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强同居房,72个陌生男女同居:出房门就社交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1月22日 16:01 来源:一条

高房租、高押金、频繁搬家……

租房不易正在困扰着

许多在亚洲大城市里打拼的年轻人。

最近,在韩国首尔的金融中心江南区,

出现了一栋钢筋混凝土打造的“树屋”,

它是韩国第一栋专门给年轻人造的共享公寓,

在全亚洲都相当少见。

它简直就是一个加强版的“超级大宿舍”:

72户年轻人在3-8层的小公寓里居住,

关起门来,有精致私密的空间可以休息,

打开门,就能社交。

每个星期,一楼的大客厅里都会有观影会、瑜伽课,

大家可以共享豪华大厨房,分享食物,

养宠物的人还能住上专门的猫狗房,

共享一楼的宠物专属后院以及清洁设备。

树屋的设计者是两位年轻女生,

一个是韩国人,一个是中国人,

上个月,一条摄制组专门来到首尔,

同她们聊了聊

年轻人共享生活、工作的新体验。

韩国首尔江南区在大城市打拼的中国80、90后,常常会抱怨租金贵、房源少、合租同伴难找……而租房这件事,对于韩国年轻人来说,更加是困难重重。他们可能会碰到以下这些近乎变态的规则:

1、高押金:一次性要缴纳10个月到1年的房租作为租房押金,一套月租金1000美金的房子,就要付给房东1万美金作为押金;

2、长租约:韩国最低租期得在1年以上;

3、额外支出高: 房子不带家具,需要支付相当一笔购置、组装家具的钱;4、养宠物难:许多房东拒绝把房子租给带着宠物的租客。

这对很多经常搬家、没有家人支持的韩国年轻人来说,根本连进入租房市场的可能性都没有。


树屋共享公寓

2018年底,在首尔的江南区,落成了一栋特殊的公寓楼。8层的大楼从下往上层层退进,天气好的时候,每层楼上的大片玻璃窗,折射出耀眼的光彩,宛如一棵圣诞树。

不仅外观上特别,这座公寓楼还是韩国出现的第一栋为年轻人打造的共享公寓。落成后不到3个月,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人租下了共享公寓里的全部72个房间。


树屋公寓里的6种房型

树屋共享公寓还给年轻人提供一些不同的租房选择:

1、房子的租约可长可短,短的3个月就可以,如果愿意签一年的合同,可以减免一个月的租金;

2、 每层公寓的大小不一样,平均月租金在1200美金(约8000人民币),占每月韩国年轻人收入的30-35%,但有全部配套的家具;

3.、押金上,按照国外的做法,只收取两个月的押金。


设计师Melody Song

设计、建造并且运作起这座超强“共享房”的是两个年轻的女生:韩国女生Melody和中国女生王心怡。

2019年12月,我们在首尔见到了Melody。约见的地点在公寓的一楼,等待Melody的时候,我看见客厅里的桌椅被管理员挪开,二十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十几个男生女生陆陆续续从楼上房间来到这里,麻利地脱掉外衣,露出色彩斑澜的运动套装,在地面上铺起瑜伽垫。


客厅里的瑜伽课

Melody告诉我,每隔几天的晚上,一层的大客厅都会化身健身房,瑜伽老师带着十多位租客们在绿植丛中练习瑜伽。

其实不止是一层,在这里,我仿佛看到了一个加强版的“超级大宿舍”,在整个亚洲都极其少见:


一层公用厨房

每到用餐时间,大家纷纷从自己的小房间来到一楼的大厨房,有序又热闹地烧饭、聊天,互相品尝对方的食物;


通往二层夹层的指示牌

3到8层围绕中庭的回廊和房间像极了大学宿舍,转一圈,会发现许多门上贴着或美国队长或超人的有趣标签;

无处不在的超可爱猫鼬卡通logo,指明在这栋大楼里哪里是工作台、哪里是洗衣房、哪里需要保持安静、哪里需要脱掉鞋子进入。


中庭和走廊

在韩国,拥有地皮可以发展地产的都是大型的工业巨头。2016年,Melody和心怡接触到了其中的一家:可隆工业。可隆工业在首尔江南区的道谷洞街区,有一块大约1200多平米、不是非常大的地皮,希望给“千禧一代”(出生在1980-2000年之间)的年轻人做一座可以一起居住的“共享公寓”,这正好跟Melody和心怡的想法不谋而合。

