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12万赴缅相亲反被扣押:跨国婚姻背后的骗婚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6月8日 15:14 来源:每日人物

律师提醒,在我国任何买卖婚姻的行为都是违法的。除了可能会遭受蓄意的诈骗外,即使感情稳定也会面临诸多风险。来中国的女子多为黑户,无法获得应有的权益,随时都有可能被遣返原籍,子女身份也存在非法化的风险。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缅甸在6月5日开庭审理一起江苏小伙缅甸相亲案。去年8月,江苏小伙林然花12万赴缅相亲,却被当地警方以涉嫌贩卖人口罪而扣押。

高价礼金、房产、学历已经让中国娶妻变得越来越困难。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男子选择和邻国越南缅甸等女子通婚。数据显示,我国边境跨国婚姻呈快速上升趋势,且大多数女孩是经人介绍嫁入中国,同样该类跨国婚姻也伴随着诈骗、拐卖和偷越国境的风险。


中国驻曼德勒总领馆发布提醒/图源网络

律师分析,目前跨国婚姻女方多为“三非人员”,非法入境、非法居留、非法用工,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很难的到保障。

一见钟情的缅甸女孩,其实是个云南人且早已结婚

2017年底,张军在云南旅游的时候,对来自缅甸的女孩李玉一见钟情。认识十天左右,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

据张军回忆,李玉的母亲王菊告诉他,想要和自己的女儿结婚,就要留下彩礼。一番协商后,二人就52000元的彩礼钱达成一致。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张军在云南时先给了李玉母亲16000现金后,又将2万元的银行卡给对方。在自己和李玉回到河北老家后,告知女友母亲银行卡密码,钱也随后被取走。

相识一个多月后,两人在位于河北赞皇县的男方老家结婚。接着,张军把剩下的16000元打到李玉母亲的银行卡上。

2018年1月25日,张军收到短信提示,对方支取了卡里的钱。次日,李玉曾短暂“失踪”,被张军找到。27日,李玉彻底“失联”。

事后,张军和家人开始怀疑李玉的身份。

在他们的印象中,李玉和她的母亲身上有太多疑点。最明显的一点是:二人身为缅甸人,却不会说缅甸语。

报案后张军才知道,李玉的姓名、身份、和妈妈都是假的。实际上,“李玉”和假“妈妈”同为云南省盈江县人。其中,2015年“李玉”曾和同村一男性结婚,并育有一女。

在本次案件中,假“妈妈”王菊伙同“李玉”骗婚,通过索要彩礼骗取钱财。日前,两人均已被判刑。

合法办理结婚证3个月后,爱玩抖音的妻子消失了

娶了“货真价实”的外国女孩之后,也不一定高枕无忧。因为你并不知道,这些女孩嫁给中国丈夫的真实原因,以及她们究竟如何越过国境来到中国的。

2019年1月,离过农历年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家住温州的赵波萌生了要买一个老婆的想法。31岁的他,苦于没有房子至今未能娶妻。

“在温州娶个老婆彩礼最少得30、40万,没有房子没有姑娘会嫁给你的,想都别想!”赵波的朋友告诉每日人物,车、房是温州娶妻的必备条件。

通过朋友,赵波联系到一家本地涉外婚姻中介。隔日,中介带着两位姑娘让赵波挑选。赵波选中了年仅21岁的阿杜,阿杜也当即表示喜欢赵波,愿意和他结婚。

在这种涉外婚姻中,年轻姑娘总是抢手的。有时候会遇到有几个人同时相中一个姑娘的情况,这时候中介便会坐地起价,出价高者得。

阿杜就是中介所谓的“抢手姑娘”。为了得到阿杜,赵波将最初定价的12万提高到了17万。两人见面当天就和中介签订了协议,随后,二人又去民政局办理了结婚证。


两人的结婚证/图源受访者

尽管听过很多新娘逃跑的事,赵波认为只要对她好就可以了。

刚到赵波家第一天,阿杜便要求赵波为她购买iphone X。赵波因经济能力不足,最终为其购买了一部价值3000余元的华为 P20。此后,阿杜用这部手机与远在越南的母亲视频通话,并要求赵波为母亲发去1000元红包。除此之外,赵波每天还会给阿杜100-200的零花钱,白天赵波去上班,阿杜就在家刷抖音。

