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去萧山做赘婿,已经比考研上岸还难了....

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4月8日 10:12 来源:澎湃新闻

位于钱塘江南岸的萧山,是充满财富和希望的“赘婿天堂”。在动不动喊着“躺平”的年轻人眼里,“萧山”成为逃离压力的最新答案。

“您这个学历不大符合要求啊,现在我们这边找上门女婿至少要大专以上。不好意思哦,感谢您的来电。”

李继延可能是全国最有名的赘婿介绍人,面对各色来电,他有着一套自己的标准和熟练的话术。

一个工作日的上午,他已经拒绝了七个从全国各地打来,争当上门女婿的报名电话。

这间频上热搜的特色婚介公司,位于萧山区一栋不起眼的老式楼房里。

办公室里,还站着一位特地从福建赶来的小伙子,希望能当面向李继延介绍自己。

小伙子90年出生,1米77,黑龙江人,本科学历,在福建从事互联网工作,月入1万5左右,经常来杭州出差。

放在相亲市场上,他的条件也算不错,所以希望李继延能破格收录他。此前李继延已经多次表示,一般不接受新的报名了。

“我们现在已经登记了一百多个男孩子,三百多个女孩子,要先把这些负责好对不对?”李继延说。

郭麒麟饰演的赘婿在电视剧中玩转商界,成为首富。/《赘婿》

热播电视剧《赘婿》播出,把关于赘婿的讨论推上高潮。如果说过去,“富家女搭配入赘男”的组合,还只存在于幻想和调侃中,那么现在,它已经不再是一种猎奇,而成为很多人认真考虑的婚恋模式。

一则“入赘赠路虎一辆,每月生活费2万,并给男方家购房一套”的新闻,让网友们纷纷排队喊道“看看我吧”。

但对照现实,不管是“一朝入赘,少卷20年”的躺平真香,还是“上门一时爽,万年低头难”的尊严劝诫,都更像是网络世界里的键盘狂欢。

当所有热搜、应援、营销、争议渐次消退,网络余波冲到现实的沙滩上,人们就会发现,赘婿的故事已经在萧山平静地上演了几十年。

这门婚姻里的生意,其实既没那么卑微,也没那么刺激。

赘婿的生意,早就不是新鲜事

李继延不得不在婚介所的入口和每层楼的转弯处都贴上紧急通知:

“各位客户,请直接到金点子婚介公司咨询,如果来路不明的人与你搭(讪)联系,不要去理睬他,谨防上当受骗!”

介绍上门女婿这一原本边缘化的业务,因为电视剧《赘婿》的出圈,居然成了撞骗的商机。事实证明,这也的确是一门有利可图的生意。20多年来,金点子婚介所招婿的服务费已经从1500元涨到了15000元,整整翻了十倍。

介绍上门女婿是一门长胜生意。

萧山赘婿走红之后,电话开始从浙江、四川、湖北、河南等全国各地打来。但对于小伙子们想要入赘萧山的热情,婚介所并不是来者不拒。

既要考虑萧山女儿们的要求,又要保护婚介所的成功率,李继延必须提前把关。

一位云南小哥看到报道之后直接打来电话,表示要辞掉当地年入六七万左右的体制内工作,来萧山创业,当上门女婿。

“这样的情况一般我们不接受的,”李继延说得非常直接,“留在杭州工作哪有这么容易的?不要想得太完美了。我就跟他说,如果有云南的女孩子要找对象的,我再给他介绍。”

还有一位92年,高中学历,从事物流仓储行业,年入20万左右的河北汉子找了过来,这次李继延拒绝得更加干脆。

“高中学历肯定是不行的,我们这里的女孩从小都是在培训班里长大的。一个高级点的培训班一年下来学费就要4、5万,一直读到硕士研究生,钱花了多少,你说能接受高中文凭的吗?”

