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耳机治眼病,卖一副获2000元功德金?

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8月8日 10:08 来源:GBK

每天早上八点,45岁的刘金玉都会准时坐到一副耳机前面,感恩自己的眼睛,忏悔自己的“罪过”,祈求获得眼睛的原谅,并且请求这副耳机帮自己疗愈眼疾。

虽然,她的眼疾只是轻微的近视和老花眼。

忏悔过后,她戴上耳机,跟随里面传出的音频振振有词地叨念着 “正大光明”、“我爱你”、“谢谢你”等词语,以导入爱和光的宇宙能量,激发生命能量。

2020年3月,家住浙江某县的家庭主妇刘金玉购买了一套号称装有“神光E芯片”的耳机(以下简称“神光耳机”)。几个月来,她不仅每天坚持向耳机忏悔,坚信耳机可以治病,还经常向周围的人推荐耳机,称推销成功可以获得“功德金”。

(神光耳机的广告宣传图)

刘金玉的种种反常行为,引起了她的女儿、大学生小鹿的警觉。

小鹿一方面觉得“耳机疗愈视力”非常荒谬,担心母亲“走火入魔”,影响健康;另一方面,她还发现,这副“神光耳机”的销售形似非法传销,她担心母亲不小心做出违法的事情。

小鹿发现,在购买耳机的同时,母亲刘金玉还加入了一个学员密训群,群内的音频资料宣称,这副神光耳机可以治愈各种眼疾。但想要效果好,需要学员们把耳机当作自己的上司和老师,每天坚持不懈,诚心地训练。

在群里,大家对“耳机疗愈视力”方法的创始人孙凤明“无限感恩”,“永远爱您”、“真理导航”、“智慧胜海”等溢美之词,全被用在她身上。

(某资讯网站上神光耳机的宣传,截选了群内发言 )

学员密训群里还时常分享一些“成功案例”,比如自称“1450度散光的赵阿姨使用耳机治疗后,能看清镜子里的自己”“小姜经过五次疗愈,视力从4.5提高到了5.2,还感受到爱的能量凝聚成了白光”……但是,这些视频大多画质模糊,不知道流传了多久。

(张明利分享的治愈成功案例视频截图 作者供图)

最令小鹿怀疑的是,想要获得这个神奇的耳机,需要用4900元购买,从而“定心”。购买之后,可以成为“疗愈天使”推销耳机,每推销一部,能获得2千元的“功德金”鼓励。成为“疗愈天使”之后,更可以考取“疗愈师资格证”,逐步升级为店长、代理、总代理,根据级别不同,功德金逐渐涨到3400元,上级还可以从下级的成功推销中获利数百元。

(一个自称视力疗愈师的微博截图 图片来源自网络)

“这明显就是传销。”小鹿说,她担心母亲被骗入传销组织,误导更多的人,甚至作出违法的事情。

自从“神光耳机”进了家门,小鹿家就再没平静过。小鹿认为这是传销,近乎邪教,极力劝阻母亲。但劝说往往升级成争吵。

“培养一个眼科医生需要十几年才能成才,一个耳机怎么就这么邪乎,能把这么多种病全治好了?”

“耳机的研发也用了十几二十年,邪乎的事情多了,怎么就不可能?”

“这是传销,犯法的!”

“传销有好的传销和坏的传销,这是好的传销。再说那么多传销也没见被抓到。”

“你再搞这个我就去举报你。”

“你要是举报,第二天就民政局见,断绝母女关系!”

2020年4月,刘金玉把“神光耳机”推销给了自己的一个闺蜜,拿到了第一笔2000元的“功德金”,这让她觉得自己很有用。于是把自家小超市腾空一半,贴上新的壁纸,准备用作销售耳机的店面。

眼见劝阻不起作用,小鹿担心母亲真的因为传销坐牢,开始用极端的方式。

她下跪哭求刘金玉不要再卖耳机、用美工刀威胁“割手腕”、写“遗书”扬言跳海,可丝毫没有动摇母亲。刘金玉哭着反问,我是一个家庭主妇,只是想自己赚一点点钱,你为什么不支持我,连我的女儿都不支持我的事业,你是看不起我吗?

