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克家族的代价与背叛:我们的誓言毁于父母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9月13日 09:22 来源:真实故事计划

据一项社会调查显示,中国的“丁克家庭”已超过60万。在“丁克”愈发流行的当下,拒绝下一代出现,究竟会给家庭和个人带来怎样的影响?

丁克,是为我人生的最后一搏

30岁这年,我突然有了丁克的想法。

那天我正坐在书桌前复习功课,丈夫凑过来说:“你看,我同事家的小孩子多可爱。”手机屏幕里小宝宝笑得灿烂,我随声附和着,生怕他又说出那句“我们也该要个孩子了”。

刚结婚时,我们没有要孩子的想法,那时我们都还年轻,承担另一个生命似乎是很遥远的事。转眼到了30岁,一切稳定下来,我却有了逃离的念头。

去年,单位组织我们到上海学习,几天时间,另一个世界在我眼前铺开。同样是做财务工作,和我差不多年纪的女孩穿着利落西服,站在讲台上用英语侃侃而谈,周围人讲的是我听不懂的专业术语和品牌名称,我坐在他们身边好像来自另一个时空。

在上海的最后一晚,我一直站在路边看办公大楼的灯光,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不该是这样。我在南京读完大学,同时考上了研究生和家乡的公务员。因为家人觉得公务员更稳定,我回到家乡,在一脚油门就能逛完的县里,每天听同事们唠些家长里短,浑浑噩噩地过了八年。

从上海回来后,我决定给自己一个重新选择人生的机会,再考一次研究生,和丈夫换个城市生活。

看到我真的开始学习,丈夫的第一反应却是“你不可能考上的,别白费力气,我们都30岁了,还是安安稳稳生个孩子吧”。

丁克的拉锯战在婚姻中打响,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等考上了研究生,我还想再打拼一番事业。如果有了孩子,我的精力和竞争力会大打折扣,也许我这辈子再也没有翻盘机会了。丁克,是我改变人生的最后一搏。

或许是对当初干涉我选择有些愧疚,父母对我考研表示了全力支持,公婆偶尔会说些催生的话,但也理解我的想法。只有丈夫不止一次开玩笑似地说:“要是再不生孩子就离婚。”

每次听到这句话,我都会撒娇混过去,心里却有些发慌,怕我们真的会因为这件事分开。我很珍惜和他的感情,结婚前,我们租住在老房子里,厨房没有热水管道,他怕我受凉,整整两年从未让我洗过碗。可如今家里的争吵越来越频繁,话题最后往往会落到孩子身上。

我知道这样有些自私,但我始终放不下梦想。我打算年底再考一次研究生,如果能考上,我会辞职离开这座县城。偶尔和朋友谈起这件事,会忍不住怀疑婚姻的意义,我们到底要做多少规划,才能和一个陌生人绑定人生。

---小乖

丁克后,我们成了出差狂魔

在康复科待了几个月,现实版“久病床前无孝子”不断在我和妻子面前上演。

那时妻子才27岁,因动静脉畸形导致脑出血入院。和她一起做康复的大多是五六十岁的老人,他们经常因训练效果不好被儿女训斥,因花销太大被家人嫌弃。在医院的十个月,我们听得最多的一句话是“谁说养儿防老呢?”

丁克的想法在那时产生。我和妻子是高中同学,相处多年,默契到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也有同样的心思。

说服父母的过程很顺利,她父母没有多问,我爸妈则直接来了句:“挺好的,反正生了我们也不想带。”

其实结婚前后妻子都怀过一次宝宝,当时她说怕疼,想以事业为重,我们就放弃了孩子。现在想想,还好没有一时冲动地把一个生命带到这个世界。

妻子是医疗设备代理,我在政府部门上班,工作性质使我们经常出差。确定丁克后,没有了后顾之忧,我们更是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只有事业进步才能带来更多安全感。

结婚7年,我们很少腻在一起,现在我们每个月初会对一次时间表,看看对方这个月都在哪些城市,如果恰好碰在一起,就见面喝个咖啡,然后各自回酒店忙工作。

上个月我们总共打了13分钟电话,有一次7分钟的视频。感情没有因联系的减少变淡,偶尔休息回家,她守在书桌前画画,我在房间练萨克斯。晚间就牵手出去看电影、逛公园。

我身边有很多朋友都不打算要孩子,生活在一线城市,工作状态决定了我们没有太多时间分给孩子。再计算一下自己和父母的相处时间,更不能指望老了以后,靠孩子陪伴来解决寂寞。

--明哥

我和丈夫的丁克誓言,毁于父母

孩子出生那天,妈妈激动地坐不住,一直在我床边转来转去,拉着我的手说:“你看你爸,都躲出去哭了。”我却满心疲惫,不想说话,扭过头去看医院窗户上的树影。

孩子是他们最期待的礼物,却不是我想要的。早在恋爱时,我和老公就约定好,要做个“铁钉”,甚至还签了协议,谁提出要孩子,离婚时不能分得房产。

丁克的原因很简单,我们都不喜欢小孩子。小时候,我家楼下有个幼儿园,每天都会有小孩子的哭闹声传来,听得我头疼。后来爸妈又生了个儿子,他们没时间带,11岁的我每天放学后都要照看弟弟。那时我总气鼓鼓地说“以后我才不要生孩子”,亲戚还笑着打趣我,这幺小就想到生孩子的事了。

