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班是噩梦,这个国家的通勤地狱令路上变炼狱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6月6日 14:04 来源:看看澳洲

话说,

在东京工作或者上学的人,对“通勤地狱”这个现象应该习以为常,但是对于第一次到东京的外国人来说,这幅画面估计会令他们非常难忘。

日本的通勤问题,如今几乎已经成为一种现象,甚至还有人在东京游记中标记什么时候在东京哪条线能够感受到日本奇观——“满员电车”。

东京作为日本的中心城市,日本政治、经济及文化的交汇中心,人口是相当密集。近日一份最新的世界人口密度排行榜中,日本东京依然名列第一。

从19世纪70年代,日本人口大量增加,那时东京已经成为全球人口数量最多的都市圈。

而东京的地铁线路发达,准时准点,到点了肯定会有电车靠站,所以地铁成为日本人们出行优先考虑的通勤工具。

东京地铁是亚洲最早的地铁,拥有长久历史,建于1927年。

早在1970年,东京上班高峰期的地铁就是这个样子。

有很多日本人有汽车都不开,公交也不坐,选择来挤地铁,难道是因为地铁比较快,不会堵车?

非也...

根据统计,日本全国上班族平均一天要花1小时19分钟通勤,而东京上班族平均通勤时间更是高达1小时42分钟。

最近就有一位台湾网友在一个论坛上发帖惊叹日本人对通勤时间的忍受力太惊人——他认识的两名日本警察朋友,因为没住宿舍,每天光是通勤居然要花3个半小时。

这个网友表示,自己每天通勤则需要花2个多小时已经疲惫不堪了,可是有些日本人下班之后还要去应酬,让他对日本人是怎么忍受那么长时间的通勤感到好奇。

底下有网友留言,

“若想在日本市区居住,价格贵到宁愿通勤”,“因为如果想省时间(住在市区),你就要不吃不喝十年”。

也有人透露,日本城市住宅与商业区分离,因此通勤时间长也很正常。

其实一直以来,其他世界各地的网友其实也一直很好奇日本上班族的通勤文化,比如之前有一个生活在日本十多年的博主,就曾经决定跟拍他的日本朋友Emi,看看普通日本人上班的一天。

清晨6点半,闹钟响起。Emi起床了。

这个24岁的女孩纸,是一名东京上班族。

为了早上节省时间去上班,Emi一般晚上睡觉前就洗好澡了。因为赶时间,Emi起床后就匆匆忙忙地洗脸刷牙,就连化妆,都是在5分钟内搞定。

打扮好的Emi,坐下来吃早餐。一般情况下她是没时间吃完早餐的。大多数日本人都是在上班路上在便利店买个早餐,边走边吃。

Emi如今还是和父母住在一起的,所以早餐也是妈妈为她准备好的。毕业之后很多年轻人还是选择和父母住在一起,这个现象在日本很普遍。

7点15分,Emi出门上班去了。因为住的地方离地铁还有一段距离,Emi每天会从家里出来走路10分钟到最近的地铁站。

Emi感到比较幸福的是她不用中途换乘。在日本很多学生或者上班族一大早就要起来,而且有的可能中途还要换乘几趟地铁,甚至要走好几公里的路。因此通勤时间最少一趟40多分钟,最长可能要好几个小时。

8点15分,Emi到达她的终点站。她说感觉像一个小时。有时候如果她睡过头的话,那么地铁就会很拥挤。

下了地铁之后,还要走一段路,8点25分,Emi到达公司。她7点15分出门,那么在路上通勤的时间就花了她1个小时。

不过Emi已经算是比较幸福的上班族了,还有眼尖的网友看到,Emi下地铁后,妆发依然那么完整,事实上这是因为Emi那天很早起来了,所以错开了高峰期。

东京地铁的高峰期是从早上7点50分到8点50分,迫不得已在那个时间段出行的人,就没她那么幸运了。如果下了地铁,鞋子依然在的话,那已经是非常成功挤地铁的一天。

而早上的上班高峰期比晚上下班的高峰期要恐怖得多,因为晚上有些日本人会加班,去应酬或者去其他地方吃饭聚会,所以回家时间不一,人流也会分散很多。但是早上人人都差不多时间上班,一下子涌入的人流便使地铁拥挤不堪。

除了高峰期,“地狱线”也是日本人心中的噩梦。根据日本国土交通局发布的调查结果,2018年全年东京31条地铁+JR电车中,有11条线路在通勤高峰期是处于地狱级别的混杂率,也就是所谓的“地狱线”。

以下是部分“地狱线”,而地狱之最的东京东西线,混杂率高达199%。

那么到底什么是混杂率呢?这个数据是如何得出的?