小鹿尝试过报警,警察给刘金玉打过电话,告诉她这是很明显的传销诈骗,是犯法的。但刘金玉不仅仍不相信,竟然反过来,向警察推销起耳机来,说耳机很好的,真的可以治疗近视。

“明明知道是假的,但也没办法劝服。”小鹿说起来不住叹息。“有段时间感觉自己每天都在崩溃的边缘,一想起母亲就想哭,从早哭到晚,整夜失眠。”她怕刘金玉执迷不悟走上犯罪道路,满脑子都在想:我妈坐牢了我该怎么办,我弟该怎么办……

小鹿说,在当地医院,自己被确诊患上了“重度抑郁症”。看到报告,刘金玉这才相信女儿真的有可能会自杀,终于答应不再卖“神光耳机”。但她说,这是“在女儿的生命和她的信仰之间的妥协”。

可是刘金玉并没有停止继续使用耳机,还带动所有家人一起。

小鹿11岁的弟弟近视四五百度,进行所谓疗愈一两个月之后,也开始相信自己被耳机治愈了,平常都不戴眼镜。然而去医院复查视力,结果是没有任何好转。

小鹿的奶奶也很相信“神光耳机”的疗效。每次“疗愈”完,都很奇怪地问小鹿:“你为什么不做,眼睛不是近视得很深吗?”小鹿只能勉强笑笑,然后不说话。

刘金玉还把夫妻两人的微信头像都换成了耳机宣传的脉轮、能量图片。更狂热的是小鹿的姑姑。她专程把自己上初中的儿子送到小鹿家住,说要用这个耳机好好治治宝贝儿子的眼睛。

“在这种全家深信不疑的氛围里,我有时候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有问题。”小鹿无奈地说。她感觉自己快要被逼疯了。最近,她独自一人从家里搬出,复习备战考研,她希望考到远一些的学校,和家里拉开些距离。

在北京,年过七旬的退休老人张明利也对“神光耳机”近乎崇拜。她不止每天做一次训练,而是整天戴着耳机,直到没电。“睡觉都戴着。可以开发大脑的。太伟大了!”

(张明利家中的神光耳机 作者供图)

说起耳机的神奇,张明利来了精神。已经是“店长”级别的她,觉得耳机不仅能够疗愈眼疾,更能提升生命能量,提高整个身体的免疫力,甚至可以预防包括新冠肺炎在内的所有肺部疾病,她腿部的浮肿也可以通过耳机治愈。不过不知道需要多久,要“看修行”。

在她口中,听了耳机,智力也可以提升,“小孩考大学,想考哪个大学考哪个大学。”家庭也可以和睦起来,她认识的一位深圳的学员小林,四十多岁,是三个孩子的妈妈。原来孩子天天蹦啊跳啊,吧唧摔跤哇哇哭,但听了耳机立刻就不闹了,在超市还会帮忙提东西。

张明利相信自己的白内障和黄斑病变已经被耳机治愈了,“一只眼睛可以看到视力表的小字,另一只眼睛从(视力表)第一行E字都看不清,现在可以看到第三行。”但是记者发现,看菜单的时候,她依然需要把眼睛贴到菜单上。

记者提出想要体验一下这个神奇疗效。在张明利家,见到了这款神奇的耳机。形状和市面上的头戴式蓝牙耳机相仿,塑料机身,一侧有调节音量曲目的按键。唯一奇怪的地方是机身侧面放储存卡的位置被凝胶封住。打开耳机的电源,先是耳机提醒播放本地音乐的机械声,然后才播放孙凤明的神奇指导音频。

一谈到效果如何,张明利开始不满:你不应该考虑效果,自己的心得到(位)。真心愿意眼睛好,眼睛就会好。而且用别人的耳机注定效果不好,只有交了4900元“定心”之后,才能更好地沟通宇宙能量。4900是有讲究的。

原来,在孙凤明的“心法”讲座中提到,49是个神奇的数字,被历史赋予了能量。“道家七七四十九天炼成不老金丹,佛祖菩提树下七七四十九天开悟成佛,埃及的金字塔……能量点也在49米处(总高147米的三分之一),……咱们国家成立的那一年也是49年。”所以只有交足钱,才能“定心”,才能沟通能量。

在张明利口中,创始人孙凤明十分伟大,是中国“专业人才库管理中心”的专家,可以跨越几个省隔空通过气功治愈使用者的眼睛。“神光耳机”有美国哈佛大学的专利,总代理经常去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甚至国外讲课,因为是独一无二的技术。

(“神光耳机”创始人孙凤明的视力矫正训练师证书 图片来源自网络)

张明利已经推销出去五个“神光耳机”,升到了店长级别。除了每副2000元的奖励金,还可以另外得到500元的开店补助。下级如果卖出耳机,她也可以获得返利。考取“疗愈师资格证”之后,还可以升级到代理、总代理,功德金和其他名目的返利分别达到3000元和3400元。

她对自己目前的成果不太满意,因为不太会用手机,没有电脑,所以没法像总代理那样做推广,拉粉丝,“有了粉丝就不一样了。”她计划借用一个老板的营业执照,然后在小区租下一间店面,把推销“神光耳机”的生意做大。