认识老公后,他总说自己还是个孩子,最讨厌小朋友缠着他,我们一拍即合,很快结了婚。婚后我们很少吵架,有时间便一起去各地游玩。他喜欢爬山,我也慢慢爱上这项运动,我们加入户外俱乐部,经常去野外自驾,日子过得很是惬意。

可随着年龄增长,双方父母催生的号角越吹越响。刚开始我们以工作繁忙推脱,后来我从公司辞职,和朋友开了间五金店,我妈立刻抓住“把柄”,劝我趁着时间自由,赶紧要个孩子。

图 被逼去爬求子山

丁克第四年,防线崩塌于一场争吵。爸爸胃部手术开刀,婆婆又因心脏病住进同一家医院。双方老人长时间待在一起,琐碎的恩怨逐渐爆发,他们开始指责对方儿女思想有问题,才一直不生孩子。

眼看家里吵得一团糟,我和老公疲惫不堪,同时默认了丁克失败的事实。

孩子的到来比预想中顺利,我几乎没有孕吐反应,只是剖腹产时挨了一刀。坐月子时,我总对着镜子摸那道疤痕,想不通这里怎么会产生一条生命。看着孩子也觉得陌生,他好像是另一个世界来的小怪兽,和我语言不通,总是哭闹。

老人们轮班照顾孩子,我偶尔搭把手,老公干脆躲了起来。我理解他的心情,可每次推开卧室门,看他坐在书桌前拼模型,又忍不住发脾气。最崩溃的是喂夜奶,老人帮不上忙,我们经常半夜爬起来,对坐在床上生闷气。

那段时间,好像把之前没吵过的架都补回来了,最后我们达成共识,用孩子来解决家庭问题,只会带来更多问题。

有两个孩子的闺蜜安慰我,和孩子接触久了,自然就会培养出感情。可孩子一天天长大,我没觉得感情有什么变化。倒是因为他,我们不敢再出远门,怕孩子生病,老人应付不来。

现在孩子放在我父母家,每两天去看他一次成了我和老公的日常任务。爸妈对养孩子兴致勃勃,我妈甚至加入了小区的妈妈微信群,每天端着手机研究哪家幼儿园更好。

前几天,老人决定趁着夏末带孩子去湿地公园转转。出门前老公手忙脚乱地搬婴儿车,我提着大包小裹和他对视一眼,一脸苦笑。

--雨欣

丁克了一辈子的夫妻,寂寞离世

2016年春节,我提着几盒营养品去给表婶拜年。木门吱吱悠悠地打开,表婶一看是我,连忙笑着招呼我进来。

屋外被她扫出条窄窄的小道,门口的院子还堆满了雪。我和她寒暄了一会,临走前去仓库找了辆小推车,帮她把院子里的雪清扫干净。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表婶,同年秋天她脑出血倒在家里,被邻居发现时人已经凉了。

表婶一生无儿无女,在那个年代,她和表叔一直受着村里人的闲言碎语。有人说他们身体有病,还有人说他们祖坟葬错了位置。父亲告诉我,表叔的爸爸是个老师,曾被学生举报,表叔对小孩子有阴影,才坚决不生孩子。我想追问,父亲挥挥手说:“小孩子不要管那么多。”

记忆里表叔表婶感情很好,总是出双入对,有说有笑。那时农村用水不方便,妇女们经常聚在井边洗衣服,表叔每天早晚都去打两桶水回家,让表婶能在家干活,不用去受人挤兑。

可表婶似乎很喜欢小孩子,我们一群小孩跑到她家后院捉迷藏,把柴火堆碰倒了她也不恼,还会招呼我们去她家园子里摘西红柿吃。每逢过年,他家总是很冷清,我去拜年时,她会在我口袋里塞满糖。

长大后我理解了父亲的话,对他们多了些同情,放假回家常去他们家探望。表叔对我话很少,总坐在一边抽旱烟,表婶会拉着我温柔地问些学校里的事,每次都硬留我在他家吃饭。

2005年,表叔因肺癌住院,我和父亲去看他,他躺在病床上认真地打量我两眼,说道:“小帅都长这么高了,是个男子汉了,以后我家里就多靠你们帮衬了。”我突然有些愤怒,认为都是他的自私,表婶才没能有个自己的孩子。

表叔走后,父亲帮他家承担了不少农活。那次我去帮忙给他家院子铺砖,忍不住问表婶为什么会嫁过来。表婶突然有些害羞,讲起那时表叔每次上山都会给她采一堆野花回来,悄悄放在她家后面的窗台上。

我问她会不会后悔没有孩子,她答非所问地说:“他结婚后也对我很好呀,你看他攒钱买的金戒指,他在的时候我都不好意思戴,他走了之后我才拿出来的。”表婶一边说一边低头摸着手上那枚金色的戒指。

后来我去了城里工作,很少再回老家。表婶去世后,我和父亲回去参加葬礼。没人戴孝,几个亲戚简单操持,将表婶葬在了表叔身边。

图 回乡路上

回城路上,我问父亲“你说表婶后悔吗?”。父亲立马说:“后悔啊,她一个人在那院子里守了十一年,能不后悔吗。”

车快开到城里,父亲突然冒出来一句:“后悔吗?人这一辈子,谁能说得明白呢?”

---王帅

- END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