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莉变大妈主播被封杀 !为流量这些人愿意去死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8月2日 12:10 来源:发现新西兰

最近,“萝莉女主播变大妈”事件来了个反转。“乔碧萝殿下”在微博承认,事情是主动策划,故意炒作的,光推广费用就花了28万。

因为媒体大量报道、微博热搜不断,“乔碧萝殿下”在斗鱼的粉丝涨了7倍,达到70多万,打赏也直线上升,她还自称接到了广告。

这波炒作,虽然没下限,却赚足了眼球,“乔碧萝殿下”成功被黑,也成功当上了“网红”。

但这种愚弄网友的炒作,终于还是得到了报应:今天,斗鱼宣布永久封停了“乔碧萝殿下”的直播间,下架所有相关视频,并关闭主播个人鱼吧。

看到这个结果,发现君忍不住叫好,现在网络直播的乱象层出不穷,平台方是应该加强监管了。

除了恶意炒作博眼球的主播,该被监管的还有更多“作死”的主播。

01直播吃蜈蚣、壁虎被毒死

前几天,英国媒体Daily Mail报道了一个中国主播,在直播吃蜈蚣、壁虎后中毒身亡的故事。

这个死去的主播姓孙,今年35岁,来自安徽合肥,他的直播账号上有1万5千名粉丝,并不算太红,但为了吸引更多人关注,也为了让粉丝们打赏得更多,他做出了极端的举动。

直播时,这个男主播身后摆着一个转盘,上面写着蜈蚣、壁虎、面包虫、白酒、鸡蛋、醋等等,转到什么,他就会在镜头前吃掉或喝掉什么。

男子死亡后,平台方已经删除了这段直播视频,但在视频截图中,可以看到他用镊子夹起了一只壁虎,正在往嘴里送……

直播结束后没多久,男子就在房间内中毒身亡了,直到女友来他家时,才发现了尸体。

很多网友都觉得不可思议:为了当网红,这些主播真的连命都不要了吗?

残酷的是,这样拿命博出位,作死直播的人,还有很多。

02

为两百块打赏直播攀楼

吴咏宁,就是铤而走险的其中一个。

从几百米高的大楼上坠落身亡前,他是国内知名的极限高空运动挑战者,也是一名拥有百万粉丝的网红。

吴咏宁出生在湖南长沙宁乡县,父母都是农民,家庭条件不好的他,高中时就辍学了,辗转在工厂和大排档打工。

2010年,父亲去世后,吴咏宁开始去横店影视城当群演和武术替身,希望能通过演员这条路赚大钱。

尽管在剧组吃了不少苦头,但他的工资却少得可怜,偶然之间,吴咏宁发现了赚钱的另一条路——爬楼。

爬楼(Rooftopping )是极限运动的一种,参加这项运动的人,会爬上几百米的高楼上,在楼体边缘做悬挂、引体向上、跳跃等危险动作。

虽然这项运动不合法,但仍然有不少年轻人为了追求刺激,以身犯险,也有一些人为了博眼球赚流量,走上了这条路。

2017年2月,吴咏宁第一次在某平台上传了爬楼的视频,在一栋大楼的楼顶,他骑着一辆白色平衡车,缓慢地在边缘滑行。

视频发布后,许多网友在底下留言,“666”“牛X”,平时发布视频,吴咏宁很少收到超过10块钱的打赏,但这个视频,为他带来了131.6元的收入。

从那之后,他开始走上了爬楼之路,因为“玩儿命”,加上视频平台的推荐,他的粉丝很快突破了百万,拥有不小的人气,但每次表演,他收到的打赏,也不过一两百块而已。

有一次,吴咏宁在张家界某个栈道表演引体向上时,差点手滑掉下悬崖,幸好及时抓住木板,才捡回一条命。

而这个让他险些丧命的表演,给他带来的,也不过是288.5元的打赏而已,这还已经是他史上收到最多的打赏了。

很多人觉得不值,包括家人、女友在内,都劝他不要再做了,但吴咏宁不听劝,只答应女友,以后表演时,会做防护措施,但还没来得及兑现承诺,他就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2017年11月,在长沙华远国际中心拍视频时,吴咏宁因为体力不支,坠楼身亡。

从楼顶坠落后,吴咏宁摔倒了另外一个楼层的楼顶上,但没有马上死亡,因为手机在固定拍摄视频,深受重伤的吴咏宁无法联系外界求救,只能忍着剧痛爬行。

但爬了几个小时,他只爬出了20多米,最终也没等到人救援。第二天早晨,擦玻璃的保洁阿姨上班时,才发现了吴咏宁的尸体。

更让他家人难过的是,本来这趟回长沙,吴咏宁是打算带着彩礼上女友家提亲的,没想到这条坠楼的视频却成了吴咏宁留给他们的最后身影。

03

流量生意背后,多少网红拿命在换钱?

吴咏宁的死,给人们带来很大冲击,人们在想,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吴咏宁的悲剧?