在金点子婚介公司的网站上,登记在册希望入赘的男嘉宾中,不乏世俗眼光里的成功者。

对大众而言,赘婿只是一个被突然打捞起来的新鲜话题,但在萧山本地,上门女婿的传统已经延续几十年,不断适应着时代的发展,形成了一套成熟的婚恋逻辑。

“最开始五六十年代的入赘和现在的概念完全不一样,那时候靠工分换粮食,男同志10个工分,女同志6个工分。没有儿子的家庭找个上门女婿,能帮忙干体力活。”

李继延介绍说,当时可能五个家庭里就有一个是倒插门女婿。在他的观察中,虽然招婿的理由在时代中不断变化,但这样的比例基本保持了下来。

外界想象中“拎包入赘,按月领薪”的赘婿形象,是随着改革开放后萧山乡镇企业的崛起,加上独生子女政策的严格落实,慢慢形成的。

那时候,萧山人对致富的追求直白而朴素。“一要新房墙壁雪白,二要自行车子唧唧唧,三要缝纫机哒哒哒,四要手表亮霎霎,五要衣料挺括括。”

赘婿传统的兴起与萧山经济的飞速发展不无关系。/视觉中国

从家家户户的小本生意开始,萧山轻工业的占比在80年代后期达到了工业总值的75%以上。

纺织厂、印染厂、羽绒厂、汽车配件厂、机械加工厂的出现和扩张,让萧山一步一步入围了全国十强区、五强区,与此同时,一排排别墅洋房也悄悄在钱塘江南岸生长起来。

独生女儿的父母,开始琢磨给自家的财富和姓氏找一个稳妥的去处。

“招婿的出发点很简单,就是舍不得嫁女儿,”在萧山长大的韩达觉得,这种想法在当地非常普遍。

韩达的姨母是萧山80后,她就是从广西招了一位上门女婿。

“姨母家里条件比较好,家里有两个女儿,姨母是姐姐,所以家里人希望她能招赘婿传后。”韩达介绍说,“姨母比较佛系,就听从了家人的安排。”

对于上门女婿,家里的要求很简单,只要愿意信奉基督教(姨母家有基督教的传统),为人诚实上进就行。

作为当事人的姨母也只是加了“身高比她高,长相普通过得去”这两条要求,完全没有提及学历和收入,他们觉得“其他的就看缘分了”。

张译饰演的上门女婿与强势的女方家庭,矛盾频出。/《新上门女婿》

最终回应了这段缘分的上门姨父,是经由亲戚介绍认识的。姨父来自广西,家有兄弟姐妹五人。因为家境的关系,通过入赘走进婚姻反而是一个知己知彼、相对经济的选择。

“最开始的时候你可以说他们相敬如宾,也可以说他们的关系是比较淡的。”在韩达的观察中,姨母与姨父“可能过了好几年之后,关系才慢慢亲密起来”。

在上门婚姻中,女方提供经济支持是比较普遍的,但大都没有传闻中那么夸张。韩达的姨母家就是“钱给了小几万,房子就是和父母一家人住农村自建房”,那个时代买房的观念还不是很强。

韩达觉得,萧山赘婿的习俗并不是有钱人家的特例,家境相对小康的家庭都会考虑招上门女婿。

姨母家的大儿子和小女儿都跟母亲姓,网络上颇受争议的冠姓权问题,在这个家庭中并没有造成什么冲突,小朋友完全没有因此觉得不适。“舅公舅婆已经把姨父当作自己儿子一样对待了,家里的氛围也一直挺不错的。“

韩达形容姨母姨父的组合,平平淡淡但是越过越好,现在拆迁之后经济上也更有余地,回过头看,也是在各自条件上理性选择的一种婚姻模式。

在2019年度全国综合实力百强区中,萧山区位列第五。

李继延见过不少这样的故事。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对舍不得嫁女儿和希望有香火继承家业的萧山人来说,招婿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在掌握冠姓权等严格的入赘前提下,为人老实,样貌过得去,身高1.68甚至1.65以上,就基本满足了上门女婿的要求。

