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偷口述犯罪经历:这世上坏人多好人太少

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10月26日 14:51 来源:视觉志

不久前,《今日说法》中的一期节目突然在网络上“红”了。

作为一档法制节目,节目的主角是一名罪犯。

犯罪人员叫马亮(化名),案发时年仅21岁,因连续盗窃而被抓捕。

如侦破案件的渭南市临渭分局新特警大队的周佼所说,案情并不复杂,但是案件发生的背后,却牵扯出一段两个少年的求生故事。

01

马亮来到渭南前,已经有了5、6年的偷盗经历。

一般情况下,他会一边流浪、拾荒来到某地,在附近居民那里进行偷盗。停留几个月后,再去往下一个城市。

但这一次,马亮在渭南待了一年多,直到被抓为止,他准备一直生活在渭南。

是什么会让一个“小偷”反常?

马亮的反常,是因为他在这里有了一个“弟弟”。

弟弟叫轩轩,和马亮没有一点血缘关系,他知道轩轩在附近的平房里,和爷爷生活在一起,全家靠拾荒为生。

轩轩8岁了,从未上过一天学。不需要帮爷爷工作的时候,轩轩就去城中村的市场晃悠,马亮也是在那里认识了轩轩。

开始是用吃的做交换。马亮给轩轩买些吃的、饮料,轩轩帮马亮把偷的东西“销赃”。

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轩轩开始天天跟着马亮。

甚至有家不回,和马亮一睡在野草丛中。

“你家里人不管你吗?”

“我妈走了,我爸又结婚了,还有了一个弟弟,爷爷太忙……”

是啊,轩轩就是这样一个没人管的8岁男孩,见到马亮的那一刻,他才有了哥哥。

马亮看着在冬日里穿着单衣,冻得流鼻涕的轩轩,是不是也想起了十几年前的自己呢?

02

每个人都觉得马亮不应该成为一个小偷,但从来没有人问过,马亮是怎么成了一名小偷。

马亮的姐姐说,“我上次见他时,他还是个普通的正常人,怎么现在……”

没人关心他怎么变成了这样,甚至他的亲姐姐。

如果有人愿意听他说话,那就是轩轩和后来抓捕他的警察了。

马亮出生在神木县栏杆堡镇,上面还有一个姐姐。虽然家庭条件一般,但远没有到揭不开锅的地步。

原本,他也该是被宠爱着长大。

直到他5岁那年,母亲和父亲离婚。

姐姐还清楚记得那时的场景,“妈妈是四川远嫁过来的,和父亲一直过得不顺心。弟弟5岁那年,妈妈走了。”

“她走那天,头也没回。”

“弟弟哭着,他还那幺小……”

母亲离开后,父亲也选择了离家打工。明明有父母的姐弟俩,却成了“孤儿”,只能在亲戚家生活。

流离失所,寄人篱下的马亮,开始逃学。

逃学干什么呢?找妈妈。

他找到了妈妈打工的地方,还和妈妈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但没多久,他又回到了父亲的家,他告诉姐姐:妈妈要结婚了。

从那以后,马亮性情大变,再也没上过学,开始经常离家出走。

“他经常这样,离开一段时间,一般是一个月,十几天,还会再回来。”

马亮离家出走的那些日子,过得并不好。

03

15岁的马亮,就曾经登上过报纸,那一次也是因为偷窃被抓。

他被送到儿童救助站,那里的记录显示,马亮是在一个废旧的民居被发现的。他独自住在那里,靠着偷窃附近居民的东西维持生活。

发现他时,他已经潦倒的像一个乞丐。

那是2012年的冬天。

马亮说,他总觉得世界上坏人多,好人少。

可想而知,他在还小时,独自流浪的日子里,受过不少欺负吧。

马亮见到轩轩时,大概是想到了自己。

轩轩的爸爸妈妈在很年轻时生下了他,那一年爸爸19岁,妈妈20岁。

轩轩一岁半时,爸妈分手。妈妈失去了联系,爸爸说是外出打工,却再也没有回来,也没寄回一分钱。

轩轩跟着爷爷勉强生存。

但是只是活下来,已经耗尽了爷爷的全部力气。他没有力气给轩轩更多爱了。他甚至没办法让轩轩上学。

轩轩总是在等爸爸回来。他知道爸爸和别的阿姨生了弟弟,但他还是等着爸爸回来。偶尔爸爸来电话,会说:“过段时间。”