吴咏宁的母亲把直播平台告上了法庭,认为他们监管失责,甚至推荐了儿子的危险视频,对儿子的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但最后法院判决,吴咏宁母亲只得到了3万元的赔偿。

在意外发生前,吴咏宁在这个视频平台上拥有100万粉丝,发布了300个视频,进行了217场直播,获得了55万代币值,换算成人民币,他冒着生命危险拍的这几百场直播、视频,只换回了5.5万元的收入。

事发前,吴咏宁还告诉朋友,一个商家在和他谈合作,搞炒作,可能会有将近10万元的报酬。但因为缺乏证据,吴咏宁的家人也无法追究商家的责任,只能自食其果。

除了吴咏宁之外,这样用命来换一点点流量收入的主播还有很多。

小伙儿直播跳河:“火了就不用打工了”

来自四川的28岁小伙郝中友,是某视频平台上的一个主播。

为了给自己的386个粉丝拍摄一个“刺激”的小视频,他穿着“乞丐服”让人拍下他跳河的视频,没想到因为河道过浅,导致他头部着地,当场死亡。

意外发生前,郝中友曾发布过一个乡下过年的视频,赚了几百块钱,这让他大受鼓舞,决定好好经营自己的直播账号,还和朋友说,“等火了以后,就可以不用打工了,就靠直播赚钱”。

长期直播喝酒、喝油,主播猝死

来自东北的大飞,刚刚29岁,是某平台的主播,他没有别的什么才艺,直播的内容只有一个——喝酒、喝油,而且是天天网上这么直播。

最后,在连续直播喝酒、喝油三个月后,大飞在某一次直播后猝死。在这期间,直播平台对他的直播没有任何监管和劝阻。

一些网友更是在评论中起哄,在某次直播中,大飞已经呕吐、抽搐,看上去失去了意识,还有网友怂恿他:“把吐出来的,浇在头上再加300元”。

这么自虐式的直播,大飞究竟能赚多少钱?

除去平台的抽成,一天也就五六百,不比打工高多少。

为了几百块钱的打赏,冒着生命危险做直播,真的值得吗?为什么这么多人,会前赴后继地拿自己的命去换流量呢?

04

被神化了的网红致富之路

“网红经济”出现以来,媒体上铺天盖地是网红“一夜暴富”的神话:网红月入千万,网红开保时捷、网红买豪宅……

一个个财富神话,吸引着一批又一批人,拿起手机,加入主播、up主、vlogger的行列,千军万马挤上了晋升网红的独木桥。

但网红遍地走的今天,新加入者们面临的是巨大的竞争压力。为了博出位,许许多多用户,只能靠标新立异、哗众取宠来吸引眼球。

长得好看的,可以靠颜值;有才艺的,可以靠才艺;什么都没有,还想红的,那只能靠“作死”了:什么辣椒洗澡、10秒吹二锅头、怀孕8个月喝酒……

各种你想都不敢想的作死方式,每天在各大平台层出不穷地上演,你永远无法想象,为了能红,多少人在出卖尊严、出卖灵魂,甚至出卖生命的路上,头也不回。

这些作死主播的奇葩程度,已经远远超出普通人的认知,不夸张地说,在今天,看直播的人和不看直播的人,认识的世界,已经完全不同。

8成主播月收入低于5000

然而,这些主播花式作死,真正换来的,又有多少钱呢?我们除了头部网红,真正赚钱的人又有多少呢?

即使是像吴咏宁这样百万粉丝的网红,冒着生命危险拍的视频,一次的打赏也不过两三百元而已,其他粉丝更少的网红收入,真的有吹嘘的那么多吗?

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曾做过调研,82%的网络主播,月收入都在5000元以下,其中63%,更是低于2000元,不如三四线城市打工的工资;只有不到10%的主播,可以收入上万。

在流量游戏中,看上去,谁都能当5分钟网红,但绝大多数抱着一夜暴富梦想进入的人,最后都成了“炮灰”。

只是在媒体的报道中,这83%的“炮灰”,被有意地忽视了,而金字塔顶端个别网红的一夜暴富的神话,却被不断地重复、不断地放大。

也正是被这些网红暴富的神话吸引,那些穷怕、苦怕了的草根、没有一技之长苦苦挣扎的底层人群,前赴后继地加入了争当网红的行列。

平台方监管失责,导致危险直播泛滥

另一方面,为了扩大用户数量,各大平台方都在努力挖掘三四线城市的消费人群,这群人,被他们称作“下沉人群”。

打开各大短视频、直播网站,你可以看到大量的土味视频。

作为为平台方,在急功近利地争取更多用户、抢占更多用户时间以换取巨额利润的同时,却有意无意地忽视了自身的监管责任。

喝酒致死的主播,在猝死前,已经在平台直播喝酒喝油超过3个月而无人监管。

爬楼摔死的吴咏宁,生前两三百条视频在平台上被大量传播,明知爬楼是违法行为,还充满危险,平台方还在首页推荐,吴咏宁死后,平台方也不过赔了3万块了事……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个又一个短视频、直播平台,正在爆炸增长:日活跃用户超过1亿,下载量全球第二,估值超过750亿……

在无数炮灰铺成的财富之路上,真正实现一夜暴富的,是这些监管失责的平台方。

嗜血的看客: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直播、短视频之所以这么火,这些作死的主播,之所以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博出位,更因为这些刺激的内容,往往有更多人想看。

当然,那些起哄让人喝酒、吃蜈蚣的网友,是最冷血,最应该被谴责的;但那些一边骂着傻X,一边却看着、传播着这些视频的人呢?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觉得自己有责任,但雪崩时,也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