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变性后生娃,孩子:我是叫妈妈还是叫爸爸?

5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9月18日 11:31 来源:英国报姐

关于世界上到底有多少性别取向,可能一直是个迷。

最早先有说法,是LGBT:男同、女同、双性恋、变性者。但后来,它变成了LGBTQIA,然后现在则是LGBTTQQIAAP…


(图源:fvtc)

理论上来说,一个人有生理性别(sex)和心理性别(gender),然后又有喜欢伴侣的性别(sex orientation)。

如果我们假设每一个选项都有三种可能:男、女、中性(实际情况会比这个复杂的多),那么世界上的性别取向组合,就有3*3*3=27种

当然,这只是一种推测。性向/性别到底有多少种其实一直没有定论,看到多的有说56种的…

也就是说,LGBT里面的标签,会比大家想象的复杂得多。而最近,有一个英国男生的性别取向,让报姐都有些惊讶。

BBC说他是一个gay transgender man,女转男的变性者,同时又是同性恋

而他在2017年,还生了一个孩子。


(图源:dailymai)

Freddy McConnell 是英国《卫报》的一名记者。


(图源:metro)

他是在25岁的时候做出变性这个决定的。在那之前,他一直以女孩子的身份生活。

“我很早就知道(自己心底里其实是男生),大约三四岁的时候。”但那时社会对变性这件事情包容度还没现在这么高,所以 Freddy选择了忍耐。

等到他大学毕业,自己工作之后,Freddy选择进行变性:用手术切除了乳房,开始服用雄性激素。但保留了子宫。

报姐浏览到的英国媒体在变性手术方面的报道其实都比较模糊。女性转为男性的变性过程中,是可以进行“阴茎形成术”来人为构造男性生殖器官的。这里推断Freddy没有接受这种手术,而是保留了女性的生殖器官。


(图:Freddy展示自己怀孕)

据Freddy说,他在决定变成男性的时候,就也计划好了自己想要生一个孩子。而他,将成为这个孩子的父亲。

并且,他还打算把整个过程拍成一部纪录片,取名叫《海马》,因为海马这种动物,也是由父亲生孩子出来的。


(图源:rangerrick)

为了可以顺利产子,Freddy必须停了他一直在服用的雄性激素,来让自己的身体回到更加“女性”的状态。

Freddy说,他非常讨厌这个过程。失去了雄性激素的身体每时每刻都在变化:肌肉流失,身体力量降低;臀部变宽了;体毛也开始脱落。在心理上,Freddy发现自己开始变得爱哭,非常情绪化。


(图源:dailymail)

他把这个阶段叫做gender limbo,自己既不是男性也不是女性的一个阶段。

受孕用的精子来自捐精人,是体外人工受精。孩子出生后Freddy将会是孩子唯一的家长。

怀孕生子的过程比较顺利。当然,Freddy也坦言自己大肚子在街上走的时候,往往会迎来不解的目光。

成为“父亲”的Freddy后来还和政府打了一场官司。因为他觉得自己是男性,所以是孩子的父亲。然而英国政府却在文件里把他归类成了母亲。政府的逻辑是只有女人才能生孩子。

据卫报说,这是英国历史上第一次父亲生娃。如果官司打成功,将非常具有历史意义。


(图:freddy在水池内生子)

Freddy说,他分享自己故事的原因,是想要与有变性恐惧症的那些人战斗,想要告诉大家:即便是变性人,生娃带孩的经历,和其他大多数人都是一样的。

另外,作为一个同性恋变性者,他想要让大家关注他们群体,尤其是选择生娃的同性恋变性者的健康问题。

但这个看起来充满爱与和平的故事,却在网上引起了大家的反感。

在卫报自己的报道下面,点击反对的人和点赞的人数几乎持平。

事实上,由于喷Freddy的人太多,大多数报道这件事情的媒体都把评论区关了。

在那些可以评论的地方,大多数网友都抒发了自己对这件事的反感。

有人担心孩子的健康发展:

“他的孩子一定会非常困惑吧…太悲伤了”

有人觉得这不该是个新闻,只不过是“女人”生孩子而已:

“所以一个女人生了孩子,不算是新闻吧”

“我可能跟不上时代,但如果你生了孩子,你就是女性。这是基本的生物学。”

在部分网友的眼里,Freddy的行为证明了他事实上并不是一个男性。因为网友觉得,男性是不会生孩子的,而Freddy想要生孩子,选择生孩子的举动,就证明了他仍然不是男性。

还有网友评论说:这个故事只证明了人类依然被生物学上的现实所束缚:只有女性才能生孩子。

而这些负面评论,反过来证明了Freddy最先的观点:变性者正受到社会的歧视。所以他和卫报这样的左翼媒体,会继续创作这些内容,去与变性者恐惧者战斗。

在这里,报姐首先想说,我对Freddy本人和他生娃这件事情,完全是支持态度。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生娃带孩子,又有什么可以指责的呢?唯一的一点建议,是变性人生娃,最好是在确定没有医疗风险的情况下。

而大部分人对这件事情的反感,也不是出于对于变性者的恐惧。而是在现在西方媒体环境下面,对于LGBT群体的报道,已经多到让人厌烦。

(《亚特兰大报》:同性恋权益斗争已经胜利了,但有些人还想继续斗争下去)

就像文章开头提到的,世界上有好几十种性向:同性恋、酷儿、双性恋、跨性别者…每一个标签都不一样,都可以写成一篇大稿:告诉大家自己的生活,自己独特的性取向,告诉大家自己属于LGBTTQQIAAP中的哪一个…

严格地说,每一个人都是独特的。就像Freddy一样。他出生的时候是女性,后来变成了男性,但又生了孩子。

你可以给他贴一个 “同性恋变性者父亲”的标签,但他本质上只是Freddy,一个追求自己简单生活的人。

报姐曾经看到过一个观点,深以为然:不要把性当做一个标签,它只是一个行为。一个直男也可以尝试和男性交往,这不代表他就是同性恋。一个同性恋者也可以和异性交往,但这不是在说他和同性伴侣的感情不真挚。

没有标签的束缚,大家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而现在的风气,好像就是必须给自己找到一个标签,然后就完全按照标签行事:你是同性恋,你就不能喜欢异性,要不然你就是双性恋。你是直男,就不能对男性产生任何幻想…

在新的性向不断出现的今天,26个字母可能都要被当做性向的标签用完,普通人记都记不过来。

人不是标签,大家不必要去纠结严格的定义,媒体也不要没日没夜地报道。

多写写资本主义社会的贫富差距,不是更有意义吗?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