同时,女方家里提供的条件是实打实的。“一辆摩托车、两套西装、金项链和几万现金,基本都是有的。”

但这绝不意味着上门女婿是谁都能做的美差。萧山区法院瓜沥人民法庭的数据显示,某年一年内,该法庭受理的“招赘婚姻离婚案”就达到了20件之多。

“以前很多家里穷、人口多来倒插门,没有文化、没有专长,下岗没工作之后一天到晚在家打游戏,最后过不下去离婚的也不少。”李继延直言。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输入“入赘”的关键词可以发现,其中涉及离婚的判决有7766篇。与此相关的各类纠纷也并不罕见。/中国裁判文书网

从办厂到拆迁

小小赘婿的大大天地

对上门女婿来说,女方家的企业和工厂,不仅仅是财富的象征,也是帮助他们开启事业的方便之门。

“你看娃哈哈集团的女儿,家里资产过千亿。父亲宗庆后不仅曾是中国首富,还公开表示找女婿的要求是身体健康,对女儿好就行了。”李继延笑称,“这应该是条件最高的富家女了。”

钛媒体曾经做过一份梳理,在所谓萧山商界的四大家族中,万向钱潮、荣盛石化等企业中,不少重要职位都是由女婿出任。

即便不是家有超级企业,“嫁”进门后,老丈人对上门女婿的事业帮助也都尽心尽力。

金点子婚介所为上门女婿打出口号。

萧山本地姑娘央真说,她的舅舅就是在女方的帮助下,从浙江山区来到杭州立足。“舅舅”这个称呼就是入赘之后才改的,对方实际上是她的小姨夫。

央真的小姨在家里的三姐妹中排行最末,两个姐姐都已经早早出嫁。小姨恋爱之后,父母不忍心看小女儿嫁到山里,就让男孩做了上门女婿,“姨父”顺势变成了“舅舅”。

成为自家人之后,家里的人脉资源也就会与上门女婿共享,央真舅舅的工作都是家里比较有钱的舅公帮忙介绍的。

然而,在这样一边倒的资源输入下,舅舅的心态却发生了一些变化。

“我觉得他自尊心很强。”央真说。在一些并不特别的场合下,舅舅的表现暴露出了他长期的不安。

七八年前,央真在外婆家的楼上玩,经常听见楼下的大人聊着聊着就大吵起来。有一次舅妈(小姨)甚至咄咄逼人地对舅舅喊“我们家没有亏待你”,但一看到央真妈妈走过来,就哭了。

舅妈(小姨)平时不会这样的,当时是因为舅舅一直想着要分家。“舅舅可能心里一直不舒服,但又不愿表现出来。”央真觉得。

《港囧》式的上门女婿真的很没面子吗?/《港囧》

小表弟在还不懂事的时候总是会问:为什么要管妈妈的妈妈叫奶奶?家里也只是跟他说,你爸爸是“嫁”进来的,意思就是留在家里了。长大之后,表弟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不一样,“但也可能是男孩子不愿意表现出来”。

家人并不是完全没有察觉,舅舅入赘的头几年,日子过得一直不理想。

有一年他们一家去有钱的舅公家做客,在车上央真的妈妈就跟爸爸说,一会讲话注意一点,不要让舅舅觉得舅公比较你们俩的时候,高看你,却低看他。

央真感觉舅舅上门之后总有一种委屈:“可能他每年只有过年才能回家,待了没多久就得回来,而且都不是除夕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本来的家无法团圆,他总觉得别人看不起他。”

在当地,上门女婿的接受度越来越高。/@小时视频

作为旁观者,她觉得入赘的核心在于“每个人的需求和能给予的是什么,能不能达到一种平衡。它更像是一种有感情的交易,大家其实都心照不宣。”