让赵波没想到的是,阿杜还是逃跑了,而且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一场蓄谋已久的诈骗。

通过监控视频,有两位男子多次出没在赵波居住地附近,并曾向邻居打听阿杜。没过多久,阿杜在赵波上班的时候带着钱财、首饰、手机不慌不忙的离开了家,消失在没有监控的地方,再也没有回来。

赵波跑到派出所报警,派出所给出的回应是,只能等抓到人再说。

北京市京师(上海)律师事务所婚姻家庭部主任魏绍玲律师解释,“这种情况普遍存在,即使办理了相关合法手续,新娘逃跑之后男方找新娘追回损失的希望是非常渺茫的,但男方可以向中介以服务合同无效为缘由进行索赔,请求法院判令中介返还介绍费等经济损失。”

中介方已经承诺将分两次退还赵波15万损失。目前为止,赵波只收到了2万。此后,他除了等也没有什么办法。他现在只希望自己能够找回阿杜,和她办理离婚证。

至今,阿杜已经消失近20天。在阿杜的抖音主页中,可以看到其发布的179个视频,视频中还能看到赵波为她买的金项链。

涉外婚姻中介,或涉偷越国境罪

在众多跨国婚姻中,婚姻中介是不可缺少的一环,他们通过资源介绍并帮助邻国女子进入中国,并从中赚取大额非法利益。在婚姻介绍的外衣下,还藏匿着拐卖、偷渡等非法行为。


异域风情的美丽女孩/图源网络

魏绍玲称,在我国,从事涉外婚姻介绍是违法的。“对涉外婚姻中介机构有明确的禁止性规定,国内婚姻介绍机构和其他任何单位都不得从事或变相从事涉外婚姻介绍服务。任何个人不得采取欺骗手段或以营利为目的的从事或变相从事涉外婚姻介绍活动。”

2017年,金星和王丽已经安排多个没有中缅护照和签证的缅甸籍女子偷越国境至中国了。

玛刚是一个缅甸女子。她想在中国内地找一个老公,但她并没有进入中国的护照,只有一个有效期很短的缅甸至中国边境通行证。这张缅甸出入证已经超期,且规定只能在中国边境指定的限定区域内活动,不能进入中国内地。

机缘巧合,玛刚认识了王丽的姐姐王梅。在他人的帮忙下,玛刚从云南边境瑞丽来到王梅所在的盈江县。王梅和老公将玛刚在内的两名缅甸女子送往昆明,而金星和王丽则在昆明接应,并将两个女子送往山东菏泽。

从昆明到菏泽的路上,要经过两个检查站。为避开检查,金星和王丽会找当地的黑出租车带玛刚和另一个缅甸女子玛桑走小路绕过检查站,然后他们二人开车过去边防检查站之后再去接应。

就这样,玛刚、玛桑两位缅甸女子,在没有合法进入中国内地的证件和手续情况下,随后分别和山东菏泽两男子组建家庭。

除此,金星和王丽还多次伙同他人安排缅甸女子偷越国境,并作为媒人安排缅甸女子与中国内地男子相亲,收取男方价格不等的彩礼。

案发后,两人因犯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缴纳一定金额的处罚金。

魏绍玲律师提醒,在我国任何买卖婚姻的行为都是违法的。除了可能会遭受蓄意的诈骗外,即使感情稳定也会面临诸多风险。来中国的女子多为黑户,无法获得应有的权益,随时都有可能被遣返原籍,子女身份也存在非法化的风险。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