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骗5亿,抄袭起家! 3.5亿人追着看流氓网站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9月20日 15:04 来源:金错刀

从“恃宠而骄”到“深陷囫囵”,D站终于快把自己玩死了。

刀哥没写错,是D站而不是B站。

D站号称:所有下架的,删减的、有码的无码的、能看的不能看的视频,在D站都能看。

而且不向用户收一分钱,因此收获无数粉丝。

D站的这些资源都是从哪来的呢?

当然都是“搬运“来的,它可以说是B站最”成功“的抄袭者。

抄视频连水印都不去的骚操作,自然惹怒了B站,但它却凭借被B站多次告上法庭而声名大噪。

被告后,D站非但没有收敛,还走上了骗钱的不归路。

看到币圈疯狂收割韭菜,于是也想学习一下收割。

D站就推出了一个区块链项目,融资了5亿元。

不过没多久,网传D站创始人苟方韬发起的区块链项目D社,因涉嫌诈骗被立案。

这样一个非盗即骗的流氓网站,凭什么活这么久呢?

1

最懒的搬运工,却坐拥粉丝无数

D站被称为二次元最后的乐土,是早前广受漫迷追捧的新番、无圣光番聚集地。

他最大的特点是:几乎网罗了全部的动漫资源,而且全部免费。

D站崛起于2015年,当时政策风声也很紧,国内主流ACG平台不得不下架很多番剧避风头。

什么《刀剑神域》第二季、《寄生兽》、《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这些大作都留不住。


《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A、B站正为了过审而焦头烂额,观众苦恼没番看时,嘀哩嘀哩挺身而出,上线一系列《缘之空》等政策禁止的番剧。

别人没有的时候我有,然后观众就都来了,D站顺势知名度大涨。

但突破版权界限就像夏娃偷吃禁果,一开始尝到甜头就收不住了。

后来,各种原因被和谐的番剧作品,都可以在D站上找到“无圣光无暗牧”的版本,做到别人有的我优。

在众多网友粉丝眼里,D站是个神奇的隐匿之地,你在A站、B站、爱奇艺、腾讯都找不到的番剧,说不定D站就有。

那这些资源D站都是怎么来的呢?一个字“抄”。

而他抄的方式就是靠简单的解析,所谓解析就是开通一个平台的VIP账号,获取了各大平台资源后,再上传到在家平台。

而且D站可以说是最懒的抄袭者,它懒到什么程度呢?

把B站、爱奇艺、优酷乃至PP视频等网站“和谐化”的动漫内容,盗链到自家站内,连水印都不做处理就堂而皇之地播出。

像当时名气很大的《刀剑神域3》,B站也是花了不少力气买下来的,想抢看还得是会员。

但D站可以免费看,更气人的是,D站连右上角Bilibili水印都懒得去掉。

但D站的野心远没有止于做视频的搬运工。

D站盗版了B站的内容,还要跑B站做UP主。

在B站注册了名叫“嘀哩看板娘”的账号,坚持每天更新预告视频。

反正上传的又不是B站资源,而且只是预告内容,时长大多只有一分钟左右,内容可以说人畜无害,B站也拿它无可奈何。

而且D站在知乎有ID,只要是工作日,知乎专栏一定更新,而且不论是否涉及D站,只要是二次元向,它都会主动跑去回答。

有论坛,有番剧,有投稿区,俨然一个迷你版B站,App Store还有开发的App,这些盗版者努力程度真是要感动中国。

说“D站在手,天下我有!”一点都不夸张。

凭借这一系列流氓手段,D站成功抢了B站的一大批流量,2018年就已经覆盖超过3.5亿用户。

2

不收用户一分钱

却因诈骗5亿元被起诉

就目前看起来,D站最大的问题也就是抄袭,而且抄的还挺成功,怎么就和诈骗扯上关系了呢?

走到这一步,当然和D站抄袭的劣根性脱不开关系。

要知道它不光抄B站,连B站的妈妈A站也没放过。

大家都知道A站有个口号:不要用户一分钱!

D站也把这句话奉为圣经,就连D站董事长辞职的时候,都在微博骄傲的表示:真正做到了任期内不收用户一分钱,算是实现了全部诺言的家伙!

嗯,看上去非常的燃,但你一个开门做生意的,不要用户的钱,钱从哪来啊?