母亲家三个女儿的丈夫的条件都差不多,最后能通过婚姻中的人脉和资源获得怎样的成就,归根结底还是得看个人的能力。

“女方家里的交际圈子对上门女婿来说是非常珍贵的。”李继延同样用一种“婚姻生意”的眼光来评价招婿双方对彼此资质的打量。

如果女婿本身非常优秀,加上原本缺乏的资本和机会的话,入赘可能成为一个更高的起点。

“我这里以前有一个博士的男孩子,入赘之后通过女方家里获得了创业资金,办成了机械纺织方面的企业。女方父母年纪大了之后,全权由女婿打理。现在已经非常成功了。”

比武招亲其实也是一种对优质女婿的选拔方式。/《武林外传》

不少自诩资质不错的男青年,都会请李继延给他们介绍家有企业的萧山女孩。对这些先天没有受到资源眷顾的小伙子来说,不论是周末去帮忙还是直接入职企业,都是通过其他方式很难争取到的机会。

“但疫情之后,萧山这边受影响的企业不少。”李继延说,“我就跟他们说,你们不要只盯着家里有厂的。企业的情况不稳定,但是有三四套房子的家庭还是很多的。“

最近几年,家有拆迁房接替了家有工厂,成了赘婿们选择上门家庭的重要标准。

更大力度的拆迁潮遇到了外地青年升级的入赘热情,萧山成了一个把“入赘条件“写入拆迁条例的城市。

萧山区蜀山街道的工作人员在网络问政系统中严谨地回复道:“入赘条件”指家庭中有一个女儿或者二个女儿,家庭中必须没有男孩,但二个女儿只能有一个可以入赘,另一个不能入赘。

李继延进一步用数字向我们表明了“入赘条件”四个字的价值:“入赘的上门女婿也可以算家里的一口人。萧山高层住宅一般安置面积是70平方米,一家三口等于就是210平。”

数字的吸引力是直截了当的,对女婿的要求自然也水涨船高。

最初那些“为人老实,对女儿好”的模糊标准早就不顶用了,现如今,只有研究生、医生、工程师,腾讯和阿里的上门女婿,才能让丈母娘们脸上有光。

“现在是杭州经济发展的黄金十年,”李继延说,“全国各地的人才都到杭州来工作,有能力强会赚钱的女婿,有谁会看不起呢?”

想少奋斗二十年的人

根本当不了萧山赘婿

万松书院藏身于西湖南岸,三面环山一面环水,对外地游客来说,这里是传闻中梁山伯与祝英台三年同窗的地方,而对杭州本地人而言,这里是著名的民间相亲会举办地。各式各样的相亲传单里,写着萧山父母们对优质上门婿的期盼。

世代流传爱情神话的万松书院,现在也是一些年轻人寻找良缘的起点。

稍微浏览相亲会现场的个人信息,就不难发现其中女孩偏多:“88年,大学副教授,家境较好,收入丰稳”、“95年生,经营实体和线上生意,收入丰厚,名下有婚房、商铺,父母经商”、“88年,科室分管干部,年薪二十多万,有房有车”、“本地独女,本科学历,已买车,房子待拆迁”……

万松书院里几乎看不到亲自来相亲的适龄青年,只有父母们忙忙碌碌的身影。在他们贴出的交友信息里,一些家境优渥、条件上佳的女孩,正是以招上门女婿的心态对未来的伴侣提出要求。

房、车可以不作强求,但学历必须本科以上,可以不是杭州本地人,但必须有能力成一番事业,长相阳光帅气、爱好运动健身,则是提到最多的加分项。

对家境殷实的本地中产女孩来说,财产不是必备项,优秀才是关键。

一位经过的父亲告诉我们,他自己在外地经商,再过几年就想退休了。女儿的终身大事是眼前最在意的事情,“最好是找个上门女婿,如果本身在杭州工作,优秀的话也可以考虑。”

