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位明星“被卖”,几万人400亿血汗钱被骗...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7月18日 12:04 来源:大猫财经

01

一个“金融帝国”从鼎盛到崩塌,两年足矣,但是如果对它进行清算,可能就没那么简单和容易。

“快鹿”就是其中一个。

7月9日,上海高院对“快鹿”系列案二审宣判,对快鹿系公司以及相关被告人15人的集资诈骗、非吸的上诉案件作出了终审裁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根据裁判文书网,快鹿投资涉及刑事案由的审判结果就有40多起,涉及数十人,但快鹿系的操盘手施建祥并不在其中。他2016年案发后外逃,2018年6月份,被中央反腐协调小组国际追逃办列入“红色通缉令”,至今仍未归案。


上海高院在新闻稿中也强调,“对在逃的涉案人员继续予以追捕、追诉”。

02

在“快鹿”之前,恐怕很多人都不知道施建祥是谁。

施建祥在其个人专访中透露出来的发迹故事,走的也是成功民企企业家的路径:生于饥饿贫困,端过“铁饭碗”,创业艰辛,最终还是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他强调,“成功企业家最初资本积累时难免带有一些灰色。但我可以自豪地宣布,我的第一桶金完全是阳光的”。后来,这些“阳光的第一桶金”,助他拿下了上海本土国企快鹿,并将“快鹿”铸造成了他的大本营。

“没有学业背景,未必就没有好职业,未必就没有自己的大事业”,而他所谓的大事业瞄准的方向就是金融和电影。

2009年,以“东虹桥”为名的一系列金融公司诞生,主打小额贷款和融资担保,而且最主要的是,还真的拿到了这两块牌照。2014年,东虹桥金融控股成立了快鹿系的主打平台当天财富和金鹿财行,玩起了当时风头正盛的P2P。

而进入电影业是在2011年,施建祥旗下的上海合禾影视与香港天马电影制作合作了黄百鸣的贺岁影片《八星抱喜》,收获了8600万票房,虽然口碑一言难尽,但施建祥从此爱上了拍电影。后来合禾影视还参与了《新上海王》、《精武青春》、《百星酒店》等影片项目。

不过,快鹿的真正高光时刻,不是拿到牌照,也不是投资电影,而是牌照到期之后,电影与金融实现了合流。

03

快鹿系公司自己就能完成一个造假的闭环,而在合格造假闭环中,无论是“债权转让”还是“投资管理”的包装,都少不了“电影产业”。

举个例子:A公司欠B公司10万,B想要钱,就通过快鹿的P2P平台将债权或分割或包装,东虹桥担保公司进行担保并承诺兜底,然后转给投资者,投资者获得收益。

一般来讲,按照这样的一套流程来看,也还是OK的。但是问题在于,借款的A公司,要么是虚构的,要么是快鹿旗下的公司,而B公司也是快鹿包装出来的公司,不仅如此,投资者的钱要么落入施建祥本人账户,要么落入施建祥控制下的C公司账户。

也就是说,整个流程中,除了投资者本人,基本都是快鹿系自己人。而在快鹿的闭环中,快鹿旗下的大银幕发行公司就是扮演借款公司的常客,在事后一些投资者收集到的5000多份未履约的合同中,大银幕的借款就达到了1.5亿。

这期间,快鹿系还进行了一些股权投资,拿下了一些上市公司股权,包括A股的神开股份(002278.SZ),港股的十方控股(1831.HK)、大中华金融(431.HK)、明华科技(8301.HK),并投资了新三板挂牌企业九鼎集团(430719.OC)、中科招商(832168.OC),这些上市公司也成为了施建祥资本运作的平台。

04

让施建祥玩砸了的是他引以为傲也是其“电影+金融+互联网”的拳头产品——《叶问3》,可以说,其发动了一切可以发动的力量,来做这个项目。

2014年,《叶问3》的项目启动,而制作方是施建祥的老朋友黄百鸣,无论是制作还是发行,施建祥旗下的公司都参与了,而且玩法也很“互联网”,甚至连海报都没放过。

首先,把电影包装成理财产品,在众筹平台以及P2P平台上售卖,给8%的年化收益,如果票房过10亿,收益可以到11%,不仅快鹿卖,其他平台也卖。

据称,施建祥总共花了3亿获得了《叶问3》的内地发行,需要完成“10亿票房保底”。快鹿旗下控制的上市公司参与了《叶问3》的内地发行,十方控股花了1.1亿购买了55%的《叶问3》内地票房收益权,神开股份也4900万认购了一款投向《叶问3》的基金。

