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合伙干餐饮,掏30万后喜提“塑料兄弟情”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12月14日 12:45 来源:GBK

2018年7月,小马和两个同学合伙开了一家早点部,小马为此投入30万元,他与这两个同学相识已有十几年,曾无比信任他们,但是早点部开业后,身为法人的小马不仅迟迟未能得到分红,甚至连查看店铺账目的权利都没有,2019年4月店铺关门,合伙人肖某告诉小马,店铺一直亏损,没有利润可以分,小马觉得自己被欺骗了,遂将肖某和另一合伙人张某告上法庭,要求归还投资的30万元。2019年10月,小马拿到了一审判决,因双方都无法提供餐厅经营的财务证明,无法完成审计,故驳回小马要求二被告退还其投资款30万元的诉讼请求,这份判决令小马倍受打击,目前小马已提起上诉。

老同学重聚 帮助买房获信任

2017年,小马辞职,以跑快车为生,老同学肖某为他介绍了一份保险公司的工作,他就此与肖某和另一位老同学张某走得近了许多。小马告诉记者,肖某和张某与他从中专到专升本一路都是同学,三人已相识了近二十年,上学时三人关系不错,虽然毕业后联系不多,只是过年偶尔聚一下,但彼此之间的同窗情谊一直都在。

小马上班的保险公司也是肖某和张某的工作单位,三人经常一边吃早点一边聊各自的生活,肖某听说小马还住在一套60平米一居室里,便劝他为孩子考虑,换一套两居室,后在其居住的小区内,为小马找到了一套性价比很不错的房源,2017年12月,小马以110万元的价格卖掉了房子,又以总计178万元的价格买下了肖某为他介绍的房源,在换房的过程中,肖某还曾为小马垫付了十几万元,肖某的一系列举动令小马十分感动,他觉得肖某是真心拿他当兄弟。

如今回头看,小马对这份“兄弟情”却只剩懊悔与愤怒,“当初家里人反复劝我,不要太信任肖某,我就是不听,那会我就像着了魔一样,觉得他说什么都是对的,现在回想过去那些事,我觉得他早就开始算计我了。”

三人出资干餐饮 始终没有签合同

小马和肖某、张某在一起时,常讨论是否可以一起干点什么挣钱,小马记得早先提到的都是刨冰一类的小生意,计划每人的出资金额也就10万左右,“我换房的时候,他(指肖某)让我少付首付,留点钱做买卖,换完房我手里还剩30多万,我也和他说过。2018年四五月份,他说仨人一块干买卖,没说干什么,就说一人掏30万,后来说一起干个大点的早点部。”

2018年5月29日,小马分两笔转给肖某共计30万元,打完钱后,小马就感觉出了一些变化,“转钱之前,肖一天三遍地给我打电话,转完钱后,就变成我追着他了,前期准备我都插不上手,问经营情况,他回答的也很敷衍。”

早点部加盟的是一家知名品牌,于2018年7月13日在河北区宿纬路开业,店铺面积180平米,小马是法人。有空的时候,小马会去店里帮帮忙,但直到店铺开始运营,很多问题都还没有明确,他们三个合伙人之间甚至没有签一份合同。“我多次提出过签合同,但是肖某说签合同就生分了,他说他和张某一起做生意从未签过合同,还说3个人里我条件最不好,挣了钱会先紧着我,最后我妥协了。我们口头约定,店铺经营由肖某主管,大家按月分红。”小马说。

在小马的印象里,店铺的生意一直不错,他向记者展示了一段开业初期的视频,因为促销力度大,视频里等候购买的客人从店内一直排到店外,大厅也几乎都坐满了,“开业第二天还是第三天的时候,我和肖某坐在车里一起数钱,我记得那一天微信收入3千多,现金收入3千多,一共7千多。后来还有一次,我问肖某经营情况,他说那个月盈利了2万,但是不能给我分红,因为下个月要发工资,还有别的用钱的地方。”

经营两个月后,小马还是没有见到一分钱分红,他再次找到肖某,要求查看经营账目,但遭到拒绝。“我提出要知道三个人的投资是怎么花的,肖某给我讲他装修花了10万,店铺转让花了十几万,各种打点花了多少万,我说口说无凭,我要看店面流水,肖说,那是他的隐私。”此时,小马已开始怀疑,90万开一个如此规模的早点部是不是投资过高了,他想知道肖某和张某真实的出资情况,但无处查询。

在小马对肖某的信任出现裂痕的时候,小马弟弟的一句话给了小马猝不及防的一击,“我弟弟也在那个早点部里工作,我弟告诉我,有一回他问肖某‘我哥的房子你真没吃一分钱?’肖某没说话。”小马想到买房时,他交过一笔3万元的“独家费”,这笔钱是交到了肖某的手上的,“当时他说交了这笔钱,这房子就只有我能买了,不交的话,可能会被别人买走,还让我不要去中介问,说这里面事很复杂,我当时信他,真没去问。”