“挑女婿好比风险投资,做赘婿像是考研考公”有时候真的不是玩笑话。李继延评价自己的工作“为萧山的人才引进做了很大贡献”。

每个周六上午,万松书院的相亲角都十分火热。

李继延从事婚姻介绍的21年里,有一千多位赘婿走进了萧山女儿的家。在招婿的复杂动机中,有一些传统得到了充分的继承,也有不少原本绝无余地的要求发生了松动。

比如,不愿意女儿外嫁是萧山父母一直以来的坚持。

“希望女儿留在身边的想法,我觉得已经到了有点夸张的程度,特别不能接受孩子离开这里。”央真高中毕业之后去两百多公里外的南京住了半个月,她妈妈直接在电话里哭了。

她身边不少家里只有女儿的小康家庭,都抱有招婿的想法。有一次妈妈在朋友圈夸了妹妹几句,就有人评论道:“这个(妹妹)以后是要留在家里(招婿)的。”

另一方面, “只想生一个跟自己姓的孩子”已经不再是招赘婿的主要初衷。

在李继延这里,开放二胎之后,男女双方比较普遍的态度都是,生两个孩子,第一个跟女方姓,第二个跟男方姓,“两个都跟男方姓的也有,很多都不是很介意的。”

此外,“每年轮流回家过年,或者把男方父母接过来的做法也很多。” 他补充道。

字面意义上的“倒插门”也已不必严格执行,不少以入赘形式结婚的年轻人都有很强的独立性。他们不用和女方家长住在一起(电视剧),晚上去蹭个饭或者周末回家一趟,和一般小两口没什么两样。

原本包裹在入赘关系上的种种形式,已经在现代生活中被慢慢剥离,但即便如此,韩达和央真这样的年轻一代,还是认为招婿对自己没什么吸引力。

“我这辈的女孩子多数想找条件和自己匹配或者更好的,”韩达说,“我也不接受上门的”。

但是,李继延对自己业务的前景还是非常乐观。他觉得只要阶层差异存在,入赘的形式就永远会发展下去。

赘婿的拼搏故事,还将继续上演。/《赘婿》

萧山人认可此地是“赘婿之都”,是看清了入赘二字的冷暖苦乐,而在影视创作和流量密码的滤镜加持下,局外人称萧山市“赘婿天堂”的背后,恐怕更多的是一朝暴富的天真想象。

看到网上说在萧山当赘婿就可以少奋斗20年,韩达觉得很可笑:“虽然近几年招婿都送车送房,但婚后的生活还是需要努力奋斗的。毕竟在杭州物价不低,养孩子的成本非常高,有房有车只是基础条件而已。”

央真也认为通过入赘实现暴富是不现实的:“大多数人的有钱,其实也就是几百万,远远达不到跨越阶层的地步。”

“但是过上衣食无忧、比较有钱的生活,还是可以的。因为婚姻本身就是生活的一个跳板,不仅仅是赘婿,对男生女生都是一样的。”她补充道。

看惯了各种故事的李继延,直接将婚姻概括为经济基础之上的一种符号。他不看好浪漫化的婚姻:“门当户对、强强联手,都是我们这么多年总结出来的经验”。

李继延为记者介绍婚介所的成功秘籍与过往成就。

询问任何一位中国父母,他们必然会把“两个人合适最重要”挂在嘴上,这像一种政治正确,但在短兵相接的相亲市场里,现实条件的考量,则一直是入赘婚姻不变的底色。

婚介办公室里,来自福建的黑龙江小伙子继续表达着想要当上门女婿的诚心。“年龄到了,平时工作忙,没什么时间出去(社交)。觉得还是这里介绍的女孩子条件相当,更靠谱一点。”

李继延告诉他,婚介所的服务周期是两年,如果两年内没有找到合适的女方家庭,还可以再延期一年。

小伙当即给婚介所转去了一万五千元的注册费。随着一声到账提示,又一位年轻人正式领到了排队入赘的号码牌。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