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曝光活体解剖人畜杂交细菌实验,丧心病狂

2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7月15日 15:21 来源:更美

前几天,一条有关日本731部队的热搜突然空降,原因是共青团中央发布了一条微博,称首次曝光日学者发现侵华日军使用毒气的铁证。

7月7号,正逢卢沟桥事变82周年,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历史学者松野诚也找到一份日本部队的正式报告,里面的内容是“1939年日军侵华期间,日本陆军毒气部队曾在中国北部地区使用过让人体皮肤和粘膜溃烂的‘糜烂剂’、强烈刺激呼吸器官的‘喷嚏剂’毒气弹。”

这是首次有日本文件证实当年日军在侵华战争中使用毒气,原因就在于1945年投降之后,他们将所有的记录文件全部进行了销毁,可见这一份仅存的文件,到底有多珍贵。

所长知道,已经9102年,没有必要再去挑起民族情绪,当年日军做的恶与现在的民众没有关系。

但过了好几天,还是忍不住想写:当年中国人所受的苦难,这一张纸、一份文件怎么能概括的了?说起毒气,每一个中国人应该都忘不了当年恶臭远扬的731部队。

1932年,中华大地正满目疮痍之时,日本人就开始在早已沦陷的东北哈尔滨背荫河区设立东乡部队,也就是731部队的前身,为了掩人耳目,先后还叫了“加茂部队”、“满洲第六五九部队”、“关东军防疫给水总部”。

直到1941年,才正式更名为731部队。

整个部队的首领名字叫石井四郎,大学于京都帝大研究细菌学、病理学,是一个医学的狂热爱好者,曾经为了研究日本的昏睡病,卖掉家里的田地凑足经费,可见其对医学到底有多喜爱。

但没有一个人能用“医者仁心”去形容这个“勤奋型”医生。

在得到微生物学博士之后,他就开始从事细菌学,并沉迷于细菌战和生物战不可自拔,1930年,从欧洲考察回日本的石井做报告称,研究细菌武器已经刻不容缓。

如此极端的狂热分子,当然不愿意和用小动物做实验的医生一样,所以在日本的时候,他就曾设立防疫研究室,后来被人发现这个研究室是用活人进行实验。

对本国人都毫无怜悯之心,也不难理解到了中国之后,他会怎样地肆无忌惮,打着“研究”的名义,披着“济世救人”的头衔,做着欺世盗名、杀人如芥之事。

哈尔滨新疆大街,坐落着侵华日军731遗址,以此为起始点,有3000多能查到名字的中国人,死在了日军手下,而且大多数在死之前,都经受了非人一般的对待。

因为有些行径实在过于令人发指,所以以下内容很有可能会引起不适,所长尽量为大家打码,但打码只是为了让文章更加安全,不是让大家去逃避血淋淋的历史。

细菌实验

上面说到石井四郎研究的是细菌,所以中国人就成为了他的实验对象,有了特殊的名字,“马路大”,意思为试验品,在现代中文中,“马路大”已经特指为在731部队中被做实验的活人。

实验的过程千奇百怪,例如把伤寒细菌注入水果之中,等细菌繁殖成功,就给人吃下这些水果,观察细菌存活情况。

把细菌制成像毒气弹一样,投放到中国人聚集的区域,而日本人自己则全都带上面罩。

中国人在他们眼里,与小白鼠无异。

但这些在其所有的暴行之中,应该算是最“温柔”的,毕竟像什么鼠疫、梅毒、疫病等细菌,统统被日军拿来放到中国人身上进行实验。

就以梅毒举例,他们为了研究梅毒产生的各种情况,强迫父亲与女儿,母亲与儿子发生性关系,甚至如果一个人已经确认感染了梅毒,就会强迫其与一群人共同发生关系,一时之间,梅毒的传播完全不受控制,因为此病死亡的人遍地都是。

如果说一个人对某样细菌抵抗成功,并不代表自己“反抗成功”,反而会被立马投入到下一种细菌的实验中,必须要让他被细菌感染,然后投进下水道,扔进炼人炉。

下图中,一孩子就正在被日军进行细菌实验,孩子已经全身溃烂,痛苦万分,但却得不到任何人的怜悯。

毕竟,在他们眼里,中国人不过就是一个“细菌培养皿”而已,痛苦也好,溃烂也罢,谁在乎?