通过一家app应用公司,Melody和心怡接触到了395名年轻人,请他们帮忙填写问卷:你想租住什么样的房子?结果得到的最多答案是:希望能够在一个社区生活,而不仅仅是间出租屋。

最终,她们在这栋公寓中,把1、2层做成公共的大厅,3到8层一共有72间公寓,围绕着敞亮、通高的中庭展开。

树屋公寓剖面示意图首尔不是一个绿植覆盖的城市,冬天里的城市时常也灰蒙蒙的。Melody和心怡坚持要在室内种上树,给住客们一个城市里的“自然环境”。过程中也花费了好大的力气,她们在地面下挖出有大约6.6米深的混凝土盒子,装满土来作为树木生长需要的基础。

一开始的日子里,可能不太适应搬进室内生长的环境,植物们显示出衰败的样子。Melody说:“我每天都很忧心,常常浇浇水,擦擦树叶什么的,希望它们坚持活下来。

建筑的中庭有朝着东边的大面积落地窗来保证日照和通风,现在看来,它们活得挺好的。”树屋公寓慢慢成了两个女孩理想中的模样。


一层客厅

这种租赁的概念在韩国还是很新的,因为许多观念过于超前,两个女生花了不少力气去说服甲方董事会的“老人们”。

江南区在大家印象中是个高端的城市金融区,但树屋公寓所在的道谷洞街区没那么“高大上”,这里聚集着大大小小的住宅、好吃的小餐馆和装饰别致的咖啡店。Melody告诉我,这里吸引来全国大量的创业人群,树屋公寓里就有22位住户是自由职业人或者创业者。


Ariana在公寓的三层房间

带狗入住的外国女生:

再也不会被房东嫌弃了

除去租约、租金上的限制,在韩国可以租的房子类型也很局限,要么是四室一户的公寓,逼着大家花很多精力去找合适的室友,要么就是把你和别人完全隔绝开的单身公寓。

Meldoy和心怡将三到八层的房间设计为单室户,但通过不同家具的配置和户型的变化,提供给大家更多的选择。


Ariana拉动“懒人桌”

三层的房间大小只有20平米多一点点,但墙壁上有许多储藏柜,更适合女生们居住。

床上面有一张特别定制的“懒人桌”,顺着地面的轨道可以前后滑动。不想下床的时候,坐在床上就能吃早餐,看电影。

让Melody意外的是,这层公寓特别招有狗狗的住客们喜欢:“ 有一次我在这层楼看到了两只狗,它们似乎互相倾心。一只狗在走廊这边叫,另一只在另一侧也叫了起来,跟在聊天一样,没想到这里也成为了一个狗狗们的社区。”


公寓的宠物后院

去年三月,美国女生Ariana在网上看到树屋公寓的招租广告,把各种房型都看了一遍,很快决定和自己的狗狗Ginger(“生姜”)搬进三层。

我见到Ariana的时候,她正带着Ginger在公寓一层专门给宠物的后院里跑步。跑完步后,Ariana把Ginger先领进一间宠物清洗室,冲洗掉爪子上的泥巴后,再走进公寓。

Ariana告诉我,在韩国,一个带着狗狗租房子的老外,是非常不招房东喜欢的。

但树屋公寓却给她提供了太多养狗的便捷:“ Ginger的体型有点奇怪,不适合爬楼梯,在这样的平层公寓里,在床铺和地面之间放个台阶,Ginger可以自如地在地面和床铺之间上上下下。”


电梯里的宠物指示灯

Meldoy和心怡也想到,可能有住客不喜欢宠物。

在一层客厅这个使用频率很高的公共空间里,有一个“No Pet”(宠物勿入)的指示牌;上下楼层的电梯里有专门显示“Pet”(内有宠物)的按钮。带宠物的住客搭乘电梯时,按亮起这个按钮,可以警示一下在外面等电梯的人们。

会跳钢管舞的花艺师男生:

我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

公寓的四层取名叫做“游牧生活”,床铺就搁在飘窗的位置,房间里留下了更多的墙壁空间做收纳,这层是为选择短租的住客们设计的。


田晟烨在公寓的四层房间

但有趣的是,一些打算短租的住客们住下之后,因为特别喜欢,很快选择了续租,比如花艺师田晟烨。


四层房间

田晟烨是个很会穿搭的男生,一整面的墙都用来归置自己的衣物。

因为不怎么做饭,房间厨房里的小水池是他的零食筐,堆满了各种巧克力、饼干。去他那里拜访的时候,我看到他在房间中央装了一根钢管,他还给我们展示了一段舞艺。

Melody说,原本以为住户们只是在这里短租,没想到大家真的把这里当做了自己的家,在用心地装饰和打理,让原本长得都差不多的公寓,变得越来越个性。


田晟烨与朴昭眩在一层客厅用餐

田晟烨搬来这里,是他的好友兼工作伙伴朴昭眩介绍来的。

当时还在日本出差的他一听说了有这么个房子,下了飞机拖着行李箱跑来看,当天就签了租房合同。


朴昭眩在公寓的五层房间

朴昭眩是一个有自己成衣品牌的设计师小姐姐,她在五层“猫的生活”公寓里住了一年多了。

和田晟烨塞得满满当当、装饰色彩浓烈的公寓相比,朴昭眩的公寓显得更“清减”了一些,墙壁上贴了她设计的服装造型照片,大面积的玻璃上有她用白色荧光笔记录下的设计灵感。

五层房间这里取名叫“猫的生活”,是因为这层的公寓欢迎爱猫人士入住。
墙壁上的书架,可以充当猫爬架。还有块悬挂着的软布,猫猫可以躺在上面打盹。


崔智雄在公寓的八层房间

年轻人最爱的跃层房型:

一层用来社交,二层用来休息

五层和六层的“露台生活”、七层的“极简生活”、八层的“顶层生活”都是Loft跃层房型。在先前的调研中,Melody发现75%的受访者都倾向生活在这样的户型里。

Melody带我去见了住在八层的崔智雄。崔智雄是一个做房产app研发的小哥,在youtube上还有自己经营的频道,最近他打算把自己在树屋公寓里的生活视频也传上去。

在搬来树屋之前,崔智雄一直和家人生活在一起。他喜欢玩音乐、收藏了很多相机,还有很多有趣的小玩具和摆设。

这套30多平米LOFT公寓里,他的生活规制得井井有条:一层用来烧饭、接待朋友、做音乐,摆放收藏的小玩意;二层是简单的床铺和电脑工作台。

房间一层的大窗户朝向繁华的城市中心,无论在楼上工作还是在楼下活动,都有着无敌的景观视野。


公寓的七层房间

树屋公寓刚落成的时候,Melody自己也在七层的“极简生活”里住了半年的时间。她是个爱泡澡、每天都要小酌上两杯的韩国女生,七层公寓里的开放浴缸和小酒窖,让我不禁怀疑是不是她因为“私心”才这样设计的。

虽然这里的每间公寓面积基本在20到30平米上下,但都配备了简单的厨房、淋浴房、储物柜、方便挂衣服的墙面,甚至在卫生间墙壁后面还藏有一个小小的、用来洗内衣的洗衣机。足以满足一个人甚至一对伴侣的生活。


一层的共享影院

厨房、客厅、影院,工作台,

一切都可以分享

在做调研的时候,有一部分问题是:什么是你不介意分享的?什么是你愿意作为自己的私密空间?你希望公寓可以给你提供哪些服务设施?

结果发现,受访的年轻人们最不介意共用洗衣空间,但希望有自己的浴室;想要有换洗床单的服务、餐饮外卖和衣物送洗的服务;必要时,有个大厨房可以做上一顿饭。

基于这些结果,Melody和心怡从每一个独立的小公寓中抽取出厨房、洗衣、客厅社交的功能,放在大楼的一、二两层,做成72户年轻男女共同享有的大客厅。

每个人一进到公寓,首先就能看到这个绿意盎然的中心,当爬上楼顺着走廊往自己房间走的时候,回头又能望得见这里,用这样的设计不停地向每一个住户暗示,这个共享的大空间才是整个房子里最重要的地方。