施建祥看好电影市场,看好《叶问3》的内地发行,“甄子丹+张晋+泰森”也是噱头满满,但是《叶问3》并没有成为可以达到“10亿”的爆款。然后就有了诡异的包场票、幽灵场。


△ 时任广电总局电影局局长张宏森朋友圈截图

2016年3月7日,广电总局电影局介入,票房造假曝光,“跑宣传”的施建祥滞留香港,再也没有回来。

《叶问3》获得了当年的金像奖8项提名、金马奖4项提名,而它的总制片人施建祥,用这部电影,坑了内地众多的投资者。

2016年3月30日,众多投资者到金鹿财行要求兑付,到9月13日,金鹿财行、当天财富被正式立案,快鹿崩盘。

经法院测算,快鹿按非法集资共计434亿元,其中282亿元被用于兑付前期投资者本息,实际经济损失共计152亿元。

05

施建祥的金融套路其实玩的不算溜,但是如果有人背书就不一样了。理财卖得好,与施建祥经营的明星朋友圈大有关系,各个都是好帮手,就是“蹭”,也能蹭到光环。

施建祥非常善于自我包装,而且是“title收集爱好者”,不完全统计下,其头衔有30多个,包含“大使”、“会长”、“主席”、“领军人物”,不过他最常用的还是“博士”,至于这个博士学位是哪儿发的,据谭咏麟讲,第一次见施建祥就是在香港孔子学院的博士学位的颁发仪式。

● 想要忽悠更多的投资者,代言人是必不可少的,东虹桥系是黄晓明代言的,旗下东融在线是“黄晓明先生推荐的智慧投资首选平台”;

●东方卫视当家花旦陈蓉,是其旗下东虹桥担保的股东,且是金鹿财行的“公益形象大使”,并多次为金鹿财行站台;

●杨子、黄圣依夫妇是施建祥的合作伙伴,“火传媒”将双方深度绑定,而且施建祥亲自策划了与黄圣依奥斯卡蹭红毯的闹剧。

● 除此之外,施建祥因电影合作,与黄百鸣关系匪浅;因为《叶问3》与甄子丹勾肩搭背,泰森更“含泪致谢施建祥”;是钟镇涛三女儿的干爹;而其儿女的生日时,送上祝福的包括郎咸平、刘德华、范冰冰,表演节目的就包含周立波、蔡国庆、蒋大为、罗中旭等各路明星。

06

不过,以“集龙珠”的方式凑齐朋友圈的,还要数他投资的《大轰炸》。

他集齐了刘烨、布鲁斯·威利斯、谢霆锋、陈伟霆、宋承宪、涩谷天马等中日韩美近40位明星,然后又再次把他们用一样的套路,以7.8%的年化收益率给“卖”了。

由于中途施建祥案发,资金链断裂《大轰炸》就把剧组给“炸”了,顺便还殃及了中影、上影等一众出品、制作公司。不过“炸”的最惨的,还是其中戏份并不多的范冰冰。

2018年“娱乐圈、财经圈第一大瓜”,非范冰冰的“阴阳合同”莫属了,崔永元晒了几张合同,范冰冰落马、华谊兄弟跌停,顺便掀起了娱乐圈的查税风波。

而崔永元晒出的合同,正是范冰冰与《大轰炸》的原出品方合禾影视签订的,可以说是这场“大瓜”的始作俑者。

朋友圈大,也不禁炸,一众“朋友们”,都被牵连其中。

快鹿案案发,受害投资者们在微博#一起召唤黄晓明来还钱#;陈蓉遭到快鹿投资者和债权人实名举报;黄圣依、杨子夫妇旗下的火传媒倒闭,还陷入了欠薪丑闻;郎咸平的“站台魔咒”又添新战绩,站台骗子理财实锤;范冰冰被罚了8亿,还与爱送石头的男朋友分了手。就是作为“炸弹”本身的《大轰炸》在中国成为了“烂尾楼”,在美国成为了“网剧”。

恐怕这些人,都恨死了“施建祥博士”。

不过,施建祥博士本人可能并不在乎,毕竟手里还有投资者们的血汗钱,可以在美国继续挥霍。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