但是一天又一天,轩轩从来没等到爸爸。

就是在这样的日子里,他认识了马亮。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马亮却成了轩轩短暂又缺少爱的童年里,少有的温暖。

轩轩不喜欢回家,他喜欢和马亮一起在城中村的荒地里居住,即使是冬天。

记者问轩轩:你睡在这里不冷吗。

轩轩还是个孩子,带着特别纯真的童音说,“不冷的。”

“冬天怎么办?”

“冬天也睡这里,我们盖一层被子,或者两层。我们就是不冷。”

或许让轩轩不感到寒冷的,不是被子,而是这个哥哥的陪伴。

马亮在一个墙缝中,藏了两箱牛奶。那是给轩轩准备的。他总是像个父亲一样对轩轩说:多喝点牛奶,长大了强壮了,才能不被人欺负。

荒野是他们的家,这里没有房顶,没有床,但他们会躺在破旧的门板上数星星。轩轩说,马亮还会给他讲故事。

马亮的童年,没有故事,没有牛奶,没有哥哥。所以他把自己曾经渴望的一切,都给了轩轩吧。在轩轩眼中,马亮不是一个小偷,只是一个哥哥。

轩轩曾经想和马亮一起偷窃,被马亮阻止了。马亮最常对轩轩说的一句话是:“你长大了不要像我。”

04

故事结束在2017年的冬天。

正在巡逻的周佼发现了马亮藏身的地方。

马亮要在狱中改造4年。

这对兄弟人生中最温暖的一年,就这样结束了。

记者问马亮,为什么没有离开?

马亮说,开始轩轩说,留下100天吧。他留下了。后来轩轩求他,再留一个星期吧,他留下了。

于是一个星期又一个星期。最后一次,他在前面走,轩轩在后面哭,跑过来抱着他。

“我不走了。”

“因为我妈妈走得时候,没有回头看一眼。我不想也这样离开轩轩。”

周佼告诉轩轩,哥哥犯了错,要去改错。

轩轩问,“那要改多久,哥哥改完还能出来吗?”

他很想念哥哥。

马亮听到周佼的话,用手遮住脸哭得很厉害。

“我不想见轩轩。”

周佼:“他已经在外面了。”

马亮:“不见,我希望他忘了我。”

周佼问哭着的青年:“你会忘了他吗?”

马亮沉默了很久才找回声音:“我忘不了。”

后来的轩轩,回到了爷爷身边,在好心人的帮助下上学。等着爸爸像电话里说得那样,会回来看看他。

也许会记得马亮,也许会忘记。

人们常说,父母都是爱孩子的。但是发生在两个少年身上的悲剧,却提醒着我们:无法承担责任的父母,只能创造一个又一个的悲剧。

成年人可以选择远走高飞,被留在原地的孩子,只能一遍遍舔舐着童年的伤口,有的人走出来,有的人终其一生延续着父母制造的悲剧。

世间的辛苦,每个成年人都懂得,没必要让孩子再承受一次。

他来人间一趟,应该和父母、朋友、爱人走在阳光下,而不是在黑夜荒野中潦草度日。

我永远记得《何以为家》中男孩阿萨德的控诉:

“我希望大人听我说,我希望无力抚养孩子的人别再生了。

我只记得暴力、侮辱、殴打、链子、管子、皮带。

我听过最温柔的一句话是,“滚,狗娘养的东西”,“滚,你这垃圾”。

生活是一堆狗屎,不比我的鞋子更值钱。

我以为我们能活得体面,能被所有人爱。

但上帝不希望我们这样,他宁愿我们做洗碗工。”

已经是2019年的冬天了,没人知道轩轩是否等到了爸爸,没人知道马亮是否“改好了错误”。

他们居住过的荒郊,有长满的野草,遮住了曾经两个少年生活过的痕迹。

就像他们未来的路一样,没人看得清。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