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欠债逃到中国:我到中国后生活变得更好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6月22日 13:47 来源:环球时报


(图 viaFacebook)

现年39岁的美国男子查得·奥尔布赖特(Chad Albright),8年前(2011年)买了张单程机票,从宾夕法尼亚来到中国广东中山。把他当时欠下的3万美元学生贷款,抛在了身后。

当时年届三十的奥尔布赖特,从宾夕法尼亚州米勒斯维尔大学公共关系专业毕业,已经有3年了。

由于2008年爆发的次贷危机,奥尔布赖特在2007年毕业后的几年中始终无法找到稳定的工作。

他在接受《纽约每日纪事报》采访时表示,在面试中他总会听到同样的话:“对不起,有个人做这行已经10年了,刚刚丢了工作。我得找一个有10年工作经验的人。

由于无法获得持续的收入,他因而无法偿还上大学期间欠下的3万美元学生贷款。巨额贷款把他的生活逼入窘境。

而奥尔布赖特当初在25岁大龄拼命考入大学的初衷,可是为了改善生活啊。

父亲是铁路工人,母亲是美容师,从未上过大学的父母,认为他们的儿子奥尔布赖特要是考上大学,便会有唾手可得的工作机会,前程似锦的快意人生。

奥尔布赖特说他高中毕业后在当地一家披萨店做全职工作,攒钱上大学,25岁时,他进入了宾夕法尼亚州米勒斯维尔大学。由于奥尔布赖特比大多数学生都年长,他被同学排斥,也很难在学业和继续全职工作之间找到平衡。

账单开始堆积,他于是申请了学生贷款,并认为自己毕业后会找到工作,有能力偿还贷款。

“我想要那张文凭,我愿意为之努力。每个人都告诉我这是值得的,”奥尔布赖特告诉《纽约每日纪事报》。

然而,(大学毕业后的)奥尔布赖还是继续送披萨,并应聘公共关系方面的工作。他搬回父母家,拖欠了学生贷款。

“我每个月要偿还400美元的贷款,但我没有钱,没有持续的收入。大学毁了我的生活,”奥尔布赖特告诉这家报纸。

查得·奥尔布赖特2007年12月从米勒斯维尔大学毕业(图 viaydr.com)

2007年奥尔布赖特毕业时,他欠下的学生贷款有3万美元。而根据福布斯的数据,2017年,大学毕业生欠下的学生贷款人均达3.71万美元。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公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学生贷款债务统计数据显示,美国有1.52万亿美元的债务来自为上大学而借钱的个人。超过4400万人欠下学生贷款的债务,10.7%的人拖欠贷款,这意味着他们拖欠还款超过90天。

转机源于奥尔布赖特偶然看到的一段CNN采访。采访中,一位女士向CNN谈论她在中国香港教孩子英语的经历。

“她说,‘我不想回家,’”奥尔布赖特回忆道。“从那时起,我开始考虑在海外教书。”

2011年,在父母的祝福下,他做了一个大决定,到了中国在中山市教英语,当时他负债3万美元。

他说,他一个月只挣1000美元左右,但这已经足够支付房租了,而且他仍然能够凭借自己的这份收入享受生活,因为与美国相比,中国的生活成本太低了。

奥尔布赖特说:“由于欠了学生贷款,我在美国时很多事情都没机会尝试,在中国我有机会做了。我离开美国后,生活变得好多了。我为什么要回去呢?”

奥尔布赖特最终还是回了趟美国,但只是去看望他的母亲。

在中国教书几年后,他搬到了乌克兰,现在是那里的永久居民,从事销售工作。

而奥尔布赖特并非唯一一个为了躲避学生贷款欠下的债务而逃离美国的人。美国高昂的生活成本,加上偿还学生贷款,对一些人来说负担太重了。

“由于我的学生贷款,我在美国的生活水平比不上我在第三世界国家的生活水平,”搬到印度的科罗拉多州人查德·哈格说道。

哈格2011年毕业时负债2万美元。尽管他告诉CNBC,他知道自己的债务比大多数美国人都少,但他入不敷出,那这债务就是“毁灭性”的了。

另一位目前居住在日本的毕业生卡特里娜·威廉姆斯说,她每月700美元的学生贷款账单要求她从事多份工作。

“我每天都在工作。我剩下的钱只够给汽车加油,”威廉姆斯在接受CNBC采访时说道。她还补充说,她和母亲住在一起,买不起医疗保险。

威廉姆斯在2015年移居日本教授英语,她说她考虑过搬回美国,但她知道,一旦她回去了,她面对的就会是工资遭扣押还有不停的催款电话。她的学生贷款债务现在已经超过10万美元。

现在住在乌克兰的奥尔布赖特说,他不曾考虑自己的学生贷款债务,并告诉《纽约每日纪事报》,他已经八年没有核对过自己的贷款债务了。

“我错过了很多东西。我当然想念我的家人,想念我成长的国家,想念和朋友一起观看足球比赛。你知道,我怀念美国的一切,”奥尔布赖特告诉CNBC,“我唯一不怀念的是我们愚蠢的教育体系。”

不过,尽管奥尔布赖特没有打算回到美国,但他仍旧希望学生贷款体系可以有所调整,还希望他的案例能在美国引起关注和讨论。

奥尔布赖特说:“我希望这能引起国会和参议院官员们的注意。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的政府似乎宁肯与伊朗开战,也不愿解决一个影响5000万美国人的严重问题。这就是我讨厌的地方。”

但大家都知道,不管对错,这个人愿意贷款,所以他有100%的责任偿还。这就叫成年人。没有人强迫任何人接受任何贷款。

如果我是美国下一任总统的候选人,我会让他们的贷款债务清“零”。

我儿子看到很多同学用贷款购买游戏系统。他们勉强修完全日制学习要求的最低学分,却不错过任何一场派对或者春假旅行。大多数人没有毕业,而那些毕了业的都用了五到六年时间。我儿子在校其间也工作,暑假做全职工作,在四年内毕业。我很同情这些被贷款所累的学生,但是我也为我儿子难过,他拼命工作,为了少交点学费,他在最短时间内就毕业了。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