小马打电话问肖某是否拿了他3万元“独家费”,肖某称他把钱打给了中介,但中介告诉小马,他们公司从不收“独家费”,也没有拿过小马的3万元钱。

小马对肖某的信任彻底崩塌了。

起诉返还投资后 店铺被转让

小马向肖某、张某提出退伙,但二人未给出明确意见,于是小马在2018年10月将肖某、张某二人告上法庭,要求解除与二被告的合伙关系,并由二被告退还其投资款30万元。

就在诉讼进行的过程中,小马收到了肖某的短信,肖某告诉他,店铺转让了,转让经过了法官的同意,肖某要求小马自己去注销营业执照,并配合对方过户,否则后果自行承担。

小马找到了接手人,对方告诉他,他和店铺的法人接触过,法人同意转让,他们也签订了正规的合同,小马认为,是有人冒用了他的身份与接手人谈妥了这次转让。在发现接手可能存在风险后,接手人又将店铺退了回去。

2019年5月,小马发现店铺再次转让了,换了新的门面,但对这次转让,他一无所知。

门店再转手后的门面

肖某回应:我没坑他 他就是只想赚不想赔

提起合伙经营的事,肖某也有一肚子怨气,肖某告诉记者,店铺里的事一直都是他忙里忙外,但他是第一次做餐饮,没有经验,开业初期优惠力度很大,每卖出一根油条就赔1角钱,豆浆白送,拉面买一碗送一碗,所以看着人多,其实店里不挣钱。“但这些事他都不能理解,他就是只能挣钱,不能赔钱。”肖某说。

肖某告诉记者,前期他和张某一人出资15万,整个经营过程中他实际出资了18万,本钱花完后,新产生的费用也是由他支付的,前后花了差不多18万,为了尽早止损,他才想到要将店铺转让,没想到还被小马搅黄了。“他什么钱都不出,后来房租都是我交,一个月8000元,他还申请了财产保全,一下子把账都冻结了,他做的挺绝的。”肖某说。

然而一审判决书中记述,肖某自述2018年6月2日通过手机银行转账8万元为12个月的房租,但这家店一共只开了9个月的时间,经营期间不应再需要缴纳房租。

对于从未签合同的问题,肖某表示小马所说不属实,“别人不跟你签合同,你会掏钱投资吗?我们之所以没签合同,是因为我们仨谁也没提过这件事。”

肖某告诉记者,店铺再次易主不是转让,而是房租到期被房东收回了,他一赌气扔下了店内的设施资产就直接离开了。

当记者问起小马买房时的3万元“独家费”问题时,肖某未正面回答,称正在工作岗位不便多说,而后挂断了电话。

双方均无法举证 原告被判败诉

庭审期间,针对小马的诉讼请求,肖某不仅认为小马无权要求返还30万元投资,还要与张某共同承担经营亏损的25万余元,另要求小马赔偿因他搅黄转让而产生的28000元损失。

法庭依据原、被告的当庭陈述及审查确认的证据认定三人约定的合伙方式是小马出资30万元,肖某、张某各出资25万元,利润各分三分之一。法庭认定小马完成了全部出资义务。肖某在庭上出示了他个人账户的打款记录,从2018年6月8日到10月3日,肖某分8笔向账户内转款28万余元,连同账户余额共计33万余元。张某陈述,他曾给肖某账户分两笔打入共计23614元,外加肖某曾欠他的10万元也转化为投资,肖某对这一说法表示认可,照此计算,张某的投资金额估算为12万余元。肖某称8笔转账为他的投资,刨除张某的转账和债权转化的投资,则肖某的投资额估算为18万元。但法庭认为,肖某向法庭提交的银行流水大部分无法提供去向,应由肖某负责举证的张某的近15万元出资亦无法提供有效证据,故法庭无法认定二被告是否履行了出资义务。

对于餐厅的实际经营情况,小马曾向法庭提出审计申请,法庭以摇号形式选定了一家会计事务所进行审计,但因双方均未提供报表、账簿、凭证,审计未能进行。

肖某告诉记者,早点部的经营花费很零散,买菜买肉不可能有发票,但店里有账,他曾找到一家北京的事务所对他的店内经营账目进行了审计,并将这份审计报告作为证据提交给了法庭。“审计报告的结论就是经营确实亏了二十几万,但是法庭没采信。”肖某说。肖某的代理律师表示,他也记得肖某提交过一份审计报告,是一厚本,但未被法庭采信。

记者提出可否请肖某向记者出示该审计报告,肖某表示,审计报告原件在法官手里,他暂无法向记者出示。

对于审计报告这样一份关键的证据,小马及其代理律师却完全没有印象。“被告在庭上提交的是手记的账本,还有手机转账记录,但是审计需要正规发票。”小马的代理律师告诉记者。

另据一位法律业内人士表示,对于审计报告这样的书证,法庭通常不会收取原件,而是要求提交复印件,当庭与原件核对无误后,将复印件归档。

2019年10月8日,本案一审判决下达,法庭判决三人解除合伙关系,驳回原告要求二被告返还30万元投资的诉讼请求,且案件受理费全部由原告承担。

对于这个结果,小马难以接受,随即选择上诉,小马的代理律师对一审判决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我们认为餐厅一直是由二被告经营,举证责任应该在他们,举证不力的后果也应该由他们来承担,所以选择上诉。如果接下来可以证实肖某、张某二人出资不实,那他们的行为有可能构成欺诈。”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关键词阅读:合伙创业

相关专题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