用一个数学公式表示即是:

混杂率=车内实际人数÷(座位+站位)x100%

日本国土交通局用图例告诉我们各个混杂率代表的意思:

100%——理想的乘车状态,可以找到座位、拉环或者是可以使用门附近的柱子

150%——虽然人多,但仍然可以舒适地阅读报纸

180%——必须要扭曲自己的身体,在人群中寻找缝隙,见缝插针,若要阅读报纸可能会有一定的压迫感

200%——摩肩擦踵、人群汹涌,仅能阅读小本的书籍或杂志

250%——可能没有拉环或者柱子能使用,电车摇晃时必须依靠其他乘客来保持平衡,身体和手都动不了

虽然最恐怖的线路的平均混杂率是199%,但是并不是每个车厢都是平均的,有些车厢靠近出口的会更加多人,有时候超出250%的混杂率也是有可能的。

这种满满车厢都是人的电车,被人们称为“满员电车”,而且这种超过250%混杂率的电车是非常恐怖的,随时一不小心还有事故发生。

在2014年就曾经发生过东京东西线由于载客量过大,乘客过度拥挤而导致车厢玻璃破裂的事故。该事故在现场造成乘客恐慌,所幸并没有人员伤亡。随后地铁工作人员有序地处理玻璃碎片,以免乘客受伤。

为了保持地铁乘客有序进出车厢,保证车门关上,还有让更多乘客能够挤进地铁,日本还衍生出了一个独特的职业——地铁推手。

在高峰期,地铁站人头汹涌,地铁车门都难以关上,这时会有一个戴白手套的人出现,他会在你身后,把你推上地铁,直至车门顺利关上。

这个职业历史悠久,最早在1955年出现,当时被称为“旅游整理负责人学生班”,多数是由铁路工作人员和学生兼职。

但如今地铁推手已经成为一个固定工种,年收入一般在250万—500万日元,折合成人民币12万-25万。看起来这个工作好像很简单,不就是推人一把吗?

但是这个工作是个相当大的体力活,而且还要保证人身安全,以及接受相关的训练,比如关于如何把人推进去而不让乘客跌倒。

除了地铁推手能够目击每天地铁高峰期时挤压场景以外,德国摄影师Michael Wolf用了15年的时间,每天在高峰期到东京的地铁,用镜头记录下上班族们的表情。

他把这个影集称为《东京挤压》。

在他的照片中,无数面孔扭曲地挤在东京地铁的车门玻璃上。有疲倦不堪在打瞌睡的脸,有生无可恋的脸...

在Michael的镜头下,人们在车厢内挤得像在罐头里面的沙丁鱼,在冬天,漂浮着热腾腾的蒸汽,人们无处闪躲。

为了改善这个现象,日本人也推出了很多办法。

比如为了缓解高峰期的通勤压力,东京地铁公司推出了用免费美食来鼓励大家早出门。

如果乘客连续10天搭乘早上6点10分到7点10分的班车,可以获得一份免费的天妇罗或荞麦面。公司发言人山口孝弘表示:“我们希望这项运动鼓励更多的人错峰乘车,帮助减缓高峰时段的拥挤。”

由于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即将到来,日本政府也着手呼吁和倡导企业能够加入,建设日本远程办公环境还有设立弹性上班时间和地点制度,以此来缓解奥运会到来时新增的人流压力。

目前日本职场比较常见的弹性上班时间制度,是在公司原定的上班时间前后留有一段缓冲的时间,让员工自行决定实际上班时间,只要其在公司工作满8小时即可。

这样的好处是员工能够避开交通高峰期错峰出行,而不需要和其他上班族一起挤地铁,还有地铁上人流分散后,运输部门的压力也减少了。

虽然错峰出行,灵活办公时间和地点看起来是可行的解决办法,但是这并不符合日本人的职场文化。在日本,人们以拼命工作为荣。而且日本人也非常“合群”,如果上司还在加班,有时候他们会不得不留下来加班...

曾经找工作的期望是准时下班不要加班,

如今还要祈祷上下班路上可以轻松点,

想想有点心酸...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