投入到爱情里,”像重返少年。“

黛安用“犯罪同伙”来形容他们的新关系:

感情里总是要面对这样的问题:

是接受真正的我,还是让我去改变?

如果自己的真实生活状态会伤人,那我要从此“夹着尾巴做人”吗?

这里要highline一下这对情侣的一个矛盾解决方法:

黛安在离婚后养成了克己高效的生活方式,

连厨房的大理石台面要擦到蹲下平视看都不能有痕迹。

被她的龟毛折磨了一天的彼得有点崩溃。

矛盾出现后,两人选择了沟通,约定:

不要一味取悦对方而掩藏自己的想法,因为接下来要面对的是真真实实的生活。

最后无论谁做妥协,至少做到换位思考, 这样解决事情的轮子才能向下滚动。

“我想要诚实,而且我想要你做自己。”

然后,他们决定择日举行婚礼。

2

一对不平等的关系

下面这段失败之爱发生在埃里克和劳伦20来岁时。

那时,埃里克唯自我为中心。

“我那时是个工作狂。而且生活很规整,每天要锻炼四到六个小时……她总想和我在一起,可我没办法给她。现在看来,我那时候完全就是个傻屌。”埃里克懊悔地回忆说。

第六次分手后,她再也没有回头。

却成了埃里克心中难忘的“白月光”。

他存着两人所有的照片。

“六年里,每次我有不开心,就靠这些照片好起来。”

这些年里,即使在与其他女性交往,他心里还是拿她出来做比较。

“和她分手成了我一生中最大的遗憾,我觉得再也找不到像她这么好的人了。”

这次见面,他坚信自己已经发生了变化,下定决心“改过自新”了。

所幸,劳伦也没有放下这段深刻的感情。

重逢的一幕很动人。

劳伦很高兴,但也充满了疑惑。

而且,她不断地强调:

“我和当初我们在一起时不同了。也许你会惊讶于崭新的我。”

“现在的我变了,我会尊重自己的感受,不再一味对你委曲求全。”

但沉浸在幸福与狂喜中的埃里克,似乎没听懂。

见面之后,埃里克对节目组说:“她一点也没变啊。就像时间冻结了一样。”

“一模一样”的熟悉感,让他感到安心。

接下来,埃里克积极制造各种约会惊喜:

带她去溜冰——去他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

带她去上裸体课——一人裸体一人画的小把戏

......

场面很甜,看得人脸红心跳的.......但是......

两周过去了,她连手都不让他牵。

劳伦的顾虑很清晰:“他可能还和以前一样。”

埃里克试图做东西给她吃,烤了鸡翅。

但家里既没盘子,肉也没熟。

他在为赢回她的心努力表现,但他其实并没有本质上的改变……

很快两人就发生了分歧。

当埃里克高兴地拿出珍藏的、当年给劳伦准备的生日礼物————一笔丰胸资金,

同一段记忆在两个人脑海中被修改成了不同版本:

劳伦认为这是他在隐形逼自己去改变外形;

而埃里克认为自己只是在满足劳伦心中的期待。

她认为:过去,她做了一切他想让她做的事,以期盼他哪一天真正“爱上自己”。

一次次争吵后,埃里克总是重新鼓起勇气,诚恳地表示:

“我已经变了,我以后不会这样的。”

他也确实有诚意,

本来对猫毛过敏的他还去给劳伦遛猫……

在最终选择的前一天,劳伦与他牵了手。

他们还聊到关于婚礼的想象……

然而,劳伦最终选择了不复合。

她艰难地讲了一个对自己也残酷的事实:

即使他真的改变,自己也无法重新心动了。

有人评论说,“从一开始,她就给我一种感觉,她真正想要的就是拒绝他,即使这是一种潜意识的动机。”

未尽的感情、未被破坏尽的感情容易复合。但常年的不平等关系,则会把感情里连最潜能的部分都耗尽了。

在伤害中积攒的自我保护机制,会使得情感联结再难产生。

劳伦想,该与这不快乐的12年告别了。

“如果不是这最后一次机会,我也不会有机会让自己意识到:我的心该翻篇了。”

3

时间能解决的问题:很少

还有一对情侣,卡姆和凯特,当初是因背叛分手。

他们诚恳地沟通了关于重建信任的问题,

即使在信心奔溃时,也下意识紧握着对方手,最终顺利复合。

另外一对,杰瑞米和梅格,他们是节目里发展最快的一对——也是分得最快的。

他们总是充满欢乐与激情,但矛盾处理能力又几乎为零。

一个情绪不稳定,另一个缺乏安全感

他们像两个长不大的孩子,只愿意注视爱情里好的一面。

这对情侣恋爱的七年里争吵分合无数。

四年后再重聚时,失望地发现时间没有对他们的矛盾做任何修复。

他们非常困惑,为什么爱不能超越一切?

杰瑞米和梅格这种情况在你周围应该也很常见。

这类感情,明明没有不忠,没有异地,没有任何外力阻挠,但他们的关系总是时刻处于一种分崩离析的边缘。

有读者曾给我们讲述自己的情况:

“我们半夜争执不休,我不睡,非要搞清楚,甚至以死相逼,吵架,抱头痛哭,和好......我们反反复复只为求证一件事:你爱不爱我?你会不会一直爱我?……有着对感情失控般的贪求。”

心理学家弗洛姆的《爱的艺术》里提到这类情况时,如此评价:

“人们往往把这种如痴如醉的入迷,疯狂的爱恋看作是强烈爱情的表现。而实际上这只是证明了这些男女过去是多么寂寞。

在弗洛姆看来,爱情是一种劳动和努力:

“爱情只能产生于这样两个人中间,这两个人都从他们生存的圈子里跳出来并互相结合,同时他们每个人都又能脱离自我中心去体验自己......”

“能否学会爱取决于人的自恋程度和能不断培养自己的谦恭、客观性和理智。我们应一辈子为此而努力。”

感情的存续,最终关乎的其实无非是个体的成长。

当人总是拒绝成长或者假性成长,关系就会变得不堪一击。

在“你在之前的交往中学到了什么”这个问题,我们曾做了一个小调查:

A(男,29,沪上白领):诚实。

B(女,硕士毕业一年):不要害怕暴露自己的真实,不要害怕失去她。

C(男,38,才子,睿智敏感):如果性格不过关,就都不会考虑了,比如控制欲和独占欲太强烈。人们常常忽视这点,而去夸大容貌、家世这些因素。

E(25岁,聪明可爱型女生):意识到很多“原则”其实都是偏执,比如我原先不许他抽烟喝酒,说那是我的原则,真是毫无道理。当你自己的爱情观没能独立于原生家庭的时候,很难拥有真正的爱情。

……

这些经验,也未尝不可用来重建与修复自己与前任的关系。

婚恋专家还给出了一个最容易被忽视的忠告:

——如果你正在考虑与前任复合,请把它当做一段全新的关系。

如果有过和前任复合的经历,

说说你的感受……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