B站靠会员制和一些广告,而D站靠一些菠菜广告和区块链来收割。

盗版来的渣画质视频,加上性感荷官在线发牌,美女野兽在线挥刀的广告,观看体验堪称一绝,简直是盈利鬼才。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D站这么放肆,又是盗链正版资源,又是在B站公然做起人畜无害的UP主,钱没挣着,却惹得一身官司。

天眼查信息显示,在过去两年内,D站背后的运营主体福州嘀哩科技有限公司,因为知识产权侵权而成被告的官司超过30宗。

官司之后,嘀哩科技的董事长正式卸任,D站一度登录不上、App也连不上,大家都认为“被起诉就只能乖乖等死”。

如果只是这样就死了,真是太小瞧D站生命力了,毕竟钱还没赚到。

如今,D站不仅重开,App也重新上线,而且这次出现,D站憋了个大招。

D站在7月以“D社”之名发起了区块链项目,并发行代币DILI。

8月28日上线后,D站共融资7360余万USDT(虚拟货币),折合人民币约5.2亿元。

不得不说二次元的小朋友们真有钱,一边不愿付费看影视作品,一边又拿出大笔的钱送进别人的口袋。

那这5.1亿的巨款,D站是怎么得来的呢?

毕竟D站的用户画像,全是一些主张“白嫖无罪”的二次元宅男。

从D社的白皮书来看,这笔巨款基本算是骗来的。

比如,D站白皮书中写道,嘀哩嘀哩的DApp包括移动App端和Web端。这如果都算是DApp,那可真是“万物皆可DApp”了。

又比如,D站宣称其月活3000万~4000万。

这个数字代表什么呢?

B站二季度财报表明,其月活为1.1亿,而B站App排名第7,就算一直在生死边缘的的A站也排名76,嘀哩嘀哩排名175,3000万的月活数据真有人信?

D社在白皮书中还宣称D站的诱人业务:游戏发行平台、原创内容、萌娘直播、二次元电商、IP众筹乃至艺人养成。

但打开D站你会发现,这些业务真的都没有!

这不是赤裸裸的欺骗是什么?

二次元社区的粘性来自人与资源的连接,用户与资源之间的互动才是第一要义。

而以海量资源发家的D站,快速积累流量后,却仍然走着无脑抄袭、甚至诈骗的路子,D站的模式走向灭亡,只是时间问题。

3

无造血能力,变现方式模糊

D站们的结局早已注定

D站靠钻空子、不要脸在早期积累了大量的用户,再加上不收费的口号,能够存活了5年之久。

但即便D站完全按照预期发展,结局也早已注定,它在野蛮生长的过程中,早就埋下了两个巨大的隐患。

1.无造血能力,一抄到底

D站算是沾了粉丝经济的光,但D站却忽略了绝大多数粉丝其实是最没有忠诚度的用户,随时可以被其他内容吸引而转移。

国内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意识越来越强,目前优酷、爱奇艺、搜狐、腾讯视频等,无一例外都花大价钱购买版权或内容。

但D站依旧只是从各种网站上拷贝,引发了不少盗版侵权的争议,生存之路也越走越窄。

2.变现方式模糊

二次元网站的用户群体本就狭隘,多以中小学生为主,消费能力有限,网站也无法实现盈利。 仅靠垃圾广告的营收,根本不足以支撑一个网站的运营。
反观B站,在自身人设、以及落地产品乃至试水新零售,都体现出了后者在打破盈利壁垒上的试错决心。
像“宁愿倒闭也不收用户一分钱”的口号,看似很有情怀,在商场其实这是无能的表现。

只要你有优质的内容,就有人愿意为你买单,接着你又有了资本去招募更优秀的内容制作团队,这就是一个良性循环。

所以把内容做起来的B站火了,而嚷嚷不收费的A站半死不活,D站也紧随其后扑街。
反观目前的一条、二更等短视频产品,看似是很小的自媒体,但仅仅用了两三年的时间,其估值远超A站。

由此可见,这是个内容为王的时代,D站们再用劣质低价的伪性价比糊弄用户,消费者不一定买单。

结语:

过去动漫产业在野蛮生长,遍地开花的同时,也留下了很多弊端。

没版权、抄袭这样的坑,不止D站,几乎所有的内容网站都踩过。

当行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后,一些积累了用户资源与起始资金的“幸运儿”可以上岸洗白,但是散落在边边角角里的后进者还在盗版、软色情、擦边球的海洋里继续第一轮收割。 这一逻辑,在大部分互联网产品里都是通用的。

从电商平台到内容平台,谁先抢滩上岸谁就能掌握主动权。那些站在互联网鄙视链顶端的企业遥想当年都逃不过“真香定律”。

对此刀哥想说:

创业者要有知识产权及版权意识,有钱可以采购版权,没钱就自制内容,这两条路才是未来的主旋律。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