田晟烨出于自己花艺师的本能,也特别留心这些植物,虽然植物有物业打理,他也会帮着浇水、除杂草,每天从客厅里走过的时候,会忍不住地去摸一摸:“我当时跟树屋公寓签租约的时候就说过,要是这些植物都死了,我就会搬出去。”

如两个女生初期设想的一样,一层的大厨房成为使用频率非常高的地方,曾经互相陌生的男女住客们在这里碰面、打招呼,然后渐渐熟识起来,一起买菜、做饭、分享食物。

田晟烨有些腼腆地说,不会做饭的他永远在这里蹭朴昭眩姐姐煮的食物。也是因为在树屋公寓里和大家一起用厨房,他学会了怎么做垃圾分类。

而Ariana喜欢的是这里有不断供应的热水,出门前,她能方便地给自己泡杯茶。

除去具体的空间使用,Melody和心怡联合了许多新兴的创业公司加入到树屋公寓的日常运行中。客厅里会举办电影放映、瑜伽课、绘画课,甚至咖啡品鉴课,保证一周有两到三场活动,努力把大家从各自的小房间里给拽出来。

客厅的墙面后面可以储物,根据活动内容把桌椅塞进去或者拖出来。

瑜伽课特别受欢迎,Ariana和崔智雄都是瑜伽课的超级学员。2019年的跨年夜,这里就有一堂瑜伽课。

我原本以为住客们都会出门去跨年,却没想到这堂瑜伽课来了十多位学员,一下子填满了客厅里的空地。


二层夹层的工作区

工作和生活根本分不开,

别再想着如何平衡了

中午想和Melody在树屋公寓附近找一家餐厅吃饭,我们便在这个街区闲逛起来,我发现这里有许多咖啡馆,里面坐满了用笔记本电脑工作着的年轻人。

Melody告诉我,现在的韩国,很多年轻人已经不需要每天跑去固定的办公室上班,他们愿意接受和他人共用一个空间,但同时也需要一定的私密性。树屋公寓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我问Melody:把生活和工作都塞进一栋楼里,中国年轻人会担忧如何平衡工作和生活,韩国年轻人是怎么做到的呢?

Melody的回答有点惊讶到我:“住在树屋里的一个姑娘跟我说,她非常讨厌‘平衡工作和生活’这句话,因为这句话意味着工作和生活是分离的。

现在的年轻人,工作和生活是无法彻底分开的。哪怕是洗衣、洗碗、滑手机屏幕看资讯,也是在劳作,是一种变相的工作。

树屋帮她实现的是,她可以在二层的工作台上工作一阵子,然后上楼去自己的房间睡个午觉,再来到客厅里见见朋友。每件事情都发生在相对独立的小空间里,但又一起被装进公寓这一座大房子里面。”

在二层开放的办公区尽头,还有一间可以预约使用的会议室,朴昭眩就会把她的服装和造型设计团队约来这儿开会、讨论方案。

去年,她还带来了一组模特,把整座树屋公寓作为场景,拍摄了一组“大片”,制作了自己成衣系列的穿搭画册。


三楼走廊

让这么多可能之前都互不认识的年轻人一起居住在一栋房子里,并且能保证和平相处,是件挺不容易的事情。为此,树屋也设立了许多规章制度,比如:不可以在中庭的栏杆上面晾晒衣服、不允许在室内的空间里抽烟、每次使用厨房之后必须清理干净等等。如果三次违反规定,就会被请出树屋公寓。

“感到欣慰的是,至今没有人被‘赶出去’。” Melody笑着说。

前阵子大热的韩国电影《寄生虫》里,一家人与一个他们连脸都未曾见过的陌生人在同一座别墅里共同生活了好些年,这与树屋公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实现共享生活是一件艰难的事,却是件值得的事。Melody说:“一个搬来树屋居住的朋友对我说,来这里之后,她再也不会害怕了。一旦她觉得孤独,打开房门,客厅里就有她熟悉的面孔,可以走下楼去和他们聊天、吃饭。

人是社会性的动物,通过树屋公寓,我们鼓励大家去寻找共享生活的意义,并且希望能够把这种‘共享一个家’的文化渗透到这个城市的其他地方,教会我们怎么与他人相处。”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