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因斯坦的孙女穷到捡垃圾 却爆出祖父的大丑闻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7月18日 12:05 来源:汉周读书

或许在我们看来,像爱因斯坦这种已经写入史书的顶级科学家,后代应该不会过得太差。

然而,作为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孙女,伊芙琳·爱因斯坦(Evelyn Einstein)的生活,却受到了来自其著名姓氏的心理包袱,以及社会压力的明显影响,这最终导致了她的人生非常不幸福。

按照现有说法,伊芙琳并不是通过血缘关系,而是通过收养方式进入到爱因斯坦的家族中去的。

作为长子汉斯·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唯一养女,关于伊芙琳与家庭关系真实性质的阴谋论越来越多。


伊芙琳·爱因斯坦

伊芙琳自己承认,她很小的时候就曾经被告知,她实际上是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亲生女儿。

伊芙琳的密友、作家米歇尔·扎克海姆,形容她是一个聪明幽默的女人。

扎克海姆在谈到她们15年的闺蜜情谊时,用很友善的笔触写道:“她身体不好,但我觉得她最需要的是心理帮助。”

艾伯特·爱因斯坦的孙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无家可归,为了生存做了多份零活,并与爱因斯坦家族的其他成员断绝了联系。


爱因斯坦夫妇

01

1941年,伊芙琳·爱因斯坦出生在芝加哥,母亲是一个名叫琼·希尔的16岁女孩。

后来,汉斯·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和他的妻子弗里达,在伊芙琳只有八天半大的时候收养了她。

但伊芙琳并不是汉斯和弗里达的独生女。

这对已婚夫妇有一个活着的亲生孩子,他的名字叫做伯恩哈德·凯撒·爱因斯坦,出生于十年前。

此外,还有另外两个孩子则在婴儿期就已经去世了。

伊芙琳被收养几年后,这个四口之家搬到了加州伯克利,汉斯·阿尔伯特在那里成为了一名水利工程教授。

汉斯·阿尔伯特并不像他著名的父亲那样从事同样的领域,但他本身就是一位杰出的科学家。

然而,在爱因斯坦的家庭中长大,汉斯·阿尔伯特有着深深的不安全感。

所有人都认为他的哥哥爱德华继承了父亲的天才,而他则一直被家族内部否定。

这对汉斯·阿尔伯特的打击很大。


汉斯·艾伯特因他的工作而获奖

伊夫琳说,由于经常被拿来跟她的叔叔爱德华·爱因斯坦做比较,她的父亲被一种不配这个家族的名誉的感觉压垮了,直到后来被诊断出严重的精神分裂症,并一直呆在瑞士的精神病院里,直到去世。

“但他绝对也是个天才。”

伊夫琳说:"虽然可能比不上叔父爱德华,但我父亲也一直在用努力去弥补这种差距。"

至于她那著名的祖父,科学界的泰斗,伊芙琳自称很少见到他。

这是因为当时伊芙琳和家人生活在西海岸的加利福尼亚,而祖父爱因斯坦则在东海岸新泽西州的普林斯顿一直长居,直到去世。

随着年龄的增长,伊芙琳的人生道路开始偏离了大家的想象。

她成为了一个固执己见,且直言不讳的大学生,这让她开始积极参与各种学生活动。

伊芙琳最终学会了说四、五种语言,并获得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中世纪文学硕士学位。

但是她父亲作为爱因斯坦继承人的不安全感,最终还是传给了她,这很糟糕。

02

“身为爱因斯坦家族的一员,比人们想象中更加不容易。”

伊夫琳在2000年出版的《驾驭阿尔伯特先生:用爱因斯坦的大脑穿越美国》一书中告诉作者迈克尔·帕特尔尼蒂。

“60年代我在伯克利学院上学的时候,我永远也不会知道,其他男人是因为我,还是因为我的名字想和我在一起。你知道,就因为我是爱因斯坦家族的一员。"

伊芙琳在采访中提到,家人和朋友一再告诉她,她实际上并不只是单纯的被领养者,而是一个真正意义上,有血缘关系的爱因斯坦家族成员。

吉娜·桑戈(Gina Zangger)是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密友海因里希·桑戈的女儿,和伊芙琳的养父母在同一所瑞士寄宿学校上学。

吉娜透露:伊芙琳的养母弗里达告诉学校官员,关于伊芙琳的收养,其实是爱因斯坦本人为自己的行为所做的一种补偿。

从那以后,伊夫琳一直怀疑她自己并不是爱因斯坦的养孙女,而是他本人和纽约芭蕾舞演员之间的私生女,换句话说,是亲生骨肉。

伊芙琳开玩笑地补充道:“甚至我的嫂子奥德也告诉我,我其实是这个家庭有血缘关系的一员,但她根本不喜欢我!”

