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闸蟹入侵全球,泛滥成灾到逼疯欧美人民

5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11月22日 13:51 来源:胖福的小木屋

这个季节,正是吃大闸蟹的时节,先折蟹脚,后开蟹斗,吮食着膏脂,剥出丝丝蟹肉,用姜醋轻拌,缓缓送入口中,蟹肉之丰腴,在瞬间侵占舌尖,真可谓“秋风黄酒两只蟹,纵是天人不思归”。

我们所说的大闸蟹通常指的是中华绒螯蟹,中华绒螯蟹在中国分布很广,通海的江河基本都有分布;随着远洋运输业的发展,中华绒螯蟹随着大型船舶的压舱水也能漂洋过海,开始入侵全球。

许多国家大闸蟹泛滥成灾,比如说德国。

德国大闸蟹泛滥成灾

早在1900年时,大闸蟹就已经随着船只到达了欧洲,幼蟹被停泊在中国吴凇口的轮船吸入蓄水舱中,然后飘洋过海来到了北海边的港口。蓄水 舱中的压舱水放出后,这些幼蟹陆续进入莱茵河、泰晤士河等水系。并在两年之内就成为了人们随处可见的生物。丹麦、荷兰、比利时、法国、英国、瑞典、芬兰等国的内河中,都出现了它们的身影。

1912年,德国首次有官方报告说,发现了这种中国特有的大闸蟹。这种“什么都吃”的八脚猛士对德国本土物种构成严重的生存威胁。

大闸蟹具有惊人的繁殖能力,一般个体重100克以下的雌蟹抱卵20-30万粒,100克以上的抱卵40-50万粒,200克以上的可抱卵60-70万粒。随着大闸蟹数量的增加,开始和本地蟹种竞争,挤占了它们的生存空间,从而成为德国地区唯一的淡水蟹种。

这些每天能爬行 12公里的“装甲动物”还善挖洞穴,破坏水坝。它们还会毁坏捕鱼工具,吃掉渔网里弱小的鱼虾。甚至,一些工业基础设施也成为它们的破坏目标。世界自然基金会的报告称,仅在德国大闸蟹造成的损失已高达 8000 万欧元。

而大闸蟹成为引发英国全国性恐慌的“入侵者”。它们深入伦敦的泰晤士河主河道以及英国北部及东北部的亨伯河和泰恩河安家落户.身处异国他乡的大闸蟹的生命力极强,不仅很快就适应了英伦江河湖海的生存环境,而且积极抢占英国本土水生物的领地。

毛蟹还经常成群堵塞拦网。1998 年,约 75 万至 100 万只毛蟹堵塞了英国一个水电站的 挡鱼网( 这种网起着把鱼类导入网箱,帮它们绕开水泵 的作用)。毛蟹守在那儿,把接踵而至的鱼虾吃个干净。在毛蟹出没的土质河堤,每平方米平均有 50 个蟹 穴,每个直径 5 至 10 厘米,深度达 5O 厘米。这样的河堤会成为蜂窝结构,非常容易坍塌。

大闸蟹不仅在欧洲,美国也泛滥, 纽约环保局曾发出警告,称平静的哈德逊河中已经出现了对当地水生态环境具有很大威胁的“入侵者”——中华大闸蟹的身影。

如何解决大闸蟹

德国人并不喜欢吃大闸蟹,认为这些生物壳多肉少, 以前, 德国渔民对付大闸蟹的繁衍,主要是把捕捞来的螃蟹用于制造肥皂或动物饲料,或者简单地将它们大量杀死,但效果并不明显。同时,他们反对用化学药物杀死大闸蟹,因为这样可能杀死鳗鱼等鱼类。

这些方法并没有阻止大闸蟹的繁殖, 大闸蟹的生命力极强,再加上德国德国的易北河和哈维尔河水质清洁,为大闸蟹提供了良好的生存条件。渔民的方式并没有阻止它们的繁荣。

英国就没有这么讲究了,除了使用电网之外,它们有时采用毒杀的方法,但在毒死黑鱼的同时,也毒死了其他生物。

最后实在是没办法的欧美人民,开始想到了一个最朴素的方法——吃,路德维希鲁斯特一带的渔民成为第一批开始“吃螃蟹”的人。他们定期向爱好美食的中国、越南家庭,以及亚洲超市、餐馆出售大闸蟹,每公斤卖3 ~ 8 欧元。(一些地区可能更贵),相比起国内大闸蟹的价格,可以说是十分便宜了。德国北部的梅克伦堡渔业公司每季为客户提供大约3吨大闸蟹,它们捕捞的大闸蟹还出口到新加坡。

荷兰人还向中国游客打出了去荷兰吃螃蟹的宣传口号,可以说欧美人民在急切呼喊中国吃货干掉这些大闸蟹。

欧美愿意尝试这种大闸蟹的人太少了,靠欧美的华人根本无法消耗如此多的大闸蟹,许多中国商人看到这个商机,想要运回中国贩卖,前两年,在某电商平台,就掀起了预售德国大闸蟹的热潮,仅仅几天,预售出了3.5万份30多万只大闸蟹。

但因为未经法定准入和检疫合格的德国大闸蟹存在诸多风险,涉及动物卫生、公共卫生、食品安全和生态环境安全等敏感问题,属于高风险商品,德国大闸蟹已经在德国近百年,是否因环境改变而发生变异、或携带当地水体环境可能存在的有毒物质和有害生物尚无定数,未经严格的检疫和检测盲目引进或食用可能对消费者身体健康和生态环境造成隐患。最终被质检总局给取消。

经过了这一次,中国商人想要进口德国大闸蟹的念头也被彻底打消。不难想象。谁第一个获得进口欧美大闸蟹的许可通行证,谁就会赚得满盆金。

毕竟据称,像英国大闸蟹,个头可以长到比在原生地更大,体质也更强健,一些水产专家认为,由于欧洲没有其他淡水蟹,大闸蟹在那儿一直只在自己的种群内交配,品种十分纯正。而在其故乡中国,近年来,螃蟹养殖业异常红火,各类螃蟹在各水系间盲目引种,北方辽蟹、瓯江蟹与俗称“ 蟹壳青”的长江大闸蟹混杂养殖。杂交导致长江水系的大闸蟹品种退化。

不知道有没有人想飞去欧洲吃螃蟹的。

总结

英国人把大闸蟹视为入侵者则正反映了一个亘古不变的道理:你碗中的美味可能是他人的毒药,而他人的毒品则可能是你的良药。环境不同,个人和民族的基因、体质、文化等大有差异,因而对一种事物或美味的态度就大不一样。所以,中国人心目中的美食珍品大闸蟹在外国人眼中却未必是。

生物入侵这些年愈演愈烈,如何解决也是我们目前的一个难题。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