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奸杀老师后警方发现死者再次被奸尸

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1月18日 11:22 来源:每日人物

近日,有知情人士透露,轰动全国的“冷水江少年奸杀老师”案出现新进展,

与被害者刘云(化名)乳罩上混合血迹相匹配的另一位男子张泽(化名)现身。

1月11日,据谢伟、刘浒的代理律师叶竹盛向每日人物介绍,2018年,该案的疑凶张泽就已被警方抓获。

据DNA比对结果,张泽的DNA与案发时受害女教师乳罩上发现的混合血迹中的陌生男子DNA匹配成功。

目前,距案发已过去十一年,距谢伟、刘浒因强奸入狱也过去十年了,两人依旧身陷囹圄,案件并无明显进展。

2009年8月25日,湖南省娄底市冷水江区制碱厂内发生一桩命案。

41岁的英语老师刘云,被发现倒在自家楼房附近的天台,身上的衣物被褪去,送医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两天后,时年17岁的两位少年谢伟、刘浒被警察提审。

2010年8月9日,两人因犯强奸罪被判无期徒刑,

谢伟的父亲谢国东、刘浒的母亲刘小红也因包庇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与四年。

1月15日,叶竹盛经当地法院经办人处获悉,法院将以“侮辱尸体罪”而非“强奸罪”对张泽进行起诉。

目前,该案未开庭。如果该罪名成立,两名少年身上背负的奸杀罪名仍难以洗清。

法医鉴定表中截图 图/受访者

律师多次申请重启DNA鉴定,匹配结果锁定同乡男子

2009年8月25日,湖南省娄底市冷水江41岁的英语老师刘云,

被发现倒在自家楼房附近的天台,身上的衣物被褪去,送医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两天后,时年17岁的两位少年谢伟、刘浒被警察带走,经过三天两夜的审讯,两人最终认罪。

一年后,2010年8月9日,两人因犯强奸罪被判无期徒刑。

此外,谢伟的父亲谢国东、刘浒的母亲刘小红也因包庇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与四年。

谢国东缓刑期结束后,一直都在四处伸冤。2014年4月,在申诉阶段,

他在调取存放在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档案资料时,无意间发现了一份《法医物证鉴定书》,

上面显示,被害女教师的贴身衣物乳罩上检出混合了被害人及其“另一未知男性”的基因。

这份出具于2009年12月18日的鉴定书,本应在2010年的庭审中作为证据出现,但此前从未出现过。

对此,冷水江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曾在2010年4月做出一份情况说明,

解释称,现场接触过胸罩的人很多,可能是有其他人员的汗液、皮屑混了DNA。

多年来,谢伟、刘浒的代理律师叶竹盛多次要求重启对DNA的审查。

2018年国庆假期前后,他终于收到法官的消息,对方表示DNA鉴定有新结果了。

与这个DNA鉴定匹配成功的张泽,同样也是冷水江人,家住沙湾,在案发时时年19岁。

裁判文书网显示,2013年5月,张泽在杭州市的一家休闲店中,借口按摩,

实则持刀抢劫,被群众发现后,持刀挟持被害人,试图逃离现场,后被抓获。

2014年,张泽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十个月。

而在此之前,张泽已在2011年7月,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

律师叶竹盛分析,张泽估计是在2018年3月出狱后,回老家冷水江办理身份证时被抓。

因为他此前的案底,其DNA信息被保存,最终与刘云案混合血迹中“未知男子”的DNA匹配成功。

不容乐观的是,叶竹盛完全无法接触到张泽,也没有接触到该案的相关信息。

张泽这个人的出现,仿佛与谢伟、刘浒的案件无关。

而据红星新闻报道,冷水江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张泽与该案“当然有关系”。

许小红也证实了律师叶竹盛的说法。她回忆,2019年9月,有邻居告诉她,

警方带了一名不认识的陌生男子去刘云遇害的地方,好像是在指认现场。

这时她才知道,原来混合血迹中另一个DNA的所有者出现了,但她并没有得到任何通知。

据叶竹盛了解,当地公检方正准备以“侮辱尸体罪”而非“强奸罪”起诉张泽的这一行为。

侮辱尸体罪一旦成立,刘云到底是被谁杀害,又将成为一个谜,而谢伟、刘浒背负的奸杀罪名依旧难以洗清。

此外,如果以“侮辱尸体罪”的罪名起诉,涉及到个人隐私,会非公开审理,审理的具体情况也就无从得知。

对检方起诉张泽的罪名,叶竹盛觉得有两处疑点,难以解释:

第一,女教师刘云被奸杀的地方位于天台上,并不属于公共区域,事发时间是夜晚,无意间路过的说辞根本站不住脚。

第二,正常情况下,晚上突然看见地上疑似有一具尸体,一般人的反应也就是赶紧逃跑或报警,第一反应绝不会是“侮辱尸体”。

对叶竹盛的质疑,每日人物多次致电该案的相关负责人与当地派出所,均无人接听。

谢伟的学生证 图/网络

案中案时间蹊跷,四位家长中三位曾因此入狱

2018年10月,就在律师叶竹盛收到“DNA鉴定出结果”的消息时,谢伟的母亲、

“在逃通缉犯”余利云在“逃亡”七年半后,被4名民警从冷水江火车站中带走。

据一份冷水江公安局的“在逃人员登记信息表”显示,

余利云因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被立案调查。

而案发时,余利云是一位全职妈妈。案发后,她外出打工,被指“外逃”。

因这场案件改变的,不仅有两个孩子的命运,还有两个家庭、四位家长的人生。

谢伟的父亲谢国东,刘浒的母亲许小红分别因包庇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与四年,

谢伟的母亲余利云成为“在逃人员”,被抓后入狱。

出狱后,已经退休的谢国东,天天奔波申诉,同样也不年轻的许小红,

常年在广州打工,除非特殊情况很少回家,因为“抬不起头来”。

唯一“幸存”下来的是刘浒的父亲刘肃洞。

他现在外打工,希望能给刘浒多攒下一点钱。

刘肃洞与谢国东 图/网络

许小红回忆,上一次探望刘浒时,后者曾很兴奋的告诉她,

有一些新入狱的狱友跟他聊天时提到“凶手已经被抓了”,

嘱咐许小红一定要帮他继续伸冤。

谢国东同样也表示,在他去探望儿子谢伟时,对方曾提到狱友表示凶手已经被抓。

事实上,十年内,监狱方和检察院曾多次劝导刘浒和谢伟悔罪减刑,但均遭到两人拒绝。

他们坚称,定案证据不足。谢伟还多次申诉,声称自己是“被冤枉的”。

二人均表示就算服刑老死狱中,也要清白的走出去。

叶竹盛回忆,第一次庭审时,公诉人曾拿出一根木棒,称其为“类似物”。

而在第二次庭审时,对方忽然改口,将这根木棒作为物证提交,称其是作案凶器。

但公安机关并未对该木棒进行鉴定。对此,公安的解释是“因受雨水冲刷,失去鉴定价值”。

叶竹盛无法接受这一点。他觉得,要先鉴定才能判断证物是否具有鉴定价值。

他专门查阅过当地的气象数据,案发前后几天,当地的降雨量甚至不足10毫米,

而该木棒被指用以多次击打被害者,甚至造成致命伤,其击打痕迹不会轻易被抹去。

而谢伟、刘浒对木棒是如何获取,又是如何藏匿的说辞,也都对不上。

除此之外,也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实二人曾到过现场。

他们俩在口供中的说辞存在多种不一,对作案动机、作案过程、作案后的处理方法都各执一词。

“就算张泽真的只是在侮辱尸体,谢伟和刘浒也是无辜的。”

叶竹盛表示,该案还隐藏着42项疑点,自己将继续为两位少年伸冤。

许小红表示,希望儿子刘浒能早日出狱,也希望能有一天和丈夫、儿子三人团聚,一起过个好年。

年关将近,许小红的这两个愿望,年前似乎是很难实现了。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