活体解剖

这个解剖,就是医学生做实验的那种解剖,不同的是,731中的活人在被解剖的时候,没有麻药,原因是日军医生认为麻醉下的数据不准确。

也就是说,几乎每一个被活体解剖的,都是忍受万分剧痛,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开膛破肚,最后不是流血过多而亡,就是活生生痛死。


(正被解剖的人,马赛克掉的部分是被解剖的上半身)

日本著名作家森村诚一也曾采访过“731部队”原队员,他们自述曾将孩子活生生地解剖,拿出内脏称量,放到福尔马林瓶子里时,孩子的心脏还在跳动。


(马赛克掉的是一堆肢体)

更多被活体解剖的人,在解剖结束后,已经看不出人形,只剩一堆肉。这些被用于人体实验的囚犯,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


(731遗址活体解剖雕塑)

不止于此,他们还将不同人的肢体与器官缝合在一起,将女性的子宫安到一个男人的腹腔中,把男性的生殖器缝在女性身上,或者把一个人的腿与另一个人的身体装到一起,来观察肢体的存活情况。

而如此丧心病狂的实验,日军为什么要做呢?官方的回答是,看看人类在不断地失血过程中,都会产生哪些反应,人类内脏到底是怎样的活动机理,如果肢体互换实验有效,那对在战争中残疾的日兵有极大的帮助。

没错,在他们眼里,日本人自己才是人,中国人,不是。

冻伤实验

上面说到,731遗址位于哈尔滨,冬天温度可低至零下30度,所以就衍生了不少冻伤实验。

过程就是在室外暴露人体某些部位,往上面浇水,让其冻硬。

士兵用木棒敲击冻硬的部位,直到发出清脆的声音,才能带回室内。

不知道大家看没看过《雪国列车》,所长心里能想到冻到发硬发脆也不过如此。

但日军将中国人带回室内,并不是要将其冻硬的部位打断,而是用不同温度的水进行解冻,看看哪个温度最合适。

然后他们发现,人如果被冻硬,再拿开水浇上去,立马就会骨肉分离,这个发现有什么用所长不知道,所长知道的是,眼睁睁看着自己皮肉与骨头分开,绝对是想象不到的疼痛,而日军却对这个实验乐此不疲。

而且不仅冻人体局部位置,日军还做了“人体耐寒实验”,很简单,把人脱光衣服扔进冰天雪地的室外,甚至直接装进液氮(零下196摄氏度)当中,用以观察人体在寒冷环境下的变化,直到其冻死,尸体也直接扔在雪地之中。


(马赛克的地方,就是被冻的黑乎乎的尸体)

前面“合影”的人穿着白大褂,戴着白口罩,应该也是这张照片让人感到“恶心”的原因,一个外表救死扶伤之人,手上却沾满鲜血,满口的仁义道德,可对中国人却做尽丧尽天良之事。

恶心,太恶心了。

人血动物血互换

有关输血的概念,在1930年其发明者就获得了诺贝尔奖,随后日军就将这一概念发扬光大。

所以很多被抓的人,先被抽走一部分血,直到人失血过多,甚至开始出现痉挛症状的时候,把马的血液注入进去。

结果大家应该也都能猜到,人类不同血型之间互相输血,都会发生凝血反应,更何况是不同物种的马,人体的排异反应会更加明显。

最后人便会全身剧痛、瘫软无力、呼吸衰竭而死。

而做这项实验的人,在所长看来,就是想方设法折磨中国人而已,有什么结论呢?人与动物不能交换输血?用你去做实验?这不就是想方设法侮辱中国人而已?

人畜杂交

如果说,人马血互换属于日军没事找事,那人畜杂交完全就是用来证明,当年这个试图想征服全东亚的民族,本质上与不通人性的动物、禽兽没什么两样。

日军侵华期间,经常俘获中国姑娘做慰安妇的事情,很多人应该都知道,很多被强迫慰安的女性,不仅要与源源不断的日军发生关系,甚至还有的被送往731基地,强迫其与马或者狼“交配”。

对此,日军美其名曰,“优化劣等民族”。

可一串看下来,到底谁才是劣等民族?

