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西班牙见了环保少女,她已是人心中的神

2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12月20日 11:34 来源:世界说

编者按:

前几天,被很多媒体称为“人类最后机会”的联合国气候大会闭幕了。

由于各方分歧过大,这次大会并没有实现核心任务——搞定碳市场合作机制。这意味着,这场大会并没有成为“人类最后的机会”,反而因为各方的僵持,成了有史以来耗时最长的联合国气候大会。

疲惫的代表、冗长的会议,无休止的争议……会场内的状况可想而知,而会场外面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瑞典气候少女格蕾塔再次站上了流量高峰。她从美国乘坐“零碳”帆船返回欧洲大陆,在气候变化议题上,她仍然对现有的政治规则毫不客气,呼吁将各国领导人“逼到墙角”。只不过这回她道了歉,因为在她并不熟练的英语中,“逼到墙角”有“枪决”的意思。

她同样来到了马德里,联合国气候大会的现场。12月6日,受她启发的气候罢工活动马德里举行。共产主义者、女性主义者、大学生……各色人等和组织,怀着各种诉求都走上了街头。50万人参与了这场活动,这或许是近期最热闹的一次气候抗议。

如果不是提前知道谁要来,我还以为亲历了一次明星粉丝见面会。

西班牙马德里,我参加了一场50万人参与的气候抗议。

在现场,人挤人,人挨人,身旁和对面都站着年轻的志愿者们,他们手拉着手分两排挡在激动的人群前面,留出来中间的那条通道,是为了让一名16岁的瑞典女孩通行。

没错,就是你熟悉的瑞典女孩——格蕾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那个最近频上热搜的“辍学少女”、“环保先锋”,掀起各地“气候罢工”的核心人物。

今年9月份,格蕾塔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皱着眉头,用夹杂着愤怒和激动的腔调,向各国领导人发出了数句“How Dare You”(你怎敢如此)的控诉,瞬时火遍全球。

跟朋友来到马德里气候抗议活动已经1个多小时,天色渐暗。然而,身边志愿者小哥的一句“she is coming”(她要来了),就像带着咒语一般,引起了人群的聚集,从我后背传来的推力也不断增加。

当时正值西班牙举行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5次缔约大会(COP25),受格蕾塔启发的组织“星期五为未来”(Fridays For Future,简称FFF)顺势在马德里发起了这场气候抗议游行。

“星期五为未来”是一个基于格蕾塔的行动发展建立起来的气候保护运动及组织。自2018年8月,格蕾塔在斯德哥尔摩瑞典国家议会大楼发起第一次罢课抗议以来,该组织已在全球227个国家和地区,发起了超过7万场气候相关抗议、罢课以及罢工活动。

这场游行以马德里最大的铁路总站——阿托查火车站为起点,马德里新政府大楼为终点,全长5公里左右,途中经过当地著名的哥伦布广场和卡斯蒂利亚大道。在终点位置,活动主办方还为气候抗议活动家们搭起了舞台,格蕾塔就是演讲者之一。

5点10分,当我跟朋友赶到阿托查火车站的时候,现场已经人头攒动。马德里市政府派出的警察队伍、提供紧急清扫服务的环卫工等后勤部门,已在大批的游行队伍周围严阵以待。

天还亮着,游行尚未开始,但活动的参与者们已经忙起来了。有些正接受新闻机构的采访;有些则拉起横幅,举起标语牌,分发传单给来往拍照的路人和媒体记者们;还有一些人为了吸引注意,披着手工制作的旗子或衣服,向行人展示。下图中的这名女性抗议者,就身披写着拯救(SOS)马尔梅诺尔(Mar Menor)的旗子。

马尔梅诺尔是位于伊比利亚半岛的沿海咸水潟湖(Lagoon)。据报道,马尔梅诺尔污染极其严重,今年九月份曾有成千上万的鱼虾因为污染物缺氧窒息,死后被冲上了沙滩。


Mar Meor因污染窒息的鱼虾 /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Twitter

现场还有一群来自德国的抗议者,他们的横幅上写着”让我们一起拯救正在崩溃的土地“。虽然来自制造强国,他们的诉求却是减少工业化和机械化,更多地回归手工制造,对自然负责。

有趣地是,这个组织的负责人老哥还是一名德国马列主义党(MLPD)党员,而他此行也有宣传党组织的目的。

说话间,老哥从袋中掏出了两本小书向我们展示,其中一本是德国马列主义党前主席、理论学者斯蒂芬·恩格尔(Stefan Engel)所著“新帝国主义国家的出现”(On the Emgergence of the New-Imperialist Countries), 另外一本则是马列主义党的宣传手册。

游行队伍中年轻人居多,一群主要来自西班牙及其周边各国的大学生们,拉起写着“保护地球,保护生命”的超长横幅,十分引人瞩目。面对我们的询问,他们有些紧张,也可能是语言不通,于是只好指着胸前统一佩戴的徽章,向我们表明参与此次活动的口号,“Rebeldía”, 也就是西班牙语中的“叛乱”(Rebellion)。

这样的大型活动,自然也少不了一些极具创意的组织。2018年10月刚在英国成立,便迅速崛起的环保组织“反抗灭绝”(Extinction Rebellion)成了现场一道“红色旋风”。

