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开车与特权撒欢 人们为何不依不饶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1月20日 16:21 来源:多维新闻

“赶着周一闭馆,躲开人流,去故宫撒欢儿~”

2020年1月17日的一条微博,意外引动中国舆论场里的一次狂欢。这条微博出自名为“露小宝LL”的账号,配有4张女子在中国故宫内部广场的合照,照片里停靠的一辆京牌越野车显得十分醒目。

“开车进故宫”一时引起舆论争议,对是否可以在故宫开车的讨论,很快转化为对微博账号所有者个人资料和身份的起底,并发现“露小宝LL”真实姓名为高露,其曾自称中共元老何长工的孙媳妇,也就是他的孙子何刚的妻子。

关于该事件的舆论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其一是对故宫管理的批判。按照故宫自身的规定或宣传,除了其自身工作需要,不得开车进入,甚至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法国前总统奥朗德(Francois Hollande)等国际政要也被要求下车步行入内,故宫前院长单霁翔曾称其“为维护故宫的文化尊严”。而身无一官半职的年轻女子高露却能在故宫驱车停车,显然是对这项“规则”的破坏。另外,网友还发现了更多曾有非工作人员在故宫开车停车的事例。


长春理工大学和中国忠旺集团分别发声明,澄清和高露一事的关系。(左:微博@头条新闻 右:微博@环球时报)


涉事女主在美国的豪宅价值1,181万美元。(微博@一个专员)

那么,开车进故宫究竟个例还是现象?是少数工作人员开了后路,还是故宫早已有之的“潜规则”?故宫“周一闭馆”是否就是为某些人“躲开人流”提供方便之门?

其二是对“特权”的不满。为什么高露可以在故宫开车停车?舆论大多归因于她的“红色后代家属”身份所拥有的“特权”,并认为能在故宫开车停车只是“特权”的冰山一角。这种“特权”已经不仅相对于普通中国人,而且已经相对于外国政要,无疑能够带给“特权”所有者以极大的满足感和炫耀欲。

不过,舆论场里对何长工家属,以及对“红色后代”这一神秘群体的好奇与不满,都比较有限,或者说尚未对其造成较大冲击。学者梅新育说“她老公人还挺不错”,“红后中颇有富有责任感之人,为人很好”。《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说“这是个很没素质的女人,挺二的。千万不要高估了她的行为的代表性。”

其三是对高露个人的调侃。高露经常在个人微博、抖音、照片墙(Instagram)上展示个人生活经历,这些都成为网友深扒曝光和嘲笑调侃的绝佳素材。例如,她近年面貌变化太大疑似“整容”,硕士研究生考场违纪,一边抱怨行人闯红灯一边自曝开车闯红灯,内部聚会衣着暴露举止轻佻,等等。


这处豪宅被指与忠旺集团创始人刘忠田前妻有关。(微博@一个专员)


该女子曾在微博多次发文炫富。(微博@露小宝LL)

其四是对高露炫耀的财富的质疑。高露公开的图片和表述明显有炫富之嫌,如果属实则意味着她或者她的家人拥有惊人财富。据报道,她称自己的越野车是2019年款的“先行特别版”和“北京第一辆”,且有“京A8”打头车牌;其住所系北京市朝阳区奥林匹克森林公园附近高档住宅,均价每平方米超9万元(1元约合0.1458美元),在2015年爆出过一套私家车库582万元;知情人士透露她曾在抖音上晒出过一块表盘纯透明的手表,价格在1,000万元左右;她还透露自己在2018年于美国洛杉矶富人区买下海景毫宅,当地房源信息显示该套房一次成交价为1,181万美元,占地面积有1,821平方米。

意外的是,很多官方媒体也加入了对该事件的“围剿”。如《人民日报》评论称,“规则面前,人人平等,任何人都没有“撒欢儿”的特权。”“600年的故宫历经岁月沧桑,不再是封建帝王的象征,也不是一己私欲的炫耀场所,而是全国人民的文化瑰宝、世界文化的遗产。”

其实,很多人对事件中暴露的“特权”的不满倒在其次,问题也不在于高露是否拥有这些惊人财富,而在于这些财富是否与她同时炫耀的“红色后代家属”身份有关。在故宫开车停车是一件值得较真的小事,更需要警惕的是高露所炫耀的权力和财富是不是有所关联,以及“红色后代群体”是否或者已在多大程度上兼得权和钱。当然,他们的“群相”是复杂的,境遇千差万别,从对单一事件的观察来推断整体面貌将会有失偏颇。

在另外很多人看来,对这起事件背后的猎奇八卦、看人出丑心理恐怕重于对“特权”和“潜规则”的追究。毕竟不论在任何时候在任何国家,“特权”都是一种无法绝对消除的现象。“公平”的定义没有统一标准,应该追求却不能苛求。不论如何,每个人的人生还需“个人奋斗”,对这件事却不妨继续看戏吃瓜。中国人似乎逐渐形成了这样一种实事求是的“集体情商”。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