然而,从始至终都没有人能证明她所宣称的血缘身份。

为了证明自己的血缘,伊芙琳曾经试图用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一片大脑,通过基因测试来证明她的父亲身份。

03

众所周知,病理学家托马斯·哈维(Thomas Harvey)处理了这位人类史著名天才的大脑。

1955年,当爱因斯坦死后不久,他的尸体被哈维在普林斯顿大学医学中心的实验室中进行解剖。

在解剖过程中,哈维切除了爱因斯坦的大脑并秤了重量,然后将其切片带到宾西法尼亚大学,他声称希望大脑皮质细胞结构学研究能揭示出关于人类智商有用的信息。

哈维从内颈动脉向爱因斯坦的大脑注入了福尔马林溶液,然后将整个大脑泡在10%的福尔马林溶液里。

他从各个角度为大脑拍了照片,并最终将大脑切了240块(每块大约一立方厘米),并用一种类似塑料的,叫做珂珞酊的材料封装了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哈维还曾经将爱因斯坦的眼睛取下,送给爱因斯坦的私人医生亨利· 阿布拉姆斯。

后来,哈维自己保留了这个著名大脑的主要部分,并将部分大脑切片以及分成更小份样本的载玻片,送交给一些顶尖的病理学家。

哈维曾经答应伊芙琳,送她一片祖父的大脑作为礼物,但不幸的是,最终他还是食言了。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晚年的照片

04

1986年,伊夫琳无意间发现了养母未出版的手稿,其中引用了自己祖父亲笔写的情书。

这一发现导致了六年后的一项重大发现。

当时在伯克利学院的一个保险箱里,发现了数百封爱因斯坦写给第一任妻子米利瓦·马里奇(Mileva Mari?)及其家人的信件。

这些信件此前从未被世人所知。

正是这些信件,揭示了这位科学家无人所知的私生活,尤其是在他与他儿子和妻子的混乱关系。

信件还揭露了惊人的事实,爱因斯坦夫妇在结婚前,就曾经生下一个女儿,叫莉塞尔。

大约十年后,伊芙琳和其他家庭成员一起提起诉讼,他们指控托马斯(爱因斯坦孙子)隐瞒了价值1500万美元的家信。

要求将托马斯·爱因斯坦从负责监督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私人信件的信托机构中除名。

最终在1996年,双方达成了一项解决方案,其条款未披露。


爱因斯坦的这封信卖了290万美元

诉讼时,伊芙琳已经坐在轮椅上了,体质因乳腺癌和肝病发作而恶化。

她说她祖父只留给她5000美元,其他一切,包括他一生的75000篇论文——他的全部文学遗产——全都留给了耶路撒冷的希伯来大学。

根据福布斯收入最高的已故名人名单,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名字和肖像年收入为1000万美元,可是伊芙琳一分钱也无法从中得到。

05

在与丈夫离婚之后,伊芙琳搬入了父亲的家中。

“我可以不假思索地告诉你,我翻过这个地区每一个值得翻的垃圾箱,”她对扎克海姆分享道,"我捡垃圾,但是我从来不会偷一分钱。"

靠着这种捡垃圾的辛苦生活,伊芙琳最终得以自立,并打了了很多份零工。

据统计,她从事的工作包括捕狗员、警官、银行出纳员、船夫和邪教破坏者。

她还从家里收集了各种各样的物品,比如叔叔爱德华的绘画,母亲藏在床垫下的旧珠宝。

在2011年去世前的某个时候,伊芙琳开始与希伯来大学就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部分遗产利润展开了一场争论。

当时的伊芙琳已经快70岁了,而且身患有多种疾病,她十分迫切地需要这笔钱,这样她就可以搬进一个条件不错的养老院。


老年的伊芙琳

“我很愤怒,”她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说。

“他们从来不会像对待爱因斯坦家族其他成员一样对待我,这是非常糟糕的。”

遗憾的是,就在不久后,伊芙琳·爱因斯坦在加州的家中去世。

在伊芙琳生命即将结束时,她已经不再与爱因斯坦一家联系。

然而直到生命的最后,她仍然有足够的权利要求成为爱因斯坦的继承人。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