上面这些,说明的还是731部队丧心病狂的实验,那下面这两个,所长每一次看到,都感到背脊发凉,无法想象,也真正认识到,当年这群侵华日军,真的已经泯灭了人性、

胎儿实验

因为有了现代技术,胎儿的发育过程对我们来说越来越明朗。

但当年,没有B超的年代,日军也有自己的办法。

上面说到,他们强迫女性与畜生进行杂交,本身就很容易感染病毒,与此同时,这些女性还要接受日军的强奸,待其怀孕之后,还会手动让其感染上特定的细菌病毒,等待病情蔓延之后,就将她们活体解剖,观察胎儿的发育与感染情况。

解剖出来的胎儿,就放在早已失血过多的母亲身上,也许从他被“挖”出来,就没有生命,也许他原本已经有了微弱的呼吸,还没感受世界,就跟随母亲的脚步一起离开。

就算孩子真的生命力顽强存活下来,等待着他的,也是针对婴儿的细菌实验,在日军这里,没有什么老幼之分,解剖、感染、畸形,有各种不一样的酷刑等待着不谙世事的孩子。

所以被731盯上的人,只有死亡一条路可以走。

母爱实验

如果说胎儿实验的孩子与母亲还是共存亡,那母爱实验可以说是731最没有下限的实验。

他们会将已怀孕的女孩接过来好生照顾,等她顺利生下孩子后不久,就将二人一起关到一个特殊房子内,除了地面是木板,剩下的几面都是铁皮,然后对房子不断加热,目的就是为了看母亲是为了孩子,把自己垫在下面,还是为了保命,把孩子垫在脚底。

自己以为这是在探讨人性,实则,不就是为了满足自己变态的想法?拿生死去探索人性,本身,就是人性中最黑暗、最不忍直视的部分。

这种火烤的“实验”不仅对母亲孩子用,许多普通人也会被731部队的日军赶进装甲车,然后因为高温火焰,车里面的人一会儿的时间就会被上千度的高温烤焦,甚至碳化。

除此之外,有的人被拿去做大气压实验,日军将人放在一个密闭的大容器内,逐渐抽走容器内的空气,慢慢人就会随着气压差的变大,自体爆炸。

有人被超强风力的热风机狂吹,就为了检测水分在人体内的含量,直到一个活生生有意识的人,被吹成一具干尸,他们才会停止。

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为在败逃之前毁灭证据,除了上面说到的将几乎所有的文件销毁,还毒杀当时在押的约400人,焚烧遗体、炸毁基地,并故意放出带菌动物为祸百姓,直到现在还有不少老人被当年日军放出来的细菌影响,身体上留下各种各样的印记。

然而直到现在,日军仍然不承认当年在中国犯下的罪行,也没有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认真道一次歉。

与此同时,凭借千千万万中国人的性命,日本医学一跃成为世界顶尖,当年在731部队的“精英们”,也都成为业界精英,那一项项国际荣誉的背后,沾染了多少中国人的献血,恐怕就算是石井四郎也数不清。

所长经常会想,到底是什么样的教育,会诞生一大批变态之人,做尽坏事内心却毫无波动,甚至以杀人为乐,把同样拥有思想的人类当成畜生一样践踏?

可怕,可恶,可恨至极!

应该会有人说,这都是当年日本人做的事情,凭什么让现在的人来偿还?

不要惊讶,绝对有,而且一大批人怀揣着这种想法,鄙视一直希望日本道歉的中国人。

但这群人也不要忘了,当初受苦受难的,是死在日本军刀下的那些中国人,是不是原谅始作俑者也只有他们说了算,只要魂魄一日得不到伸冤,作为后辈的我们,有什么权利替他们原谅?

更何况,直到现在,日本一代又一代的领导人,没有一个在面对这段历史时,认为自己的国家有错,我们凭什么要先对他们低头,宽恕那段过往?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有些事,不能原谅,也不能忘却。

希望日本早日承认罪行,死去的冤魂早日得到安息的!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关键词阅读:活体解剖 细菌实验

相关专题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