队伍最前排的抗议者一身红袍红帽,全脸涂抹白色颜料,配合浓黑的眼线,掌心还画着组织标志性的符号,神情严肃,让人印象深刻。除了特殊的装扮,来自世界各地的大批“反抗灭绝”成员们还有着专属队歌。“我们是反抗者,这是反抗者的时刻”,他们这样反复地唱着。

“反抗灭绝”主要宣传的是一种“公民抗命”(civil disobedience)理念,这个词最早出现在150年前,美国哲学家和作家亨利·戴维·梭罗(Henry D Thoreau)的同名政论文章里,当代最著名的代表人物为印度的甘地和美国的马丁·路德·金。

这个组织不只是此次游行的焦点之一,还是频频被媒体报道的对象。

2个月以前,“反抗灭绝”在全球十多个国家发起为期两周的抗议活动,主题内容竟然是:想方设法地用非暴力的行动,让警察逮捕自己和伙伴们,以此引起当局重视气候变化和环保议题。

据BBC报道,这一活动在伦敦开始的前三天内,就有大概400人被捕,其中包括比利时公主玛丽-埃斯梅拉达(Marie-Esmeralda)。而在美国华盛顿,两度获得奥斯卡影后的美国女演员简·方达(Jane Fonda)也因参与这一抗议活动被捕。

游行队伍中,还有个几乎清一色为女性成员的组织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这些年轻的女性参与者们来自世界各地,举着手工制作的“发光水母”,一遍遍地高唱精心改编过、夹着口号的歌曲。喊口号的同时,她们还配有简单的舞步,这肯定是全场最具活力的群体之一。

负责人告诉我们,成员们手拿“发光水母”,是因为人们把海洋问题归因于水母,认为水母缺乏天敌,且体内积攒了过多的塑料微粒,因此造成了海洋污染。但实际这是人类自己的问题。 同时,水母还代表着坚强、独立、奋斗的女性形象,她们希望借此让女性意识到自己在环保议题中的力量。

作为这次活动的灵魂人物,现场自然少不了格蕾塔的“身影”。

参与者们脑洞大开,下图中的这位老爷爷,架起脸部位置被扣掉的格蕾塔海报,邀请路人拍照,体验一把成为“名人”的感觉。

还有参与者手工制作了格蕾塔的半身海报作为装饰,贴心地给她穿上了棉衣棉帽,虽然实际效果有点吓人……


“让我们改变世界,因天气罢工”

还有些人在牌子上写出“我们是数十亿个格蕾塔”来表达对她的支持,并不忘用F开头的词问侯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企业。

人群中一阵骚动,我的注意力瞬间被拉回了等待的队伍现场。活动主办方的一名工作人员走过来,向着两边的志愿者说了几句话后,众人散去,中间的通道也骤然消失。

我跟朋友一阵吐槽,格蕾塔可能不来了,白等了这么久。说话间,人群突然朝着一个方向涌去。有人大喊“格蕾塔”,我才意识到,这个女孩跟她的团队,原来玩了一手声东击西。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里,我们几乎是被人群裹挟着前进。大批的媒体记者、气候抗议者、格蕾塔的支持者及围观路人,形成一个庞大的包围圈,以她为中心缓慢地移动。过程中,格蕾塔稍作停留,与一些重要人物攀谈。不过看起来,她要想去到游行队伍中,恐怕已不太可能。

包围圈行至一个路口处,几辆汽车驶入,格蕾塔站在车旁,向着闪光灯后的记者以及周围的人群,略带遗憾地表示,“非常抱歉,警察建议我出于安全考虑离开现场”。

说完,她便在掌声中爬上汽车离去。而她乘坐的那辆红色轿车,是西班牙国产品牌西雅特刚发布不久的一款电动车。

据“星期五为未来”官方通报,这次游行活动参与人数达到了50万。除了精心准备的各个组织以外,现场还不乏马德里的大批市民。甚至有含着奶嘴的婴儿也被推了出来,全家老小,一齐出动。

匆匆见过格蕾塔后,我们跟上了游行队伍继续移动。步行5公里,距离不算短,况且是在冬夜。大多数以家庭为单位出动的参与者们,在距离出发地接近2公里的位置,逐渐开始离开现场。为了早些抵达终点观看格蕾塔的演讲,我跟朋友也只好选择“半途而废”,赶去搭乘地铁。

8点20分,等我们赶到马德里新政府大楼时,活动舞台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重要”人物总是压轴登场,在巴西原住民协会执行督导、气候活动家瓜哈哈拉(Sonia Guajajara),及奥斯卡影帝、西班牙著名演员哈维尔·巴登(Javier Bardem)一番演讲之后,格蕾塔手拿写着“气候罢工”的标语牌出现在台上。


格蕾塔手拿写着“气候罢工”的标语牌出现在台上 / 格蕾塔Twitter

3分多钟的演讲,尤为印象深刻的,是人群多次自发的掌声和欢呼声。站在台上的,与其说是一位年仅16岁的少女,不如说是一名演说家,一个新的时代“偶像”。

在现场,格蕾塔对底下的观众说:”希望并不在气候大会的围墙内,希望在于你们。”

这次,格蕾塔或许说对了。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