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代轰动全国的“聚众淫乱”大案 女子被枪毙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6月28日 16:38 来源:腐姐电影

流氓罪是指公然藐视国家法纪和社会公德、聚众斗殴、寻衅滋事、侮辱妇女或破坏公共秩序以及其他情节恶劣的行为,是1979年颁布的中国刑法第160条规定的一种罪行。1983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严惩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分子的决定》规定了6种提高量刑幅度的犯罪,流氓罪列于首位。

1

1983年中国舞禁初开,人们开始尝试交谊舞,但动作举止更为亲近的“贴面舞”还被视为“流氓舞”。

马燕秦是西安的一位家庭舞会的组织者,作风比较开放。

马燕秦喜爱交际,家中经常有朋友聚会、跳舞,吸引了很多时髦的年轻人。但这种行为在当时引起了极大的怀疑。

“严打”开始后,公安部门迅速将马燕秦收监,还陆续抓审了300多人,成为了当时轰动全国的“流氓大案”。

最后,枪毙了以马燕秦为首的三个人,另有三名死缓和两名无期徒刑。

李兆胜,和马燕秦举办过两次家庭舞会,并有过一次性行为。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袁定之,是马燕秦女儿的朋友,由于坚决不承认和马燕秦有性行为,属态度恶劣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杨和风,举办过一次家庭舞会,邀请马燕秦等人跳舞,尤为严重的是还邀请在西安上学的外国学生参加。他本人也不承认和马燕秦有过性关系,属态度恶劣。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2

1982年12月,28岁的惠利名从西安市某化工厂辞职,在旅游景点摆了个摄影摊,业余时间在一些俱乐部和爱好文艺的年轻人一起拉手风琴。

1983年5月的一天,韩涛找到惠利名,约他到马燕秦家里跳舞。惠利名与韩涛相识于西安市政工程公司的一次文艺汇演。

当时,韩涛是市政工程公司的工人,马燕秦当年42岁,离异,独自带两个女儿,从西安民生餐厅病退,靠劳保生活。

那天,惠利名骑摩托车带着韩涛一起来到马燕秦家。

“当时还有马燕秦的一个女儿也在。”惠利名回忆说。

马燕秦的家只有18平方米,跳舞时需要把床支起来。他们把录音机的声音开到最小,跳“慢二步”。

当时跳舞最流行的音乐是被视为靡靡之音的邓丽君的《南屏晚钟》。4个人一直跳到深夜,当天,韩涛与惠利名就住在马燕秦家里。

“马燕秦睡在一边,女儿睡她身边,旁边是韩涛,我睡另一边。就是一张床上,其实就没睡,大伙就聊天嘛。”惠利名回忆说。

惠利名见马燕秦家十分寒酸,什么都没有,第二天一早,就和韩涛一起出去给马燕秦买了些水果等吃的东西。下午,两人一起离开了马燕秦家。

3

几天后,他们又去找过一次马燕秦,但没有进屋。当时,惠利名怎么都没想到,那一次的“慢二步”让他以无期徒刑入狱。

1983年9月9日,惠利名骑着摩托车回到西安的家中。当时已是凌晨两点,刚躺下,就听有人敲门。

惠利名问:“谁啊?”

外面答:“查户口。”

刚把门打开,就闯进几个人来,把惠利名的手臂拧到了背后,接着有人开始搜查他的房间。

这些人身着便衣,惠利名不明所以。

直到有人掏出逮捕令,冲他喊道:“签字!”

惠利名定神一看,名字中有一个字写错了,说,“这不是我的名字嘛。”

对方踢了他一脚,“签字!”

签字后,惠利名被带上车。

看守所的房间里已关押了30多人,连坐的地方都没有。

很长时间,惠利名一直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何被抓。

直到一个月之后,惠利名被转往西安市五处看守所,被押上警车的瞬间他看到了自己的朋友韩涛。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受到了一个叫马燕秦的女人的牵连。

在警车上,惠利名与韩涛以如此意外的方式再次相见。由于有警方押解,两人无法对话。

在被转移到西安市五处看守所一个多月之后,起诉书发到了惠利名手中。上面写道:积极参加马燕秦组织的流氓舞会以及7个不正当男女关系。

“包括我前妻在内,一共有4个男女关系是真的,但那都是两厢情愿。”惠利名说。

警方最终将涉及惠利名的不正当男女关系确定为4个。在判决中定性为“奸污女青年4名,捕后认罪态度不好”,被判处无期徒刑。

当年的西安市五处看守所属于关押重刑犯的看守所。最初的起诉书发到惠利名手中后,他的“狱友”们轮流看了一遍,大家都说,“你啊,肯定枪毙了。”

4

根据陕西省志的审判志记载,马燕秦被认定“长期有业不就,将其家作为主要据点,纠集流氓分子多次举办流氓舞会,并经常勾引男女青年,出入其他流氓舞场,教唆、诱发多种形式的流氓犯罪。

先后与数十人乱搞两性关系,得款2000余元。容留男女数人在其家奸宿一室。威逼、引诱两个亲生女儿供流氓分子玩弄。”马燕秦最终与另外两名主犯一起被判处死刑。

马燕秦一案的上报和等待批复一直持续了一年半。1985年4月15日凌晨4点,惠利名被从看守所号房里提出,和此案其他案犯一起押上警车,奔赴西安市体育场参加公审大会。

在宣读了各自的刑期之后,案犯被陆续押上刑车。

刑车从体育场的出口门洞穿过的时候,趁没人注意,韩涛突然对惠利名说,“对不起了,老兄。”

惠利名说,“没办法了,我比你还强,我还活着。”韩涛被判处死刑。

刑车绕西安城一圈示众。然后,死刑犯的囚车直接开往北郊刑场,其他案犯的车辆开回看守所。

马燕秦是两枪毙命。

5

马燕秦等3名主犯被执行枪决的第2天,惠利名被从看守所转移到渭南二监。

服刑期间,惠利名服从管教但拒绝认罪。

惠利名利用自己手风琴的特长,在监狱里组织了一个乐队,并主持监狱内部的《醒悟报》。

惠利名称,在这个人数高达100多人的“流氓团伙”中,他只认识韩涛一人,也只和马燕秦接触过那一次,与其他罪犯是在监狱里一起服刑才相互认识的。

至于判决中称,马燕秦曾协助一主犯将自己女儿灌醉,让其强奸。惠利名说,“那个人当时在和马燕秦的女儿谈恋爱,我那次去跳舞,她女儿给我看过两人的照片。”

惠利名一直在渭南二监服刑,经过3次减刑后,于2000年元月刑满释放。惠利名出狱前3年,也就是199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做出修改,废除了流氓罪。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