她相信自己能成功,因为“神光耳机”还有一个效果,可以打通财富管道。“诶呦,太有效果了……你看那孙校长,那总代,各个(身家)都是百八十万。”

张明利独居在小区花园边上的小平房里,床、轮椅、杂物挤满了房间,除了手机和电磁炉,几乎没有其他电器。上厕所只能去三百米外的公厕。最近两天她都没有吃饭,说是因为一个人吃不了太多,或者听耳机太投入,把饭菜烧糊了。

张明利的两个孩子也住在同一个小区,但是不怎么来看她。如果问她这么好的耳机为什么没有分享给家人使用,她会警惕地反问:“你是不是谁派来打探情报的?”

目前,在豆瓣、微博、知乎、简书、喜马拉雅等很多网站,都可以看到“乾坤E道——不反弹视力疗愈”的宣传。其中一个网页宣传称,“不打针,不吃药,不手术,不针灸,不电疗,每天只需半小时,21天形成稳固的视神经连接,逐渐让视力恢复正常。”另一个网页还提到“会彻底恢复视力并且不再反弹”。

(网上关于“乾坤E道不反弹视力疗愈”的帖子)

民间反传销组织“中国反传销协会”的创始人李旭认为,“神光耳机”的销售具有明显的传销特征:入门费、拉人头、团队计酬、多层返利。

新人缴纳4900元购买耳机之后自动入门,这个价格远高于耳机的生产成本和功能。按照推销成功的人数向成员提供变称为“功德金”的返利。团队之中,上层再从下层的推销中获利。

因为网络的发达,以及最近的疫情影响,李旭称,大量的传销由线下转向线上。网络传销跨地域更广、传播更快、取证更困难。

网上公开信息显示,“神光耳机”创始人孙凤明61岁,河北沧州人,“中国专业人才库全国生命意识科学明视考评管理中心主任”,拥有“河北省骨干校长”、“沧州市标兵校长”、“沧州市科研型校长”等一系列荣誉称号。

但是检索信息可以发现,早在2016年,“中国专业人才库管理中心”就已经被民政部公布为“山寨社团”。

(媒体关于中国专业人才库管理中心的报道 图片来源自网络)

孙凤明名下还有一项正在审核的专利,名为“一种治疗视力恢复的方法”,但专利内容是通过眼部放松、眼部调节和眼周按摩,“提升视力,对于假性近视,散光,弱势(原文件错字),都有很好的效果”,没有前述宣传中那么夸张,也和耳机毫不相关。

工商信息显示,孙凤明名下拥有两家公司——“泊头光爱心脑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和“中康明视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都在河北。其中,中康明视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是生产耳机的,2019年12月注册,注册资金5000万。泊头光爱心脑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则是2017年注册的,注册资金只有1万元。

购买耳机的用户遍及北京、浙江、广东等全国各地。刘金玉所在的密训群,购买耳机或者经人介绍才可以进入。满员500人的密训群,至少有十个。而每个参与推销的成员又会有自己的群和粉丝群体。

小鹿透露,2020年6月中旬,密训群的群主说最近低调些,又被举报了。听起来像是经常被举报,但是每次都安然无恙的意思。

李旭认为,调查传统传销,取证的最大困难在于:成员被洗脑,不会站出来举报,缺少核心证据。而目前“神光耳机”宣传的途径主要是社交群组和各种网页,这加大了取证困难。因为“网络上的信息由个人分发,公司可以说这些内容这些人和公司没有关系,造成证据难以固定”。

跨地域性是传销难以处理的另一个关键问题。传销机构的注册地和传销发生地不同,按照属地管理的原则,管理调配会遇到很大的困难。“两边都能管,但两边都不好管。”

小鹿曾到自己家所属的县里报警,警察说生产耳机的厂家在河北,要联系当地的工商管理局,取证传销证据也要联系当地的派出所执行。小鹿没有联系河北的工商部门,也不敢联系派出所,怕街里街坊暴露身份,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

目前,向中国反传销协会求助的大多是受害者家属,而受害者多为退休的老年人。李旭称,老年人本身容易被洗脑,手上又有些积蓄,很容易卷入骗局。家属明知有问题,但也阻止不了,只有无助和无奈。

李旭认为,打击传销还需要加大打击力度,提高违法犯罪成本。第一需要明确责任,早发现早查处,及时收集、固定证据。第二需要加大惩罚力度,避免再犯、屡犯,借传销敛财的投机行为。希望法律早日完善,少些家庭被传销拆散。

目前,中国反传销协会已经联系了小鹿,准备对她的家人进行反洗脑工作。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